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陪黎渊收坐骑
vvvv沧蓝2020-02-28 14:504,525

  宁言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新的一日,早上的太阳方才出来不久,屋子里刚刚亮起来,宁言换好衣服准备下楼,果然见黎渊和陌念也还待在客栈里,这大约是昨夜与他在睡梦之中说过话的“书”的杰作。

  宁言刻意走过去套近乎:“巧,又遇到两位公子了。”

  一旁的陌念不动声色地看向黎渊。

  宁言开口问道:“公子也是打算去万哭山吗?”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同行的理由。

  见两个人都不说话看着他。

  宁言自导自演得当机立断地点了一下头:“原来两位也是打算去万哭山啊,那地方我很熟,要不要一起去,我还能给两位带路。”

  这免费的当地导游兼打手不知道他们需不需要。

  陌念看着他问道:“你为何知道我们是外面来的人?” 

  这又不难猜,当地人的话住在家里就好了,干嘛没事多花银子住客栈,难道是自虐倾向严重,分外享受人声吵杂的感觉?其实宁言也听出了陌念的语气里藏有戒备和敌意,也难怪他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硬贴上来多少是有点儿奇怪,可除了硬生生搭讪,他眼下还真就想不到合适的办法。

  于是宁言镇静地解释道:“如果两位是本地人,那自然就不用住在这客栈里,外来的人这个时候大都是为了去万哭山,等着那“魔物”现世,也不难猜。”

  真的挺好猜的。

  陌念准备开口时,黎渊出声打断了他,他用甚是好听的声音道:

  “既然公子也是去那里的,不如一道同行吧。”

  陌念望向黎渊的眼神里分明有些欲言又止的担忧,但黎渊同意宁言留下来,他作为一个下属也就实在不好再劝什么,只觉得黎渊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

  宁言坐下来,与他们一桌用了早饭。

  吃饭的时候,黎渊忽然沉声问道:“公子叫什么名字?”

  宁言心里极快地想了一下自己的本命肯定不能用,黎渊十有八九听过他的名字,临时起个陌生名字他又怕自己记不住,于是便只换了一个姓氏:

  “我姓李,单名一个言字。”

  “这位叫陌念公子。”宁言跟着看向黎渊问道:“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黎渊不动声色地回道:“洛渊。”

  也是单单只改了一个姓氏,只是他的李姓改的还算走心,毕竟天底下姓李的人不少,黎渊倒是改了一个洛姓,天底下姓洛的人家可没有那么多。

  宁言抿唇勉强地喊了一声:“洛兄。”

  他以后得注意一些,不然心里总想着他是黎渊,心里叫习惯了,万一那日脱口而出一声黎渊岂不是要露馅。

  “洛兄与这位陌念公子打算何时前往万哭山。”

  “原本打算推迟几日,熟悉一下万哭山的路。”黎渊看着宁言似乎是意有所指地道:“不过方才听闻公子你认路,便早一些吧,今日下午如何?”

  这也太早了。

  宁言心里有些抱怨太早,但嘴上还是应承得极快:“好。”

  宁言应承了下来,他看过小说,还能不知道这山路怎么走,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一只凤凰,凤族是龙族的近族,能寻着那条龙隐匿藏身的气息。

  黎渊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走,随他心意便是。

  三人下午一道出了城朝着北走,走了一段时间,眼前便是万哭山脉,地龙在山脉中心,这里浊气重不能架云,看来只能一步步走过去,林间雾大,更别提这里还有自然的浊气,混在一起容易让人辨别不清方向,所以必须要一个能在大雾之中也能辨别方位的人,这个人正好便成了宁言。

  “李言”望着深林的方向,对着黎渊和陌念道:“这边走。”

  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雾气不是那么重的地方。

  黎渊行路时忽然问道:“还没请教公子为何来这万哭山?”

  自然是为了靠近你,不然他才不想白白招惹一条凶悍的蛟龙。

  宁言不动声色地解释道:“我听说这里有魔物甚是厉害,蛟龙这种魔物少的很,有生之年不来见识一下未免太过可惜。”

  不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谁不会。

  黎渊的表情看不出来他此时心中所想,但一旁陌念的神情摆明了他不怎么相信宁言这套说辞,于是忍不住跟着挑眉问道:“当真如此?”

