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终回 归于人海
邓文轩2020-03-07 11:063,484

  经法院最终审判:

  被告人余生因犯故意伤害罪,有正当防卫的情节,减刑三个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

  被告人王强(刀疤男)因犯斗殴罪,侮辱妇女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刀疤男帮凶二人,均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四人均没有继续上诉,维持原判。

  当余生家人都是极力想要上诉从轻判决之时,他却阻止了,并自愿服从判决。所有人都不理解,余生也没有作出解释。

  唯有钟情得到了余生的答案。

  2016年12月17日。

  学校白雪纷飞,天地都是被厚重的雪压的没有了生气,寒气宛如毒蛇一般,想要钻进还在备战高考的教室。

  余生站在教学楼顶,双手搭在冰冷的栏杆上,望着大雪。

  钟情陪在一旁,眼神失落。

  “你为什么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么不公平的判决,你明明受害者。”钟情终于压制不住情绪,第一次哭喊出来,声音很大很悲伤。

  “这已经从轻判决了,而且早点接受也能早点结束,从我下定决心那一刻起,我就已准备好了。只不过这段时就得委屈你了,希望你能等我。”余生平静,眼神就如一潭死水,没有波澜。

  “你将会错过高考,一生只有一次,你会遗憾的。”钟情失声痛哭,抱住余生。

  “他们有为我想过为我争取,看能不能缓刑,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那样会用掉更多的时间,时间用的越久很多东西就会改变。再说啦,有了案底,没有那个大学会收我的。”余生轻轻拭去了钟情眼角的泪水,转身走下教学楼。

  “万物生长,皆在改变,你若不变,我就不悔。”

  钟情痴痴的站在原地,雪花飘散在她脸上渐渐化成雪水,冰冷的寒气钻进她的肌肤,撕咬着她的神经。

  我会等你的,无论是两年,还是十年。

  教学楼分为两部分,对称结构,中间类似天桥一般的,将两部分连在一起,左边名为立雪楼,右边名为映雪楼。

  ……

  时间流逝,钟情结束了高考,余生也已经入狱四个月。即便临近高考,钟情依然会去看望余生,尽管一个月只能一次,一次只能半个小时。但钟情一直没有放弃,纵然车程几个小时,来回会很累,但她一看见余生浅浅的寸头,眼睑下垂的神态,一身醒目的囚服时,就会不自觉的绽放出凄美笑容。而余生也会给他讲监狱里的故事,并不单调,狱友的照顾,狱警的关心。所以请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能出来了。你一个人在外面要学会保护自己,多吃水果,多吃肉,我可不想我出来的时候看见你变瘦,你要好好的。

  钟情似乎因为余生的缘故,成绩并不理想,过了普通的三本线,虽然家里人表示愿意送她读大学,但她自己却是拒绝了。因为她知道,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妹妹,而母亲多年来一直病重,不能劳动,唯有父亲一人外出打工,撑起整个家庭。她的父亲还不到四十岁,却已经两鬓白发,过度的劳累已经让他铜色的皮肤上刻有了深深的密集的皱纹。如果她再选择上了一个普通的大学,无疑会让自己的父亲和家庭不堪重负,她不想在她父亲的背上放下这最后一根稻草。

  更何况,余生为了她,放弃高考,放弃了大学,她也不能这么自私,她不想欠他太多,因为他们的爱情是平等的,没有那一方要一直理所应当的无条件付出。

  后来钟情在一次探望中,给了一份自己的毕业照,照片中的她很好看。

  钟情曾经多少次暗暗许诺,余生你出来后,我钟情就是你的余生,你余生就是我的命。

  可是。

  人生不仅如戏,还更胜于戏。因为人生有比戏剧更加多变的剧情,却没有戏剧那般透明的结局。

  2018年4月,钟情的父亲遭遇了车祸,经过全力抢救,留住了生命,但是双腿却被截肢,后半生依靠轮椅而活。虽然有一笔赔偿款,却全部用于医疗费用,分文不剩。

  钟情母亲也是在听闻消息的那一刻,昏厥了三天三夜,甚至还决心出言,如果老钟不在了,那我不活了,天堂一起入,地狱一起闯,绝不会让他一路上孤单一人。

  钟情兄妹三人,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短短几天似乎流尽一辈子的泪水,终日都是以泪洗面,沉浸在痛苦之中。

  钟情做梦都想不到,噩梦会一次次出现在自己生活之中,将她打击的无法呼吸。她甚至后悔过,这辈子为什么会投胎成人,哪怕是投胎成猪成狗,也会比现在更加幸福好过。

  父亲昂贵的医疗费,弟妹的学费,一家人的生活,一笔笔沉重的费用很快便是被摆在了桌面之上,原本就体弱的母亲不得不重新选择工作,由于年纪偏大,身体不好,便只能做清洁工,每天脏累不说,一个月仅仅两千的工资,对于现在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入不敷出。钟情才刚刚踏入社会,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便是被拖入黑暗的泥泽,越挣扎就陷得越深。

