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次爽
一只软泥怪2020-03-01 08:314,958

  如果我的结局是一场不可更改的宿命。

  如果这片天地终将被诸神毁灭。

  如果我们这些凡人之躯必将湮于神怒之下。

  如果……

  如果……

  如果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那么我希望,在最绝望的那一刻,挡在你们前面的人……

  是我。

  路子昂合上书,嗤之以鼻。

  “嘁!什么嘛?拜托,0202年了!现实一点、真实一点可不可以?怎么还有什么‘我希望挡在你们前面’这种中二病才会说出来的话嘛?”

  “如果是我,我肯定第一个就跑,拜托,人都要死了,不应该是先想着怎么明哲保身吗?还玩什么救世主套路?挡在前面?我去,那不是第一个死么?我的龟龟。”

  路子昂,二十岁,川大大二在读生。

  “喵~。”

  路子昂朝阳台看去,自己收养的流浪猫大力此刻叫了起来。

  过去抱起大力,嘟嘟嘴道,“哎哟哎哟,大力大力不哭哦,不叫哦,粥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可以吃了哦!”

  大力的叫声低了下来,毛茸茸的猫爪子在路子昂的脸上抓了抓。

  “让我看看你的腿好了没有,”路子昂将大力放到阳台,仔细端详了下大力的左前腿,“emmmmm,基本好了,不错大力,生命还是很顽强的嘛!”

  砰!

  砰!

  砰!

  忽然一阵巨响,吓得路子昂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

  “路子昂!你个王八蛋!你个臭垃圾!赶快开门!你他妈房租到底要不要交了?!”

  路子昂赶忙开了门,旋即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谩骂迎面涌来。

  “你个王八蛋!你要死啊?!你他妈的到底想不想在这住了?上个月的房租,你拖到这个月都快月底了还没交!我限你三分钟,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蛋!老娘这房子里不收垃圾!”

  路子昂就像一个打坏邻居家窗户的孩子一样缩头缩脑,耷拉着头,看着包租婆那双穿在人字拖里保养得还算细嫩的脚丫。

  “喵!”

  大力在这时叫了起来,声音中夹着一丝怒意。

  “你个臭猫——”

  “大力!”路子昂立马喝止了大力。

  “好啦好啦!刘阿姨,您说的我都知道啦。我知道我很混蛋,上个月的房租拖到现在都没交,我知道我很混蛋,大多数时候你敲门找我时我都装作不在。”

  “但是……”

  “刘阿姨,您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啦!子昂知道您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啦!所以您才会收留我到月底都没赶我走,所以您才总是限我三分钟搬走而我最后三十分钟都没走您也不赶我。”

  “房租我会尽快想办法给您的,您消消气,啊,消消气,”路子昂挠头笑道。

  刘玉被路子昂这一顿夸弄得有些不自在,但气确实是消了,狠狠地瞪了路子昂一眼,摔门而去。

  没走远时,门外又响起刘玉不满的声音。

  “都自身难保了,还收养什么流浪猫,烂好人!”

  路子昂嘿嘿一笑,这时粥熟了,他分了一半给大力,到壁橱翻出来一碗没剩多少的榨菜,也给了大力。

  大力喵了一声。

  路子昂柔柔一笑,“知道你最喜欢吃榨菜啦,都给你,我不吃。”

  摸摸大力的头。

  路子昂坐在木板凳上,喝了一口粥,门突然又响了起来。

  “路子昂!”

  一道清灵却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

  路子昂虎躯一震,粥也顾不及喝,开了门。

  “嘿嘿,你来啦?”路子昂抓抓头。

  此刻,门外站着一个女人。一袭紫罗兰长裙,身材高挑,裸露在外的雪肩细腻光滑,宛如一块白璧无瑕的璞玉,黑色的青丝如瀑倾洒,脚踩高跟凉鞋。

  活色生香。

  女人冷冷地说,“少废话!限你十秒钟换上这身衣服!”

  说完,女人扭头就走,随着走动,那被紫罗兰长裙收束的细腰如柳絮般婀娜曼妙。

  路子昂接过女人丢来的纸袋,一脸呆滞。

  半分钟后,一身银灰色西装革履的路子昂出现在楼下,换了一身西装的他,少了些平常的屌丝气质,多了丝彬彬儒雅,但那刻在骨子里的举止,无不在透露着他的屌丝本质。

  路边,一辆宝马760Li静静停泊着。

  “上车!”

  裴琳娜动人的声音从车里传来。

  “哎!哎!”路子昂低头哈脑地钻进了副驾驶。

  一声车鸣,银灰色的宝马760Li化作一道极光消失在路口。

  路上,路子昂问道,“琳……琳娜,我们今晚是去哪?”

