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卖猪肉的小哥哥
桥圩2020-03-22 21:465,257

  人来人往的东区菜市场里。卖菜摊和卖猪肉摊分别占领了路的两边。在利益互不冲突的情况下,两边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混成了熟人。一空闲下来,就和气的拉扯几句

  “嘿,卖菜大姐儿,你的菜卖的咋样啊?”彪油大汉十分苦恼的磨着手上的杀猪刀,一边磨,一边慰问般的询问着那卖菜大姐,语气里带着深深的同情。

  对面数着零星小钱的卖菜大妈没说话。认真的数着那红红绿绿的纸钞。

  一时安静,就剩下那磨刀的--霍霍……霍声。

  良久,对面的大妈愁眉苦脸的收起了许多叠好的一块和五角,才抬头,打量起了大汉。

  她自顾自的倒起了苦水。

  “现在的生意真是不好做嘞。坐了一个上午,才收了一百块钱……”

  “听说西区来了个小妹,卖的菜便宜又好吃,还说是什么有机蔬菜。”

  “很多人都跑去那边买了……”

  大妈的脸色不是特别好,阴阳怪气的:“我看不就是几片长的好看的叶子而已。哪里比得上我的菜啊。”

  待瞧了他那些还没卖出的猪肉,看彪油大汉的目光才柔和了些。

  她没卖出多少菜,他也没卖出多少肉。大妈心里这才舒坦了点。

  “我看老弟你,一大早还卖了几斤猪肉呢,怎么还叹上气了?”这么说,大妈又用怪怪的语气跟卖猪肉的大汉讲。脸上有点扭曲。

  彪油大汉忽然顿了下,斜视角落里的猪肉摊,神情落寞。

  良久,他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磨刀。

  “生意不好做咯。你看那边。”老板有意的指了指,委屈的继续干自己的活。再也没有搭理阴阳怪气的“大姐儿”。

  那个地方,里外围了好几圈。都是要买猪肉的大姐儿。至于那摊的老板,是个年轻的帅小伙。

  自从前年夏天那帅小伙带着骨折的手,和猪肉摊来了之后,彪油大汉的生意就不太好。

  一开始,买猪肉的大姐们都冲着看那小伙子的脸去了。猪肉没怎么买,他还能卖一点。后来,那小伙子的猪肉卖的也很便宜,公道,他就再也没卖出超过二十斤的猪肉了。

  这个看脸的世界啊,唉……

  那边,买猪肉的大姐们推挤着。

  “小弟,大姐我要五条排骨。两斤猪肉。然后明天还要给大姐留只猪脚啊,大姐急用……”某大姐挤了好久,才挤到了沐凇阳的跟前。自然不甘心又被挤出去。紧抓着沐凇阳白皙修长的手,死死不放。

  只见沐凇阳俊悄的脸,眉头紧蹙。听着大姐念着她要买的东西,他不耐烦的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停留在抓着他手不放的手上。沉默不语,只是脸色越来越越沉。

  直到某大姐霹雳哗啦的说完一大堆之后,才忽然发现周围气氛不对。周围的大妈都死死瞪着她,而小弟也很吓人。

  这时,大姐才猛然松手,递上钱,提着旁边装好的肉,逃一样的跑了。

  然后,原地的人如饿狼一样扑上去……挤来挤去,抱怨的声音颇多。这让沐凇阳越来越烦,最后丢出四个字。

  “麻烦排队。”冷冷淡淡的四个字,却让买猪肉的大妈们,瞬间安静下来。

  彭--沐凇阳大力的把刀卡桌面上。

  神色冷然,拉黑的脸让大家自然的再后退一米,排起来,左看看又瞧瞧,蹂躏衣角。这时,路过的人终于看清了小伙的真面目。

  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真是上天的宠儿。认真砍猪肉的模样和砍的动作更是帅到……硬生惹来了一阵嘶气。

  沐凇阳却没有理会周围那些“不大正常”的声音。对着面前的猪肉上下比划,最后一刀。彭,肉切开了。

  “给,170元。”沐凇阳试完称之后。慢慢的装进大妈的环保袋里,接过大妈递过来的两百块,找了零钱“剩30,阿姨走好。”

  待又走了一个之后,才抬头扫了一眼面前黑压压的人。动了动嘴角,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出现了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

  沐凇阳不紧不慢的从兜里掏出手机,看清屏幕上的备注为沐正松时,他漆黑的眸底浮上了冷色。内心嘲讽了几下,又不动声色的放回去。

  沐凇阳直接把剩下不多的肉装进自己的袋子里。任性的不卖了。

  “各位大姐阿姨。今天的肉卖完了。明天再来。”沐凇阳好不容易出现的热情瞬间又消失殆尽。

  随即自顾自的收拾摊桌,又不知道从哪里接来了一桶水。耳边还塞了个耳机。二话不说,开启了喜刷刷的模式。

  摊前的大姐纷纷抱怨了起来。

  但是沐凇阳只顾着洗摊桌,没再搭理人。他拿着抹布混合肥皂水使劲的搓着桌面。然后提起水桶,用水冲。洗完桌,接着又磨起了杀猪刀……刺耳的声音盖过了所有杂音。

  “怎么没有了……排了好久的队。挤了好久。说没就没。”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远处偶尔还能听见几声碎言碎语,只是停驻在市场口角落的沐凇阳一点都不关心。

