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男人
啾啾飞2020-06-24 09:582,169

  “好一个不敢!”俞裕声音更加凌厉,目光如炬的看着浑身都因为疼痛而控制不住发抖的萧泠泠,以为她是因为害怕了,“既然这么害怕,皇后又何必逞强?朕原本以为将你软禁在凤宁宫中后宫便不会有风浪,可是朕真是小瞧了你啊。”

  萧泠泠心中一惊,多年的夫妻,她不知道俞裕温和柔情是怎么样的,但是俞裕发怒的征兆她是一清二楚。

  而这个时候的她,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禁足确实是最轻的了,毕竟她除了请安,也不怎么出门。可是显然的,俞裕并不想这般“怠慢”了她。

  “来人,扶太后回元安宫休息。”俞裕极其冷静的下着口谕,那话语中包含着的冷然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禁不住的打了个突。

  “至于萧后,呵,扰乱后宫有违礼规,带到地牢刑罚反省,没朕的旨意不准放出!”

  说完,俞裕轻轻地将怀中的上官黎抱在臂弯中,打算回未央宫。而就在这时,上官黎似乎突然从恐惧悲伤中清醒过来了一样,挣扎着从俞裕的怀中下来,跪在地上,拽着俞裕的衣袖开始低声抽泣。

  之前的泪痕还未干透,这时再次眼眶红肿流出清泪,睫毛上占满了细密晶莹的水珠,格外的娇美。

  俞裕见到她这副模样,原本冰冷的面容一下子软了下来,他连忙弯下腰,想要将上官黎再次抱起来,上官黎却不依不饶,小声哀求道:“皇上,这次原本是臣妾的错,臣妾不该闲来无事过来看望姐姐,姐姐犯了什么罪过需要带入地牢呢?那种地方,姐姐身子金贵,怎么受得了?黎儿恳求皇上开恩,不要怪罪于姐姐,都是黎儿不懂事!”她神情哀切,两行清泪连绵不绝,微微喘着气,似乎真的是心痛到了极点无法承受一般。

  “又在说胡话!”俞裕皱眉,佯装责怪着,却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打横抱起,“朕还不至于是非不分。萧泠泠自己的错,你可莫要再求情!”说完,他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可是……”上官黎似乎还不死心的继续说着,却刚刚张口就被俞裕立刻打断。

  “没有什么可是!你是朕的妻子,朕就要护着你不被这吃人的深宫恶毒的女子伤着。”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相互依偎的样子看上去无比的恩爱动人,俞裕的眼神满含着宠爱,语气轻柔到萧泠泠无法想象的地步。

  真是可笑啊。

  萧泠泠终于支撑不住,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月白色的长裙腿部的位置已经被鲜血浸透,看上去无比的可怖,向前因为跪着,又被火红色的狐裘掩盖着,竟然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出来。

  上官黎打了她,骂了她,惩戒了自己的宫人先前还诬陷她导致她被罚。

  而她呢,她做了什么?

  她只不过是明白一人之力抵不过专宠的上官黎罢了,去找了太后来救命,这也有错吗?子肖若不是机灵及时禀告了太后,现在的她会被上官黎在凤宁宫这个地方欺凌成什么样子呢?

  太后又做了什么呢?

  不过是敲打敲打让她安分些,别总想着扰乱六宫。

  三个月的禁足对别的妃嫔是无比的严重了,可是对专宠的上官黎又算得了什么呢?俞裕这般宠她谁都看到了,三个月也许只是感情加深罢了。

  上官黎甚至自始至终连跪下行礼都没有过。

  可是偏偏被疼惜的哭的楚楚可怜的人是上官黎,而她连软禁都没结束又要被打入地牢。

  地牢是什么地方?萧泠泠也只是听说过里面有多么可怕,她连想都没有想过俞裕会如此狠心。

  太后早在俞裕下旨的时候就被宫人搀扶着离开了,显然也是被气得狠了元气大伤的样子,已经是自顾不暇,更别说保萧泠泠了。

  刚刚俞裕抱着上官黎离开的那个场景还历历在目,她几乎要将下唇咬破。

  上官黎哪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为她求情,不过是想要让俞裕的在心中更加的厌恶她萧泠泠罢了。

  ——狠毒城府极深,即便是连皇上在这里都会让“受了欺凌”的妃子瑟瑟发抖的为她求情,你看,多么高明的手段多么可恶的皇后啊,横行后宫让众妃有口说不得有委屈发不得,即便是皇上最宠爱的地位比她只低了一点点的皇贵妃。

  哈,到底是谁可怜呢?又到底是谁心狠手辣呢?

  跨出宫门的那一刻,萧泠泠分明看到了上官黎眼中的挑衅,得意而嚣张。

  而她萧泠泠只能跪在地上,等着地牢的狱卒将自己收押进去,不知关到何年何月,也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刑罚。

  她不过是,在被软禁的时候,躺在庭院的美人榻上小憩了一会儿罢了,天降之灾,到底躲不掉。

  论手段,萧泠泠自然是不会输给上官黎,论谋略能力才华美貌,萧泠泠更是站在了一个让上官黎只能仰望的地方,更不用说品德礼教为人修养了。

  可是得不到帝王的恩宠,就什么都不是,一切都做不得数了。

  这份残酷,萧泠泠在深宫中孤单寂寥了那么多年,自以为早已深知,可是当现实再一次摆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心中的一阵阵抽痛,几乎要让她窒息。

  为什么呢?

  从来就没有过答案,无论她多么努力,无论她多么渴望。

  罢了,这大概,就是她一辈子的劫吧。当初接了那份圣旨,就再也没有退后的余地了。

  “娘娘,您的伤!”子肖在这时才端着太医煎好的药走了进来,一进殿门就看到萧泠泠伏在地上白裙被鲜血濡湿的场景。

  怎么会这样?

  分明刚刚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太后坐在高座上,上官黎狼狈着的。

  一息之间罢了,她的娘娘非但没有处置了上官黎,反而自己比之前更加的萧然。

  “快,快去把太医院的女官传过来!娘娘的伤口崩开了!”子肖急急忙忙的喊着宫人们,把药放在桌子上,然后缓慢的将萧泠泠扶了起来。

  萧泠泠坐在软椅上,默不作声,神色哀戚,一片灰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贵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贵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