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意外
柳飞绝2020-03-10 08:264,335

  听着胖狱卒嘶嚎的叫声,赵宝儿脑袋“嗡”的一响,随后便是一片空白,整个人呆在那里,身子虚浮着几乎站立不稳。胖狱卒还在神经质般唠叨着:“要砍头了!要砍头了!”

  他的声音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凌空刺在了赵宝儿身上。

  赵宝儿只觉整个人都在抽搐,一阵阵的痛感让她意识到原来面临死亡竟是这般出离的可怕。其实她不惧怕死亡,只不过因为心里牵挂着杜三娘,反而让她对死亡充满了无边的恐惧。

  因为她知道,也许这一世死了,就再也不会有前世死的时候那般的幸运了。当初,月老的垂怜,给了她一世难求的生机,哪怕只是一个薄微的希望,但对她来说,已是最大的恩赐了。

  可现在若是让她就这么死了,那岂不是要荒芜了月老那悲世的怜悯?赵宝儿只觉天旋地转,如同一只绝望的狼一样,在死亡的荒漠中悲哞,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只能对着自己拼命的呐喊,三娘,三娘,我该怎么办?她只觉苦于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竭斯底里,已无力的再去挣扎。

  那一刻,她忽然好恨。恨,老天的不公,世道的不平,人情的冷漠。她觉得只要学会了墓神的本事,这样或许就可以更快的找到杜三娘。可是,只不过一日之间,他却突然死了。艾笑也说了要帮助她的,他说就是要舍弃一切,也要让她离开这里。可同样,他却突然不见了。

  “你们全都是骗子,大骗子!”赵宝儿突然发狂般笑了起来,笑得天旋地转。那后来的狱卒被她的扭曲吓了一跳,随即凶狠的吼了起来:“你他ma的要死了吗?这般疯疯癫癫的瞎乱叫?也不怕吓死人!”

  胖狱卒跪在地上,一边垂泪,一边不住的磕头,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冷漠无情的心被赵宝儿的话感染,竟然还发出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哀叹:“真可怜!真可怜的人啊!”

  他这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监牢里度过,他也见过不少生命从这里消失,可他从没有觉得过一丝同情,今天他竟然因为一个盗墓贼而生了悲悯之心,这让他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后来的狱卒也被他异世的举动所惊厥,瞪望着胖狱卒连声说道:“疯子,都是疯子!”随后他猛的推了赵宝儿一把,眼神里极多于厌恶,高声喝喊道:“快走快走,别想耍泼赖着不走。”

  赵宝儿这会浑浑噩噩着,对他毫无理会。那狱卒甚是恼怒,手中铁棍举起便想来抽打,但不知顾忌什么,却一下子敲在旁边牢间铁栅栏上,发出“咚”的一声大响。那响声化成回声,在监牢里四处飘荡。

  胖狱卒还在不停的磕着头,直到回声响绝,赵宝儿已被狱卒骂骂咧咧的推了出去。他们一左一右,就好像幽冥的牛头马面,面目是何其的狰恶可怖。

  其实,这世间有些人,又和这些牛头马面有什么分别呢?只是他们虚伪的面相掩饰了他的本质而已。

  赵宝儿这一番肆意的宣泄,激动的情绪反而渐渐的平静下来,她甚至想,不就是一个死吗?就算死了,哪怕放弃了一个轮回,也要去唤醒杜三娘。

  她相信,没有什么可以阻扰和动摇她的决心。

  雨后的阴天,带着一丝清新的气息,在茂盛的花叶间轻轻流淌。

  风凉丝丝的。

  经过衙门后院的时候,一片绿瓦红墙赫然在目,其间山水掩映,幽静中更见清雅,多美好的一所庭院啊。

  第一次过堂的时候,赵宝儿似乎还没有觉察到衙门里竟然也有这么优美的出处。这虚浮的美丽,也不知积累了多少穷声欲泪的血汗,可又谁人可见?反而还得那不可一世的人在那任道逍遥。

  赵宝儿不觉想起师傅墓神,墓神的一生肯定是个传奇,但也一定是一个悲剧。而她赵宝儿呢?寻寻觅觅,未必最终只能是一个传说吗?

