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关公单刀赴宴,关平命丧襄樊
七灯2020-02-23 14:373,414

  四人遂投奔荆州刘表而去。

  后刘表子孙无能,刘表病亡后将荆州托付给刘备。又经数年,在卧龙凤雏五虎上将等人的努力下,刘备占领益州与汉中,并于成都被众人拥为汉中王。这一日,刘备差前部司马费诗为使,前往荆州授予关羽将印。

  关羽闻与黄忠同列,大怒曰:“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

  费诗笑曰“将军差矣,今汉中王虽有五虎将之封,而与将军有兄弟之义,视同一体。将军即汉中王,汉中王即将军也。岂与诸人等哉?将军受汉中王厚恩,当与同休戚、共祸福,不宜计较官号之高下。愿将军熟思之。”

  关羽叹息一声:“哎,黄忠虽为老兵,但跟随大哥攻取汉中、斩夏侯渊,毕竟立下汗马功劳。想我这个当二弟的,位居五虎大将之首,却安居荆州,竟无半点军功,甚是惭愧!”

  费诗:“将军切不可妄自菲薄,镇守荆州,使汉中王无后顾之忧,将军之功也!”

  费诗告辞后,关羽左思右想,终觉惭愧。忽然士兵来报“报关将军,城外有一黑面大汉叫阵,口出不逊,声称要与将军一较高下”

  关羽缕缕胡须道“真是班门弄斧,我倒要看看是何人”

  忽然旁边闪出一小将,正是关羽之子关平,道:“杀鸡焉用牛刀,不劳爹爹亲往,待孩儿前去挑了这厮”

  关羽有意让关平在三军前树立威信,遂道:“好,你且前去打头阵”转头对周仓道“元福,你且去为少将军观敌掠阵”

  二人领命出城,只见对面卷毛乌骓马上坐着一名猛将,丈二身高,虎背熊腰,体壮如牛,眼若铜铃,声若洪钟,穿一身铁链连环甲,使一口合扇板门刀。

  周仓惊道“少将军,不好!此是魏国当世第一猛将,庞德!”

  关平“闻所未闻,安敢称第一”

  周仓:“少将军有所不知,那庞德勇冠魏军,确有万夫不当之勇,自称天下第一,曹操却说他顶多是天下第二,天下第一乃是关老爷!此人内心不服,日夜寻思找关老爷决战,常口出不逊,又闻此人打造棺材一口,常言此棺不殓关羽,便殓自己”

  关平:“世间竟有如此狂妄之徒!”说罢,拍马而出。

  周仓:“少将军不可轻敌”然已经来不及。

  庞德见阵前冲出一员小将,嘴里骂道:“吾来取汝父之首!汝乃疥癞小儿,吾不杀汝!快唤汝父来!”

  关平大怒:“哪里来的村夫,胆敢在此撒野,吃某一刀”

  双方站了三十多个回合,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然关平终究不敌庞德,被庞德生擒。周仓前去营救,庞德不战,扬长而去,大喊道:“回去告诉关羽,就说庞德在樊城中摆下宴席,明日若不来赴宴,后天来领他儿子尸首,哈哈哈哈!”

  周仓只得回去见了关羽,双膝跪地:“老爷,奴才该死,少将军被庞德捉了去,庞德还扬言摆下宴席,让老爷去赴宴,明日若不去,少将军性命不保”

  关羽眉头一紧,忽然计上心来,心中窃喜却冷言道:“犬子无能,损我军威,纵使不死,亦不能饶恕。区区鸿门宴,能耐我何,我明日单刀而去”

  周仓:“老爷单刀而去,岂不吃亏”

  关羽:“吾一生,大小数百战,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家常便饭,岂忧魏国群鼠乎!况且吾此去,大哥首封五虎,吾位居群首而无寸功,今日正要拿下襄樊,直捣洛阳,方能对得起大哥”

  周仓“听闻曹操惧老爷威名,选北方精锐之士,编为七军,遣名宿于禁为主帅,猛将庞德为先锋,此刻驻扎樊城,只怕不易攻打”

  关羽大笑:“我此番单刀赴宴,于禁庞德必以我身入虎口,而疏于对我军防守。方今秋雨连绵,襄江之水必然泛涨,你与廖化速去派人预备船筏、收拾水具,并堰住各处水口。待我引魏军聚于罾口川险隘之处,你率军乘高就船,放水一淹,樊城罾口川之兵必为鱼鳖矣。”

  周仓“老爷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周仓便与廖化按照关羽命令连夜偃旗息鼓,预备船筏、收拾水具,并堰住各处水口。

  次日,关羽匹马单刀,只身赴宴,未带一随从。庞德开城放进,只见关公目光如电,上下有万丈光芒,前后有百步威风,浑身散发着王者风范。虽身处千军万马中,却犹如闲庭信步,好似阅兵一般。于禁自觉低人一等。庞德向来不服关羽,但见其单刀而来,却有几分钦佩。

  关羽“在下关云长,今日受邀前来赴宴,不知宴席设在何处”

  关平被捆绑在柱子上,大呼“爹,不要上当”

  关公忽然心中一颤,自思道“老夫戎马一生,早置生死与度外,今日见犬子被俘,心中为何隐隐不安”

