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莫得感情的衣服架子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10

  敢情她把他当可教的孺子,他把她当莫得感情的衣服架子?

  楚钧见雪卿杵在门口,冷冷扫了她一眼,便侧着身子出去了。雪卿抱着他的风衣,转头看了一眼这个没有感情的男人,想了想,还是认命地跟上去了。

  谁叫生而为神的她有一颗圣母心,又如此乐于拯救众生于冰川呢?这楚钧也是太聪明了,她说了冷,正好溪边没地方放衣服,像她刚刚那样放地上难免弄脏,所以就让她来拿衣服……

  高手就是高手,连这个都想得到!但是他也是忒不害臊了,竟然要她在一旁看着他?喵喵喵?

  罢了罢了,作为一位伟大的天神,众生平等,男女无差,在旁就在旁吧,她像他那样闭着眼就好。

  不穿?楚钧知晓身后人跟了过来,还一动不动杵在那儿了,并向他投来炽热的目光,感到内心一阵不适。回过头,果然见雪卿一脸慈爱地看着他,见他回头,摆摆手说:“洗吧洗吧,我会闭上眼睛的。”

  若不是她身上有攻破魔界的秘辛,雪卿可能活不过是夜。

  楚钧冰川容颜上的突然如水般漾开了笑意,雪卿再次被不同的他惊艳,呆若木鸡地瞪着眼傻站在那儿,脑子一片空白。

  这座冰山,你看起来真好笑……不不不,是你笑起来真好看!

  “雪卿姑娘,楚某要洗浴了,你是想一道吗?”雪卿足够愣,丝毫没听出这里面的咬牙切齿,只觉得楚钧笑意破冰后,声音为什么更寒冷了。

  她打了个冷颤,不知道是因为夜风确实寒凉,还是被楚钧的寒意吓到,再次摆摆手说:“大可不必,你洗吧,我看着你就好。”

  几万年来从未有人敢对他这样,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雪灵竟妄想馋他身子?楚钧的脸色黑如锅底,雪卿见状心里暗道大事不好,但还是采取“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战术,莞尔一笑说:“你看,风衣我都帮你拿好了,快洗吧!”

  楚钧闻言,面色越来越阴沉:“风衣我是拿给你穿的。”

  “哈?”雪卿差点把眼珠子瞪到地上,“啥?给我的?”

  噢,这天大的误会!

  “你不是嫌冷?”

  “是,但是刚刚我说的是怕你在溪水里沐浴会冷。”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尴尬,雪卿轻轻地咳了咳,也不拘谨,大喇喇地将风衣披在身上,挤出笑容转了一圈:“楚钧,你看,多暖呀!你觉得冷的话,也不要嫌远,去温泉泡泡,告诉你,真的又香又舒服,我真是爱死你这儿了哦!”

  说完,再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慈祥的微笑,心惊胆战地假装欢快地一蹦一跳地回了竹屋,还“吱呀”一声把门关上了。

  她怕他冷?他都在这道灵溪中洗过多少次刀伤剑痕,从未有人知他冷暖、问他温饱。除了多年前与那人一同饮茶走棋外,便不再有人关心他的生死存活。只是……人心易变。这雪灵怕是研究透了攻心术,试图勾引他?可惜他识遍黑心,这些小花招儿根本不会令他上当。

  再说雪卿披着楚钧的风衣进了竹屋,把门一关,瘫在书案边拍了拍活蹦乱跳的心脏,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破衣服。

  那件楚钧给她的没坏那件嘛……就等楚钧回来后,再拿去溪边洗洗?洗干净不是目的,她怕的是楚钧嫌她不爱洗衣服不干不净,然后对她这位好为人师的神仙感到深深的不信任。

  说实话,在飞雪宫她除了贴身衣物,就没洗过那么大件的衣服,她极其害怕自己洗不干净,会给楚钧留下不良印象。

  至于自己变出来坏的那件嘛……雪卿试了试法术,诶,又好了?于是她乐呵呵地把坏衣服变得完好如初、平平整整,又想起在温泉中闻到的香味,便平添了一点上去。

  弄完自己的衣服,雪卿陷入了深深的无聊。她看书案上有楚钧之前看的那本书,旁边又多了几本,拿起一看,竟惊得雪卿惊呆呆不能回神神了!