  恍思之间,终于来到了衙门的大堂。森严、肃穆,冷酷,无情,在“明镜高悬”之下,显得是那么的突兀。

  钱知府依然是坐在他那固本的高位上,昏庸的一对小眼看到赵宝儿时,竟然象看到金元宝似的,突地一明睁亮,一股浊世的贪婪在他苍白的瞳孔中随之泛滥而来。

  一切应有的仪式和节奏都在钱知府的惊堂木下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钱知府伸长着细小的脖子,恨不得要凑到赵宝儿面前来一样。他舔了舔风干的嘴唇,语气丰富的问道:“你……可……知罪?”

  赵宝儿从不有的视死如归,摇了摇头,冷冷的回答着:“不知!”钱知府又奸滑失笑,问道:“那你后不后悔?”

  他上一次也这么问赵宝儿的,一样的问题,但赵宝儿却发现他的神情和语气,与上次绝对不一样。只是她也没力气去判若,仍然如一的坚声回复了同样一句话:“绝不会后悔!”

  钱知府问得暧昧,赵宝儿回答的坚绝。显然,钱知府完全没有料到眼前这瘦弱的“少年盗墓贼”会是如此的固执。他撇了撇嘴角,也没有气怒,却是奇怪绝伦的抛出一句:“丫呀,太伤人心了!”

  赵宝儿忖着一愣,望着他,有些惊微。就是一旁执恶的衙役也都面面相觑,他们谁也没有听过钱知府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样感情丰富的话来,一时竟还有些不适应。

  钱知府又眨了眨眼睛,嘴角上扬,似狗非笑的道:“就冲你这种气死人态度,足可以砍上十回八回的脑袋了!”赵宝儿淡然一笑,再无怕的惧色。钱知府干笑两声,眼睛转了两转,声音也大了许多:“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后不后悔?你若是后悔了,我可以留你一条生路!”

  他这话,无疑是告诉她,只有活着,才可以有希望。若是死了,一切去无,岂不可惜?钱知府这宛如暗示的一句话,春风化雨般深深打动了赵宝儿的心,但也仅仅只在她的心房里颤动了一下,便即静止了下来。

  赵宝儿忽然想,如果自己后悔了,那不就是表示自己对杜三娘的决心也后悔了么?她想着又犹疑了一下,为什么就凭这样一句话,钱知府就愿意放一条生路?

  “难道……”赵宝儿不觉心头一动,抬头往钱知府面上望去,突然发现钱知府的小眼里闪动着一丝迫切的光芒。她不禁暗想,他如此迫切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迫切看到自己的后悔?

  赵宝儿怵然一惊,陡然想到了一个人来。不,应该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妖。也只有那万恶的蛇妖,才会如此迫切的希望她后悔。只有她后悔了,蛇妖对她才会有机可乘。

  难道他就是蛇妖?赵宝儿吸了口冷气,身子一晃,同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我告诉你,我绝不会后悔,永远也不会!”她说完,只以为钱知府的脸色一定是气的一片死灰,但出乎意料的是,钱知府一点气的样子都没有。

  钱知府只是悻悻的站起身,似乎显得太过无趣,便自我感觉的嘿嘿笑得几下,几许欲离的奸滑显露无遗。然后才一挥手:“无可救药,无可救药,干脆拉到后堂去砍了!”

  衙役们又呆了一呆,只以为听错了。砍头应该去刑场,又怎么可能去后堂呢?钱知府喝了一声:“奶奶个熊,都聋了耳朵啦?拉去后堂砍了!”

  这才有衙役笨手笨脚的抢了上来,架起连同云里雾里的赵宝儿就往后堂里赶。后堂和刑场,对于此时的赵宝儿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苍狗白云的分别。

  都不过一个死,但钱知府的奇怪行为,却让赵宝儿忽然间疑窦丛生。从大堂侧门进入后堂,经过一道走廊,走廊两侧都种满了盛开的花。

  是那种惠知兰,开着漂亮的紫色花。当然其中还有别名的花,点缀其间,更独有雅致。真难以置信,象钱知府这样庸俗的人,竟然也爱花。

  赵宝儿瞥了一眼花丛,更是油然大惊。果然是了,前世时见到蛇妖的时候,它正静卧花丛,如今它幻作了人形,免不脱还有爱花的习惯。

  试想,钱知府要杀赵宝儿,不往刑场却带来到后堂,他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它前世没有得到她,难道便在这一世也不能放过吗?

