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鸡毛跑了=金毛跑了
桥圩2020-03-22 21:485,744

  筱初心就那么愣在原地。

  不知何时起的风将她及膝的青色长裙裙角扬起。发梢凌乱,散发出了淡淡的薰衣草香。

  “阿姨的儿子。”许久,筱初心紧攥衣角,抬头看了看那空荡荡的地方,微微感慨。

  跟去年那个被她泼水的男生一样……都不骂人。

  “人挺好的。”良久,她又低声的重复了一次,对着远方,摇摇头,莫名的扬起一抹笑。

  这是筱初心对沐凇阳的第一感觉。

  看不见湿漉漉的背影了,筱初心的愧疚也被渐来渐暗的夜色冲散了。

  回神后,筱初心瞬间匆匆的拿了已经扔在地上许久的盆,小跑的出了菜市场。

  滴滴滴……走出市场,外边正好是十字路口。这个时间段,正好是下班高峰期。

  筱初心静静的站在人行道里面看着马路上的情况,皱眉。

  恰好绿灯亮了,可前边的车没开,后边的走不了,自然只能猛按喇叭。后边的后边,再滴前面……喇叭声不停,仿佛陷入死循环一样。

  她兜里的iphone 也在此时响起了歌手都智文唱的《走散》。iphone手机铃声那点音量在重大的喇叭声中,就显得微小,但架不住它一边震动,一边响铃。感觉到动静,筱初心白皙的手就已经滑进了衣兜里,摸了摸光滑的手机壳,将手机掏出来。

  屏幕一滑,瞬间就显示通话中……

  “奶奶?”筱初心好奇的询问。面上满是不解。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没什么事情的要她做的。

  “出事了,balabalabala ……”电话那边一通,就自顾自的说了一堆。语气很急。

  “bala bala bala ……”

  “初心啊……”

  但是筱初心因为大马路上鸣笛及各种杂音,一句都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能捕捉一些关键词来询问。

  “什么?”筱初心用提着盆的手捂住另一边的耳朵。大声的问。

  “赵大爷的鸡死了?”她对着电话诧异,内心不解。保安赵大爷居然偷养鸡!

  “xxxxxxxxxx……”电话里,奶奶说的嘴快破了,,也还是声音太小,没能让筱初心听清楚。

  “奶奶,我这里很吵,听不清。”

  那边忽然叹气,听筒突然静了一会。

  然后,那边听电话的人立即换成了一个男生。筱初心他哥,筱初温。

  筱初心艰难的听着:“哥,你在说啥?听不清。”

  很烦噪音。可周围还是在使劲滴滴滴。

  “赵大爷的鸡死了后,鸡毛跑了?”路边,筱初心一脸古怪。鸡毛会跑路?

  “balabalabala ……”

  “赵大爷把媳妇抱进去了?”……乱来?

  “筱-初-心-,等你回来了再聊。气死老子了。”男生吼完就挂了。

  电话里传来了忙音。

  等她把电话放下的时候,屏幕已经暗下去了。她静静的看了两秒暗下去的屏幕,清秀的小脸布满了无辜。最后她对着旁边的绿化树苗,看了看。

  将手机塞回兜里,她才沿着人行道向前走回家。

  她可真难。

  途中,又来了两个电话。但是筱初心没接,加快了往自家小区赶的速度

  她远远看见自家小区的时候,门卫赵大爷正在小区大门前来来回回走。

  走近了,筱初心才看见旁边还有她哥。她微微征了一下,才走上去。

  她哥穿着一白色衬衫和一黑色长裤,叉腰站着。身影高大,修长的大长腿,细碎的短发在小区大门的灯光照射下,金光璀璨,看上去倒是挺帅的。

  走近他们身边的时候,筱初心停下了。

  “咳。”筱初心转过身背对他们,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微微咳了下。掩饰自己的异样。

