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发现问题
丽群2020-03-31 14:102,172

  陈昀听得云里雾里,却明白这是恶意陷害的:“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什么指认是我们?什么凶杀案?”

  李警官看他们神色,倒也不像是假的,但是他暂时也无法判定:“饭店之前有客人吃饭,把服务生给杀害了,至今没找到凶手,但老板是看见了的。”

  “那请问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秦睦越来越觉得气愤,说话也开始带刺:“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抓我们,难道现在的警察都这么随便?”

  李警官看出他们都很生气,明显也觉得有些疑惑:“你们今天什么时候过来的?出现的早?”

  林远觉得真麻烦:“我们中午过来,走了走,还去那家饭店买了甜酒,别的,仅此而已。怎么就认定我们?我们可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船老板一脸恨意看着他们:“还狡辩,就是你们!之前也是你们来这里杀的人!”

  李警官提了个问题:“老板你有确切证据吗?”

  船老板一拍胸脯:“我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有错!”

  秦睦气到想笑,真的笑了出来:“你分明血口喷人!我们只不过买了几杯甜酒,之后就坐你的船游江,你现在却这样污蔑!”

  船老板依旧不服软,看起来气势汹汹的:“我怎么知道是你坐我的船,还是你们抢了我的船,想毁尸灭迹呢?”

  陈昀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你开船在岸边,特地把我们带到这里,现在又是唱的哪一出?”

  岸边的水浪又大了些,一层一层波纹荡漾着,秦睦盯着水面看了许久,突然想起来一个关键的问题。

  秦睦从船上拿出一双手套,交给那个李警官:“如果真的是我们抢船,你看看这手套就知道了。”

  那双黑色的手套有些旧了,开口还有的线条散乱无比,不像是常年待在饭店不出门的老板。手套上还印着那家店的名字,由此可见,这手套从开始就是那船老板的,也是饭店老板本人。

  秦睦理了理思绪,冷笑一声:“这时候了还玩这种栽赃陷害的把戏,真以为我们是傻的?”

  李警官反复对比那船老板的指纹,发现和手套上面的并无不同,反倒是那船老板有些躲躲藏藏想要去抢那手套。

  李警官将手套收进材料包里,不温不火地问那船老板:“你确定不是你开船把他们带来这里的?”

  船老板还是否认,甚至开始耍赖:“不就一个破手套,谁知道是不是他们故意放进去的。我又没错,我被他们强行拉过来,可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呢……”

  秦睦简直没见过这么颠倒是非的人,这下子他倒是长见识了,干脆撕开了说:“你要不要脸?我们什么时候强迫过你了?你想害我们,还想自己推脱掉反咬一口?”

  船老板被秦睦一刺激,当即开始破口大骂:“不就几个小兔崽子吗,杀了人还死不承认,真是没见过这么贱的,还是明星呢,恶不恶心?我呸!”说着,船老板真的吐了口唾沫。

  秦睦很想揍一顿这个船老板:“你真是演得好,明明不是我们做的,倒是说的比我们还振振有词,你还真是够有脸!”

  林远在他们旁边听得十分起劲,好久没见别人吵架,但又很烦躁:“这个船老板真的是两面三刀。”

  陈昀极其冷静地询问李警官:“这桩凶杀案,到底是什么时间发生的?”

  就是今天。

  李警官说的仔细:“大概上午九点,有几个年轻人过来饭店买东西,进来就杀害了一个服务生……”

  陈昀抓了一个重点:“这些是你们调查的,还是老板口述?”

  李警官说了两个字:“口述。”

  陈昀倒是有些明白了,他接着问:“那船老板说这些的时候,那些服务生在不在场?”

  李警官摇摇头:“当时就这老板出来报案,他店里那些人都被吓懵了,也没人站出来说话。”

  陈昀觉得这里处处都有蹊跷:“会不会是这老板杀了人拒不承认,并且恐吓员工不敢声张,看到我们从而想拉个垫背的。”

  秦睦在他们旁边听了半天,心里的烦躁之意愈发明显:“说白了就是这老男人杀了人,又害怕获罪,所以费了这么大周折来栽赃给我们,可真是别有用心。”

  船老板被几个警察团团围住,他还在兀自反抗试图甩脱责任:“李警官你可别信他们讲的,这些人个个胡乱骗人,千万别去信,凶手就是他们,既然找到了就带回去关起来!”

  李警官思前想后,还是不太信这个船老板的一面之词:“你要能拿出来证据,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船老板顿时噎了一阵,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亲眼所见,绝对没有错!就是他们!”

  秦睦觉得好笑极了:“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词可以说了吗,还是你只会这几句啊?”

  林远也附和:“从头到尾一直是说我们,可你呢又没有证据,怕不是陷害吗?”

  “李警官,我们先回饭店查看一番吧。”陈昀觉得留在这里谈,也谈不出什么来。“先回去看看,说不定有进展,但我们的确是无辜的。”

  李警官也不想在这耗着,带了人开船过来,便压制着他们返回梅江渡口。

  李警官靠着椅子在想问题,他看到旁边的秦睦一脸的烦躁,也在想是不是真的弄错了:“你是叫秦睦吧,以前经常来梅江?”

  秦睦突然被问起,还是很不耐烦:“都说了这事跟我们一点关系没有。梅江我以前是常来没错,今天就来了一次,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船老板又开始嚷嚷了:“你什么态度?明明是犯了罪,还在这里摆什么臭脸?”

  陈昀眼里阴晴不定,就差冲过去打那船老板一巴掌了,别说,他还真想:“我看你是神经病,乱说话乱咬人。”

  林远被警察围在中央,有些密不透风的,只能看到秦睦的后脑勺,他百无聊赖地出声:“我说,我们不会被关押吧,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要是娱乐圈知道了,那估计会被口水淹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