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许卿
寒燕2020-03-19 10:302,123

  严令远一把挥开安媛,脸色难看的可怕,他低声吼道:“你这个逆子,我早晚一天让你气死!”

  “昨天在婚礼上消失,今天又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严景粤!我们严家的百年名声都让你毁了,3天,我就给你3天的时间,这种事情,我不想再看见!”

  严令远说这话的口气很不好,但是严景粤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说够了?”严景粤从沙发上起来,伸手掸了掸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声音低沉道:“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严令远爆吼:“你不是一直都想找到许卿吗?3天,如果事态还在恶化,我敢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她!”

  严令远的话让周婉瑜愣了下,她抬起头观察严景粤的表情,可男人的表情很自然,好像严令远说的他根本就不在乎一样。

  感觉到周婉瑜的视线,严景粤就好像是一只愤怒的豹子,瞳孔里猛然迸发出强烈的情感。

  但是这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只持续了几秒钟,严景粤就移开了视线。

  “我自己会处理。”扔下这么一句话,严景粤就粗鲁的拽住周婉瑜的胳膊,周婉瑜被迫拖出去,胳膊吃痛,可她并没有拒绝的机会,男人的力气太大,他的腿又很长,周婉瑜根本跟不上,突然,周婉瑜只感觉脚腕的位置一阵剧痛,但是男人根本就没理会她。

  等到两人出了别墅,严景粤就一把甩开了周婉瑜的胳膊,眼神中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周婉瑜很痛,但是她不敢在这个时候跟严景粤呛声。

  嘴巴闭得紧紧的,周婉瑜低头揉着生疼的手腕,可严景粤并不放过她:“严太太耍得一手好把戏,打出租车过来,还跟我爸告状?很厉害嘛!”

  周婉瑜沉默了一会儿,她道:“景粤,你误会我了。”

  “我是想跟你一起过来的,可是你不是拒绝我了吗?所以我才——”

  “怎么,伶牙俐齿的,难道这还是我的错吗?”

  严景粤眼神冷鸷,他紧紧盯着周婉瑜,周婉瑜后退了几步:“不是,我是想说——”

  “嗤——”严景粤嗤笑了一声:“你的司机呢?保镖呢?我记得刚才在医院的时候,他们都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吧!现在又自己一个人过来,说你不是成心的谁信啊!”

  周婉瑜没有反驳,严景粤本来就对她有看法,这个时候她再怎么解释,他也不会听的。

  可周婉瑜的沉默落在严景粤眼中,就是无话可说。

  严景粤一声冷哼,继续道:“严太太架子好大,在外面摆足了架子,到家就装可怜,博同情!你不要跟我说,你是看他们工作太累了,想给他们放个假吧!”

  “景粤,我为什么会带着保镖,你不知道为什么吗?婚礼你没出现,还默许许晴来闹事,让我颜面尽失,让我们周家和你们严家没脸,我自己一个人去医院,不就是坐实了我们没感情吗?”

  周婉瑜挺了挺,手掌按在肚皮上,她道:“景粤,我已经有了7个多月的身孕了,我身边没人的话,万一出了事,你让我怎么跟爸妈交代?”

  说到这儿,严景粤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一把掐住了周婉瑜的下巴,逼迫她仰起头:“怎么,跟闺蜜抢男朋友,很得意嘛,你一点儿小问题都解决不了,我要你还有什么用?嗯?”

  严景粤的唇角勾着嘲讽的笑,而周婉瑜下巴上的痛感也越来越强,他在周婉瑜的身上扫视了一遍,眼中的玩味也越来越重。

  被那种的眼神盯着,周婉瑜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蓦地松开钳制周婉瑜的那只手,周婉瑜没察觉到,差点儿倒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而脚腕的位置又是“咯嘣”一声,剧痛感窜进大脑,周婉瑜吃痛的闷喊一声。

  周婉瑜以为严景粤话说完了就会放过她,但是严景粤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瞪大了眼睛。

  男人脱下了西装,两只手轮换着在衣裳上擦了又擦,好像上面有着什么病菌。

  周婉瑜瞳孔猛地外扩,忽然就听见严景粤道:“严太太,我跟我爸说的你也听见了,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好好收拾,要是砸了,嗯?”

  下一秒,严景粤当着周婉瑜的面就把西装扔在地上,转身就出去了,连个回头的动作都没有。

  桐城位于北方,初秋时候空气就已经刮的人脸疼了,而严景粤此刻只穿着一间白衬衫,迎着风飘摇着,那一步步走的稳健,一如他这个人。

  本应该是亮眼的画面,可周婉瑜却没有欣赏的心情,她肚子已经很大了,弯腰捡衣服对她的身体来说是个很困难的事。

  严景粤对她吝啬至极,不管是之前的逃婚,还是跟许晴的绯闻,亦或者是今天丢在地上的西装,都让她很难堪。

  艰难的捡起西服,周婉瑜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打开手机拨通了上官婧的电话:“婧婧,你能不能来严家老宅接我?”

  “严家?老别墅区那儿?”

  “对。”

  “好,等我一会儿。”

  电话挂断还没有半个小时,上官婧就出现在周婉瑜的面前,她的五官很精致,妆容也很漂亮,身上的服装也很简单,大衣配牛仔裤,车子停下之后,上官婧给周婉瑜拉开车门。

  上官婧把着方向盘,看向了周婉瑜手里的西装:“这是什么?不会是严景粤的吧,他又欺负你?”

  周婉瑜也不隐瞒,跟上官婧讲了事情的始末,上官婧是记者,对记者这个行当也很熟悉,找她过来,也是希望她能给自己出出主意,毕竟是严景粤交代的,她要是没办好,后果她都不敢想。

  “还是严家的继承人呢,人品这么恶劣,除了欺负你,就是欺负你!”

  听完周婉瑜的话,上官婧气的脸色发青,过了一会儿,她对周婉瑜道:“赵曦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