  庞德“宴席设在鬼门关,今日你若胜得了我,我送你父子安然而去。若胜不了我,我这这口合山板门刀送你父子俱去赴宴”说罢,拍马来取关羽。

  关羽举刀招架,大笑道“固知魏狗不懂信义,设宴欲吾自投也”

  庞德“无赖小人,也配谈信义?吾此谋亦不过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关羽“关某平生坦坦荡荡,几时用的如此无赖伎俩”

  庞德“当年白马津前,你这卑鄙小人便是以此计偷袭了颜良”

  关羽“当日吾两军阵前正大光明斩杀颜良,有两军为证,如何说是偷袭”

  庞德“你若凭真本事斩了颜良,天下好汉自然服你,纵是颜良本人,亦当无怨!然向日白马隘口,颜良受刘备所托,本欲与你相识,并不待与你相斗,奈何忽然刺之,使颜良冤死。你这偷奸耍滑之徒,竟也敢妄称天下第一,今日让你知道某家刀法的厉害”说罢,庞德大刀耍的更凶更猛更快。

  关羽并不硬战,且斗且思。脑中闪出当时斩颜良的画面,袁军两边让路,颜良起身拱手笑脸相迎,颜良确实不像迎战的样子,内心自问道“难道颜良当日并非要来迎战?”转而正色道“你这厮一派胡言,我大哥从未提起此事,你怎知道?”

  庞德“我自西凉投奔丞相途径麦城之时,有一颜良庙,乃是颜良远房亲戚严颜为其鸣不平而建,焉能有假。刘备那厮,自己做的见不得人的事,焉能承认”

  关羽“你这厮,胆敢侮辱我大哥,吃我一刀”

  关羽忽然从马背上跳入空中,犹如飞龙在天,用出一招力劈华山,庞德抬头看时,只见关羽犹如天神下凡,青龙刀居高临下劈来,慌忙双手横起合山板门刀来挡,瞬间天崩地裂一声,庞德所乘卷毛乌骓马惨叫,四腿跪地,趴在地上,庞德虎口震裂,合山板门刀脱手,掉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看那关羽,飞身落在马背上,冲着庞德,冷笑一声,安然无恙。

  庞德气虚喘喘道:“好俊的刀法,人言关羽英雄,今日方信也。只可惜,偷袭颜良,算不得英雄好汉”

  关羽扬眉大怒,挥刀欲劈庞德。忽然自思道“此人心直口快,是条汉子,其言麦城有庙为证,难道此中另有隐情,待我回去问过大哥”正色道“我关羽何许人也,焉用偷袭?若非看你有几分像我那三弟,今日定不饶你”

  说完转身带着关平离开”背后忽然一箭飞来射在右臂上,只因关羽脑中被斩颜良一事疑惑,故未能察觉此箭。关羽顺手拔出箭头,只听见后面于禁喊道:“关闭城门,乱箭射死关羽,得关羽首级者,赏千金封万户侯”说罢,箭如雨般飞来,关羽冷笑一声,坦然自若,父子用兵器打落箭雨,行至城门时,城门落下。二人正不知如何出城,只见庞德大怒道:“于禁,你个小人,我与关羽决战,怎敢暗放冷箭!关公莫急,待我送你父子出城”

  关羽冷冷道“吾一生大小数百战,于千枪万刃之中,矢石交攻之际,匹马纵横,如入无人之境,何须你来相送”

  庞德“我说过,若打得赢我,就送你们父子安然出城”说罢,一路狂奔,将挡路的士卒全部顺手扔了出去,跑至城门处,双手擎起城门。

  关羽父子出了城,回马看时,只见庞德望着自己,面带惨笑,后面万箭俱射在庞德背上。

  关羽忽然眼中带泪:“庞将军”说罢,举刀欲前去施救。忽然右臂一沉,青龙刀落地。关平见状大惊“箭上有毒”,随即下马拾起青龙刀。关羽刚用左手接过刀,忽然魏军弓箭射来,事出仓促,关平眼见箭冲着关羽飞去,赶忙以身挡箭,箭洞穿关平胸膛,关平无力喊道:“父亲快走!”

  关羽眼见关平不活了,忽然面容失色,大惊叫:“平儿”。

  说罢,抓起关平仍在马后,仗着赤兔马快,魏军追赶不及。

  于禁得意喊道:“给我追”尽带七军,倾城出动,行至罾口川险隘之处,忽然听得万马争奔,征鼙震地。于禁大惊,急看时,四面八方,大水骤至,平地水深丈余;七军乱窜,随波逐浪者,不计其数。

  周仓带着众将皆摇旗鼓噪,乘大船而来。

  于禁见四下无路,料不能逃,口称愿降:“上命差遣,身不由己。望好汉怜悯,誓以死报。”

  周仓“这厮是个大官,砍了头去,老爷必然开心”遂按着于禁头,将淹死在水中,然后割了头,前去见关羽。

  周仓大喜曰:“老爷料事如神,此一战,全歼七军,威震天下!剿灭操贼,指日可待”

  关羽并不搭理他,周仓见关羽怀里抱着死去的关平,顿时悲痛大呼:“少将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