  赵宝儿越想越惊,暗道:“该死的蛇妖,你让杜三娘沉睡地下,永远也醒不过来,不就是想要我后悔么?”赵宝儿满心的悲愤,内心上一股强烈的仇恨如同烈火一般燃烧了起来。

  走廊的尽头就是后堂的客厅,虽然不是很宽敞,但窗明几静,也颇有一番邂逅的幽境。里面没有人,静悄悄的带着一丝不安的气息。两名衙役轻轻一推,便将赵宝儿推入了厅内。

  大门随着“哐”的一声,仿佛要与世隔绝了似的。赵宝儿站稳身子,扫了一眼厅内的装饰,干净中带着简单,正堂一副不知何人的字画,字迹严谨,画意悠闲,巧妙的搭配。

  大厅四角都摆了一大盆冶艳的花树,翠绿色的叶子,透出一种缺少阳光的脆嫩。如果不是从墓神口中了解到钱知府是如何的一个人,她实在很难想象他会是这座客厅的主人。

  不过越是这样的人,或许越是趋向于附庸风雅,就算俗的惊心,也要雅兴夺目。

  赵宝儿暗自好笑,目光落在桌上的一个瓷壶上,不觉心中一动。她走上前去,用手轻轻一推,瓷壶立时跌落地上摔了个粉碎。

  清脆的破裂声打破了一时的寂静,远远的传了出去,却似乎惊不动任何人。赵宝儿此时已经不在乎什么了,狼来虎去,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她毫不犹豫的轻轻拈了一片长而锋利的瓷刃捏在掌心。然后,就站在门后,静静的等待。只要进来的人,它便会毫不犹豫的刺过去。

  哪怕救不了杜三娘,临死前,她也要杀了那个该死的蛇妖,为杜三娘报仇。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脚步声终于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赵宝儿侧了侧身,只须门一开,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手里握紧的瓷片扎下去。

  脚步声来到门前顿了一下,一种厚重的呼吸声透门而入。赵宝儿知道蛇妖有着灵敏的听觉,便屏住了呼吸,紧张的情绪令她有些微微的发抖。

  门“吱呀”一声,终于开了。一个人随着淡淡的花香闪了进来。这个人推开门的一刹那,同时唤了一声:“玉儿!”

  可惜仓促间赵宝儿没有听见他的呼唤,手中的瓷片便往这个人的身上狠狠的刺了过去。她虽然只有十多岁,但在这些年的盗墓生涯中摸爬滚跌,让她有了一定的臂力。

  这个人本能的格手一挡,锋利的瓷片发出“哧”的一声轻响,瓷片,已刺入了他的手臂。这个人“唉呀”一声,反手一把将赵宝儿推到在地。然后他跳了出去,大声的怨叫了起来:“钱大宝,你他妈的王八蛋,你这是要谋杀我还是怎的?!”

  不远处,传来钱知府钱大宝慌张的声音:“颜兄,怎么啦?怎么啦?”那人气得不行,愤怒的吼叫着:“你他niang的,怎么里头有人想杀我?”

  钱知府慌慌张张跑了过来,连不迭的说:“颜兄,你误会了,我哪敢谋杀你呢!”

  那人气怒难消:“不是谋杀我,那她怎么会拿刀刺我?告诉我,你是不是骗我来的?”

  钱知府连声叫屈,道:“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骗你呢?我仔细观察过了,她绝对是你女儿,绝对错不了!”

  那人重重哼了一声,说:“哼,小小年纪竟这般凶残!”钱知府连打圆场,笑呵呵的道:“颜兄息怒,颜兄息怒,这不是丫头她不知道么,若知你来了,怕是欣喜有余,还哪会刺你!来来来,咱们一起进去。”

  赵宝儿听到这里时不觉吃了一惊,脸上一瞬间变得苍白。因为这时她也听了出来,这个人的声音,竟然是这一世她爹的声音。

  虽然从十岁她离开家的那一天到开始,已时隔五年多,岁月陌离了花开,也许一切都已变得疏淡冷漠,但只要听到爹的声音,她相信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只是她觉得奇怪,爹他怎么会突然会出现在这里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今生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今生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