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生
手疼2020-03-06 20:093,261

  十年后。

  大漠,月似钩,沙如雪。

  漫天繁星下,两匹健壮的黑马拉着漆黑的铁皮车厢在沙漠中驰骋。手持缰绳的赶车人,鞭子不住地抽打在马肚子上,即使这已是最快的马速了。

  “快点,再快点!”车夫不停策马,还不住往车后方和上空张望,似乎有恶鬼在追赶着他。

  “公主怎么样了?”车厢里不时传来一名女子的痛苦呻吟,车夫边赶车边焦急的询问情况。

  车很快,风很急,遮挡车内情况的毛毯帘不时会被吹开一些缝隙,灯光映射在车夫的左侧脸,照出左边空荡荡的眼窝,以及几乎被烧毁的半张脸。

  “明星婉公主她……她还在昏迷。”车厢中跪坐着一名青年,年纪不大,应该不过十九岁。此刻他面前躺着一个面色苍白无血色的女子,肩头虽然已缠着绷带,但是依旧在不断沁出血,情况实乃不容乐观。“庞非大人,公主她好像……”

  “放你娘的狗屁!”

  沙漠的夜很冷,但庞非额头在不断沁出汗。他看着昏迷的明星婉,她的整个左肩几乎被贯穿,命在旦夕了。

  他顿了顿,接着对车里的青年人嘱咐道:“你在车里好生照顾公主,出了这个沙漠,有我们的据点,那里的医生一定可以救回公主!”

  “一定会没事的,公主。驾!”庞非抽打马肚的劲力更狠,骏马吃痛长嘶,速度却不见更快。“快点,再快点,驾——”

  长夜漫漫,星空灿烂,马嘶人嚎,一次一次打破这本该宁静的沙漠之夜。

  这一路上本来只有马蹄声,此刻他们身后却传来了更沉更快的踏步。天空上还不时有火焰长蛇闪烁,为大漠带来些少光亮。

  秃如和尚的沙漠,即使只有一丝亮光,也能让庞非他们的马车无处遁形。

  糟糕,要被他们发现了!“驾!”庞非又一次尽十足的力气去鞭打跑马,马肚上早已鞭痕累累。“你们他妈给我跑的再快一点啊!”他的语气近乎哀求,恨不得自断双腿安在马上。

  “啊——”

  车厢内女子像是做了可怖的噩梦般惊坐而起,青年人以为是诈尸,被吓了一跳。

  庞非深觉声音不对,一手策马一手拨开车帘回首查看车内情况,见女子坐了起来,脸上也恢复了不少血色,深感大喜,关切问道:“公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庞非,我是个将死之人了,我能感觉到。”明星婉神情平静,从脖子上扯下一颗泛着淡蓝色光晕的宝石吊坠,和一块两面刻着‘婉’字的金牌一同塞给旁边的青年人,并推着他一同出到车外,准备解开其中一匹拉扯的骏马。“身后那些人的目标是我,我们分两路走,你们把这两样东西送到地下矿脉深层交给我的哥哥。”

  庞非不愿,死也要跟着明星婉。

  她看着车夫,一字一句道:“这一路太难,小凌没有你不行。庞非,这是我对你一生一次的请求,以大局为重啊!”

  天空火蛇再次亮起,身后追兵骑下猛兽长吼,借着火光可以看清追兵骑着的是一头刚毛猛象,脚力不是这两匹马可以匹敌的。不出意外的话,此时天空上还飞着一只火燎秃鹫。任何一名敌人都不是他们单独一人所能对抗的。

  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再说任何关于命运不公、生离死别的话语,庞非独眼流着泪,抱着青年小凌骑上其中一匹马向侧方急驰而去。他们甚至没有说上一句保重。

  庞非离开后,公主立即调整缰绳往他相反的方向而去,这样他们生存的几率大概会高一些吧。

  结果似乎是朝着公主理想的方向而去——身后骑象的追兵随着公主去了……

  “庞非,小凌,你一定要活下去把信息传达过去……”这是明星婉最后的祈祷。

  ……

  夜将尽,天即将破晓,这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刻。

  庞非和小凌所骑乘的骏马劳累过度,一声长嘶之后终于口吐白沫倒下了。庞非的身手还算了得,在马倾倒之际,翻身一手抓着小凌,一个跟斗安然着地。

  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刻,他本不能看清附近地形模样,但此刻天空中忽然火蛇飞舞,火光将他所在区域照得一览无遗。

  “居然来的这么快,公主她……”

  庞非悲从中来,追兵居然已经追上他,那说明明星婉已经是凶多吉少了。他并不害怕死亡,甚至早已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但他不甘就这样死去。

  “至少让我……”

