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谢霄吃瘪之老鼠戏猫
阿汝2020-07-28 01:302,381

  话说谢霄见爹要把乌安帮交给自己,他的确不忍拒绝,但他志在战场,所以便将任务拱手让给了谢景,把他爹快气死了,自己辛辛苦苦养育的儿子,不仅为了让他接管乌安帮,还为了有一天看着他幸福,三年前,不辞而别,好不容易回来,还长不大,小顽童,不,老顽童。

   

  “爹,儿子野惯了,没这个心思,再说了,儿子在将军的手下干得挺好的,过两个月就能回来了。”

   

  “真的?那你得答应爹,给爹带个儿媳妇回来。”谢霄一听就不耐烦了起来,他又道:“爹,这种事情不能强求,儿子没那心思。”

   

  “没心思?你都二十有四了,听你师姐说,易家老三都抱了四个孩子了,你还没找着媳妇,丢不丢人啊!”谢霄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易家老三真是那都有他,赶明真该会会这个传奇人物,啧啧啧,佩服!

   

  “爹,不是二十有四,是二十有五。”看着谢霄离去的身影,谢百里气的喝一口茶都差点呛死,上官曦见此,连忙上前呼噜呼噜他的后背道:“帮主,谢霄都那么大的人了,有些事情也该自己处理了,您就别担心了。”

   

  “哼,也就你惯着他任性妄为,一说三年前他要是任性将今夏娶回来多好,结果自己没本事,让陆绎抢了去,他的婚事拖到现在都没着落,还有,在战场也不来个书信,让我白白为他担心,气死我了。”上官曦不语,也不知该说什么,但她担心的是,谢霄的心中还有今夏,真不知该说他痴,还是傻。

   

  话说陆绎醒了之后,与上官曦他们就坐上了准备回京的商船,谢霄也跟着上来了,刚要进舱房,就被陆绎拦下了。

   

  “今夏在休息,不便见客。”

   

  “陆绎,我不回京,说句话就走。”说着就往里闯,但被陆绎拦的死死地,谢霄怒了,道:“陆绎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今夏已经嫁人,你进去,恐有损我夫人清誉。”谢霄快抓狂了,这是陆绎的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陆绎你有病啊!怎么?怕我将今夏拐跑。”

   

  “你再说一遍!”看着陆绎的黑脸,谢霄点了点头,他可惹不起锦衣卫,他道:“行,陆绎你等着,等我当了大将军,看你怎么威风。”

   

  “好啊,我陆绎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等着你。”陆绎嘴角向上扬了扬,道:“不过你还要有真本事才行,大话谁都会说。”谢霄看着陆绎一副等着看自己笑话的样子,气的甩手就走,他怎么今天跟这个陆阎王杠起来了呢?你说今夏怎么就嫁给他了,自己哪不比陆绎好,自己比他帅,自己比他温柔,明明自己才最配今夏嘛!

   

  “谢霄,你进来吧!”今夏许是发觉门外的争执,便开口将谢霄叫了进来。

   

  “有什么事你快说。”

   

  “袁大虾你身体好点了吗?”谢霄看今夏有气无力的样子,很是担心。

   

  “好多了。”

   

  “袁大虾,我要去战场了,就来看看你。”今夏听后看着陆绎,道:“大人,给他吧!”只见陆绎从怀里拿出一个福袋,扔在谢霄身上,冷冷的道:“这是我和今夏在京都给你求的平安符。”

   

  谢霄看着这个平安符,感动的热泪盈眶,袁今夏看着他这副样子,郑重地道:“谢圆圆虽然你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记住,你不是只有自己,你有爹爹、上官姐姐、还有我和大人,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嗯,谢谢你袁大虾,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让你失望。”说罢,就抱住了袁今夏。

   

  “谢圆圆,你快放开我。”陆绎见此,微微皱眉,上去一把就将谢霄扒拉开,向门外拉去,谢霄一边走。一边道:“今夏,陆绎要是对你不好,你就来找我,他不要你,我·····唔唔唔”他还没说完,就被陆绎捂住了嘴巴。

   

  舱外,谢霄看着已经越离越远的岸,气坏了,他冲陆绎道:“陆绎你故意的。”陆绎听后冷笑一声,道:“现在下去也还来的及。”说罢就一脚将谢霄踹了下去,然后就进舱了。

   

  等谢霄反应过来,船已经开远了,谢霄在水里一边扑腾,一边嚷道:“陆绎,老子跟你没完。”可惜,陆绎也听不见了,呵呵!

   

  话说陆绎进舱后,也不理今夏,坐在那就看书,左右袁今夏就困得够呛,也便没注意,直到丫鬟将药送来,陆绎接过药碗,将丫鬟打发走了后,就走到床边,叫醒了今夏。

   

  “大人。”袁今夏看着药碗,立刻会意,让陆绎将自己扶起来,一勺一勺的喂着,好苦啊!看着今夏难以下咽的模样,陆绎转身道:“我去拿蜜饯。”没想到被今夏一把就抢过药碗,一口就喝了。

   

  “啪。”药碗掉在地上,碎在陆绎脚边,袁今夏用无力的手扶在陆绎的手上,道:“不用那么麻烦,这一点都不苦,因为它是酸的。”陆绎不理,袁今夏看着陆绎傲娇的小样子,含笑道:“大人,你是不是吃醋了?”

   

  “本座没有。”

   

  “真的没有?”陆绎听后轻哼了一声,张嘴就轻轻地吻住了袁今夏,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瞬间乱了今夏的心神,陆绎吻完,道:“的确是酸的。”

   

  袁今夏笑了,笑的可开心了,但因为害羞,用手将脸捂上了,陆绎见此,很是纳闷,他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大人小的时候好可爱。”(我说一下,我本人认为,陆绎在吃醋的时候,有些幼稚的可爱,就让我不免想起了陆八岁。)

   

  “小时候很可爱?你怎么知道。”袁今夏听完更想乐了,她道:“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大人的佩刀是阿德的,大人十三岁不让女佣进自己房间,大人八岁害怕打雷,憨实可爱。”

   

  “袁今夏,你调查我。”陆绎看着袁今夏笑的前仰后合,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袁今夏见大人皱着眉头的样子,道:“我去哪调查啊,你告诉我的。”

   

  “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这些?”袁今夏听后,将头向前伸了伸,又道:“哎!大人自是不用言传,只需身教便可。”

   

  各位,你们喜欢这样的虐局吗?不知今日的戏份甜到你们了吗?

   猫戏老鼠何谓输赢,爱情就是一物降一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 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 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