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裴琳娜,死?
一只软泥怪2020-03-03 21:512,470

  火光一下子点燃了黑夜,巨响撼天而起。

  两道人影从火光中跃出,正是路子昂和裴琳娜。

  在爆炸的那一刻,路子昂就抱住了裴琳娜,将妻子护在怀中,火焰瞬间烧掉他大半的衣物,并未波及到妻子。

  路子昂抱着裴琳娜落至地面后,几个翻滚站立起来。

  不等他了解情况,一道黑影从他视线之中闪来,他急忙以巧劲将裴琳扔到一旁。

  旋即轰的一声巨响,黑影重重地撞击路子昂,带着路子昂猛冲而去,两人的鞋面擦着沥青地面发出咔嚓的声响。

  砰!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那是路子昂和黑影撞上路边的一棵香樟。

  香樟直接折断,路子昂和黑影飞散开去。

  马路后方的车辆看见这里的情况,纷纷急刹。

  路子昂摔在了另一条马路上。

  突如其来的人影也是吓得这条路上的司机踩急刹,一时间这片区域刺耳的声响接连不断,一辆辆汽车在沥青路上漂移打滑,极其壮观。

  路子昂从地上站起,也顾不得吓到这些司机,将速度提到极致,冲回原来的道路上。

  刚一回来,他立马就大惊失色,只见那道黑影正在朝前方冲去,目标正是瘫坐在马路上的裴琳娜。

  他想也未想,对着那道黑影追了上去。

  裴琳娜第一次见到这种架势,好在身为大公司的总裁定力不凡,没有被吓得直接昏过去,但也好不到哪去。

  见到那黑影朝自己冲来,她立马起身逃跑。

  但旋即她发现那道黑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像一道迅雷,她的大脑刚下了逃跑的指令,肢体刚有动作,那道黑影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一瞬间,她看清了那人的脸。

  那是一张面无表情犹如行尸走肉的脸,黄色的脸庞上布满了一条条狰狞的青筋,皮肤极其粗糙,眼白占据了整个眼眶,其中布满了一根根血丝。

  裴琳娜毛骨悚然。

  黑影对她伸出了手,一瞬间,死亡的恐惧向她笼罩而来,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凝固,心脏在这一刻忘记了跳动。

  黑影的手一寸、一寸地朝她逼近

  终于,占据了她整个视野。

  这一刻,她大脑一片空白。

  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那道黑影在她眼前被撞飞,短短的一刹那她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路子昂。

  路子昂擒住怪人,像刚才怪人对他的那样带着后者撞向路边的香樟。

  香樟直接断裂,路子昂擒着怪人继续前冲,到了另一条马路。

  他将怪人摁至沥青地面。

  怪人的身体与沥青地面疯狂摩擦,发出接连不断的“嗤啦”声响,触目惊心的殷红血肉抹在沥青地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污。

  最后砰的一声,这条道路上车里的众人看见那个衣服被毁了大半的青年擒着那浑身血污的人撞在路边的香樟上。

  香樟上的绿叶簌簌落下,路子昂看向怪人,发现对方昏厥了过去,才略微松了口气。

  他转身回去,没走两步,听到前面的车在疯狂鸣笛,他心里正诧异,陡然背后一阵剧痛,身体不受控制往前飞去。

  那是怪人苏醒了过来,一个猛冲撞向路子昂。

  路子昂撞在一棵香樟上,掉落下来。

  怪人也冲了过来,抓住他就是一顿疾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攻击速度之快,让周围的司机眼花缭乱。

  路子昂被打得晕头转向,感觉天地都在旋转摇晃。

  在递出了一波凌厉攻势后,面目狰狞的怪人一把掐住路子昂的脖颈,手臂发力,青筋突显,将路子昂硬生生提了起来。

  路子昂的脸一下子因为窒息变得通红,眼珠子瞪得巨大,像是要直接挣脱眼窝爆出来般。脖颈青筋毕露,喉结在不断蠕动。

  他离地的双脚不断地踢打着怪人,然而怪人的身躯犹如山岳般难以撼动。

  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昏厥侵蚀大脑。

  时间飞速流逝,过了两秒,路子昂的脸通红到极致,犹如燃烧的锅炉。

  裴琳娜出现在路边,看到这一幕,尖叫道。

  “子昂!不!”

  终于,到了最后一刻,怪人即将掐死路子昂。

  骤然间,一阵紫金色的光芒大涨,黑夜瞬间被点亮,一副由无数颗星辰交织绘成的古老图案浮现在路子昂的体肤上。

  路子昂眼光一凛。

  “给我……”

  “死!”

  他猛地一拳击在怪人胸膛,后者应声而飞,路子昂如鬼魅般出现在怪人身下,一拳将怪人打至半空,而后他飞身跃起。

  在空中,一个爆肘击在怪人胸膛上。

  怪人瞬间砸至地面,巨响撼天而起,地面裂缝迅速蔓延,瞬间结成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而那怪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路子昂落回地面,像溺水似的大口喘着粗气,这时一道香风袭来,一道婀娜的倩影映入眼帘。

  裴琳娜双手抚上路子昂的脸颊,关切道,“子昂,你没事吧?”

  路子昂看着眼前这张充满了担忧和关心的脸颜,心底一柔,什么也没说。

  半小时后,路子昂被裴琳娜送到了她家。这是裴琳娜的私人住所,偌大的豪宅只有她和佣人梅姨两人。

  裴琳娜喊来梅姨帮忙将路子昂放到沙发上,给路子昂清理伤口。

  路子昂笑着说,“没事的,就是一些轻微的擦伤而已。”

  裴琳娜不为所动,仍是专注清理男人的伤口。

  另一边,快速道路上,事故发生的地点来了一批警察、医生,就地检查、取材。

  不久,一个警察向上司报告道,“长官,是生化人!”

  上司面目一惊。

  警察赶忙道,“长官放心!已经死了!”

  “你……你确定?”上司将信将疑。

  “是的,心脏粉碎,确认死亡!”警察说道。

  “这帮人越来越猖獗了,现在竟然敢公然在马路上闹事!”上司忿忿的,“这是这个月出现的第几个生化人了?”

  “报告长官,是第四个了!”警察说道。

  “生化人没有理智,没有痛觉,速度和力量非同寻常,极其危险,今后一定要严加布防!今天比较幸运,没有人员伤亡,但下次就不会那么好运了!”上司说道,“将生化人带回科研所!”

  “是!长官!”警察转身离开。

  上司叫住了他,“对了,这生化人是怎么死的?是谁做的?”

  “不、不知道,他被粉碎了心脏,全身大部分骨骼碎裂,像是被重击所致,”警察说道。

  “那附近的人呢?他们都是目击者,他们不知道吗?”上司问道。

  “我们来得太晚,可能的目击者都已离去,”警察说道。

  “那就调监控!”上司道。

  “是!长官!”警察道。

  待警察离去,上司喃喃道,“什么东西,竟然能够粉碎生化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第一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第一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