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求索
暮沉入夜2020-04-25 00:404,712

  各宗门自有主事带离,只余下三宗门内以及禅宗、理宗长老,三始道君看向弟子们道:”你们也下去吧,只余远舟即可。无羁你去将梨落一同唤来吧。”

  众弟子领命随莫无羁鱼贯而出。

  将其他人安排妥当,莫无羁言道:“你们稍歇片刻,一会等宗主们将比试事宜商量妥当,我便过来告知你们,同时梨落应该也会教授你们新道法,”

  各人应了,随即散去熟悉环境了。

  楚阳感叹远方锁天峰上,即使相隔遥远,依旧可以感觉到古剑虚影锋锐肃杀的剑意。尔后直接在原地席地而坐,运起刚刚练就的浑天四游球,慢慢验算天地大道。

  可儿也在一旁静静陪着。

  林云迹一时倒是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正巧看到王文思向外出去,想起之前所言不死者等等,便疾步追了上去。

  王文思扭头看到林云迹,仿佛知其所想,待到林云迹上前,拿出御风符,一同飞起,向外面僻静的地方而去。

  一会功夫,两人就已在万剑石林中穿梭了相当一段距离,随意找了个地方落下,王文思看着林云迹,饱含欣慰地一笑。

  “你能破入地境我就放心了。”王文思先开口道:“我知道你有很多想知道的,原来我不能多说,主要在于我亦不知诸事因果。我们初到苍吾的时候,你已经陷于梦魇,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你脱困,所以不告诉你以免你更深陷其中。好在你自己坚挺了过来。”

  林云迹仿佛又看到幼时那个一笔一划教自己写字的王文思,顿感安心依赖,道:“文思哥哥我懂,我会努力求道的。等我们有能力的时候……”

  “你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现在我也放心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其中涉及之大,以当前的状况,再来百十个你我都无用,但我想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同你一同面对所有未知。”王文思说完,目光越过石林,低声道:“你还记得最后爷爷被不死者围困之前吧,当时明显风青子祖师是认识造成这一切的女人的。在其后来风青子祖师虽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但是同样也没多说过什么给我,貌似不死者在整个道土都是禁忌,不过祖师依旧在闭关的空隙私下传了我不少术法,应该是希望咱们有能力了自决吧。”

  “这几年在录事悬峰……”说到这,王文思露出一个甚为费解的表情,继续道:“我方才找到一些不死者的相关信息,不死者之毒源自万年以前,当时尚无地灼之伤,邪道偷入尘世为控制凡人练就,一源多变存在数种,其中最为恐怖的可将凡人死魂化去,同时将之战力提升,甚至可以比肩褪凡境界的求道者。”

  林云迹十分震惊道:“这不同样是一步登天么?”

  “哪会有什么一步登天。”王文思神色复杂,继续道:“世间生灵皆有三魂,人之初,生魂盛极,尔后徐徐而弱,至死魂强,众生则殁,死魂负责引领生灵轮回,中了不死者之毒便会彻底炼化掉死魂,人已经是不生不死,最终归宿只有彻底湮灭,连轮回都不可能,从宇宙间完完全全消失。这已经不是恶毒了,极尽残忍天道不容。”

  “那他们躲起来不就能永生不死,长存世间了么?”林云迹问道。

  “如何可能,天道昭彰,即使一时不显,也躲不了一世,天罚降下之时所有不死者都会灰飞烟灭。更何况禽兽求食而亡,芸芸大众为欲将往,世间无欲无求的,唯有死物。既有所念,哪个肯躲藏终日。”顿了顿,王文思继续道:“除非……除非是躲得出日月周行四极之外。”

  “那是哪里?”林云迹不解道。

  “我也不知道,不曾见过相关记载,不过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你也已经到过了。”王文思扭头向北道。

  林云迹想了下,自己除了在古村的儿时时光,别的就只是在苍吾群山了,其他的只剩下来锁天峰的路上,试探地问道:“呓语森林?怎么会?”

  “怎么不会。”看到林云迹的反应,倒让王文思有点意外。

  林云迹答道:“说不上来,呓语森林除了氛围有点悲凉外,没感觉有什么的特别的。”停顿了下,林云迹继续说道:“当时大师兄还警告过我们,说是呓语森林生者勿入。正巧赶上邪道从中逃出,也不见有异。”

  王文思却是摇了摇头,道:“大师兄说的没错,呓语森林非常危险,单是你如此轻心便已是隐患,邪道几人有秘术法宝也好,侥幸也罢。五大绝地存世许久,任何一处都不可能是易与之地。”

  林云迹认真的点了点头,到:“嗯,我记住了。”

  王文思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不死者不知是没有了死魂的缘故,会聚集其它生灵的死魂之力,进而还会操控死灵。到最后就算消灭不死者,如无意外被操控的死灵也无力前往呓语森林,只能在世上游荡。”

  林云迹心头一紧,道:“那爷爷王伯伯?”

