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报仇是要用脑子的
木虫王2020-03-14 09:302,102

  翌日清晨,当东边第一缕阳光照到杜秋生身上时,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昨晚黄山走后,杜秋生关着灯在黑夜里坐了一夜,散落一地的烟头证明了他未曾睡着。

  杜秋生来到阳台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暴雨过后空气变得格外清新,似有一股青草的香气。眼睛似乎还没适应光线的亮度,杜秋生仍然虚着眼睛望向天空,一片蓝色下点缀着点点白云。此时太阳还未升起,只是余晖已经洒满大地,但依然无比刺眼。

  “看来太阳确实不能直视。”杜秋生轻声嘟囔着,沙哑的声音听上去如同地狱里的恶魔。

  在洗漱一番后,不远处的鹿门中学传来了广播声,意味辛苦的高中生们早自习结束,开始吃早饭了。然而此时的杜秋生并不感到饥饿,甚至有些兴奋。这次被韩冬窃取劳动果实,反而打开了他尘封已久的黑暗。

  毫无睡意的杜秋生拨通了景开春的电话:“起床了没。”

  景开春昨晚也未睡好,夜里醒来几次查看手机,此时接到杜秋生的电话,反而有些恼怒:“废话,也不看看几点了。这个点还没起就迟到了,我们这些还在上班的人和你比不了。”

  “莫道君行早,更有……”杜秋生正准备装腔作势一番。

  “行了,别装了,你肯定一夜没睡,”景开春见杜秋生开有心情说笑,这才放心下来,“想了一晚上,应该有计划了吧。”

  杜秋生看着客厅散落的烟头,淡淡的说道:“谈不上计划,大致的方向有了。不过以后我估计要度过许多这样的夜晚了,不断的制定计划,调整计划,睡觉对我来说将是一种奢求。”

  景开春叹了口气:“有方向就行了,需要我做什么。”

  “你的消息渠道能不能告诉我?”杜秋生没找到咖啡,只好继续喝着白开水,“就算陆志国的承诺有效,省分行也没有理由这么早就出批文。按照流程,城南分理处也要等到七月份才能升级。”

  景开春沉默半晌,说道:“消息来源暂时不能告诉你,但我保证消息的真实性。至于为什么这么早出批文,我听说是因为总行打算推行扁平化管理,省分行这次是拿南渠市先做试点。”

  “扁平化管理?”杜秋生去年在省分行培训时听其他同事说起过,但当时并未在意。

  其实在很多大型企业已经开始实施扁平化管理了,通过减少管理层次来实现提升工作效率。也就是说以往任务都是由市分行下发给各一级支行,然后再由一级支行分配至下辖机构。分理处和二级支行有什么问题,也得先上报给一级支行,最后才能反馈给市分行相关部室。

  但在推行扁平化管理之后,不论是一级支行还是二级支行,以及分理处,都由市分行直接管理。这样不仅有助于政策的时效性,更便于市分行统筹全市资源,唯一的问题就是一级支行的部分权力将被上收。

  景开春解释完后嘱咐道:“虽说我们银行也算是企业,但扁平化管理是否适用还不好说,你不用太当回事,城南分理处应该只是个例,不会对全市造成太大的影响。”

  杜秋生点点头,体制内的改革就像流感一样,每年都会冒出来,但每次又都不了了之。如今恐怕就算王安石复活也会再次失败,既得利益者这种群体,不论哪个朝代都是干事不行,惹祸第一。一级支行虽说不像地方割据,但市分行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

  “那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韩冬的关系网,一个南渠人能留在江城市可不容易。特别是他在省分行到底犯了什么错,居然可以躲到南渠市来。”杜秋生昨晚才意识到自己对韩冬的了解知之甚少,这并符合他的习惯,除非是韩冬有意隐藏自己。

  “你准备报复他吗?”景开春倒不意外,不论是否韩冬本人的意愿,现实就是他坐在了属于杜秋生的位置上。

  “报复是肯定的,但他只是用来祭旗,”杜秋生轻声说着,但话语间却透露出一种凶残,“报复不是泄私愤,并不需要勇气,需要的是耐心和一点脑子。等我慢慢把这件事摸清楚,所有人都跑不了。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知道现在银行十年的利息有多少吗?”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想办法弄到他的资料,”景开春思考了一会提醒道,“不过韩冬只是一个小角色,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可能面对的是整个产业银行。”

  杜秋生并自然是明白这一点,不在乎的说道:“产业银行也不是钢板一块,我不会当螳螂,要做也是蚂蚁。”

  景开春欣慰的笑了笑,只要杜秋生还在思考问题就行,提醒道:“千里之堤,可不是一只蚂蚁可以毁坏的。”

  “有了蚁后,自然不愁蚁群了,”杜秋生很享受和景开春商议的感觉,“对了,我准备离开工业区支行,你有什么建议没。”

  “你准备调到其他支行?”景开春诧异道,“跨支行调动可就将之前的积累作废了,你现在没有级别,新支行让做柜员都说不定。”

  “既然有人要撤我的职务,那让我做什么都有可能了。在其他支行当柜员,总好过被熟人指指点点。而且目前去做柜员正合我意,这样就更没人会注意到我。”

  杜秋生想的很清楚,现在他作为受害者或许还能博取些同情。但没人能保证当他回到工业区支行的时候,还有人愿意给他腾一个好位置。人们只有在自己用不上的时候,才会变得慷慨。

  景开春知道杜秋生说的没错,但依然替他感到惋惜。

  杜秋生挂断电话后,又给黄山发了条信息,要他把雷氏家具的贷款资料发过来。雷涛胳膊上的纹身,还是让杜秋生有些在意,虽说可能只是碰巧而已,但既然决定了对韩冬动手,那他手上的业务就是突破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力银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力银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