  宁言忽然来了底气,质问了回去:“不然当如何?那魔物听闻是蛟龙所化,那么厉害的东西,我还能打什么别的主意不成?”

  末了又决定变相地夸黎渊几句博得好感,宁言又道:

  “天底下也只有那位魔尊才有本事能把他降服成坐骑了,我这灵力低微的人只怕还不够那条龙的一顿饱饭。”

  陌念闻言不动声色地看向了一旁的黎渊。

  黎渊倒是镇定,和从前的样子一样,听到他提起魔尊这两个字就像是不是在说自己一样。

  黎渊沉声问道:“接下来怎么走?”

  宁言想了一想道:“既然是蛟龙,想来盘踞在山脉的正中心,听闻那里的风水一般最好不过,最适合修行。”

  “一直往里面走就是了。”

  演戏也要演个全套才像样。

  宁言跟着问道:“你们来这里是打算做什么?与我一样也打算见见难得一见的蛟龙出世不成?”

  黎渊不答,陌念见他问了半晌过后才搪塞道:“我们自然与你一样。”

  看来天底下有闲情逸致跑到荒山野岭来看一条魔物的人还不少。

  大家心里明明都有自己的算盘。

  宁言心里感叹,管好自己的算盘就是了,一路跋山涉水,听得周围丘壑之中的虎豹长啸,路过瀑布时似乎还能听得远处的仙鹤鸣叫,太阳的金忙落在浓雾之中,四散开来,周围若单论景色,眼前的景象倒是甚美。

  “应该就是这儿了。”

  山的正中心居然是一片平地,周围应该还有溪流,隐约可听潺潺流水的声音。

  宁言是天地间仅剩下的一只凤凰,凤凰往日选择涅槃重生的地方大都与龙族的习性一样,所以他才能推测出这条蛟龙有可能藏身在这里,但现在看似乎推测多少有些失误。

  蛟龙很大,这里不可能有他的容身之所。

  除非,是藏身在这片地下。

  宁言和黎渊一同望向脚下的地面。

  黎渊看了一眼一旁的陌念道:“小心。”

  话音刚落,地面便分崩离析,从中间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缝隙一直向周围的山脉不停的延伸,亏得他们躲的及时,眼下三人都正站在缝隙的边缘,往下看是无尽的深渊,这地方简直深不见底,下面又黑又暗,一眼望不到头。

  跟着从这深渊的尽头传来一个遥远浑厚的声音:

  “何人打扰吾在此地休息?”

  从声音都能听出来被强行打扰的愤怒,被他们到此打扰,提前醒来的蛟龙自然脾气不会太好,一般有本事的魔物脾气都很大,宁言心想,除了他身边的黎渊,他看起来脾气倒是还算不错。深渊的尽头,一双红色的眼睛正离他们越来越近,黎渊见状立刻推了一把陌念,宁言自己则立刻退后一步闪开,原本他们所在的地方烧成了一片灰烬,是龙息,龙喷涂出来的火焰比一般的火焰烧过去的威力要强上许多,看来这条蛟龙还真的生气了,不然不至于送这些能烧尽世间一切东西的龙息给他们当见面礼。

  黎渊立刻唤出手里的冥王剑。

  蛟龙顺着方才那道巨大的缝隙伸出他的头颅来,但是这个头已经是他们的几十倍大了,那藏在其下的龙尾龙身岂不是……原来一条龙可有这么大,也是,如果不是这么威风凛凛的坐骑,黎渊也不会大老远地特意来这里一趟。

  “冥王剑?”

  那龙似乎认得黎渊手里的剑,宁言也认得,他手里那把不是普通的剑,是六界赫赫有名的上古神兵,从前那位魔族始祖的佩剑。

  “你是魔族的人。” 

  宁言心里嘀咕,他非但是魔族人,更是魔族里面最厉害的那一位,谁碰到谁倒霉,今天正好该你这条小蛟龙倒霉。

  蛟龙死死得盯着面前的黎渊,就算是龙知道了黎渊的身份也有三分忌惮:

  “我与魔族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来这里打扰吾休息?”

  “想请你当我的坐骑。”黎渊侧了侧剑锋,目光沉了一沉道:“不知我能否有这个荣幸?”

