第七章 生辰宴进行时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82

  “自然是真的,”洛轩拿起案上的一只大蟠桃,捏起雪卿的脸颊,将蟠桃一囫囵塞雪卿的嘴里,“多吃些,这蟠桃不仅能增强法力,兴许还能补补脑。”

  雪卿瞪了他一眼,将桃子拿在手里,略显紧张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啃。

  她哪里要补脑子!她是看在能增强法力的份上才吃的!

  “昭月公主驾到——”

  昭月公主?雪卿记得雨蝶说过,这昭月公主是原来的天界第一神女,除了美艳不可方物,还法力高深,是帝后娘娘的亲侄女,不过性情疏冷,不近神情。传说天帝和帝后娘娘曾难得一致地有心让洛轩和昭月公主结合,无奈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柳”,自然就是清雪山之战中冒出来的雪卿。

  雪卿好奇地伸长了脑袋,这昭月公主究竟长什么样呢?

  远远步过来的是一红衣女子,她身着华服,头顶花冠,如此热烈的颜色配上她那疏离的神情,竟别有一番惊艳。只是与雪卿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点震人心魄的美感,多了一分冷淡世事的疏离。

  雪卿觉得这女子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却说不出来。

  “安歌见过姑父、姑姑。”

  安歌,这名字好好听。雪卿看着昭月公主缓缓行一礼,想起自己刚刚的窘态,不免又有些低落。

  洛轩拍拍她的肩膀,她冲洛轩勉强一笑,正巧被转身落座的昭月公主瞧见。

  昭月公主视若无睹,一张冷淡的脸毫无波澜。

  虽然洛轩已经提前揽住她的腰,但雪卿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怎么洛轩家的神,除了帝后娘娘温柔和蔼,其他神都那么吓人!要是她真的成了太子妃,要天天和他们打交道的话,她还不如被关在飞雪宫里面……

  “妖王驾到——”

  雪卿自怨自艾的思路被打断,她睁着迷茫的眼睛看向远处走来的那名光芒四射的妖媚男子,披着一身雪白的皮衣,一双凤眼好巧不巧瞧见了正好奇地盯着他的雪卿,对她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雪卿吓了一跳,佯装镇定地转过头,似乎十分认真地在啃桃子。

  这妖王来到主座下,礼也不行,直接就坐在了他们对面的座位。雪卿在心里暗道:为啥九重天的生辰宴会请妖王?还有这妖王也忒嚣张了叭!比她还不懂礼,竟然那么大喇喇地就坐在那儿,还摆着一副奇奇怪怪的样子盯着她……

  她不就好奇看了他几眼嘛!用得着那样子看她吗!

  洛轩好像看穿雪卿所想,抚着她的乌发解释道:“母后与妖王是故交,本来父皇也不待见他,但是为了母后高兴,便让他来了。”

  故交?雪卿联想起宫人们说的天帝天后不和,再加上有个“故交”……嗯,很可疑。不行,帝后娘娘对她那么温柔,她怎么可以随意肖想帝后娘娘的私事?呸呸呸,得把这错误的想法从大脑里消除掉!

  而那位看起来奇奇怪怪的妖王,也一手拿起案上的大蟠桃,一边学着雪卿的样子啃着,一边托着腮饶有兴味地望着她。

  他自然不差蟠桃给的那点灵力,但是学着那小白面儿那忸忸怩怩的样子,倒是挺有意思。

  雪卿发觉了妖王的异样,虽然内心有所不满,但是毕竟没有身份和高深的法力为支持,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瞪了他一眼,继续沉默着吃桃子。

  洛轩知道雪卿内心不快,脸色也清冷起来,手中的酒杯蓦然失了踪影。雪卿只见妖王抓蟠桃的手一抖,桃子掉在案上,同时掉下来的还有本应在洛轩手中的酒杯。

  妖王吃痛地甩着手,向帝后娘娘控诉道:“青莎!你瞧瞧,本王远道而来,有这么迎客的吗?”

  雪卿瞧着他样子滑稽,本想憋笑,但实在憋不住,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帝后娘娘岂不知他们的动作,笑着道:“兰生,就你多事!雪儿胆小,你别吓着她,她可是轩儿的小娘子了。”

  天帝看着帝后娘娘对妖王笑靥如花,一张俊脸怎么也笑不出来。

  雪卿正瞧着热闹,见战火蔓延到己方,笑容逐渐消失。

  那名唤兰生的妖王见雪卿的表情如此精彩,笑容更是放肆:“小娘子?怎么不知会老友一声,也好让本王多凑个热闹!青莎你可不知道,妖界太平,苦了的可是爱热闹的本王……”

  帝后娘娘笑意盈盈地顺着他的话:“轩儿和雪儿还未大婚呢,今日就是趁我生辰,把他们的婚事定下来,届时兰生你可不许不来!”

  “还未大婚?”兰生挑了一下眉,“我看我和这位雪儿姑娘更般配些,我们的华服都是如雪纯白,而北辰洛轩的是银白,不般配、不般配啊!”