  对自家亲哥,也花痴。哎。

  “筱初心,还愣在那干嘛?滚过来。”筱初温眼尖,一个抬头就看见了那个背对他们的小妹。忍不住就凶了一下。

  他们这么着急,她还那么悠闲。筱初心抿了抿唇,一步一步的挪过去。

  “所以赵大爷什么时候养鸡,还鸡死了,鸡毛还跑路了?”她在电话里听到的就是这个。

  “养什么鸡?”筱初温皱眉,一脸奇怪。

  “哥,不是你和奶奶在电话里说赵大爷养鸡。他的鸡死了,然后鸡毛跑了?”还说,他抱着媳妇进去乱来。不过这句,初心没敢说出来。

  赵大爷本来还在不停的来来回回走走。

  看见筱初心,眸底蹭的就浮起希望的光,仿佛找到救星一样,过来拉住筱初心:“心丫头,我没养鸡啊。”

  “是狗子丢了。俺就是打个电话给你赵婶子,打完狗子就不见了。”他颓废的讲。

  “赵大爷。没事,狗子曾经被我舅公带去受专业的警犬训练。如果不是受过伤,就会继续当警犬。聪明这呢,丢不了。估计跑哪个熟悉的地方混吃的了。”筱初心露出了一个很温柔的笑,耐心的握住赵大爷的手。安慰起来。

  她养的一条金毛狗。因为有资质,曾经被舅公带走,受过专业的警犬训练。当时听说它要走,她哭了好几天,它叫了好几天,还是走了。结果,训练了几个月,训练成绩优秀。可优秀的它在第一次出任务就受伤了。伤口不深不浅,但是以后没法继续任务了。然后狗子就被送回来了。

  当时,她就觉得狗子是故意的。毕竟,它的训练成绩相当优秀。而且不管怎么丢它,它都能摸回家。

  “知道你是安慰大爷,不行。等会轮班,大爷得去找找。要是狗子丢了,大也以后没脸见你。”赵大爷热情,愧疚,深情的跟筱初心保证。

  赵大爷背后的筱初温就乐了。幸灾乐祸的看着筱初心被念叨。他还欠揍的朝她挥手。

  筱初心在赵大爷看不见的角度,转头瞪起了自家哥哥。养鸡?鸡毛跑了?抱着媳妇进去。woc ,她在心里大骂起了筱初温。

  “没事的。赵大爷。狗子真的不会丢的。”

  “大爷去换班,立马找狗子去。”赵大爷说完,就松开了筱初心。急急忙忙跑了。

  “筱-初-温!”筱初心一得到“自由”就朝亲哥大吼。

  本来,筱初温已经转身,一脚迈进了小区大门。被妹妹这么一叫,硬生停下来。无奈。

  “你为什么骗你这么乖的老妹。说什么赵大爷养鸡。赵大爷的鸡死了,然后鸡毛跑了。赵大爷抱着他媳妇进去乱来。”筱初心气得拽住她哥的手腕,把他拉回来。就是不松开,就是不让走。还对着他冷哼。

  俩人面对面,两人眉眼相似。仿佛照镜子一样。她看他,他看她。一时沉默无言,有点尴尬。

  “你听错了吧?”他愣了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抱着媳妇进去乱来,这思想有点污啊。

  “啧啧,我和奶奶说的是,你的宝贝金毛丢了。赵大爷急死了。赵大爷的媳妇差点报警了。”筱初温摇摇头,叹了口气。

  “哼,那你一开始还凶我。”筱初心尴尬,甩了亲哥的手,转过身背对他,双手抱臂,无理取闹起来。

  “行,哥错了。这不是赵大爷年纪大了,要是因为狗子急出了啥事,到时不好办啊……”他又叹了气。所以情急之下就凶了一点。

  筱初温戳了戳筱初心,她没理。他又戳了戳,她才慢慢的转过来。又哼了一下。

  他抬手,温柔的摸摸妹妹的头。微微笑了。

  筱初心又哼了一下,无情的转身走了:“好了,我找狗子去了。再见。哼。”

  路上,筱初心使劲思考着狗子会去的地方。

  根据狗子定律:哪里有它爱吃的,哪里就有它。哪里有它熟悉的气味,哪里就是它会去的地方。

  “吃货狗。别人都是啃骨头,它偏偏要吃肉包子。”路上,筱初心抱怨着自家金毛。

  慢吞吞的往平常和狗子经常去的包子店走,她老婶婶开了一辈子的包子店。

  结果,一到包子店,她就愣住了。狗子真的在。

  看到那条金黄色的大型犬,乖乖的蹲在一个老人家那等待投喂。她就忍不住扶额。真丢人。

  她静静的在外边看。不想找那吃货狗了。

  店里,筱初心的老婶婶开心的喂着金毛犬。旁边的桌子上,还坐着一个吃小笼包的男生。

  他穿了一身黑,黑色的鸭舌帽,黑色的T-恤,黑色卫裤,黑色鞋子。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的黑口罩……