  “想让吾当你的坐骑,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条蛟龙脾气挺大,天底下没有哪个魔物会甘愿失去自由,成为谁的坐骑,蛟龙也是一样,比起被其他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自然是躲藏在这山林之中,永远自由自在得好,听到黎渊的意图之后蛟龙将整个身子都腾在空中与黎渊缠斗在一起。

  一旁的陌看上去念似乎有些担心黎渊的安危。

  宁言倒是不大担心,他知道黎渊是书里的主角,遇上危险必定也会逢凶化吉,所以不必怕什么,这场打斗一定是黎渊赢。

  宁言倒是无所谓地还甚是悠闲地在一旁问道:“你觉得他们谁能赢?”

  陌念皱着眉头道:“自然是我家公子。”

  宁言又吓了吓他道:“但你家公子也不能保证不毫发无伤啊,毕竟是条凶狠的龙。”

  陌念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猜出了他想插手打斗的想法,刻意提醒道:“我家公子不喜欢别人插手他的打斗,你还是乖乖待在原地的好。”

  不喜欢旁人插手的确是黎渊的风格。

  也是。

  那他就站在原地,不打扰他收服自己的坐骑。原本的确还打算出手帮一下忙的,毕竟宁言的修为也不弱,方才陌念那一句提醒才让宁言想起来,他还是不插手不节外生枝地好,黎渊既然敢孤身应战,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蛟龙在空中能凭借天时地利呼风唤雨,它引得周围云层都变了一层颜色,方才他们进山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遍布乌云,阴风阵阵,天地间电闪雷鸣,几道天雷似乎受了龙的召唤一般朝着黎渊直直劈过去,都被他手里的冥王剑生生断开,雷电劈到周围的树林里,每一下都能引起闪崩石开。

  宁言望着他们打斗,心里感叹果然是上古的神兵,放在黎渊手里算的上是物尽其用,若是在自己手里,只怕用的还不如他一半好。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了,龙的法力用尽,自然不敌黎渊,身体沉沉朝着地面砸去,便是这一落下,身下的山脉都跟着震了一震,宁言和陌念用衣袖遮挡了地面上扬起来的灰尘,黎渊当下手执冥王剑跟着落在了地上,落在了蛟龙的面前:

  “你若还是不服,等你这次伤养好了,我可以与你重新比过。”

   蛟龙似乎已经没有多余力气:“不用再比了,我打不过你,愿赌服输,我愿意成为你的坐骑。”

   世上愿意愿赌服输的人其实挺少,宁言倒听欣赏这条有脾气的龙。因为蛟龙的话向来是一言九鼎,他既然答应了成为黎渊的坐骑,便一定会一生忠心,说一不二。宁言记得在后续的文里,黎渊还曾骑着他的坐骑,参与过与天族的几次战争,这蛟龙往后帮了他不少忙。

  黎渊收了剑,看着面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蛟龙:“你在这里养好伤再来找我。”  

  龙族身上的伤要远比其他族类受伤更好愈合,这里的浊气和山中自然的雾气能保护他度过疗伤的这段时间,山底下来的那些凡间的普通道士奈何不了他。

  “是。”

  事情已解决,该收的坐骑也已经收好了,接下来就该讨论接下来的事了。

  宁言此时望向黎渊道:“对了洛兄,我方才忘了自己有东西落在客栈了,今日看这时候也不早了,不如一起回客栈休息一晚,你们明日再做打算如何?”

  黎渊不动声色地望了他一眼,沉声应道:“好。”

  来时山里有大雾所以不便御剑,到了夜晚浊气和雾气都散了一些,这个时候腾云比以往方便一些。

  宁言看了一眼黎渊道:“我来腾云吧,你方才与那条蛟龙打斗过,就省些法力。”  

  黎渊难得的答应了下来,宁言便腾云带他们回了客栈。宁言与他们毕竟眼下还算太相熟,就算是有一道去山林的关系,但说到底不过也是认识了一日不到而已,又算不上是一起出生入死过。到了客栈大家就分开回了各自的房间。入了夜客栈的大堂已经没人再走动,宁言回来时刻意向掌柜的打听了黎渊所住的房间,因为他们是一道回来的,掌柜以为他们认识,没有多想就告诉了宁言。

  宁言敲了敲门轻声问道:“睡了吗?”

继续阅读:第三章:魔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天和魔尊关系更近一步了吗(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