  他不知道站在市场口的角落里愣什么,耳边塞着一只耳机,传出来的内容是new soul 的歌曲。深邃的目光却停留来来去去的人身上。

  直到,耳机里的歌词被一大妈尖锐的说话声代替。沐凇阳一成不变的冷淡,才转变为无奈和好笑。

  他一手按着耳边的耳机,一手提着猪肉快步离开东区菜市场,走向茫茫的人群,融入其中。

  “凇阳啊,妈的脚不小心扭了脚……”

  沐凇阳对着面前的红灯白了一眼,撇撇嘴:“哦,知道了。”

  “凇阳,快来西区菜市场门口,接妈回去。”

  沐凇阳无语的看了一眼下班高峰期的人流,蹙眉:“好,我差不多要过去了。”

  “凇阳啊,妈在卖菜摊那里。有个好心的小妹借妈一张椅子坐。”

  沐凇阳听着自家妈妈越来越欢快的语气,好像察觉到什么,内心不安,眉头瞬间蹙的更紧了起来:“她又想干什么?”

  不过他还是加快了脚步,向西区菜市场走。

  其实,西区菜市场他也来过。

  以前进去买菜时,以前想进去卖猪肉时。

  可惜这菜市场和他犯冲,一来准倒霉。

  第一次来,他被偷了一手机。第二次来,他被乞丐抢一千块。第三次,手摔骨折了,那酸爽。后来,他拖着骨折的左手去东区菜市场后,就再也没来过西区了。

  阴影已经留下了。直到现在,沐凇阳现在站在西区市场口时,还是被这菜市场吓的浑身僵硬。

  可是,沐妈还在电话里讲个不停,不断催促他。他一边听着沐妈的声音,一边烦躁的看着菜市场大门……

  他脸色难看得很,浑身都是僵硬的。身子还忍不住轻微的颤了颤,就这样像被人拿钉子钉在了西区菜市场门口,怎么都不想进去……只是他那张线条分明的脸,不断引来了围观的姑娘。

  都争着想和他拍照……

  沐凇阳的脸色,一下子跌到冰点。

  而那电话里催促儿子的沐妈却悠闲悠闲的坐在西区卖菜小妹筱初心借给她的板凳上。

  眯着笑得快看不见的眼睛,直勾勾的眼神盯住在招呼各种大妈大姐小妹大爷的筱初心。

  心里越发的喜欢她。恨不得把筱初心变小,装在口袋里带走。

  沐妈不时的点点头,越看筱初心越满意,人长的美,有礼貌又善良……这么想,她就越发坚定内心的小算计。

  于是对远处的初心笑得越发张扬。

  “初心啊,今天菜卖的怎么样了?”沐妈抓住机会,笑咪咪的对着好不容易闲下来的筱初心扯话。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关心。

  “阿姨,有您在这,生意自然好啊。对吧。”

  这让初心,不由的会心一笑,熟练的拿了张板凳与沐妈并排,挽起了沐妈的手,也敞开话题闲聊,眉眼充斥了喜悦感。

  “阿姨长的这么漂亮。可是免费在这给我做代言人咯。我占便宜了。”初心特意装出滑稽的调调,朝沐妈挤眉弄脸。

  “看,我们远处都有人说我们像姐妹呢!”

  这话,惹得的沐妈差点憋出眼泪,摇摇头表示无奈:“这姑娘。”

  偏偏筱初心还在搞怪,逗得沐妈笑得不小心弄到扭伤的脚,不自觉的嘶气。

  筱初心才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笨脑袋,焦急的想蹲下去看沐妈扭伤的脚。却被沐妈拦了。

  真善良。沐妈眉眼都是笑意。

  “初心,没事的。不用看了。阿姨就不小心扭伤脚,不严重。而且,阿姨的儿子很快就来接阿姨了。”沐妈笑的温柔说。手却强硬的拉扯初心继续坐在她身边。随手替初心把凌乱的刘海撩好。

  焦急的筱初心都没看见远处有大妈靠近。一心都扑在沐妈的扭伤脚上。小手大力的紧握大手,很温暖。

  “小妹啊……”某位来买菜的大妈。看见菜摊面前没人,四处打量,然后在一边的角落看见了筱初心,立刻兴奋的跑过来。

  “阿姨,你脚还疼吗?”

  “这扭脚可不是小事啊,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刚刚打电话让您家人来接,他来了吗?”还没得到答案,筱初心就被拽走了。

  “没事,去忙吧。”沐妈看着被拽走的女孩。轻轻的说。心底算盘打的啪啪响。随即又拿起手机,催起自己儿子。

  初心只好收起内心的焦急,热情的与这位大妈唠嗑起来。

  当这位大妈把昨天预定的东西都拿到手后,就松开了初心。

  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有个老头接走了沐妈。而初心则在认真的算卖给来买菜的大妈的菜钱。

  耽误了一会,钱货两讫后。筱初心又和大妈拉起了家常。

  “任阿姨,慢走啊。记得明天再来心心这里买菜哦!”初心把吃奶的力气也用上了。卖力的挥动着自己的爪。

  远远的还能看见那位大妈在挥手“好的。心丫头。明天阿姨还来啊!”

