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这里是我家
丽群2020-03-31 14:092,128

  秦睦那一口直接将导演激怒了,他伸出手抓住秦睦的胳膊,抡起巴掌朝着秦睦的脸扇了过去。秦睦侧身躲过,挣扎间看准时机朝着导演的裆部就踹了过去。

  “啊!”仿佛杀猪般的嚎叫响彻大街,导演捂着裤裆,跪在地上,一双眼睛狠狠瞪着秦睦,仿佛要将秦睦用目光凌迟。

  陈昀听到秦睦的呼救,没有理会林远的劝告,小跑着赶回到秦睦身边,挡在了他的身前。先前在他面前迷迷糊糊说自己是小兔子的少年显然没有了那股神气,哆哆嗦嗦的躲在陈昀身后,显然是一副被吓怕了的模样。

  “你想干什么。”陈昀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导演,身边的低气压凝成了实质,压得导演喘不过气来。

  导演咬着牙,心知对不过陈昀,只能恶狠狠的剜了秦睦一眼,啐了句“晦气”,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林远看着远处那一出,拧着眉头,脸色也黑了下来。这个圈子里的人有多少是干净的,刚刚秦睦的表现不得不让林远怀疑秦睦的用心,陈昀的演艺之路容不得半滴污点,而秦睦显然是最有可能将陈昀拉下泥潭的存在。

  陈昀打开车门把秦睦放到副驾上,俯身给他把安全带系好,少年的脸上漾着两片粉色的云霞,干净的棕色眸子里笼着秋日清晨的雾气,迷迷糊糊的歪着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陈昀帮他把一切都弄好。

  林远最终还是没拗过陈昀,只能眼看着他把喝醉了的秦睦搬到车上,脸上显出一抹郁色,心里祈求老天爷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他不想去处理那些可能发生的麻烦事儿更不想陈昀的名声有半分损失。

  “你回去吧,我把他送回家就走。”陈昀说完就拉开车门上了驾驶位,一点也不在乎自家黑着脸的经纪人的感受。

  路灯照出的一道道光影从车身上打过,陈昀余光瞟到秦睦的眼睛慢慢眯起来,毛茸茸的小脑袋靠在车窗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呜。”秦睦捂着头,应该是磕疼了,眼里的水花差点儿溢出来。

  陈昀看着这样的秦睦,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嘴角微微的向上勾起了一点,露出了一个不那么明显的笑来:“你家的位置告诉我,我送你回去。”

  秦睦看着陈昀露出的那一丝微笑,有些愣神,过来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陈昀在问他自己家在哪儿。秦睦心里翻了个白眼,先不说那个出租房的破旧模样,就说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一个登堂入室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弃,傻子才告诉他自己家在哪儿。

  “小哥哥你真好看。”秦睦侧过身去看他,笑容傻兮兮的,却因为那张脸显得分外单纯可爱。

  陈昀皱着眉头,一张薄唇抿起,显得有些无奈,只能又问了一遍。

  “家?”秦睦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嘟着嘴显出几分委屈来,“没有家,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房子。”

  “告诉我地址。”

  “不记得了。”秦睦冲着陈昀吐了吐舌头,这哪儿是不记得了,分明是想和陈昀闹着玩。陈昀刚想冷着脸吓唬吓唬他,就看到少年垂下了眸子,眼底藏着平日里不曾被人见到的哀伤。

  “我不想回去,”他说,“就我一个,空荡荡、冷冰冰的屋子,我害怕。”

  陈昀是知道网上那些流言的,也知道秦睦是被人陷害,那些东西将一个干干净净的孩子逼的比从前更加坚强也更加脆弱,坚强到白天时无坚不摧,却只敢夜晚借着酒精来宣泄自己的不安,还仅仅是简单的一句“我害怕”。

  就像人们习惯了乌云下雨,却不忍于太阳哭泣一样。

  当这个一贯腼腆笑着的少年委屈的跟人说他害怕时,纵然是陈昀也不免感到心疼。

  到底是不忍心继续追问,他把秦睦带到了自己家里。

  进了玄关后,陈昀刚把拖鞋换好,就看到被他放在一边的秦睦迷迷糊糊的吐了一地,不光弄脏了他家的地板还吐了自己一身。

  陈昀看着闻见空气里那股味道,眼中是浓浓的嫌弃,可当视线触及到一身狼狈的秦睦后就只剩下了无可奈何。他抬起脚本来想给这个弄脏了他家的小坏蛋两脚,最终还是认命似的把脚收了回去。秦睦的衬衫已经被他自己祸害的没法要了,于是陈昀从客厅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剪刀,从后面把秦睦的衬衫剪开。

  可能是因为酒喝多了的缘故,不止是脸蛋儿,秦睦整个人都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手掌下的肌肤细腻光滑,陈昀的手指忍不住摩挲了一下。他看着面前迷迷糊糊的人,压下心里那股异样的感觉,少年的肩胛骨随着陈昀给他脱衣服的动作微微抬起,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抬起翅膀时扬起的鳞粉扑到陈昀的心头,蒙上了晶亮亮的一层。

  他把秦睦抱到了沙发上,伸手解开秦睦裤子上的皮带,他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想去解开那颗纽扣,试了三次都没有成功。陈昀皱着眉,心里没来由的烦躁,低头的时候却瞟到自己身上支起的那一块儿,他像是被自己的反应吓到了,脚下一个没落稳栽进了身后的单人沙发里。回过神来后,拿过一旁的被子匆匆给秦睦盖上,连裤子都没给秦睦脱就逃进了卧室。

  门关上的瞬间,本应该睡着的秦睦睁开了眼睛,里面盛满了狡黠的笑意,他看到了陈昀泛红的脖颈:“真可爱呢,前辈~”

  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洒进客厅,秦睦睁开眼的时候,正巧陈昀从卧室出来,二人对视了两秒后秦睦突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结果一脚蹬空栽倒到地下,后脑勺磕在沙发扶手上疼的他呲牙咧嘴的。

  “嘶,好疼”他揉着自己被磕到的后脑勺,看着陈昀有些疑惑,“前辈,你怎么在这儿,这是哪,我为什么在这里?”

  陈昀看着秦睦,少年可能是刚睡醒又被磕到了的缘故,眼角有些湿润泛红,他抿了抿嘴唇,说道:“这里是我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