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到生辰宴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22

  “退下。”洛轩似乎瞧出了雪卿的窘态,“我来吧。”

  “我自己会穿!”

  “你确定?”

  洛轩将那套华服浮在雪卿身前,雪卿只看了一眼,便瞠目结舌。

  这么多花里花哨的佩饰、带子,她又梳好了头……对,她可以用法术嘛!

  “这套华服的缎料采自天山仙蚕,有消解法术之效;其羽染自火凤之翎,可暖雪儿之躯;珠子则来自东海,可遇水而不湿,”洛轩看着合不拢嘴的雪卿,只觉得好笑,“其他杂七杂八的,雪儿也无需理会,只要知晓以雪儿的法术还不足以穿上就好了。”

  雪卿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熠熠闪光的流苏、缎带和一些她都叫不出名字的东西:这叫杂七杂八?果真是见多识广!

  “那,你的法术呢?”雪卿还是感到难为情。

  “我的法术自然足以,但我不会。”洛轩一脸老实。

  雪卿狐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套华服:“那我可以换一套简单点的吗?”

  “不可以。”

  “必须吗?一定吗?”

  “雪儿不满意?”洛轩哭笑不得,这套华服是他命人赶制了三月才做出来,没想到居然会被嫌弃?

  “不不不,裙子它美极了,是我不会穿……”

  “我帮你。”洛轩也省得继续跟她拌嘴皮子,直接上手拉她的衣服。

  “诶诶诶!你干嘛!”雪卿恼羞成怒。

  “雪儿既是我的太子妃,坦诚相对有何不可?”洛轩一挑眉,无视她的拒绝。

  “可你个锤子!”

  但抗议无效,雪卿还是被强硬地换下了原来的衣服。洛轩的目光似乎变得有些炽热,雪卿在他的注视下,雪白的脸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身子似乎也越来越热,每一处肌肤似乎都开始有些前所未有的异样的躁动。

  此时,却见洛轩收回了眼光,为她一层一层一件一件套上华服,其速度之快让雪卿疑惑他是否真的不会穿。

  “好了,走吧。”

  “啊……就这样?”雪卿总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

  “雪儿还想怎样?”眼见洛轩的目光又开始炽热,他的一只手搭在了她的后脑勺,雪卿害怕又像昨日一样惹他不快,连忙找了个由头转过身去。

  “我渴了,我要喝水!”

  洛轩也不拆穿她蹩脚的骗局,只淡淡一笑,由她表演完,便领着她出去了。

  帝后娘娘的生辰宴在专门举办天界大型宴会的乐康宫举行。

  果然是神外有神,山外有山。雪卿牵着洛轩的衣角,在烟雾缭绕中就远远瞧见乐康宫的占地之广、装潢之奢,逸仙丛集、神女如织,一派其乐融融之象,再加上案上摆满了仙果奇珍,她只恨自己眼睛生得太小,都不够看了。

  本来她以为飞雪宫已经够大了,但经过这么一对比,飞雪宫反而显得小得可怜。

  “太子殿下携流雪公主驾到——”

  这道声音有如命令一般,一声令下,整个宫殿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宫门的方向,雪卿认为自己有被吓到。

  云端上的洛轩感到他大手中的小手抖了一下,还越来越冰凉,知道她害怕,更加握紧雪卿的手:“雪儿莫慌,我陪着你。”

  雪卿向他挤出一个自认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示意他放心,但在众神看来,倒是他俩感情深厚、如胶似漆。

  就这样在众神的注目礼下,洛轩挽着雪卿的藕臂,施施然从云端下飞身如宫。落地瞬间,仙袍带起的风吹起两人的乌发,醇厚的仙力泛出雪花般的星粒,熠熠闪着光,随风送来一道道淡雅的神香,偏偏更显得两人天造地设、俊美出尘。

  “嗒嗒嗒”,雪卿忍不住好奇,偷瞄了一眼,竟然是有一些小仙将手头的东西拿掉了,但由于心情太紧张,嘴唇紧紧抿着,表情不太自然,在旁神看来,这一瞥可谓傲雪寒霜、冷艳至极,又暗暗坐实了她不近神情的“美名”。

  洛轩领着雪卿向主座上的天帝天后走去,握着手中那几乎抖得跟鸡啄米一样的小手,唇畔的弧度是淡淡的微笑。

  天子一笑百色失,六界天籁无生趣。

  乐康宫要容纳六界贵客,自然是极大的。雪卿一边佯装淡定地走着,一边腹诽洛轩为啥不飞进来一些再落地,还一边哀叹着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天帝天后跟前。

  此刻她只想当一个小透明,不吸引任何人注意。

  可高座上的天帝天后的目光也聚焦在了他俩身上,天帝和洛轩好像呀!虽然是洛轩的父皇,但是怎么看也不像个年纪大的人的样子,不过他的眼神怎么那么犀利、那么阴狠、那么可怕呀……帝后娘娘还好,岁月没有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点痕迹,若不是她在主位上,应该没人相信她是那位八万岁的帝后娘娘吧!还有她的目光好温柔,她的嘴角挂着的微笑充满了慈爱,她好喜欢!