  再闲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收摊的时间点了。筱初心转头去看沐妈时,原地已经不见沐妈的踪影了。

  筱初心放松的长吁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

  沐阿姨应该被她儿子接走了吧。她的脚扭了,有她儿子接就没问题了。想到这,筱初心又烦恼的看向自己的摊。瞬间耷拉下脑袋,叹息。

  “唉……又到傍晚了。烦啊。”初心心塞的将手机放回兜里。初心看了深红色的天空,然后走过去了。

  收摊。

  沐凇阳在市场口站了整整半小时后,终于在手机铃声的催促下,一副誓死如归的,慢慢的缓缓的,神色严肃的,往市场里边挪。

  而市场另一边,有个老头带着沐妈离开了。沐淞阳并不知道他们错过了,也不知道他妈给他挖的坑。此时,市场大概收摊收的差不多了,也没多少个人在了。

  站在空荡荡的市场里,沐凇阳怦怦直跳的心才终于缓了缓。

  “呼……应该不会再有事了吧?”沐凇阳看着空荡荡的市场,低低的语气有着确认的意思。心里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环视一圈四周,确定了没人,沐凇阳才迈开腿,往沐妈电话里所提供的地点赶。

  一边听着电话里,沐妈坚决说她还在市场的那个地方,还说了一些毫无厘头的话,让沐凇阳再一次蹙紧眉头。闷闷不语。

  地上许多脏水在沐凇阳轻松的脚步下,还是溅上了他雪白的鞋。

  被沐妈的话绕晕的他,连走到哪一个地方都不清楚。只是忽然握着手机停下,看起地上坑坑洼洼水泥地,高低不平的坑里的脏水和自己变色的鞋。

  正当沐凇阳烦躁的准备挂电话时,一盆水忽然迎面泼来。被水刺激的沐凇阳本能的闭上眼睛。

  凉凉的。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成了狼狈的落汤鸡,呆呆的沐凇阳,眼睁睁看着那人泼出的水,沿着一条完美的弧度,到了他身身上。

  水珠沿着鼻梁脸庞滑落,衣服上的水还滴答滴答往地上滴。

  看到胸间贴着几片菜叶时,沐凇阳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被洗菜的脏水泼了?

  旁边的筱初心刚泼完洗菜的脏水,抬头。就看见一个男生不小心遭殃了。暗叫不好,瞬的急忙扔了盆,随手抽了摊上放的抹布跑上去擦。

  沐凇阳看着胸前的菜叶,神色莫辨!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有人在这边。我一向往这边泼的。你没事吧。”筱初心神色愧疚的靠近他,用抹布在他的T 恤上下其手。飞快的扔了粘在他身上的菜叶。连续不断的道歉加解释。

  “呵呵!”沐凇阳脸上僵硬,深邃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筱初心的脸上。嘴角却只有呵呵。

  这笑,吓得筱初心动作一顿。忽然停手,往后退了一两步。因为羞愧而红的小脸,此刻也浮起了慌张。

  “你用的什么擦?”沐凇阳忽然脸色古怪的问。

  筱初心攥紧抹布的手一顿,瞬间将布往身后藏。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

  “对不起,对不起。这个地方是市场地面最矮的地方。平常,脏水都是往这里泼的。没想到你会站这里,对不起……”她不禁又解释起来。

  “呵呵!”神经,有毛病。沐凇阳一眨不眨勾起嘴角。

  他紧紧握着手机,提着的袋子提着的地方已经变形了。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白,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俩人面对面,却谁也没有好心情。沐凇阳没有看到沐妈,却莫名的被泼一盆脏水。

  忽然,手机来了一条微信。凇阳啊,妈回家了。不用接了。多亏了隔壁的老王啊……

  听到了这信息两人均是微征。

  “阿姨的声音?”筱初心瞳孔放大,很诧异。那他……就是就是。她又往后退了退,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偷偷瞄了他的脸几眼。

  挺帅的。

  “挺好的。”他又嘴角勾了勾,笑得很冷。手心又攥紧袋子几分。

  他妈逼他相亲不成,特地设了局想让他来看女孩。然后他被脏水泼了……

  破市场……沐凇阳在心里冷哼。

  他再也不来了。

  冷淡的瞥了一眼筱初心脸上愧疚的表情,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原地的人看着男生离开的背影,感觉莫名奇妙。转了个身,看着男生越走越小的身影,眨眨自己的大眼睛,歪头撇嘴,还是想不通。

  就这样走了?居然不骂人。

  “他没骂人。正常人不是会说,cao 有毛病嘛?”不懂。筱初心红着脸,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他打人呢。

  “这个人。”良久,筱初心鼓着脸。摆摆手。素质真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好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好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