  这是什么《女子秘事》《如何讨梦中情人的芳心》《少女心思全知道》《论香奇谈》之类的书!雪卿差点把下巴磕在书案上。她捧回自己的下巴,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天马行空地想:楚钧看上她了?才两面之缘耶!难道是因为郎才女貌?若是洛轩知道了会打死他?顺带也揍一顿她?她应该怎么告诉他她是一个有未婚夫的天界太子妃?但是客观而论,她似乎暂时觉得在这里生活比较有趣?要是楚钧跟她表明心意,她该怎么办?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楚钧推门而入,雪卿赶忙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露出和蔼可亲的表情看向楚钧。只见他墨色的长发如瀑坠于黑色的衣裳上,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鼻而来,还带了一丝令人安心的檀香。

  美人出浴诱人,美男出浴也一样。

  雪卿咽了一口口水,试图回想自己沐浴出来的模样,比起楚钧,可能除了傻气便没有任何吸引人的成分了。

  这轻浮的眼神,就是九重天的货色?楚钧心里冷哼一声,脸色也是冰冷的,并不在意雪卿的目光,直到他看到书案上的书。

  这是陟丹办的事?还让她看到了?楚钧皱眉看了一眼雪卿充满探究又自以为慈爱的眼神。

  怪不得,原来是以为他看上她了。怎么,就迫不及待想要露出马脚了?楚钧擦着湿法,淡淡地望着雪卿,看她下一步举动。

  雪卿本来就心虚,维持着傻里傻气的职业假笑,现在楚钧一盯着她,她心里更加慌张了。

  为了转移楚钧的注意力,雪卿拿起了自己变出的那一套衣服:“嘿嘿,楚钧你看,我把它弄好啦!我是不是很厉害?”

  ……见楚钧没说话,雪卿又赔笑式地补上一句:“假如你继续好好修习修仙之术,凭你的功夫,再加上我的悉心教导,相信假以时日你也能学会我这么厉害的法术。”

  她?厉害?楚钧勾起一边嘴角笑了。但转瞬间又化为沉冷:谁知道这雪灵是不是在装疯卖傻,小心为上,差点中了她的计谋。

  雪卿看见楚钧一笑,虽然不是开怀大笑,但也是难能可贵了。可没想到在她充满期待的目光下,楚钧的笑意又转瞬即逝,凝结成冰冷冷的一句话:“你今夜走的那边有梼杌,会吸收灵力,没事便乖乖待着。”

  “梼杌?”她似乎在哪本书上见过,但是由于那日好像和洛轩闹了别扭,她记得不太清了,“就是刚刚那个可可怕怕的东西?”

  “嗯。”

  “它会吃神……嗯,会吃人吗?”

  “看心情。”

  “嘶~”雪卿倒吸一口凉气,“那它今夜心情如何?”

  “看似不善。”

  雪卿再吸了一口凉气,庆幸自己福大命大。她又想起楚钧那个银角乐器:“那你吹的那个是什么呀?为什么可以把梼杌吓走?”

  “夔牛之角,有御兽之用。”

  “夔牛?”雪卿在脑海里死命搜寻了一番,才依稀想起似乎洛轩揪着她的耳朵跟她划过重点,“夔牛不是没有角的嘛?”

  夔牛无角,是因为天地初生之时被他拔下来的。当时神都没几个,更不用说人了,她这一小小雪灵知道什么?楚钧扫了她一眼,不予回答。

  看问着楚钧不愉快了,致力于温暖凡人心的雪卿大神仙决定再次转移话题,她拿起楚钧给自己换的那身衣裙,嗅了嗅,一股清淡的檀香扑鼻而来,嗯……怎么找话?

  “这衣服好像有些味道,我拿去洗洗。”雪卿抱着两套衣服出去,却是心不甘情不愿,“对了,楚钧,你可有换洗的衣服?我帮你一道洗洗吧!”

  装贤惠?楚钧也不客气,指着溪边:“在边上。”

  他还真不客气啊!雪卿挤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认命地抱着衣服出去了。刚“吱呀”一声关上门,又打开溜了进来:“太冷了,等我披件衣服哈!”

  她行动缓慢地披上楚钧的风衣,见楚钧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悲愤地拿着衣服走了出去。

  楚钧淡淡地扫了一眼关起的竹门,拿起其中一本《女子秘事》。

  这九重天派来的卧底倒是有趣。他凝神看书,不再旁思。

  雪卿毫无洗衣经验地拿着衣服走了出去,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夜风真凉。她瞧着瞧着这溪水,怎么瞧也觉得和破晓时和洛轩在一起的那道溪边的水不一样。这里的溪水似乎夹带了漫天的星光,在夜色中熠熠闪光,犹如地上银河。唯一不太好的就是太冷了,楚钧说他在这溪中泡澡,难怪他性子那么清寒,都是给这溪水泡的。想着,雪卿将手浸入到溪水中,又“嗖”地缩了回来。

  算了算了,还是用法术洗吧!她用法术支起三套衣服,带有偷窥他人隐私的猎奇目的小心地翻找了一下楚钧的衣服,没有贴身衣物在里头。他会晾去哪了呢?雪卿带着好奇风风火火地将衣物涮了几遍,看没有地方可以晾,干脆服务周到地将衣服烘干叠好一并抱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