  “香格里拉,慈善宴会。对了,没人在的时候,不要叫我名字,我们……没那么熟!”

  “哦……哦……好!”路子昂抓抓头。

  一天,路子昂的老爸浑身血污地倒在他们家门,路子昂一脸懵逼地将老爸送进了医院。可是要住ICU,他们拿不出钱。这时裴琳娜出现了,替他爸交了一年的费用。裴琳娜只有一个要求,要路子昂当上门女婿。路子昂没有不答应的理由,自己的老爸能住进ICU全靠这个陌生而美丽的女人。

  就这样,他稀里糊涂地跟裴琳娜结了婚,见了裴琳娜的父母。只不过到现在,他和裴琳娜都没有夫妻之实,他俩既没有行房,互相之间也不了解彼此,他除了知道裴琳娜的名字,以及她是一家大公司的总裁,其他一概不知。

  毕竟是自己的妻子,所以他尝试着问过,但得到的都是裴琳娜的一句“你不必知道”。

  他有些泄气,自己的妻子,自己却不能触摸,不能拥抱。

  裴琳娜给他的感觉,就好像生怕他会进入她的生活一样。

  他不知道裴琳娜为什么要匆忙跟他结婚,也不知道为什么结了婚后又要如此疏远他。

  不过至少现在看来,裴琳娜的出现,并不是件坏事,至少他的老爸现在正好好地躺在程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病房里。

  而他,也只需要承受一些人的白眼和嘲笑。

  这比起老爸所受的伤,根本不值一提。

  况且,他现在的生活没那么糟,至少……

  他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十几分钟后。

  碰!

  “下车!”

  路子昂从车里钻了出来,看着眼前的景象,惊为天人。

  他跟裴琳娜结婚不到一个星期,除了见过几次裴琳娜的父母外,裴琳娜几乎从未主动带他去过什么地方。

  这是第一次,裴琳娜主动带他来酒店。

  眼前的香格里拉酒店,仿佛古代皇帝的宫殿,内部的吊灯、瓷砖剔透得光可鉴人,门前铺着一条长长的红毯,一直延伸到马路边。数不清的华贵男女出入着酒店的玻璃旋转门。

  不管是穿着,还是气质,还是这里里外外的装饰,到处都透着一股浓郁的奢华气。

  路子昂倍感不自在。

  “愣着干嘛?进去啊!”裴琳娜的声音将路子昂拉回了现实,她经过一番挣扎,还是挽上了路子昂的手臂。毕竟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癞蛤蟆是她老公,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做的。

  路子昂尽量挤出一丝笑容,步伐僵硬地被裴琳娜挽着走进了酒店。

  “琳娜!”

  忽然有人叫道。

  路子昂看过去,是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色西服。

  “你好,陈总!”裴琳娜莞尔一笑。

  “你可真够狠的啊!东华路那块地皮本来我们华顺都要拿下了,谁知到了交接日期,对方竟然变卦了,说是裴琳娜成了他们新的合伙人。对你表叔都能下手,琳娜你可真够狠的啊!”陈天笑道。

  “陈叔,今天我们来这是为了慈善宴会,工作的事还是待会再谈吧,”裴琳娜笑着说。

  “嗯,好,”陈天看了路子昂一眼,有些惊讶地道,“这位就是……”

  “他是我的丈夫,路子昂,”裴琳娜说道。

  路子昂第一次遇见这种场合,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裴琳娜赶忙捏了捏路子昂,路子昂一阵龇牙咧嘴,赶忙道,“哎!哎!陈叔叔好,我叫路子昂,是裴……是琳娜的丈夫,嘿嘿!”

  “路子昂?嗯……不错,好名字!人长得是一表人才。既然琳娜嫁给了你,今后你可得好好支持琳娜的事业啊,她平时很忙的,连自己的身体都顾不上,让我们这些长辈的可是操碎了心啊!”陈天笑道。

  “哎,好,我会的!”路子昂讪笑道。

  “子昂,陈叔叔看好你!你一定不是个普通人!”陈天笑道。

  “好了,陈叔,再说就迟到了,”裴琳娜蹙眉道。

  “那好,我们走吧!”陈天说。

  去往十三楼宴会厅的路上,不断有人在跟裴琳娜、陈天打招呼,这些人个个西装革履、华服耀裙,里里外外散发着一种富贵气。路子昂很不自在,都是能避免掺和就避免。好在裴琳娜和陈天也没跟这些人闲聊的意思,只是浅浅地回应了几句。

  终于,宴会厅到了。

  厅内金碧辉煌,红毯地上摆满了酒席,此时此刻,已错落地坐了些人,窃窃的交谈声充斥了厅内的每个角落。

  路子昂、裴琳娜和陈天三人坐在了中间的一桌酒席上。

  一桌酒席一共十二个位置,路子昂三人入座,加上原有的八人,这座便只剩下一个位置。

  不久,宴会也正式开始了。

  北边台上的主持人说道,“欢迎各位来到今晚的慈善宴会,现在时间已到,各位可以开始用餐了,我们将在餐后举行慈善拍卖会,谢谢各位!”