  王文思默然。

  “小梨子!”忽然一声呵斥打断了王文思林云迹的思绪。

  二人回神,王文思收敛气息,示意林云迹同是如此,轻轻循声过去。

  “不用你管!”同样的一声女声愠怒道。

  绕过一根石柱之后,王文思林云迹方才看到发声的二人,不是别人,却是大师兄莫无羁和三师姐梨落。

  梨落似正欲离去,但一只手臂被莫无羁紧紧拉住,一时无法挣脱。拉扯几下之后,见莫无羁反而加紧了手上的力道,梨落二话不说,转身并指如剑刺向莫无羁胸口正中,欲逼莫无羁放手。莫无羁见此,正视梨落双眼,丝毫不避,更遑论格挡开梨落刺过来的剑指。

  好在是梨落目光触及莫无羁眼神,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手上力道也轻了不少。饶是如此,莫无羁还是一声闷哼。

  四目再次相对,梨落眼中满是关切,莫无羁却是放开了梨落的手臂,柔声道:“宗主找我们过去,你先去吧,免得他们久等。”

  梨落愣了一下,收起情绪,微微点头,道了声:好。转身而起,向宗门驻地方向离去。

  莫无羁转向林云迹王文思藏身的石柱,道:“出来吧。”

  二人有些尴尬的从石柱后面出来,林云迹抢先道:“莫师兄,我们不是有意偷窥你俩的。只是刚才听到声音,不明缘故,所以才来查看一下的。”

  莫无羁倒是淡笑着走向二人:“我知道,别想那么多,好好修炼,如今正道齐聚,几日后的比试切磋更是难得的机遇,一朝顿悟或许比得上静修十年。”言罢,拍了拍林云迹的肩膀。

  “还有。”莫无羁转向王文思,道:“尽量还是顺其自然,一步步来。同时现在处在万剑石林不比苍吾,需多加小心,即使是撞到正派道友暗自窥视也容易引起误会,云迹没有你心性成熟,一直存有魔魇,情绪波动之下藏不住气息容易被人发觉。”

  “你二人速速回去吧,现在来往人多,免得在外游荡偶遇意外事端之类的。”说完,莫无羁示意二人先行。

  林云迹王文思至此也不便再多言,激活御风符就此离开。

  莫无羁遥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不知道思考着什么,连自己嘴角慢慢流出的一丝血迹也没有注意。抹去血迹,从身上拿出一块折叠的兽皮,莫无羁也没有打开,只是晃了一眼漏出的血饲二字,便皱眉收起,尔后同是向锁天峰方向归去。

  待林云迹王文思二人回归宗门驻地,天色已然入暮,双方都还有些事情不曾道完,但也都知道眼下不适合再多说什么,便分别了,林云迹也是入苍吾以来,头一次觉得腹中甚为饥饿。

  自入道修行以来,众弟子其实已经渐渐不是太过需要吃食,不过也看具体分别,一来饮食习惯并非可以立马断绝,二来修为不足的弟子还是需要一些食物赖以为生。

  林云迹的辟谷则因为之前始终无法潜心求道的缘故,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阶段,可以静心打坐时便无需餐饮,但是大多时候却是极为容易被拉入自己的旧忆,所以一日三餐哪怕没有食欲,林云迹也必须要吃一些。而王文思早已到达完全辟谷的阶段,不过却多了个喜欢在落暮星起时静思的习惯。

  等到林云迹到时,已是过了晚饭时刻,进来厨房,只剩下陈意欢还在。看到有人进来,陈意欢先是躲闪了下,不过看清来人,便放下了心,嘿嘿道:“云迹你来晚了,大家已经吃完收拾妥当了。”

  厨房的烟火气熏得鼻子有点痒,林云迹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还未说话,倒是陈意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塞的很紧了,还是能闻到么?吃得的确是没了,不过我有偷偷藏了点下酒菜,可以分你,但是你可得给我保密,不然被二师兄知道,估计又得重罚于我。”尔后陈意欢不知从哪掏出两三盘菜肴,虽说是剩菜,但是每个盘子都是满满,丝毫看不出来是吃剩下的。随手又抽出两双筷子,递给林云迹,陈意欢这才摘下经常放酒的葫芦,画圆般摇了几摇,从第一次的空空如也,到响动水声,每次晃动都可以听出来葫芦中的酒液越来越多。感觉大约到了半葫芦的时候,陈意欢这才拔开塞子,大大的饮了一口,然后伸到林云迹面前。