  此时沐凇阳黑着脸,眉头蹙得很紧。

  “是他!”筱初心喃喃道。一身黑,那衣服看着特别眼熟。

  是那个去年被她泼水的男生。还有今年在小区被她撞到。

  他背对着她,她没看见脸。筱初心有点失望,低头,看着自己揉着衣角的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店里,男生刚拿起包子。金毛就抬爪捣乱,弄掉了男生的包子。待包子不小心掉在地板上,它就吃掉。

  “小阳子,它跟你玩呢。婶婶啊,已经打包好了几笼,等你走了就带走吧。狗子这是喜欢你,别生它气。”

  老婶婶无奈的看着狗狗。一开始以为狗子是无意的,她向这吃包子孩子的道歉了。后来几次,她已经看出狗子在跟这男生玩了。只好,打包好包子,等着男生走,给他。

  男生幽幽的盯着金毛。目光深邃。

  这已经是这笨狗第三次了打断他吃包子了。

  从他进店门,他看了它一眼,它就朝他吼……

  他刚开始吃包子,笨狗就来抢。他躲着它,它就咬他裤脚。

  “笨狗,松嘴。”就像现在这样。他的裤子,呵呵。

  “旺。”金毛松了一下,朝他吼完。继续咬他裤管。

  “小狗。松口。”

  “旺旺……”它似乎不满意被这么叫。咬裤管咬的更紧了。

  沐凇阳试探性叫它:“大狗。”

  金毛:“旺……”

  沐凇阳再叫:“笨狗。”

  金毛:“旺……”

  沐凇阳再猜:“狗狗?”

  沐凇阳看它不吼他,又想了一个:“狗子?”

  沐凇阳烦躁:“金毛?”

  沐凇阳懒得看它了,自顾自喊:“狗蛋?

  沐凇阳最后叫了个:“二狗子?”

  金毛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咬着裤管,就跟沐凇阳,大眼睛对大眼睛。不服输的互相看着。它尾巴摇得很欢快。

  “行吧,笨狗。我不知道你叫什么。”最后,沐凇阳放弃试探它,懒得猜它叫什么了。

  还是笨狗好听。

  笨狗也没放开他的裤脚,沐凇无趣的趴桌子上。包子也提不上他的兴趣了。

  他今天招谁惹谁了,去个市场,就被泼水。吃个包子,还被狗抢。

  “老婶婶,它叫什么?”沐凇阳蹙眉,转头就问盘边笑得很慈祥的老人。闷闷的。

  这狗,绝对是欺负他。

  “红糖水。是初心给它取的。”老婶婶笑着撸了金毛几把毛。开心的介绍着。

  这时,筱初心实在是憋不住了,捂住嘴,大声笑出来。

  沐凇阳瞬间转过去,奇怪的看向门口。心底浮现一丝怪异,是她。看见她,他就更没什么心情了。

  他才回家换完衣服,出来吃个熟悉的包子。谁知又遇上了泼他洗菜水的人,任谁也心情不好。

  看完,沐凇阳就转回去。继续趴桌子。

  筱初心看着他,瞬间就认出来了。在市场被她不小心泼洗菜水的男生。她有点尴尬的红了小脸。

  坐在店铺里的老婶婶随眼扫过门外,瞧见筱初心那抹熟悉的身影,眼睛瞬间噌的一亮,瞬间站起来,走出去拉筱初心。

  “初心!”