  话音刚落,一个金发男子闯进大厅,“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

  他在大厅里扫了扫,目光锁定在路子昂这一桌,淡淡一笑走了过来,坐在那个仅剩的位置上。

  金发男子皮肤白皙,戴着铂金耳环,穿着一身质地光滑的银色礼服,他目光直直地落在裴琳娜姣好的脸上,咧嘴一笑,“琳娜,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低着头的路子昂眉头一皱。

  “你来晚了是你的事,跟我说做什么?”裴琳娜一边吃着,淡淡地说。

  “嘿嘿,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来晚了有你的晚宴,自然是我不对,当然要跟你道歉了,”金发男子笑道。

  “李少言重了,我可当不起什么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还有,我已经结婚了,”裴琳娜挽上路子昂的手臂。

  李念的眼光阴沉了下来,“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路子昂抬头看向李念说道,“几天前的事。”

  “妈的!老子没问你!你他妈给我闭嘴!”李念咆哮。

  路子昂愤怒地看着李念,紧握的双拳筛糠似的颤抖。

  “嗯?还敢瞪我?”李念手指抚过下巴,饶有兴致地说道,“我给你三秒钟,你若不低下你的狗头,我当场在这里废了你!”

  路子昂不为所动。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周围的人,这些名流贵族都认出了李念,饶有兴致地看着李念和路子昂的争锋。

  “李念,你够了!”裴琳娜提高了嗓音道。

  路子昂这一桌的人也都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看向李念和路子昂。

  李念略过裴琳娜的话,兀自说道,“三!”

  空气似乎冷了一些,厅内有的人打了个寒颤。

  路子昂直视着李念的眼神,不为所动。

  裴琳娜注视着这一切,眼神冰冷。

  “呵呵,有趣,”李念一笑,“二!”

  裴琳娜握紧了手,“李念,这里不是你们李氏集团,由不得你乱来!”

  “琳娜,这不关你的事,是我和他的事,你不要插手!”李念说道。

  路子昂仍是不为所动地看着李念。

  周围所有人眼中的戏谑都更浓了。

  “好嘛,还是那么硬气,那么——”

  “一!”

  话音落下,李念猛地一拍餐桌,震得饭菜都飞了起来。

  裴琳娜和这桌上的人都吓了一跳,然而看向李念,他只是拍了一下桌子,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嘿嘿,别紧张嘛,开个玩笑而已,”李念理了理领带,笑道。

  “李念,你好好吃饭,别在这乱来,我警告你,我会生气!”裴琳娜的声音透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冷。

  “什么?你竟然为了这个废物凶我?”李念很是惊讶的。

  “我跟你不熟,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还有,我的男人,他不是废物!”裴琳娜义正辞严。

  李念听后,沉默了许久,周围的人也跟着沉默了许久。

  忽然他说道:

  “好嘛,都这么护着他了,那么……”

  碰!

  李念猛地一跳,从餐桌上跳到路子昂的桌前,站在桌子上,一把将路子昂的头狠狠地摁在了餐桌上。

  路子昂的脸与自己的饭碗来了个亲密接触,脸颊瞬间就通红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都让众人惊了一惊,不过很多人紧接着就变成了戏谑,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个被摁在桌子上毫无尊严的废物。

  路子昂奋力挣扎,然而李念的力气透着一股诡异,任他如何努力都不能奏效。

  “李念!你太过分了!来人!”裴琳娜喊道。

  话落,大厅门外的两个黑衣保镖走了进来。

  “我看谁敢放肆!”李念一喊,顿时黑衣保镖的身后不知从哪窜出来两人,一瞬将将两名保镖放倒。

  “你们给我看好了,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废物,敢跟我李念抢女人,敢跟我们李氏集团作对。”

  “我今天,就在这当场废了他,告诉你们,敢跟我李念抢女人是什么后果!”

  话落,李念抓起旁边的一把叉子,对着路子昂的脸扎了下去。

  就在这一刻,一道怒极的声音响起。

  就像一头暴怒的野兽。

  “你他妈……找死!”

  路子昂翻身一按,将李念摁在了桌子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第一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第一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