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云雾
愚墨书者2020-04-25 09:132,485

  原来,他早已识破了一切。

  漆雕贺继续道:“你自以为这一招瓮中捉鳖万无一失,却不知道自己露出了多少破绽。我与卿涵素不相识,她为何把你们二人的密行告诉我,你的目的性未免太过明显,并且她掌中有茧,非常年舞剑的习武之人绝不会有,这早已暴露了她的身份。更何况,你们已出京城,大可雇佣轿夫快马加鞭远走高飞,何必要来这地势闭塞又崎岖难行的枫林坡,无非是想借这地势,诱敌深入,一网打尽。”

  他抬了抬眉眼,继续道,“左少爷,我驰骋沙场多年,你这点战术,对我不过是可笑的把戏,既然你树敌在先,别怪我手下无情!”

  说着他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剑,骤然横在他喉间。

  “慢着!”左昱青突然开口,“不愧是护国大将军,是我小瞧你了,不过杀我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说。”他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畏惧之色,反而自得笑道,“你不是一直搜集我爹勾结党羽的证据吗,我手中的东西,你或许会感兴趣。”

  漆雕贺立即警惕起来,与他紧紧对视,沉声告诫道:“我警告你,你的命现在握在我手中”

  只见他一边在腰间摸索着什么,一边笑道:“剑快还是手快,我自然清楚。”

  众人只盯着他,四周更有侍卫包围,料想他也无法逃出生天。眼见他从腰间取出一物,然而众人来不及细看,却猛然听得一声爆裂般的声响,随之烟雾弥散,一片混沌。

  “将军,中计了!”烟雾中听到黑鹰的声音。那烟雾弥散极快,周围的侍卫也随之被围困其中,只是随着烟雾扩散,视线却是清楚了几分,再看眼前,左昱青已不知所踪。

  没想到左昱青竟有此等武器保命,此番竟是功亏一篑。

  “给我追!”漆雕贺气愤无比,一声令下,白翎立即率领众人四处搜寻。

  然而片刻后,漆雕贺却渐渐平静下来,回身看向被黑鹰押制的卿涵,似乎又重新握住一丝胜算,他轻笑道:“卿涵姑娘,你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你为之卖命的人,如今却丢下你独自逃命了吧?”

  只是话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我却突然感到一阵不适,胸腔内似乎骤然袭来一双利爪,心肺开始撕裂般地疼痛起来,我捂着胸口,跪向地面,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漆雕贺见状立即扶住我:“你怎么了?”

  黑鹰似乎也有一丝晕眩,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将军,我们可能中毒了。”

  此时卿涵却莫名笑了起来:“你们还没有察觉这烟中有毒吗?若再不离开,你我都要葬身这枫林坡了。”

  漆雕贺立即将我横抱而起,冷声命令道:“你先带卿涵回府,务必看紧她,不得有任何差池!”

  “是!”黑鹰立即领命离开。我在他怀中,开始感到一阵阵颠簸,更是加剧了我的穿心之痛,这样的疼痛,比先前断肠散毒发时的疼痛更加剧烈。我口中不断有黑色的血涌出,脸颊上的伤痕也一同流血,片刻便染红了他的衣衫。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只觉眼皮越发沉重,闭眼之前,我似乎看到他脸上慌乱的神情,口中仿佛正呼唤着什么,但来不及细看,就渐渐陷入昏睡。

  虽然是晕了过去,内心中还始终有个声音呼唤着我,我不能放弃,大仇未报,奸人未除,我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

  我挣扎着,只想要睁开双眼。

  奈何我连半点力气也没有。

  过了很久,周围很是嘈杂,似乎有人替我把了脉,处理了我脸上的伤口,紧接着便是一大堆药丸进入我的口中,我记得那气味,是断肠散的解药。

  我不禁疑惑,难道我这是再次毒发?可是这次明明比以往严重许多,即使是吞了解药,我还是无法清醒。

  只是痛意有所减轻,意识也回归了几分,朦胧之中只听得一位老者颤着声音求饶:“将军饶命,恕老朽无能,这位姑娘体质特殊,毒性无法排解,饶是服了这解药,恐怕也是于事无补啊。”

  我听了心已经凉了一半,本以为有解药在手,体内虽长期留有毒素也并非大事,如今看来我已无力回天。

  只可惜,我还未报国仇,有何颜面上天面对父王母后?

  漆雕贺似乎动了大怒,他说了什么我已无力去听,只是他仿佛并未放弃救我,我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一些“神医”“解药”之类的话。

  之后他便又向我口中塞了几颗药丸。

  我虽动弹不得,却有两分意识,许是为了同他赌气,我偏偏将口中的药丸吐了出来。

  不知是否晕眩中出现了幻觉,一只温暖的手掌抚在我脸旁,竟有几分温柔,一个听起来有几分心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对不起……”

  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他的声音。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低头认错?

  可是我又无比清楚除了他别无旁人。

  后来似乎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漆雕贺立即从我床榻边离开,不知一群人说了些什么,只感觉一只手先是搭了我的脉,又扒开我的眼睛,继而在我身上各处一一插了许多针。

  只是他这许多动作,的确让我渐渐放松下来,身体也不再那么疼痛。

  这位后来的医者果然医术高明,施展了一番医术后我只觉身体的力气渐渐恢复,只听得他开口道:“这位姑娘天生体质异于常人,身体有养毒之效,一旦中毒,不仅比寻常人更加难以排毒,甚至能加剧毒性,因此比常人痛苦十倍。此番是两种毒素并发,一快一慢,一弱一强,这才使身体无法承受,毒性也彻底迸发。”

  我听了这话,才渐渐回想起来,难怪幼时被毒蛇咬伤后几乎送了半条命,又调理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原来我竟是天生的人体养毒奇才。

  此时我有了几分力气,渐渐睁开了眼睛。

  视线有些模糊,但隐约看见房中似乎站了四人,漆雕贺,黑鹰与白翎,只是离我最近的这位,却是感到眼生,大约就是方才说话的大夫。

  因逆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觉身形熟悉,声音也仿佛在哪里听过。

  见我醒来,漆雕贺立即上前关切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理他,只盯着眼前的大夫,努力想看清他的容貌。

  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漆雕贺开口道:“多谢神医相救,还请神医移步房外,黑鹰代替我与你有要事相商。”

  我这才发现,我原是在漆雕贺的卧房之中,身下躺的,也是他的床铺。

  情急之下我坐起身来,而这一动却惊了漆雕贺与神医二人,只见神医立即上前扶住我道:“姑娘勿动,若是乱了这身上银针,气血逆行,在下也无力补救。”

  我躺下身去,看着俯在面前的脸,这才终于认清,原来就是那日在大街上遇到的神医,果然,他曾赌定漆雕贺将要有求于他,如今竟一语成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