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上吊自杀
嫣洛瑶2020-03-05 16:162,188

  相识相知定情缘,

  一世倾城一世惨。

  奈何无情帝王家,

  迫使断情赴异国。

  两眼含泪双双落,

  此情绵绵惨别离。

  纵使冬风刺骨寒,

  生死别离永相随。

  “救命呀!快来人啊!救命,大小姐上吊自杀了……”一阵尖利刺耳的救命声突然袭来打破了府内的宁静。

  “哐当!”一声板凳倒地,一袭白衣女子上吊自杀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家大小姐苏萤萱。

  侍女玲香慌忙的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大喊救命……

  苏家乃是林州一户地地道道的茶商户,在林州小有名气,虽比不上王工贵族,但至少也是个大户人家。

  这苏家老爷膝下有两女,小女苏萤萱由小妾敏氏所生。

  嫡长女便就是苏萤萱。

  苏萤萱名义上是嫡长女,苏府的千金大小姐,可实际上在苏家她的待遇却还不如一个庶出,苏家大小姐也只不过是空无虚名罢了,苏府上下没几个人是真真实实拿她当大小姐的。

  无奈堂堂嫡长女却生活的卑躬屈膝,含垢忍辱。

  自打母亲去世,父亲就变了,他变的像一个陌生人一般,待她也是爱搭不理,甚至视而不见,即使受到敏氏母女的欺辱,若不是过分至极,他也是不管不问。

  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习惯了父亲的冷落;习惯了敏氏母女霸道无礼。

  近日说是这个后娘为她寻了一门亲事,实则只不过要她做个替代品,正好也可快些将她撵出苏府。

  从小到大,无论敏氏母女如何待她,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她都是能忍则忍,可这一次,她们做的实在过分,士可杀不可辱,她苏萤萱也绝非是那种软弱无能之辈,自己的终身大事她绝不会妥协。

  于是迫于无奈,她便想出寻短见的苦肉计来薄得父亲的怜惜而为她退婚。

  谁知一场苦肉计竟弄的苏府鸡飞狗跳,还好是有惊无险,苏萤萱也已被及时救回且安然无恙。

  府内一偏房里,苏萤萱躺在卧榻上,娇小的身子由浅色被褥盖,头顶是白色床帐,房中各类器具陈设简单,虽谈不上华丽耀眼,但看上去却是清新淡雅、舒适安逸。

  床塌边坐着一位四十有余的大夫正细细为她把脉,父亲苏武胜坐在卧榻一侧的檀木椅子上,他黑着脸,似是对苏萤萱上吊一事颇为气愤。

  其余的后娘敏氏和妹妹苏萤莹二人虽是站在苏武胜身旁,但她们的脸上满满的全是不情不愿,恨不得立马离开苏萤萱房间,却又不得不惺惺作态装个好人。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大夫和苏萤萱身上,却瞧不出一丝担忧之意。

  唯有站在卧榻旁边的侍女玲香满脸忧心忡忡,她不停的掐着自己的手指。

  而当下的苏脸色苍白,她的脖子上一道勒痕明显露出,显然,这一出苦肉计她是在拿命薄。

  不多时,瞧着大夫已把完脉,苏武胜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问上一句:“大夫,我女儿的伤可有大碍?”

  “呃!还请老爷、夫人宽心,小姐的伤无碍,只是有些气虚,待老夫开几副补气血的药方,只要按时煎来给小姐服下,再好好休养几日方可痊愈。”

  大夫收起把脉使用的小靠枕,站起身来退让到床榻的一侧,面对着苏武胜缓和的语气向他们说明情况。

  苏武胜的目光投向躺在床上的苏萤萱,瞄了一眼她,不知是因她的伤无碍,还因为别的,似是松了口气,接着他又把目光收回落到大夫身上,他点点头硬撑着自己笑了笑说道:“无碍便好,呵呵!真是有劳大夫费心了,来人送大夫出去。”

  “是!”

  “大夫请!”

  于是管家连忙上前帮助大夫提着药箱,将他送走。

  瞧着大夫离开后,苏萤萱便慢慢坐起身来,她觉得此时此刻便是她向父亲求情的好时机,需得赶紧趁热打铁。

  于是她一副渴望的眼神看着她的父亲轻声唤道:“爹!”

  她多么渴望,这一次父亲会因她誓死不屈且又弄遍体鳞伤而心软。

  可眼下这情形,她似乎是在自作多情,父亲不仅丝毫没有心软,反而对她的态度越发粗暴了些,简直一点面子都不肯给。

  当着众人面前他便甩开衣袖,侧脸摆给她,且狠狠地瞪一眼玲香,满口责备:“哼!你到底要闹到何等地步才善罢甘休?”

  何等地步?不用说这明摆着自然是闹到退出婚约为止!!

  父亲这么一问,顿时苏萤萱一愣,眼底略过一丝暗殇,心中如烈火灼烧般疼痛,看来即使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也仍是博不到他的同情。

  即使父亲已表明了态度,但他们是血肉相连,她苏萤萱仍抱着他是父亲的那么一丝丝希望,她厚着脸皮不罢休,掀开被褥慢慢蹭起身来,就在床上,便面对着父亲跪下。

  嘶哑声音恳求父亲:“爹,女儿不愿嫁,女儿不想离开爹爹,求爹爹收回成命可好?”

  话出之时悬在眼角的眼泪如同珍珠一样款款落下,沁湿了脸颊。

  不料,都已经这样了,父亲竟还是如此这般铁石心肠,他凶巴巴的语气责问:“笑话,婚姻大事岂能儿戏,聘礼已下,婚期已定,你不嫁,难道要你妹妹嫁过去?”说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苏萤莹母女。

  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原来还是因为她,提到妹妹,她更是火冒三丈,若不是她,她又怎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苏萤萱耸耸鼻涕,深深吸一口气,她怒目圆睁,狠狠的瞪着苏萤莹嘶哑的声音反问:“有何不可?原本该嫁给郭宝贵的人就是她,可你们却偷梁换柱,将我推至火坑,在你们眼里就如此容不得我?”

  “住口,你个不孝女,她是你妹妹,她还小,你生为长姐,自然先由你出嫁,郭家家大业大,怎么就配不上你了?”苏武胜狠狠地指着她大吼,指责她是不孝女,丝毫没有给她颜面。

  苏武胜身为一个父亲,却没有半分像父亲,他的女儿几乎已是遍体鳞伤了,可他说的话竟还像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句句伤人肺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之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之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