  雪卿悄咪咪瞧了瞧洛轩的衣服颜色和自己的,嗯……果真好像是不太一样。她本想安慰一下洛轩,但看他面色毫无波澜,周身散发着冷气,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把话吞进了肚子里面。

  又是一个酒杯弹过去,兰生这次早有准备,稳稳当当接在手中,还笑眯眯地喝了一口,那样子像极了一只偷腥成功的狐狸。

  雪卿捧着桃子目瞪口呆:那是她的酒杯!

  兰生很满意雪卿的反应,不怕死地又道:“青莎啊,你看看,北辰家的人脾气都不咋滴,雪儿姑娘若是嫁给北辰洛轩,那不是活受委屈嘛?本王毫无脾气,幽默风趣,又不会限制雪儿姑娘的自由,雪儿姑娘只有嫁给本王……”

  话没说完,又一个酒杯丢过去,兰生从容淡定地跟那个酒杯干了一下,任由它砸在了案上。

  雪卿转头一看,竟然是昭月公主扔的!

  好精彩呀!宴会还没开始,就上演了那么多场好戏,雪卿几乎都忘了自己还在啃桃子。

  “好了好了,兰生你收敛收敛,别整的我家的孩子不高兴。”帝后娘娘虽然这么说,但脸上却挂着满意的笑容,甚至还闪过一丝俏皮。

  天帝默默无言地看着这场看似与他无关的戏份,岂不知其中挑衅意味,只是为了身旁那人,他暂时不想发作。

  兰生笑眯眯地捧着雪卿的酒杯,微微一举,算是示意自己要消停了。

  雪卿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那风流妖王的一举一动,在心里暗暗惊叹:她还是第一次见一名男子竟也能生得如此风流,妖媚而不娘娘腔,看似柔若无骨而实际上稳中带刚。

  说实话,他说的那个什么不限制自由还是很吸引她的……但是她这么想好像有些忘恩负义……嗯,那换个话题想,昭月公主为啥会掺和这事儿?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嘛?还是帮衬着洛轩?但是看起来他俩关系又没那么好呀……难道是昭月公主对妖王有情?

  雪卿又偷瞄了一眼昭月公主,她还是面色毫无波澜,双眼淡淡地直视前方,没有看兰生,握着一盏新酒面无表情地抿着。

  受到忽视的洛轩掐了一把雪卿的小脸,雪卿吃痛,恼怒地转过头。洛轩看着雪卿大眼睛黑瞳孔里终于满是自己,满意地顺了顺雪卿的黑发,算是打个巴掌给个枣。

  “莫名其妙!”雪卿转过头,不想再理他。

  接下来,继续是各路神仙陆续来到入座,对于位高权重些的贵客,比如冥王之类,天帝便出言欢迎两句,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心不在焉地看着舞池中的仙姬跳舞,但焦点却不在那里。

  没再有趣事发生,雪卿感到越坐越无聊了。

  “洛轩,什么时候能去人间呀?”雪卿坐得累,桃子又啃完了,案上的水果吃完了又添,她怕不够肚子吃其他好吃的,住了嘴,拉拉洛轩的衣角,满脸的央求之色。

  洛轩轻轻揽住她的腰,抬头用下巴尖指了指一个方向,贴着她光洁的额头低声道:“雪儿看。”

  雪卿正欲说什么,却听见那个方向一位神司高喊:“吉时到——”

  雪卿坐直了腰,舞池中的舞姬都停了下来,她又见另一位胖乎乎的神司,他站在主座下,眉目端庄,双手虔诚地捧着金灿灿的神旨,用浑厚高亢的声音念起来。他的声音裂石穿云,即便如此大的乐康宫,每个角落也听得清清楚楚地听见他的声音。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宴会,雪卿很用心,把每个字都听了下来。

  “天运有度,苍生得福,圣泽无边。感佩帝后情深不寿,六道轮回有秩,四海升平怀德,八荒众生芸然。帝后温婉端庄,心怀天下,行止有仪,雅致静淑,辅九重天之大业,修八万年之高德。今逢帝后八万岁福寿,天地清晏,百姓安和,特邀六界高朋嘉宾,鼓瑟吹笙,共庆生辰。遵帝后懿愿,特赐流雪公主以玉之姓,择日与太子大婚。愿帝后福寿齐天,康乐无边,晦朔常欢,四时无哀,晨如清露生机勃,夜似幽昙安梦多。”

  神司话音落下,乐康宫陷入一种可怕的安谧,片刻才响起如雷的掌声。

  雪卿跟着大伙儿一起鼓掌,在心里暗暗赞叹:天帝对帝后娘娘也真是用情至深了,好好一个神旨,偏生弄成了情书一般。但根据她一直在瞧高座上的两人,帝后娘娘全程面无表情,似乎没在听,只是在念到赐姓雪卿和大婚那句话时冲雪卿莞尔一笑,明艳动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