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夜相安,无事发生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61

  “吱呀”,雪卿抱着衣服志满意得地走了进来,一脸的得意似在等夸。

  意料之中,楚钧甚至懒得看她一眼,依旧在沉静地看书。小失落是难免的,但是雪卿的昂扬斗志没有被这小挫折小困难熄灭,她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儿,将楚钧的衣服丢进他的衣柜里,还偷偷好奇地瞄了瞄:这人难道不穿贴身衣服?

  但是毕竟不熟,雪卿还没厚颜无耻到直接问出口的地步。

  这落在楚钧眼里就是另一个意思了:才第一夜就沉不住气想要刺探魔界秘辛?可惜了,这竹屋只是虚境中与世隔绝的住处,并无秘辛供她刺探。

  雪卿失望地转过头,发现楚钧正在冷冷地望着自己,嘿嘿一笑,指指自己的衣服:“我的衣服放哪里呀?”

  “随意。”

  ……雪卿又转回去翻衣柜,只有一个大空格子,难不成让她把她的衣服放在他的衣服上?这也不是不行,毕竟她的衣服看上去好像料子比较精致,不能让他的衣服压坏了;而且她的衣服叠起来比较小,这样看起来非常符合常规和美感。这说明,楚钧孺子考虑问题还是很周到滴~可教可教!

  看这雪灵鬼鬼祟祟在打量他衣柜的模样,不就是在看有什么机关么?可惜,令她失望了呢。楚钧继续看自己的书,不再搭理雪卿。

  真的没有贴身衣物?雪卿又悄悄翻了翻楚钧的衣服的里面,确实没有。那她的放哪里好呢?她把自己今日换洗的夹入其中一套衣服里面了,难不成以后每次拿衣服前都悄悄抖一抖看看有没有贴身衣服掉下来再拿?

  有点丑陋的动作,但也不是不可以。

  雪卿叹了口气,毕竟教孺子路方长,暂时入乡随俗忍受点人间的规矩,就当是玩玩吧!

  夜已深,雪卿把衣柜门阖上,打了个哈欠。环顾四周,只有一张床,多余的一张美人榻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可见这里并非平日见客的地方。

  楚钧似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将《女子秘事》放下,淡淡地说:“你睡床便可。”

  “那你睡哪儿?”

  楚钧看了她一眼,起身走了出去,开门掀起的一阵凉风真是冷得雪卿抖上三抖。

  “喂,楚钧!”这也是太无礼了!算了算了,要忍住,要采用迂回战术,要用爱感化人心。雪卿换上一副自以为温柔的语调,“楚钧呀,你去哪儿呀?外面更深露重,冷得要命,没事的,你进来睡床就好,我自己可以想想办法。”

  只见楚钧不知从哪里抬来一扇屏风,擦过雪卿自以为慈爱的笑脸,搭在床前。复又出去,雪卿好奇跟上,见他从屋后的小杂物间抬来一堆木头,三下五除二就将床搭好了。其间雪卿搭了一把手,只不过是将木头殷勤地拿给他,还因为拿错被冷冷扫了一眼罢了。

  “还差床帐和寝具。”雪卿在屏风处比较了下二床的差距,忍不住出声提醒。

  楚钧“嗯”了一声,再次向杂物间走去。

  雪卿看着他拿出来的还是朴实无华的乌黑床帐和毫无特色的纯色被衾,觉得需要给他一些暖色支持,便悄悄自作主张用法术将他的床帐与被衾都变作了极深的墨绿色,在这黑暗中不加比较的话也很难看出来。为了昭示她的贴心别致,雪卿还在被子的边边角角加上了一些竹子的图案。见这些床帐和被衾上有浮尘,她还贴心地悄悄用法术清理了一遍。

  楚钧岂会不知她的小动作,只是嫌她幼稚,懒得理会。

  高手就是高手,没一会儿,一张简单的床便在屋内妥妥帖帖地摆好了。这么一看,屋内似乎略显狭窄,但平添了温馨。雪卿心情很激动,这一切是多么新鲜啊!就好像她得知洛轩要带她下凡的心情那么兴奋得令人不想入睡!

  整妥好之后,楚钧出门洗漱,雪卿正愁他是不是没这个习惯,见他去了忙跟上。

  月光微凉,星光点点,雪卿有样学样地跟着楚钧的动作来,楚钧冰川般的面容有些阴寒,但又不能奈她如何,只能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动作迅速地完事回屋,道了声“睡了”,便去到白玉烛台边,待雪卿跳上她的床后,吹熄了蜡烛,亦睡下了。

  被窝里传来淡淡的檀香味,和他平时焚的檀香不太一样,多了一丝令人安心的清甜。楚钧皱了眉:这雪灵真多事,试图讨他欢心?花里胡哨。

  一夜相安无事,雪卿在被子里激动得蹬了会腿,不久便睡着了。

  这一天十二个时辰的奇遇,堪比她一百年飞雪宫的无聊生活了。

  次日清晨,雪卿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从竹窗照进来的阳光,一缕缕的,金黄色的,似乎散发着无穷的暖意。虽然被窝也很暖,但是雪卿还是跳下床,鞋子也顾不上穿,手舞足蹈地跑到窗边面向阳光。

