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地牢
啾啾飞2020-06-24 09:592,190

  “娘娘,娘娘您究竟怎么了?”子肖看着变得空洞无神的萧泠泠,心中焦急不已,“女官马上就来了,娘娘您忍忍,等下就不疼了。”

  子肖拿出丝帕,给萧泠泠擦了下额头的冷汗。

  重新描过的妆容此刻再次被晕染开来,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堪。

  萧泠泠精致的容貌,好似被浓墨尘埃重重的玷污过一般,不再有平日里风采。

  无论子肖怎么劝慰,萧泠泠自始至终只字不语,仿佛灵魂已经和这个世界隔绝。

  俞裕的冷笑声太过沉重,上官黎的得意也像是往她的心上狠狠地刺了一刀,她不愿去回忆,奈何这些片段在她的脑内不断翻腾着撕扯着,乃至痛感都钝了起来,一下一下绵延着到了全身,泄了她全部的力气。

  没多久,秦太医带着女官匆匆忙忙赶来了。

  刚刚皇上在凤宁宫大发雷霆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原本是没有太医愿意过来的,生怕给自己惹一身腥。

  可是这个秦太医曾经受过萧泠泠的恩情,一心是为了萧泠泠效劳的,这才不至于让萧泠泠连伤病都看不了。

  可是他才刚刚把药箱摆好,将工具拿出来,凤宁宫中就闯进来了一批身着灰蓝色宫装侍卫打扮的宫人,将他和女官一下子挤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一般。

  是皇宫地牢的狱卒。

  “皇后娘娘,皇命难违,得罪了。”领头的宫人规规矩矩行了礼,挥挥手,立刻有两个人上前,想要抓住萧泠泠。

  凤宁宫的侍卫们想要阻止,却迅速的被压制住。

  “不必为难他们,本宫知道皇命难违,本宫自己会走。”一直沉默着的萧泠泠突然抬头开口道,让众人都惊了一下。

  “娘娘!”子肖震惊又担忧的大喊,“娘娘您的伤还没包扎!”

  不等萧泠泠说什么,子肖又立刻转身跪在那群狱卒面前,哀求道:“各位大人,拜托,让我家娘娘包扎了伤口再走好不好,拜托了!”

  她的哀求并没有得到些许的同情,反而立刻是被人压牢了,连挣扎都勉强。

  秦太医也苦苦哀求着,手中的药箱却被夺走,侍卫们不过是看在他无罪又是宫中老人的份上没有动手罢了。

  “子肖。”萧泠泠突然清唤一声,子肖抬头,看向她的一双眼睛湿淋淋的充满痛楚,被泪水浸透。

  萧泠泠顿了顿,温和的笑着说,“这一去不知何时,凤宁宫暂且就帮本宫照看着吧。”

  子肖闻言,难以置信的看向她,水痕未干,便又有两行清泪滑了下来:“娘娘又在说胡话了,没了娘娘的子肖能算什么呢。娘娘身为凤宁宫之主,就算离去又能有几日呢?”

  分明是哭着的,嘴角却努力的上扬着,落在旁人眼中是苦涩的让人不忍的转开了目光。

  “谁知道能有几日呢?”萧泠泠缓声道,“本宫的命令,你如今也是不听了吗?”

  “子肖不敢!”她悲痛的垂了头,压抑着哭声,浑身都在发抖。

  萧泠泠的话的确是事实。

  她这一去,是否能回来尚无人可知。即便是口上再不愿承认,事实终究是事实。

  “秦太医,劳您这般跑了一趟,不嫌弃的话就拿了这当赏赐吧。”萧泠泠从头上拔下一只玉簪,强硬的塞进了秦太医的药箱里,淡淡一笑之后,转身迈出了大殿。

  殿门被缓缓关上,一群身着灰蓝色服装的宫人跟在萧泠泠的身后渐行渐远,那身影单薄萧瑟却挺拔,分毫没有即将入狱面对未知危险的狼狈,那群跋扈的侍卫们气势反而被压得严严实实,好像只是皇后娘娘出宫走走身后跟着的护卫罢了。

  子肖脱力的瘫在地上,眼泪淌成了一汪泉水。解除了桎梏的宫人们纷纷散去了,原本就冷清的凤宁宫如今竟和冷宫无异。

  “秦太医,今日麻烦您了,回的路上还请多加小心。”萧泠泠暂时离去了,但是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子肖背负着无比重的担子,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秦太医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拿着药箱出了门。

  秦太医之后在宫中的日子,想也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

  完全的黑暗,只有很高很高的墙壁顶端有拇指大小的孔,些许微光从里面透出来,不及地面便已经消散殆尽。

  墙壁冷冰冰的,身下的稻草倒是干燥的,只是粗糙无比,磨砺的肌肤生疼。稻草底下时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让人很难不去怀疑是什么东西暗暗地经过了,声音在这寂静中显得格外的光明正大。

  萧泠泠端坐在在墙角,华贵的衣裳早已不堪折磨破损了,于是堂堂一朝皇后竟然落得衣不蔽体的境遇。狐裘在入狱前就被萧泠泠扔在了凤宁宫,到底是好东西,她也并没有奢侈到将这价值寻常百姓数十年吃穿用度的东西带进地牢糟蹋的程度。

  于是这半分人气没有的地方,她只能默默地咬牙硬挨着。

  自幼便是养尊处优的萧泠泠,何时步入过这般的境地?

  她闭了闭眼,腰挺得更直了些。就算是在这样狭隘阴暗的地方,那母仪天下的上位者的威严丝毫不减半分,仿佛这里就是那凤宁宫前殿 ,她的面前跪了一地的妃嫔向她请安。

  黑暗中突然的想起了细碎的开锁声音,随着牢门的打开,一束光突然的照进来,并不怎么强烈,对于在这里呆了那么久的萧泠泠来说,却依然刺目无比让她不自觉的眯了眼。

  “皇后娘娘,用膳吧。”进来的是个脾气好些的小狱卒,口口声声的还尚且唤一句皇后娘娘,规规矩矩行个礼。

  这几日来的最多的那些个狱卒头头,看到皇后娘娘这般落难,小人之心顿起,言行上少不得怠慢。

  “放在那里便是了。”萧泠泠开口道,声音因为长久的不说话变得有些嘶哑,然而雍容贵气一点儿没少。

  “是。”小心翼翼地放下了食盒,小狱卒这才轻手轻脚的出去了,临了关了半扇门了,又一只脚踏回来,“这灯就先给娘娘放这儿了,半个时辰后小的来一并收了。”

  说罢,才是不回头的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贵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贵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