  坐在店铺里的老婶婶随眼扫过门外,瞧见筱初心那抹熟悉的身影,眼睛瞬间噌的一亮,瞬间站起来,走出去拉筱初心。

  “你来带红糖水回家吧?”老婶婶眉开眼笑的握住僵笑的筱初心。然后强硬的拽着她的手进入店铺。

  不管筱初心是不是愿意进去。想不想进去。

  “老婶婶……”越靠近那被她泼水的男生,筱初心的心里就越颓废。甚至都快哭了。弱弱的声音带着惶恐的哭腔。

  听到筱初心奇怪的声音,老婶婶倒是停了。只是睁着她那双能洞察一切奸情的老眼,仔细打量起了筱初心。

  筱初心继续僵笑。内心还在懊恼。

  她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泼了他洗菜水呢?那么大个人啊。

  筱初心一进去,金毛的尾巴就摇得跟欢快了。

  瞬间就松开了沐凇阳的裤脚,撒欢的朝进门的筱初心扑去。使劲蹭筱初心的腿。

  看破一切的沐凇阳静静的翻了个白眼。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这话真没错。它主人泼他水,它抢他包子。

  西区菜市场,他以后是不会去了。去了就倒霉。这身,黑T恤,黑卫裤,黑口罩……全身黑的衣服,他以后也是不会再穿了。穿了被泼水。

  呵。

  “哎,人不如狗。”沐凇阳趁着金毛跑去蹭自己主人,拿起了桌上自己的包子。吃了起来。

  结果,狗子又发现了。麻溜的咬上他的裤管。

  “笨狗,你除了会咬裤管还会干什么?”沐凇阳麻木了,无语的斜视它。

  这狗就是欺负他。

  看着狗子和沐凇阳的互动,老婶婶的注意力转移了。

  她笑得很古怪,强硬拉着筱初心在沐凇阳的对面,按住筱初心的肩膀,让筱初心坐下。自己转身拿了几笼筱初心最喜欢的小笼包,放在筱初心的面前桌子上。

  筱初心尴尬的看着沐凇阳。心里琢磨着要怎么面对他。奈何,对面的人根本没看她。

  筱初心怦怦直跳的心脏才停下来,她暗自瞄着沐凇阳的平淡表情,松了口气。

  老婶婶坐下,她们就唠嗑。

  “老婶婶,狗子什么时候跑来的啊?”筱初心这才想起,要问这事。

  “下午三点。它突然就跑来,吓得我哟。怕它偷跑,丢了。就看着它呢。”老婶婶认真的想了一下,就说了,最后还摸了摸心脏的位置“最近不是有很多狗狗被偷拐,卖到狗肉火锅店去吗。我怕红糖水被拐跑了。”

  “我还给你打了电话啊。让你来接红糖水。”老婶婶忽然一拍大腿,坚定的说。

  这下,筱初心尴尬了。电话……她没接啊。瞬间,她转移了视线,看向沐凇阳。

  他和金毛还在杠着。看着自家狗子那么针对他,她有点不忍心。嘴上一快,就道歉了。

  “你好。狗子不是故意的。它这是喜欢你。它从来不对别人这样的。”筱初心坐在老婶婶旁边,看着沐凇阳和狗子互动,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哦。”因为是他,所以狗子欺负他。他淡淡的哦了一下,没有多说一句。

  沐凇阳修长白皙的手把最后一包子递到狗子嘴边。狗子瞬间松口,吃起了包子。

  “老婶婶,那我走了。”他淡淡的说。

  沐凇阳也不和它杠了,径直起身。双手插兜,直直往外走。在出门前,伸出一手提走了那打包好的包子。

  金毛立马跑到他面前,旺旺的直冲他叫。

  “那个,市场泼你洗菜水那事,我真不是故意的。”筱初心看着他的背影,起身,忽然失落的说。

  走前,他顿了一下。淡淡的呵了一下。

  “笨狗,再见。”说完,他就迈开腿,走了。

  金毛看着他的背影,一直叫。直到看不见沐凇阳的影子,它才停止。尾巴也不摇了,安静的跑到筱初心脚边蹲着。似乎很伤心。整个狗看起来很颓唐。

  筱初心无奈,摇摇头。拿了桌上的包子,递给金毛。金毛,看了一下,张嘴就吃,吃完继续颓唐。

  ”你都抢了人家包子了。人家不走,还留着被你抢啊?”筱初心也是无语。

  这狗子,怎么那么爱吃呢?

  都不想带回家去了。

  最后,筱初心把她桌子上的包子和笼子,都放在金毛旁边。它瞬间的精神了。开心的蹭着筱初心的腿。

  筱初心看着这金毛,摇头,叹气。

  她家的狗。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好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好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