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华佗刮骨疗伤、关公愧对颜良
七灯2020-02-23 14:424,223

  却说赵云血染战袍,于千军万马中,护着华佗进了麦城。

  张飞虽是莽夫,见了华佗,却是万分崇拜,满脸欢喜道“久闻神医云游九州,可遇不可求,子龙如何能请来这般人物,我二哥当是有救了!”

  赵云“非先生自来,子龙焉能邂逅”

  华佗轻蔑道“某此行只为关公而来”然后,甩袖径直而入。

  关羽起身拱手道“关某何德何能,劳烦神医亲自上门。不知神医所为何事”

  华佗“关公既有伤在身,快快请坐下说”说罢,华佗扶着关羽坐下,解开绣袍,看了看关羽伤口。曰:“此乃弩箭所伤,其中有乌头之药,直透入骨;若不早治,有性命之忧”

  公曰:“用何物治之?”佗曰:“某自有治法,但恐君侯惧耳。”

  关羽笑曰:“吾视死如归,有何惧哉?”

  佗曰:“当于静处立一标柱,上钉大环,请君侯将臂穿于环中,以绳系之,然后以被蒙其首。吾用尖刀割开皮肉,直至于骨,刮去骨上箭毒,用药敷之,以线缝其口,方可无事。但恐君侯惧耳。吾本有麻沸散,可使公免于疼痛,奈何乱军之中,已然丢失”

  关羽笑曰:“如此,容易!不必麻沸散,更不必用柱环?”

  关羽饮数杯酒毕,一面与张飞弈棋“神医动手吧”

  佗取尖刀在手,令一小校捧一大盆于臂下接血。佗曰:“某便下手,关公勿惊。”

  公曰:“任汝医治,吾岂比世间俗子惧痛者耶!”佗乃下刀,割开皮肉,直至于骨,骨上已青;佗用刀刮骨,悉悉有声。帐上帐下见者,皆掩面失色。公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

  华佗本有意让关公疼痛,见此,却也颇为敬佩。忽而下了一下狠刀,刺了穴位,关公猛然一痛,手中所执棋子,瞬时捏成粉末。额头冒出黄豆大的汗珠。

  众人见此,吃了一惊。

  华佗颇有得意道“关将军既知刀剑之痛,可知军中士兵带伤之苦”

  关公斜眼狠狠看了一眼华佗,心想刚才那一下刺穴明显是有心的,但不知是何意,大笑道“大丈夫驰骋沙场,当马革裹尸,区区小伤,何足道哉”

  华佗忧愁道“某为医一生,未尝见此。关公真天神也!方今大乱已久,民不聊生。天下百姓若如将军一般神勇,必不至于流离失所,子女惨死沙场。奈何天下英雄虽多,却只顾奔波名利,视民生死于不顾,无人救民于水火。关公坐镇荆州,百姓视为父母,以为得救。奈何将军也只顾建功立业,当下时值七八月份,荆州一带洪水泛滥,房屋坍塌,庄稼淹没,百姓衣食无靠,日夜只待关公来救济。怎奈关公却借水患攻破襄樊,大失民望,故吕子明白衣渡江,化作商人,只满载几百船粮食而来,百姓无不开城迎之,官不能止,兵不能禁。故非关公大意失荆州,实乃关公弃荆州,荆州亦弃关公也!”

  见华佗提及襄樊之败,关公顿时动怒。

  张飞亦怒道“匹夫,怎可无理”

  关公想了想华佗说的也有些道理,向张飞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说了,大笑道“哈哈,神医此行非为羽未来,原来另有深意!吾闻伯夷、叔齐,宁饿死于首阳山,义不食周粟。百姓受我大汉恩泽四百余年,今日朝廷有难,奈何百姓不懂忠义,开城投敌,无伯夷、叔齐气节,哼”

  华佗“公言差矣,昔爆秦无道,民尽弃之,故历经二世而亡国;高祖皇帝爱民如子,民皆拥之,故大汉享国四百余年。自古以来,国以民为本,国民实为一体,故弃民心而言忠义,岂不谬哉!今国有难,得义士死力,固然可嘉!然民有难,谁能济之?听闻关公丧子折将,吾亦悲之。天下谁无父母妻子?公既知丧子之痛,亦当可怜天下父母之心;公既知折将之悲,亦当知士兵之苦。故请关公暂停兵戈,以使百姓休养生息”

  张飞“神医之言,甚是可笑!我等不战,待曹贼自毙乎”

  关公沉思良久,想起关平、周仓,看看周围士兵,伤残者憔悴,健壮者亦疲惫,内心颇有触动。但又想曹贼未灭,感慨道“身处乱世,弃武何以自保!况且如今天下战事四起,纵然我处不战,亦难平他出兵患。既如此,何日方能恢复汉室,重振朝纲!”

