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指认
丽群2020-03-31 14:092,189

  踢一脚还不能泄愤,秦睦直接拿起船桨往死里戳船舱的玻璃门,眼看着再这样下去玻璃会破掉,船老板一不做二不休把船的启动开关给销毁了。

  船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看着他们时嘴角斜斜勾起:“没多久,警察就会过来了,你们等着被抓走吧。”

  秦睦以为这男人在吓唬他们,很是配合地笑了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无所畏惧:“警察?抓的恐怕是你吧。现在两头都是死,我倒希望多来点人,好好见证一下你这个渣子。”

  男人油腻的脸挤出来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慢慢地凑近了些:“如果你考虑舍身给我,我说不定还能帮你说说好话,也让你死的舒服点。”

  那船老板还没走近,就被陈昀狠狠推开,陈昀眸子冷到极致,一推不够,他还一脚踢了过去:“你敢!看我不打死你!”

  林远在旁边吓得慌:“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秦睦乖巧地躲在陈昀身后,顺势握住了陈昀的手:“有你在啊,我就不怕了。”

  陈昀摸了摸他的头,眼里十分坚定:“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林远见得他们这样,很是没有安全感:“两位大神,你们是不是忘记了我啊?”

  船老板刚被陈昀那一脚踢中下面,疼的他半天直不起腰来,眼睛却恶狠狠地盯死了这边:“你们不想活,也别怪我了。”

  说着,船老板似乎是想将船引爆,他摸索着船舱里的按键,正当他抬手去按时,只听几声巨大的水声,少年们纷纷跳进了江里。

  秦睦游得很快,不一会儿就游到了岸上:“你们快点啊,那男的要自杀。”

  只听砰的一声,整只观光船顷刻间爆炸开来,炸成一块块的碎片随着难闻的烟火味蔓延在水里,那船老板也跳进了江里,正慢腾腾地往岸边来,带起的水花四溅喷了他自己一脸。

  陈昀游上来时,看到后边还在远处的林远,不由得有些着急,催促他快点:“你怎么那么慢,别被那男人缠住了啊!”

  林远心急如焚,看到那船老板离他只有不到几米,当下也顾不得太多,只拼了命地往前游,快到岸边时,那船老板伸手去抓林远,却被眼尖的秦睦看到他一颗石子打中那船老板的手,一把将体力不支的林远终于拉上了岸来。

  “还好还好,有惊无险!”林远如同劫后重生,拍着胸脯喘气。

  他们三个的衣服都湿透了,此时是炙热的夏季,阳光很大,不一会儿应该就会干,因此他们也没太狼狈。

  秦睦试图把身上的水拧干,拧了半天也没拧多干,他无聊地指了指还在江里头挣扎的船老板,带有点玩笑的口吻说:“也真是难为这些人了,不辞劳苦把我们引到这里。还不清楚他们的目的。”

  陈昀理了理湿透的长发,轻轻松松挽了起来,见得秦睦很介意身上的水,便把他推到有风的地方:“来这里,干的快。”

  秦睦被这冷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喷嚏:“跟洗了个澡似的,还好这天气够热,不然你我都得发烧。”

  陈昀甩了甩头发,不以为然:“那你身体素质不太好?”

  秦睦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也就随口一提,你,你别太认真哈……不是说你行了吧……我身体挺好……”

  陈昀挑眉看他:“哦?是吗?那你打喷嚏了……”

  秦睦吸了吸鼻子,好像是有点受凉了:“可能,太阳太大了吧。”

  陈昀明显不信:“真的?”

  秦睦认输了,没见过这么问的彻底的:“行行行,我就是觉得有点冷,那江水还是挺冷的,扑腾这么久,我好像有点冷。”

  “冷你不早说。”陈昀把秦睦从树下推到太阳底下,又亲自把秦睦的湿衣服扯了下来挂在了树枝上面。“别真的感冒了。”

  秦睦被推到旁边暴晒了一会,感觉好很多了。就是感觉比较热:“你啥时候这么会照顾我了?”

  陈昀不咸不淡的:“怕你感冒,傻?”

  林远在旁边哆嗦了好久,因为他太累,索性坐在了石头上面休息,看着前面两个人撒狗粮撒的很欢,林远对此很想别过脸:“你们……真的是够了……晒干不就没事了……”

  秦睦晒太阳晒到一半回头看了一眼林远:“你要不要也过来,让你看的更仔细一些,更打击一些。”

  陈昀敲了敲秦睦的头:“先别废话了。”

  林远连连后退,果断拒绝了秦睦:“不了,我害怕,我觉得我这里挺好的。”

  他们上岸许久,便一直在打打闹闹,都好像忘记了自己是因为什么来到这里的。

  直到江边又传来一阵动静。

  有持枪的警察开船往这边过来,船里边的警笛声震耳欲聋,船只开的速度非常快,很快便到了秦睦几个人这边。

  那个船老板竟然开始大声呼救:“救命啊!警察,就是这几个人!”

  秦睦不明所以:“怎么来警察了?”

  陈昀也是觉得很奇怪:“那船老板还贼喊捉贼?”

  林远躲到他们后面不敢出来:“什么情况?”

  秦睦踢着石子,静静看着那些警察下来,迅速将他们几个人给团团围住,可谓是密不透风,想逃也没法逃。

  为首的李警官倒是礼貌地开口:“麻烦你们给一下指纹。”

  秦睦莫名其妙的:“为什么?”

  李警官冷了神色:“你们涉嫌一场凶杀案,这个时候了还装傻?”

  陈昀不容秦睦被人这样污蔑,眼里的怒意显而易见:“凭什么?你们没有证据就在这妄下定论,不是栽赃陷害吗?”

  李警官就把那船老板喊过来质问:“是你报的警?确定就是他们?”

  船老板看起来痛心疾首,险些站不稳似的:“饭店几天没开门,就是他们害得!”

  秦睦听到这里,心下雪亮,他倒是明白过来什么事了。“那么请问你们饭店,是什么时候没开门的呢?我们今天才来梅江走走。”

  李警官不觉得秦睦说的可信,毕竟监控里确实有他们几个人出现在饭店。“上午你们去了饭店,老板指认说就是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