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术士下山
君锦2020-03-29 23:283,903

  月黑风高。

  云翔道观。

  李君锦一副翩翩少年的模样,穿着道士灰袍子双手合一恭敬的聆听者师傅无尘道长的教诲。

  “修炼道术者,需上能洞察宇宙之妙,下能吞吐天地之机,道术至高境界,便能行逆天改命之事 。你在观中跟着为师修炼十载,如今也略有成就,若想在道术一途更进一步,就去尘世中历练吧。”

  “师傅,我不想离开您,当年泥石流席卷了村子,若非师傅把我从废墟中救起来,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过去不好的经历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也成年了,跟着我这老头子待在观里岂不是辜负了你大好的青春,为师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那也是仪表堂堂,套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讲也属于校草级别的人物,在城市里混得风生水起,还有各种各样的美女对为师那是青睐有加,什么极品校花、麻辣女警、纯情护士,哈哈……”无尘道长说到最后袖袍掩面颇为无耻的大笑了起来,一张老脸仿若追忆着往昔风花雪月。

  “师傅,你又不正经了。”李君锦脸上的晦暗一扫而光并白了他一眼说道。

  “好了,今晚早点休息,明日启程吧。”

  翌日清晨,李君锦告别师傅离开这个居住了十年的云翔道观,内心难免不舍,但外面的世界又让他一阵憧憬。

  花了阵功夫李君锦来到山下一片荒地,环往四周,野草间隐约能见到瓦砾断壁,这是他阔别已久的家,可惜都不复存在了。只是依旧记得当年和邻家女孩在村头玩耍,泥石流来时村头掩埋不深,所以才保住性命,当时两人在废墟里被困了一天一夜,互相取暖打气,直到无尘道长下山发现他们才得以脱险,最后李君锦跟着师傅去了山上的云翔道观,而邻家女孩也投奔了嫁入市里的姑姑。

  这次去市里没准能找到她!

  李君锦收回思绪,沿着羊肠小道向远处走去,直到傍晚,李君锦步行来到了内地最大最繁华的都市渝庆市,琉璃灯红掩映着高楼大厦,甚为富丽壮观,更是把这座城市打造成了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李君锦一身道士打扮在街道的人流中显得不伦不类,自然吸引了许多人惊异的目光,其中有两名流里流气黄毛青年拦住了去路。

  “小子,你还挺会复古的,刚进城不久吧,识相的话,把兜里的钱财交出来。”

  “你们要多少?”李君锦不假思索直接问道。

  “全部都拿出来吧。”

  “好吧,你们稍等。”李君锦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布袋,解开布绳,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堆泛黄的小额纸笔,一元,两元,还有几枚一圆银币,所有加起来也就二十多元,这都是李君锦趁着师傅不注意从观里香客那里化来的香油钱,若是发现了恐怕早就充公了。

  “你玩我们哥两呢,真是不想活了。”青年龇牙咧嘴吼道。

  “你们可别嫌少,这可是我所有家当,既然你们瞧不上,那就再会了。”李君锦重新把布袋系好并放入怀里并准备离开,然而这哥两哪会轻易这般罢休,抡起拳头就砸了上去。

  李君锦身体灵活,一番闪避就躲开了两人的攻击,同时施展了观里修炼的道家功夫,阴阳八卦掌,双掌呈圆挥舞,速度极快令人眼花缭乱,一息间就把这对哥两打倒在地。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晚住店有着落了。”李君锦在两人身上摩挲了一阵搜刮出了三张百元钞票。

  搜寻了半晌,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捧着“住宿”白色牌子走了过来向李君锦问道:“兄弟,要住宿吗?”

  “多少?”

  “一人标间五十,双人标间八十。”

  中年男子见李君锦犹豫,继续怂恿道,“兄弟,老实说,你就算找遍整个市也没有这么便宜的旅店的,而且环境并不差。”

  李君锦神情动容,眼前这位男人说的价钱倒是很贴合自己目前消费能力,于是点点头道:“你带路吧!”

  中年男子把李君锦领到旅店后告别继续出去招揽顾客。

  此刻李君锦大致扫了一下旅店,目光便落到柜台前坐着一位神情憔悴脸色苍白的老板娘,看样子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李君锦也不便多问,直接交了住宿费。

  老板娘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钥匙递给了过来,口中不忘叮嘱道:“晚上睡觉的时别忘记锁门。”

  “这个自然。”李君锦接过钥匙回道。

  “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开门,就当没听到,别忘了。”

  老板娘的告诫,李君锦只当是她的一番好心并没有引起多大在意,再者他此时全身疲惫急于进房间休息也就没心思去追问下去。

  房间内布置简单而周到,一张床,一个方桌,一架衣橱,配备独立卫生间,洗漱用具一应俱全。

  李君锦脱掉道士袍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没过多久,一身的疲惫也消失殆尽。

  夜静谧。

  窗扉外月如弯钩,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透过窗映在李君锦的脸庞上感觉凉凉的,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咚咚!哑哑!这怪声很特别也很贴近,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对着耳边窃窃私语。

  莫非遇到鬼了?