  华佗“某当云游四方,使天下诸侯知民之疾苦,化干戈为玉帛,共尊汉室,使民得以休养”

  张飞“只言片语便想安定天下,岂非笑话!吾闻华佗与曹贼为乡亲,曹贼新败于襄樊,神医这番止战,莫非受了曹贼指使,来当说客?”

  关羽“三弟不可鲁莽,医者父母心,怜悯苍生,此其本分也!怎可造次”

  须臾,血流盈盆。佗刮尽其毒,敷上药,以线缝之。

  关公大笑而起,谓众将曰:“此臂伸舒如故,并无痛矣。先生真神医也!”

  华佗打开包袱“实不相瞒,麻沸散不曾离身,只愿将军念臂之痛以怜天下百姓之痛,老朽告辞”

  赵云以金百两酬之“多谢神医,妙手回春”

  华佗不削一顾,佛袖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张飞“这老头脾气也忒怪”

  关羽一生自视甚高,少有服人,今见华佗,内心不觉佩服欣赏,目送良久,似有所思,久久不能释然。

  张飞“黄忠与马超正与曹魏在城西厮杀,我等且去助阵”

  赵云虑及关羽伤口初愈,遂言道“有黄老将军和马超在,必能全胜。东吴群鼠,向来擅长偷袭,我等还是守城为上”

  关羽“子龙所言甚是”沉默片刻道:“翼德,子龙,你们且在此处守城,我去别处走走” 张飞赵云“是”

  少卿,关羽进了一座庙,只见庙里供奉着一位无头将军,灵位上赫然写着颜良,四周有对联一副,上联“扬名河北冠四柱”下联“遗恨白马耻三英”横批“还我头来”

  关羽在庙里转了转,看见桌上摆着一本颜良兵法,关羽翻开看了看,不由得心头一惊,双手一抖,头上冷汗冒出。自言自语道“这字雄武威壮,确是处于武夫之手;当日曹操给我的颜良亲笔信,笔迹工整,字间颇有秀气,当是出自文人之笔!吾被曹贼所误!”

  正说间,门外快步走进一行人“二弟”关羽抬头看去,正是刘备带着张飞、诸葛亮、马超、黄忠、赵云等人进了庙。

  关羽见是大哥,又开心,又激动,又满脸羞愧,百感交集,双膝跪地,拱手道“大哥,二弟无能,坐失荆州,请大哥治罪”。

  刘备赶忙扶起“胜败兵家常事,二弟不必过于自责,快快起身”双手握着关羽右臂“听翼德说,右臂已被华佗治好”

  关羽“此臂经神医调治后,更胜过从前!只可惜神医高义,心怀天下,不肯受谢,已飘然而去”

  刘备见关羽身体健康,甚是开心。转而皱眉惊讶道“此地怎会有颜良的庙”

  关羽“乃颜良远方亲戚严颜所建”转而问刘备“大哥,二弟有一事不明”

  刘备心中已猜着七八分“你我兄弟,有话但说无妨”

  关羽“当日大哥可曾嘱托颜良来招我过去”

  刘备叹息一声“哎,此事说来话长……”

  原来当日刘备张飞大战吕布之后,与关羽失散,追随公孙瓒而去,途径邺城时,袁绍遣将道路奉迎,身去邺二百里恭迎刘备。刘备心想那袁绍祖上四世三公,如今雄霸河北,自己不过贩履织席之辈,焉能享受如此礼遇,自料此中必有缘故。故喝令张飞不得饮酒多言,处处谨言慎行。当日袁绍盛宴款待刘备,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人对坐,开怀畅饮。

