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祸兮福所倚
行济2020-03-16 08:482,338

  寿宴的酒菜真是丰富,天南海北的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大家推杯换盏、吆五喝六,十分的热闹。

  “唉,龙哥,我刚才看到赵佑亭那小子了,就他兄弟赵佑台跟着一起,没带其他人,要不等会儿,把他给办了?”

  “哼,这小子仗着他老子和九爷的一点交情,竟敢吃我们合义和的黑,完全不讲道义,胆大包天、死有余辜。但是今天王叔大喜之日,不便动手,免得传出去惹老爷子们生气,算了,再找机会吧。”

  “走,兄弟们跟我一起去敬个酒,这事儿可不能落后了。”

  “陈公子,等会儿打牌,我想我就不去了,我也不会。”

  “那怎么行啊?舅舅点到了我们就必须得到堂,就是让我们去帮忙输一些钱,让他们高兴。没关系,你在旁边看看就行。”

  “这样啊,那好吧。”

  悦榕庄总统套房,五间大房加两个大客厅和中西两个餐厅,四个洗手间,全部按中式装修,家具陈设古色古香,屋内檀香萦绕。

  大厅还配有一个一百多平的大水池,池中盛满了水,常年恒温。池的两侧,有工艺精美的景泰蓝制成的莲花台,整齐的摆放着阿玛尼浴巾、天然精油和香薰,觉得疲累可以随时泡泡汤。

  陈亮和王小丽头一次见到这么奢华的房间,一路看得啧啧称奇。

  客人们陆续到齐了,便来到影音娱乐间,有顶级的影音设备和卡拉OK,屋子正中间摆放着一个豪华赌台,穿着暴露的荷官和服务员已经准备就绪。

  “今天高兴,请大家来玩儿几把,请放心,赢了都拿走,输了算我的。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请问王董,今天几位老板想玩些什么呀?”

  “难得这么开心,先玩一下百家乐,再玩玩德州,一定要开好牌,让大家高兴啊!”

  “好的,请王董放心!”

  陈亮和屋里的人们,都被刺激的金钱游戏吸引着,此起彼伏的叫好和笑骂声,充斥着整个大厅。

  小丽不谙此道,也没有多大兴趣,再加上心里有事,老想着那难以偿还的贷款,和让人后怕的不平等合约。

  “王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啊?有什么心事吗?”

  王一枢拿来一瓶波尔多的柏图斯,他递给了小丽一个酒杯。

  “谢谢王董,我不太会喝酒。”

  “来,尝尝世上最贵的红酒,什么烦恼都会烟消云散,这一杯差不多是三千英镑!”

  “哦,是吗,好吧,谢谢您的关心!我敬您!”

  不胜酒力的王小丽,没喝两杯就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在晃动,头重脚轻几欲栽倒。

  “王小姐,王小姐,你没事吧?”

  王一枢上前将她扶住,望着漂亮性感的小丽,醉倒在自己怀里,他有些胡思乱想了。

  小丽迷迷糊糊仿如在梦中,感觉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在撕扯着自己,无比难受、无比恐惧,她拼命猛地睁开了眼睛……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到王一枢的脸上,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击得愣在了当场,50年来,这是第二个扇自己耳光的女人。

  “滚,滚远些,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贱女人!”

  小丽慌乱地穿好衣服,踉踉跄跄地冲出了总统套间,她头发凌乱失魂落魄的样子,使得酒店里的人们都惊异地望着她。

  “小姐,小心一点,别摔着。怎么是你?有谁欺负你吗?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

  王小丽刚刚冲出酒店大门,便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惊魂未定的她抬头看了一眼,竟然是那位英俊、礼貌的服务生。

  委屈无助、头晕目眩的小丽好像一下看到了亲人,她瘫软在了那服务生的怀里。

  “帮帮我,把我送回家……”

  “你终于醒了,怎么喝这么多酒?昏睡了快有5个小时。”

  小丽使劲睁开双眼,一个陌生但又亲切的环境,那位服务生坐在床边,关切的望着自己。

  “我这是在哪里呀?头好疼啊。”

  “这是我家,你让我送你回家,却一直昏睡不醒。我也不知你家在哪儿,没办法,只好先带你回来,醒了再送你回去。”

  小丽惊疑、迷茫,她程式化的掀开了一点被子,看到自己安然无恙,害羞的抬眼说道:

  “对不起,我不小心喝多了,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啊!”

  “没关系,醒了就好。也不知道你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能醒?我还没请假便带你回来。要不你再多休息一会儿,我赶去补个假,一会就回来送你回家,好吗?”

  “嗯,好的,谢谢你!你放心去忙吧,我躺一会就好了。”

  仔细观察着这所房间,整洁淡雅,一股令人陶醉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沁入心脾,小丽觉得是那么的清新、舒适。

  孤独自傲的小丽,还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她太渴望这样的感觉了,从未有过的激动和羞涩。

  “连人家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别人是否也有同感也还不得而知,说不定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呢?看把自己美得!”

  小丽心里不禁生出各种疑问?再又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王一枢这个老混蛋算是得罪了,他一定会怀恨在心,逼着自己还贷款,还有大平头那一笔27万的。

  “我的妈呀,愁都要愁死,哪还有心情在这里想这些朗格里格朗啊?”

  越想越怕,头痛难忍,忍不住又已经泪流满面。

  这时候,那英俊的服务生已经开门回来了。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是吗?哭成这样?”

  “没事儿,刚才头有些疼,现在已经好多了,我该回去了。”

  小丽摇摇晃晃的想要起身站起来,脑袋一阵晕眩,又躺落了下去。

  “别慌着起来,酒劲还没退过去,你没法走路的。反正现在我也不用再去那家酒店了,正好可以陪陪你,放心,休息好了再说。”

  “怎么了,你说不用再去了是什么意思啊?”

  “经理说我无故旷工,酒店的客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向酒店投诉了。”

  “还有今天过寿的王董,他也是酒店的股东之一,下午当众发了很大的脾气,让酒店所有职员好好学习整改,达不到要求的全部开除,所以经理就拿我开刀了。”

  “对不起,让你丢了工作,都怨我,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没关系的,本来我也只是在那里过渡,想学习、积累一些服务管理方面的经验,为以后管理自己的店做好准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方结劫空遗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方结劫空遗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