  就那么胡思乱想着,雪卿端着一张严肃矜持却不失端庄的小脸跟着洛轩一直走。突然洛轩停了下来,雪卿尚未反应过来,往前了一步,超越了洛轩。

  “这流雪公主怎么仗着太子殿下的宠爱,就如此不知礼节呀……”

  按九重天的礼仪,位尊者应在前。

  宫中传来毫不隐晦的窃窃私语传入雪卿耳中,雪卿只觉得坐也不是,右也不是,手足无措中脸一阵发烫:本来她就是怕人多的地方,好了如今还在人多的地方出糗……

  更令人惊恐的是,雪卿看到威严的天帝的威严的脸上那两道威严的眉毛威严地皱了起来。

  怎么办?她当时真是害怕极了!

  天帝正想开口说什么,洛轩正欲开口解围,就被一道温柔如泉水的声音给打断了:“雪儿终于来了,母后见雪儿一进宫就想跑过来了,无奈被轩儿牵着。来母后这边,让母后好好瞧瞧。”

  雪卿感激涕零,简直想要跑上去,她真是更喜欢帝后娘娘了,竟然帮她解围!

  听到这句“母后”,坐得近的大多是阅历丰富的神君,只是端杯的动作凝固了一下;坐的远的小仙自然听不清帝后娘娘的话,但看样子也知道帝后娘娘站在雪卿这一边,也不好再说什么。

  反正,神言可畏,在主座附近端茶倒酒的仙侍自然会将消息传遍九重天。

  天帝皱着的眉头在转向帝后时舒展开来,他想要握住帝后的手,却被帝后面无表情地避开。在众神面前天帝也不好发作什么,只得悻悻收回手。

  雪卿离得近,瞧见了这个细节,站在帝后娘娘不远处,感到有些尴尬,提着裙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帝后娘娘虽然对天帝冷淡,但是对雪卿很温柔,她已听闻雪卿的真实秉性不是高冷,而是怕生,便含笑轻声唤她过来,免得吓着她:“雪儿过来这边。”

  雪卿乖巧地走过去,洛轩也行过礼,走了过来。

  帝后娘娘牵着雪卿的手,声音柔柔的:“好乖巧的孩子,难怪轩儿对你如此上心,母后也是欢喜极了。”

  天帝阴翳地看了雪卿一眼,雪卿感受到了那道目光,惊了一下,帝后娘娘冷淡地转过头:“别吓着雪儿。”

  “好好好。”天帝望向帝后娘娘的目光又变得如此温柔,让雪卿怀疑他和刚刚那个瞪自己的天帝不是同一个神。

  “雪儿瞧着脸色不太好,轩儿你要多带雪儿出来走走,老闷着雪儿会闷出病来的。”帝后娘娘此言一出,天帝的脸色似乎又有些古怪。

  在飞雪宫呆了一百多年,雪卿自然也从墙角听到些闲言碎语,道是天帝天后不和,虽然天帝对帝后娘娘一往情深,但帝后娘娘却不让人称她为天后,只能称“帝后”。帝后娘娘也不想坐这帝后之位,多次要离宫独居,却被法术高深的天帝囚在那琳琅宫。可怜天帝数万年来几乎日日留宿琳琅宫,却只得住在偏殿,帝后娘娘连寝殿都不让他进。

  原来有其父果真必有其子,雪卿想到,连软禁人的手段儿都一模一样。她当时还道那些宫人开玩笑来着,今日一见,可能确实如此。帝后娘娘对她如此亲切,怕也是因为同病相怜。

  “是,母后,等会空当了,孩儿带雪儿去人间走走。”

  “也好,注意安全就好。”帝后娘娘瞧着雪卿,一脸的怜爱。

  “母后,雪儿站这么久也累了,孩儿先带雪儿就座。”洛轩的手揽上了雪卿的腰,天帝虽然面色有些不善,但也不敢表示什么,就由着帝后娘娘温柔地点点头放行了。

  甫一落座,察觉到不对劲的雪卿就迫不及待加委屈地问洛轩:“洛轩,你父皇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内向者大多心思细腻、敏感多疑,别人一些细微的表情都能引来他们的胡思乱想,更别说天帝那丝毫不加掩饰的讨厌了。

  “我喜欢雪儿就好了,”洛轩摸了摸雪卿的头,“父皇心里只有母后,对其他女子不待见也是正常。”

  “真的吗?”虽然抱有怀疑,但雪卿不得不说这个说法她十分受用,心里一下子便没那么难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