  他想再做些什么都无可能了,一束两指粗的雷束射穿了他的胸膛。

  我居然感受不到这样的攻击?庞非想,如果我能炼化一种“魂”的话,哪怕是任何一种,我都有信心逃过这次追杀,可惜……

  他倒下的时候,小凌就站在他旁边,目瞪口呆。庞非想让小凌快逃,但他全身麻痹,寒冷在侵蚀他的身体,用尽全力,甚至连伸手去触碰的力气都没有。

  天破晓了,但庞非眼中的光明却渐行渐远。

  黎明已至,天空中喷火的生物得以露出全貌,是一只被称为火燎秃鹫的巨大鸟类,外形和秃鹫无二,双眼猩红如血,双喙开合之间有火蛇游走。它的背上配有骑乘装备,坐着一个穿着士兵铠甲的光头,手里握着一支雕刻成蛇形的管状武器——沌铳。

  光头士兵命令火燎秃鹫盘旋在庞非头顶五米上空,观察确定下方的人是否还存在战力。

  沌铳的一击直接击穿了庞非的胸膛,头顶还盘旋着一只会喷火的可怖大鸟。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了,我要死了!小凌只觉得心脏像是一只跳进开水的青蛙,如果不跳出来,那么就会死!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真的就活活被这样的情景吓飞了魂魄,死了。

  光头士兵从坐骑上跳了下来,举着沌铳瞄着倒在地上的庞非和小凌。沌铳的能量来源于海中沌兽精炼的硝油,每次充能可发射三次,所以每次发射都要精益求精。

  为防止还有其他敌人在附近,光头士兵并没有对着两人倒地的尸体再进行射击,而是走过去狠狠踹了几脚,又测了呼吸,确定两人已死透。

  他看着庞非,自然知道此人是反叛军中的一个人物,听说快要达到炼形者级别了。

  “没想到我一个小人物,居然也能一下干掉这样的高手,哈哈哈!”他心中的喜悦与兴奋让他实在忍不住对着他的蛇管武器亲了好几下。“有了沌铳这样的武器,让那些高高在上的炼形者都去死吧!”

  自觉已无威胁的光头士兵走到小凌尸体旁边,啐了口水,道:“妈的,胆子没鸡卵大也敢反叛,见个死人都能被吓死,乖乖做奴隶还有命活着不好?”

  忽然他看到小凌怀中露出一小截金牌,心想,没想到还能意外赚一笔!

  就在他伸手要去拿金牌的时候,小凌的眼睛猛的睁开了,眼中似透着无尽的愤怒、无尽怒火,嘴里突兀蹦出一句:“滚!我郦红尘就算和鸮同归于尽,也不会交给你!”

  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青年的尸体忽然开口说话着实吓了光头士兵一跳,但他还未来得及警觉,电光火石之间,以青年为中心,射出一道炎柱,并且伴随着奇特的鸟啸声。

  炎柱消失之后,光头士兵的手和脑袋直接被烧成了灰烬,上空的火燎秃鹫也恰巧被贯穿了胸膛,掉落在一旁,击起沙尘浪潮。

  在沙尘之中,看到青年站了起来,身上的衣物已经化为灰烬,赤身裸体。由于新的魂体入主,他的身体和面容也在发生变化。

  尘埃落定,郦红尘的新躯体最终成长定格在了一个长发青年,身高八尺有余,身上肌肉线条明显,他的脸像用刀剑雕刻般方正,剑眉之下的眼窝很深,一双黑色的眼睛看似忧郁却也炯炯有神。

  “我是郦红尘,我要……”

  郦红尘转生了,但记忆却支离破碎。他抱着头,像是要想起什么时,却总也想不起。他仅存的记忆就是自己死前要和鸮同归于尽的画面,可是对于自己为何要和它同归于尽却是如何也想不起来。

  “鸮?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和它同归于尽?”他已丧失前世的绝大部分记忆,只剩支离破碎的一些,以及保留了一些关于小凌死前的记忆——有人在追杀他。

  郦红尘忽然呆呆看着北方,似乎有什么在召唤着他。他环顾四周——

  “三具尸体,一只大鸟,两个死人,还有一支沌铳?”

  郦红尘捡起沌铳背负在身后,这东西绝对比他的拳头有用。他还准备扒下其中一具尸体的衣服,因为有廉耻之心的人不会赤身裸体的招摇过市。

  可惜,天不如人愿,他发现远处开始扬起沙尘,看来是有追兵往这边来了。他能很清楚的认识自己此刻的实力和普通人并无区别,逃走才是正选。幸好这已是沙漠边缘,不远处就可以进入山林。他在逃走时恰巧踩到刚才掉落的金牌和泛着淡蓝光晕的吊坠,一并带走了。

  郦红尘走后,庞非的手指轻微的动了一下,以微乎其微的声音似乎在喊:

  “小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情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情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