  袁绍曰“当日汜水关一战,三位英雄名扬天下!今日幸会,得以在此相遇!不知那位红脸好汉何故不在此间”

  刘备听得袁绍言辞闪烁,意在关羽,道“我那二弟当日与吕布大战之后,晕倒于战场,后被曹操救走,此刻不知生死”

  袁绍佯装疑惑道“令二弟何故晕倒于战场”

  刘备见袁绍眼神凌厉凶狠,射出一股阴冷杀气,知事不妙,说道“我那二弟生来有热证,故而满脸通红,当日和吕布大战太久,想是热证犯了,故而晕倒于战场”

  袁绍眼神转为和悦“吾此间有良医,日后若寻得令弟,必能治之”

  刘备“谢过袁公”

  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绍与玄德凭栏观之。

  绍忽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当日汜水关前,若非使君与绍,焉能大败董贼?故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绍耳!”

  刘备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

  绍笑曰:“丈夫亦畏雷乎?”

  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

  袁绍见其如此懦弱,不觉打心底轻视。又见刘备并不知当日投毒一事,恐无故杀之,失百姓之心,遂暂收杀心。但又恐刘备寻得关羽,知下药一事外泄,故虽不杀刘备,亦不使之离去,羁縻于颜良军中,名为保护,实为软禁。

  袁绍虽心思缜密,却不料那颜良却是一条好汉,这颜良本是颜回后人,深知礼仪,以除暴安良为己任,以为袁绍四世三公,必能安顿天下,故而慷慨从军跟随左右。

  这一日,主帅颜良文丑听闻刘备张飞至军中,二将久慕刘关张忠义,十分欢喜。当晚宴请刘张,奉若上宾。

  席间,颜良醉眼迷糊道:“久仰英雄大名,我兄弟二人十分钦佩!但若非当日我家主公不肯带我兄弟二人前去汜水关,这斩华雄战吕布的功劳只怕也有我兄弟二人一份,哈哈哈,来,敬二位英雄一杯”

  刘备与张飞对视一眼,心语道:“这袁绍果是奸诈!自己保存实力,却让其他诸侯损兵折将”

  刘备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但能除奸臣,谁斩华雄都一样!”

  颜良:“只可惜那曹操托名汉相,实为汉贼,关公如何便投奔了曹操处?,”

  刘备“当日汜水关一战,我二弟不知何故,晕倒战场上,我与翼德虽及时赶到,但被吕布缠住,不得分身。二弟昏迷中被曹操带走,故非我二弟投奔曹操,实乃不得已!我那二弟,性情单纯,未喑世事,此刻尚不知曹操何许人也!若知我在此处,必能弃暗投明,投奔于我”

  颜良“我若见之,必劝其来,只是不知关公音容如何”

  刘备:“我那二弟关云长,身长九尺五寸,须长一尺八寸,面如重枣,丹凤眼,卧蚕眉,喜穿绿锦战袍,使青龙大刀,元帅若见之,务要招其来”

  颜良“皇叔放心,吾久仰关公,此事包在小弟身上。只怕无信物,关公未必信得过我等”

  刘备“如此容易,我修书一封,元帅差人设法送去便可”

  自此刘备张飞与颜良文丑相处甚欢,袁绍几次犹犹豫豫想杀刘备,赖有颜良文丑包庇,不曾得手。 

  刘备:“后来白马一战,颜良将军见二弟,以为是你见了我的信件后来投奔的,故传令军中让路,不得阻拦。哪曾想曹贼从中使诈,借二弟之手,除掉了颜良文丑将军……”

  关羽惊慌道“大哥为何从不提起此事”

  刘备“你我兄弟古城相会,剑拔弩张,颇有隔阂,怕云长误会,故而此事从未提起!不期今日却入此庙,真是造化弄人”说罢手持三支香,对着颜良像道“颜良将军,许久不见,受我三拜!”说罢,鞠了三躬。

  关羽倒退数步,浑身瘫软“想不到我关羽浪得虚名半世,今日有何颜目面对颜良神位!一人做事一人当,既是关某错斩颜良,今日就由关某还你人头”说罢,挥刀欲自尽。被刘备众人赶忙拦下“二弟,糊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