  九重天上没有日夜,没有阳光和月色,只有一望无际、永恒不变的雪白。她的确喜欢雪白没错,但是她也喜欢五颜六色呀!天天看着雪白雪白的说实话她挺审美疲劳的,但是洛轩嫌花里胡哨不让她着太多别的颜色。

  “原来太阳是如此温暖的呀!”雪卿惊喜地趴在窗台,眯着眼一脸享受地晒着她那张被雪藏到有些苍白的脸。

  雪灵喜好太阳?就不怕被晒化了?楚钧早便起了,手中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小白粥,站在房门口,一双深不可测地眸子似是在观察那蓝衣女子。

  晒了一会太阳,闻到香味的雪卿转过头来,见到楚钧站在门口,想起自己还没洗漱,有点尴尬,嘿嘿一笑,穿上鞋子跑了出去。

  楚钧淡淡地看着这雪白的小女子擦肩而过。他素日在屋中焚檀香,雪卿的身上既有昨夜的温泉花香,又沾染上了他的檀香味儿,竟该死地有些好闻。

  莫怪那些女子喜欢香粉之类罢。楚钧将粥放到桌上,便见草草洗漱完的雪卿又乐呵呵地跑了回来。

  第一次在人间洗漱,第一次在人间吃早饭耶!雪卿满脸写着新鲜和激动。由于没有镜子,她并不知道自己乌黑的头发如同鸡窝。楚钧皱眉看了一眼雪卿,雪卿以为他在怨怼自己起晚了,露出一个莞尔的笑意,拿起汤匙开开心心地喝粥。

  楚钧的厨艺真是好,一碗无料的小白粥,竟被他煮的香气四溢、引人食指大动!雪卿转了转眼珠子,夸赞道:“我还是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粥!楚钧,你真是心灵手巧呀!”

  虽然她认为他喜欢被间接地夸,但是偶尔也要直接夸夸,因为……她想不出这个怎么间接夸了……

  楚钧宠辱不惊地捧起粥,没理她,但是脸色看起来应该是蛮受用的。

  雪卿见他不想说话,也不再去阿谀奉承,唰唰唰吃完后,又跟着他去溪边洗碗。

  若说第一次洗碗新鲜又好玩的话,那第二次洗碗就开始有点无趣味了。雪卿中规中矩地刷好碗具,又尾随着楚钧收拾好各种东西。楚钧走到哪里,她便跟到哪里。楚钧面色有点不善,指着书案上几本书:“那儿有几本书,我是买给你看的,你自去看看。”

  “好!”雪卿充满热情地应着,还是亦步亦趋地黏在他身后。

  这雪灵就是九重天派来监视他的?楚钧冷峻的面容闪过一丝阴狠,似是想到什么,转身去杂物房寻了一个背篓,看样子像是要出门。

  “你要去哪里呀?”

  “采药。”

  “采药?”雪卿一脸的不解,活动了下自己的筋骨,“你受伤了吗?我的伤……诶,我的伤好像都好了,也不需要药呀!”

  “你不是体寒吗?我去才些药给你补补身子。”

  雪卿闻言简直感激涕零:孺子会感恩了!竟然要采药给她补身子!她简直太感动了!

  楚钧冷冷地看了一眼雪卿激动的小样儿:“要去就跟上。”

  “好好好!”一语道破雪卿心中所想,雪卿满心欢喜地跟上来,浑然不知这一行对她意味着什么。

  火中取栗。楚钧听着雪卿在他身后欢快地哼着歌儿。九重天的卧底真是蠢得一无是处,当然,除了那张脸还看得过去。只是,怕是他们忘了,他从来不近女色,这于他而言,不过是个反利用的工具罢了。

  竹屋坐落在小山坡上,往上走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阳光在林间投下光斑,第一次见的雪卿只觉得惊奇不已,欢欣雀跃。

  “对了,楚钧,为啥这么好的地方,平日里只有你一人住呢?”根据雪卿百年的所学,环境优美、水源发起之处,正是凡人聚居的绝佳之处,而这方圆百里……嗯,好吧她夸张了,她在这附近半个人影也没有见着啊!说实话,她还是挺想看看凡人是不是都一样是这样子生活的。

  “森林茂密之处,人迹罕至之地。”楚钧头也不回地向山上走去,大气不喘。

  而雪卿走了走着走着已然失去刚上山的兴奋,只觉得这太阳也变得不友好了,火辣辣地晒着一点都不舒服,加上上山本来就是消耗体力,她见楚钧和自己的距离越拉越大,追又追不上,干脆一呼噜坐在地上,摆摆手喊道:“楚钧!等等我!我得坐会,走不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