  李君锦难以入眠索性打开电灯,眸光环视,眼前房间内摆设依旧只是多了这怪声。

  吱吱!怪声再次变化,这时电灯突然灭掉,李君锦再次按下电灯开关,只是来回按了三四下电灯始终没有开启的迹象。

  天际上的皎月受惊般的躲进了黑云之内隐匿了光芒。霎时,眼前陷入黑暗如无底的深渊似乎要吞噬一切生命。同时房间凭空升起一阵寒风,气氛瞬间变得阴森恐怖。

  李君锦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内心拔凉拔凉的,饶是一米七八的汉子也忍受不了这可怖的感觉。于是疾步往房门奔去,右手刚触碰到门把手,脑海中浮现出老板娘嘱咐的话语,无论晚上听到什么就当没听见也不要开门。

  迟疑片刻,李君锦把右手收了回来,打定主意听从老板娘的劝告决定充耳不闻。

  哎!李君锦叹息一声折回床铺捂上被子继续睡大觉,不过刚躺下没多久门被敲响了。

  咚咚!

  “谁啊?”李君锦冲着房门开口询问道。

  咚咚!

  门外没有人回话,一如既往的敲门声。饶是李君锦再好的性子也忍受不了这翻折磨,终于按耐不住大声问道:“谁在敲门?”

  但依旧没有人回复,这勾起了李君锦的好奇,于是穿好衣服鞋子,一个深呼吸后鼓足勇气打开了房门。

  然而屋外走廊甬道空荡荡的并未有人,那么刚才是谁在敲门呢?李君锦纳闷莫非是谁在恶作剧,但又会有谁这么无聊大半夜的出来捉弄人。

  此时此刻,一股毛骨悚然涌上心头,虽然李君锦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怪,但天地间确实有很多超自然现象。

  譬如无人敢进的死亡之谷、神农架中的野人、忽隐忽现的幽灵岛,百慕大三角等等,这些超自然现象都是谜,科学家至今也无法解释清楚。

  这时房间的电灯再次亮了起来,甬道内走进来一个模样熟悉的男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接他来这家宾馆的中年男人。

  “保险箱跳闸了,现在好了,没打扰你休息吧。”中年男人冲着李君锦微笑道。

  “刚才是谁在敲我的房间?”李君锦摸了摸后脑勺直接问道。

  “我没看见有人啊!”中年男人疑惑,片刻后豁然明白了过来,道,“哦 ,刚才我用锤头敲了几下保险箱的盖子,这保险箱离你住的这道房门旁边墙体里,所以听起来就像敲门的声音。”

  李君锦闻言抬眸往上方看了看,果真一个保险盒镶嵌在墙体内,平时若是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

  “那我出来怎么没看见你?”李君锦依旧狐疑问道。

  “我放工具去了,这不刚折回来就看见你了,打扰到你休息不好意思了。”中年男人最后带着抱歉的口吻道。

  “无妨,只是这旅店内总是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不会又是你造成的吧?”李君锦试探问道。

  此刻中年男人脸上呈现出茫然道:“一个月前就有了,每到夜深人际的时候宾馆内总是发出奇怪的声音,导致如今生意惨淡,哎!”

  “会不会是人为报复?”李君锦揣测问道。

  “刚开始我们老板也是这么认为,于是让我熬夜守候,然而几个昼夜下来并未发现任何人,这声音依旧每逢傍晚就响个不停,直到第二天凌晨方才停止。”

  “还有这奇怪的事情。”李君锦越听越有兴趣道。

  “可不是嘛,最后老板娘选择报警,可调查了一翻也没发现所以然来,老板娘这个月来也是焦眉烂额,小哥,要是你能解决这个问题,老板娘必定会重谢。 ”

  李君锦沉吟了半晌,方才回道:“我试试吧,若是有答案了,明日早上再告诉你。”

  “那就多谢了。”

  然而,李君锦双眸不着痕迹的观察着眼前中年男人微表情变化,虽然对方口中表达感谢,但脸上的表情明显带着轻视,显然丝毫没有报希望。

  这也难怪中年男人这么想,连警方都调查不出所以然,更不会相信眼前的少年就能破解这怪声之谜。

  李君锦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单手支着下巴敏思奇想,半晌过后,李君锦起身在房间内四处走动寻找声源。经过一番搜寻,李君锦发现这声音来源正是卫生间内排水管,这排水管穿插出了墙体直达地面下水道。来到窗户前,透过玻璃,便见到马路对面是有一家烤鱼店,这半夜时分仍旧在营业。

  经过短暂的思量,李君锦似乎找到了答案。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他出了宾馆,站在街道上双目扫视周围的环境,最后聚焦在一处角落下水道的方形铁盖上面,于是往前靠近,旋即发现这铁盖周围泥土翻新,明显有人动过的痕迹,伸手打开,果不出他所料,这铁盖下正是一处地下小水池,而且用铁丝栅栏阻挡,在栅栏里游荡着好几条的鲜活的鱼。

  显然造成旅店里的怪声,这些鱼就是罪魁祸首。

  李君锦也是从刚才修保险箱受到的启发,鱼在这地下水池中发出声音,利用下水道管为固体介质传播出去,而宾馆离得最近,住在宾馆内的人自然听得最真切。

  可为何到了凌晨时候,这声音就消失了呢?

  李君锦若有所思,眸光移到对面的烤鱼店,旋即豁然开朗,作案人想必是利用下水道把鱼偷渡出来,待第二天凌晨没人时再来取出。而这位作案人很熟悉对面这家烤鱼店,确切的说很有可能是店里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行盗窃之事。

  不得不佩服这人手段真是高明!

  李君锦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人,于是决定躲在不远处的树阴下等待着那人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术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术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