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喝醉
丽群2020-03-31 14:092,125

  画家为她小鹿般纯洁惊慌的眼神而倾倒,于是他向少女伸出了他的右手:“抱歉,吓到了你。”

  “没关系,这位先生。”少女摇头,声音如同夜莺婉转的鸣叫,抬起头的瞬间,她撞入了画家如艳阳般温暖灿烂的眸中。

  秦睦看着陈昀,心里的想法又跳了出来,身前的男人一头灿金长发微微垂着,面容冷峻但眼神却如一汪融化的春水,温暖干净,让人想要沉溺其中。

  秦睦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自己粉嫩的唇珠,眼尾上挑着看向朝他伸出手的陈昀,借着起身的力气靠进了陈昀的的胸膛,白皙纤细的手指刚想要探寻时,一阵电击般的感觉刺的他眉头一皱。

  “警告,宿主不能做出有违原主性格的事,警告,如果再犯惩罚加倍。”

  秦睦简直想要骂人,这个系统绝对是故意的,不崩人设就不崩人设,他多的是办法让这个陈昀栽在他手上,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为庆祝mv的完美拍摄,摄影棚的大家决定晚上一起去聚餐。

  秦睦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呼了一口气,脱下那身女装后他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唐糖看到他跟他打了个招呼:“梁笙笙,晚上的聚餐我们坐一起吧。”唐糖是摄影棚的工作人员,颜狗一枚,梁笙的前粉丝,不过在看完秦睦的表演后又成了现粉丝。

  秦睦微微一笑:“好啊。”

  唐糖看着这样的秦睦,呆住了,她吸了吸鼻子,反应过来后嫣红的颜色从脖颈处一瞬间爬到了耳根。她捂着脸低声尖叫:“梁笙笙你怎么能这么好看啊,简直校园男神初恋脸,我受不了了,太苏了吧!”

  秦睦看着这个陷入疯狂的女人,有些无奈的挑了挑眉。

  餐桌上,袁佳佳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秦睦,突然站起身举起酒杯朝秦睦敬了杯酒:“我之前和梁笙有些误会,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由大家帮忙做个见证。”她说完,仰头一杯酒干了下去,冲着秦睦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好酒量。”众人或真心或假意的称赞道,他们看着袁佳佳的眼色,纷纷对着秦睦举起了手上的酒杯。

  秦睦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他这算是看出来了,怪不得袁佳佳嘴上说道歉却半分歉意也没有,原来只是想借机施压让众人一起灌他酒,好让他喝醉出丑。果然上不得台面的人办出的事都和她的人一样上不得台面,秦睦勾唇露出一个冷笑,他伸手拦住身边想替他打抱不平的唐糖,举杯碰上了众人伸过来的酒杯。

  拼酒这件事,他还没怕过谁。

  秦睦的眼角余光瞟到了隔壁桌,陈昀皱着眉在看他,他敛下眸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在挡酒,给谁,他身边的那个女人?陈昀的视线刚放到秦睦身上,就看到了他拦下唐糖站起来和桌上的众人碰杯的那一幕。他紧抿着嘴唇,心情没来由的有些烦躁,那个女人是什么人,他皱着眉头喝了口酒压下自己心中那股烦躁。

  晚上十点,聚会结束,林远去地下车库帮他取车,陈昀走出饭店的大门在门柱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秦睦。他皱着眉走过去,看到的就是一个靠着门柱迷迷糊糊的小家伙。

  “梁笙。”陈昀叫道。

  “不是梁笙。”秦睦眯着眼睛,歪着头看他,眼眶水润润的样子像一只小奶狗。

  “那是什么?”陈昀也不知怎么了,居然没有立刻走人,反而颇有耐心的蹲在秦睦身边问他。

  秦睦坐在台阶上,左手抱着膝盖,右手扣着牛仔裤上的破洞,他皱起眉嘟着嘴思考了一下:“唔,是……嗯,是兔兔!”说着还特别可爱的伸出双手在头上比出了一个“yeah”。

  秦睦的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可能是因为酒喝多了感觉有些热,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被他解开了,随着抬手的动作,陈昀可以很轻易的看到秦睦精致的锁骨,甚至还有那微微起伏的胸膛,他眸中闪过几分暗色。

  林远将车在酒店前面停好,远远看到陈昀半蹲在酒店台阶上,背对着他在和一个人说话:“陈昀,车子我给你开过来了,我一会儿就坐出租回去了。”他说着,向着二人在的地方走去,待走到陈昀身边看清坐在陈昀对面的那个人的脸时,他皱起了眉头,将陈昀拉到了一边。

  陈昀看向林远握着他手腕的手,眉心拧起显出两分不耐来,而林远显然也发现自己触到了这位爷的眉头,赶紧松了握着他手腕的手,陈昀这才恢复了常态,问林远:“怎么了?”

  “我的亲祖宗,您要是真喜欢那张脸,我能给您弄张还好看的来,可您能离这大麻烦远点儿吗?”林远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这位现在是全网黑,沾到他就是沾到一身的脏水,您能珍惜一下自己的羽翼吗,咱没必要淌进这么滩浑水。”

  饭店门口。

  “回见,回见啊。”导演挺着他的啤酒肚,挥别了几位高层,满脸横肉堆出笑来,肥膘一颤一颤的闪着油光。回身的时候,看到了靠坐在台阶上的秦睦。

  少年因为喝醉脸上泛起红晕,小巧的嘴唇晶亮亮的被唾液润湿,半眯着的眼里闪着水光,透过解开扣子的衣领隐约可见到那精致的锁骨。导演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他迈着腿走到秦睦身边,竭力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梁笙啊,怎么坐在这里?”

  他边说,边伸出手装作想将秦睦从地上搀起来的样子,手也乱动着。

  秦睦别过头,皱着脸心里一阵阵的犯恶心。

  这导演长的像是能炸出两大桶油水的肥猪,嘴里的酒气一阵阵往秦睦的鼻翼里冲,熏的他只想吐。秦睦伸手推开导演,却又被拽了回去,给脸不要脸,秦睦敛下眸子,心里冷笑。

  “救命啊。”突然,他扯开嗓子喊道。那导演怕他这一喊招来别人,慌张的想要捂住他的嘴,却被秦睦抓住手掌狠狠的咬了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