  林云迹瞬间一愣,陈意欢也是一愣,刚要撤手,林云迹鬼使神差的接过喝了一口,不过毕竟从出生到现在是第一次喝,一口喝大,便被炽烈的酒液呛得咳嗽不止,陈意欢意趣带笑的看着林云迹的,道:“看来你以前从没喝过吧?我第一次喝酒都不敢像你这么大口。”

  陈意欢拿回葫芦,又轻轻晃了晃,轻嗅了一下,这才抿了一小口,然后缓缓咽下,最后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道:“哈哈,酒这玩意儿,也必须得会喝才能品出其中滋味。试试吧。”

  林云迹也试着如同陈意欢一般,只觉得舌头先是尝到一丝丝凛冽的清甜,紧接着嘴里泛起辛辣,咽下后便感觉一条火线延喉咙直冲胃中,然后散到全身,整个人身都带起一丝暖意。虽然与灵气引入灵台清凉感不同,但是亦是让人感觉十分舒服,精神也更为放松了不少。

  “今天这是怎么?”陈意欢问道。

  “没什么,在苍吾习惯了,头一次出来有点不知所措。”林云迹打趣道:“倒是意欢你,出来在外要是再喝多失态,恐怕指不定要被罚禁闭多久了。”

  “嘿嘿,怎么会,我怎么可能那么没有分寸。”言罢,二人你来我往不知觉间,葫芦中的酒就已经一滴不剩,原本还好好坐着的姿势也变成了一同坐地靠墙。

  陈意欢半抬着头,道:“好久,好久没有人陪我一同喝酒了。”

  “嗯?”林云迹头一次饮酒,虽然不算太多,但难免也有点醉眼朦胧。

  “没事。”陈意欢答道。

  “你这人真是讨厌,说半句话可没什么意思。”也不知是因为饮酒缘故,二人性子仿佛掉了个个。林云迹想聊会天,平时清醒时有些聒噪的陈意欢倒是沉默了起来。

  “哈哈,是嘛?”不过沉默也只是一刻而已,下一刻陈意欢便调整过来,略带点伤感道:“想起我弟弟了而已。”

  也没等林云迹再追问,陈意欢自己继续说道:“我俩是双胞胎兄弟,自小便形影不离。上天好似把一个完整的人强行分离成我俩人一样,他喜欢安静,天赋也好学什么都很快,而我就闹腾一些,心中也只有这个。”说完,陈意欢摇了摇已经空了的葫芦。

  林云迹也盘坐端正,静静等着陈意欢的后续。

  “我们家族世代酿酒为生,我弟弟四岁的时候,逐渐显现出对诗书的天赋,家中便想培养弟弟以此改命,再后来家人怕我打扰弟弟就把我们分开了,我和弟弟自此不常见了,只有我偷偷去找他的时候才能小待一会,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也是最放松的时候。”陈意欢抬起葫芦,抬到一半想起葫芦已经空了又放了下来。

  “等眼下事情过去了,不知是否可以请示宗主回去探亲,应该也不会太远了。”顿了顿,林云迹黯然道:“不像我。”

  “不能了,我弟弟已经不在了。”陈意欢低声道。

  “对不起,触及你的伤心事了。”林云迹有些歉意道。

  陈意欢却是从地上一跳而起,晃了晃从怀里鹦鹉杯,哈哈道“无妨,说不定他送我这杯子就是让我好好品尽世间佳酿呢。为了这,我也要在世上多活些年,然后采尽天地间的奇花异果酿出好酒。”接着陈意欢却是拿着鹦鹉杯作势空饮,仿佛又喝醉了一般:“斯人已去,生者自强。纵情由性,不困旧伤。勿负今日,当向何方?哎,可惜!吾心向道,吾身多扰。”

  ……

  从厨房出来,被冷风吹得一个激灵,遥望着被熔岩地火映得通红的锁天峰,林云迹不禁沉思,连整日晕乎乎的陈意欢都有自己所思索的事物,更不用说在王文思眼底看到的坚定大道,而自己又有什么可以引以求道的呢?远处天剑虚影中封印的剑魔,又是以何等信念才修为无敌,乃至一剑令天地都因其改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