  钟情没有办法,为了照顾家里,只能在市里找了份酒店前台的工作,一个月三千的薪水,再加上母亲的工资,还不够父亲的医药费。哪怕每天他们只吃腌菜馒头,稀饭剩菜,依然没有办法维持家里的生活,还得经常向亲戚们借钱,借着借着,亲戚们也是开始逐渐反感,远离起来。直到这一刻,钟情才体会到了父亲的不容易,开始经常责怪自己当初是多么不懂事,那时钟情总是怪自己的父亲,别人家学生书包是新的,衣服也是新的,就连玩具都是新的,而自己的书包衣服总是破破烂烂,什么都是旧,或者别人剩的。

  后来,钟情家里来了一个说媒的,男子样貌丑陋,半边脸都是火烧伤,留下疤痕,年纪约莫三十岁,有着啤酒肚,还有一口黄灿灿的烟熏牙。

  男子三十岁依然光棍是有资本的。走在路上,无论是谁,都会避而远之,每次一相亲,女方都是吓的扭头就跑,就算一捆捆的现金明目张胆的放在桌子上也无济于事,因为没有那个女人会要钱不要命,毕竟青春只有一次。

  男子来的时间挺不错的,钟情的妹妹刚上初中,家里正在为学费发愁。而她母亲自从父亲出车祸后,就时不时会有昏厥的情况,后去医院检查时被查出患有脑梗塞,需要及时治疗,不然很可能会危及生命。

  又是一笔天降巨额医疗费,治的话,无力承担,不治的话,钟情也没有办到做到,因为这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周边的亲戚朋友也都是借钱借怕了,不再给她们家里借钱。就在钟情心灰意冷之时,丑陋男子找上门来,很真诚的和钟情家里人商量,说他很喜欢她,只要能成,家里的医药费他都能提供。

  终于钟情向现实妥协,答应和丑陋男子结婚。

  2018年11月,余生刑满释放。

  余生走出监狱,眼神充满了希望。

  余生扫视四周,没有看见钟情的身影,心里一阵失落。钟情已经快有半年没有来看余生了,之前她每个月都会来,尽管见面时间很短,但是都有来过,只是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再也没来过了。余生无数次的盼望钟情能够出现,直到出狱那一刻,他终于慌了,他知道有些事可能变了。因为以前钟情说过,他出狱的那一天,她一定会来等他。可是她却没有来。

  寒风吹起路边的落叶,一阵萧条狼藉。

  一个月后,余生没有任何关于钟情的消息,就连以前的那些联系方式也已经没有了。显然钟情已经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但是余生仍然没有换手机号码,因为他期待会有奇迹发生,期待着钟情在某一天会给他发来一条令人意外的短信。

  没多久,又下雪了,这次雪很大,天很暗,气温很低,即便余生穿着厚厚的棉衣,依然会瑟瑟发抖。余生望着天空,用着手掌捧起雪花,开始不自觉嘴角微微上扬,很多的回忆潮水一般涌出来,令的他坠下一滴滴晶莹的泪珠。

  钟情你会回来的,我依然在等你。

  三个月,手机没有收到她的消息,但这并不影响余生每天翻看短信。似乎翻看短信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习惯,吃饭时会看看,起床时会看看,睡觉会看看……

  六个月过去,手机依然没有收到钟情的短信,前几天手机欠费,余生吓坏了,赶紧冲了话费,生怕会错过任何一条很重要的消息,但是依然没有……

  十二个月过去。

  2019年12月15日。

  余生终于收到一条熟悉的短信,看着那熟悉电话号码,他红了眼。似乎漫长的等待磨平了他浮躁的心,让的他更加成熟,遇到事情已经能够控制自己情绪不会太过失控。

  组长,对不起,经过这一段时间考虑,我是真正的想通了,我也不想坚持了,更不想耽误你。就如你的名字一般,余生路还很长,往后余生我不能再陪你,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会有更好地姑娘等着你。

  余生看完信息,漠然的神情终于有些动容。此时他们已经快三年没见了,就算他更换了城市,也没有办法的忘掉有些深刻的记忆。似乎是起初的撕心裂肺,换来了如今早已习惯,很快他便恢复了正常,拿出那张有着钟情笑容的毕业照,细细回味起来。

  真正的放下,是即便你再我的眼前,心里也能波澜不惊。

  便即便如此,余生始终相信钟情,她没有欺骗自己,她这样选择,一定有他自己苦衷。在他还想追问时,钟情再没有回过消息。

  今年有雪没有你,不恨无期恨相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犹记雪时初遇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犹记雪时初遇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