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怀好意
行济2020-03-14 07:402,401

  王小丽走到家已是精疲力尽,直接摔倒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抑郁难挡,悲苦之情再难抑制,眼泪簌簌的滚落了下来。

  虽然补交上了父亲的这一期治疗费用,也暂时勉强保住了服装店,但是必须在一个月内还上这贷款,否则…

  小丽头痛难忍,紧紧闭上双眼不敢再往下想。

  第二天,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歇,小丽凭窗望向街面,瞥见平时自己习惯停车的地方,已被一辆白色面包车占据。小丽轻叹一声,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阵酸楚。

  翻出许久没用了的那把浅灰色天堂伞,王小丽背好包,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声喊道:

  “雄起,王小丽!困难只是暂时的,一定努力赚钱,早点还清借款,让生活都好起来。”

  接下来几天,小丽和姐妹们起早贪黑,除了在店内继续半价促销酬宾外,还将所有换季商品、断码商品清理出来,在店外大门两侧摆出了“2折花车”,轮流向过往的人们宣传、推销。

  经过十多天的努力,促销起到一定效果,店里积压服装吐出了将近一半。只是基本是按原价出售,甚至有些被还价还低过了进货价。

  小丽安慰着姐妹们:

  “没办法啊,咱们这是非常时期,为了变现还贷,没法顾及利润了。不过,你们放心,大家的工资和加班费一定不会少,挺过这个坎儿就尽快补给大家。”

  因为先前几个月,货款没办法及时付给厂家和大批发商,各家都陆续拒绝了继续赊货,店里货架和展柜上都快空出一小半了,这后续跟不上也不行啊。

  小丽只有将这些天销售的21800元补付了先前主要三个上家的部分货款,又买了些水果求着房东将房租多宽限了半个月的时间,只等催着盼着能尽快上些新品,趁眼前热销的势头,能多卖些钱好赶上还贷款。

  有句老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

  小丽这边催着盼着等了两天,却等来了非常不幸的消息。

  三家好像约好了一样,都婉拒了再给小丽她们发货,说什么市场不好做,利润薄风险大,必须现款现货…

  这消息犹如当头一棒,小丽当场急得晕倒过去。姐妹们急忙用冷水敷、用手指掐人中,好一阵子小丽才缓缓睁开眼睛,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小丽姐,千万别太伤心啊!”

  “我们支持你,一起再想办法,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

  姐妹们拉着王小丽的手安慰着说道。

  大家为了帮小丽,也是帮大家伙自己的服装店,可真是想尽办法。有时还起早贪黑地推着三轮车,将“打折花车”摆设到了人来人往的各个路口…

  时光如梭,十多天又转眼过去,库存基本腾空,剩余服装仅够铺摆店内一小半的货架。

  总共销售额刚接近三万元,这辛辛苦苦近一个月拼回来的血汗钱,不仅还不了那新的十万元小额贷款,就连支付老的贷款利息和房租、水电、工资等都还不够。

  接连好几天,小丽急得吃不进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会做恶梦,并且梦的开始都大致相同:

  无尽的黑暗中,自己就好像是在茫茫大海上飘零的一艘小船,无力无助,恐慌无比,随时都可能会被无数的惊涛骇浪击得粉碎……

  这天下午,街上没什么人,姐妹们坐在一边,望着小丽的愁容,也都只能有心无力地叹着气。

  “叮咚、叮咚…”

  突然电子门铃几声响,门口晃进来了一个人,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房东陈老板的儿子陈亮,烫染着一头黄色头发,娘里娘气地和小丽打着招呼:

  “嗨,王小姐。”

  这陈亮平时游手好闲,说话做事男不男女不女的,成天开着一辆蓝色MINI东游西逛,就喜欢斜眼盯着漂亮女孩子看。他对小丽更是垂涎三尺,大家都不喜欢他,人送外号“黄毛精”。

  小丽碍着他是房东的公子,目前又欠着人房租没交上,只有强忍着起身应道:

  “哦,是陈公子啊,有事吗?”

  陈亮嬉皮笑脸地说:

  “嘿嘿,没事没事,从这路过,顺便进来看看几位美女。”

  抬头扫了一下店里货架,走近前来凑到小丽旁边接着说道:

  “看你脸色不好,昨晚没睡好啊?”

  小丽真不想多搭理他,就低下头清理着商品。陈黄毛看讨了个没趣,摇头晃脑又转到小丽另一侧,低声说到:

  “别这么不冷不热的好吧,我是看你可怜心疼呀,听说你爸治病要钱,房租也拖了这么久没付,为钱着急了吧?”

  小丽身子微微一振,心里又急又慌,但还是低着头不想抬起。

  陈黄毛停顿了一会,凑到小丽耳边说:“想弄到钱不?有难处找陈哥嘛!”

  听他这么一说,王小丽顾不上什么讨厌、心烦了,抬起头渴求地望着陈黄毛的眼睛:

  “陈公子,你真愿意帮我?”

  陈黄毛狡黠地抬起手指,示意小丽离近一些,无奈,小丽只有附耳听来。

  “嗯,我不帮你谁还会帮你呀?等会儿一起先去吃饭再说,我在车上等你哦。”

  陈亮得意地哼着曲儿扭出了门外,小丽一脸茫然的呆在了那里。

  一个月还剩不了几天时间,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不定这黄毛精还真能帮上忙呢?小丽心里想着,交待了一下姐妹们的工作,就匆忙地找到陈黄毛一起出去了。

  两人来到一家小有名气的海鲜餐厅,陈黄毛对王小丽还真挺大方,虾、蟹、石斑、生蚝、鲍鱼上了一大桌。

  小丽端起酒杯说道:“谢谢陈公子的款待,我先干为敬。”

  “哪里哪里,能和王小姐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来,咱俩干一杯。”

  “陈公子下午说能帮我解决困难,请问还算数吗?”

  小丽此时哪顾得上品尝什么美味佳肴,急切的问道。

  陈亮适时的坐到了小丽身边,伸手攀上她的肩膀,轻轻摩拭着,故弄玄虚地说道:

  “不就是钱吗?陈哥我什么时候说过的话不算数了?你先说说看,目前需要多少吧?”

  “唉,你有所不知啊,我爸爸受伤多年,身体一直不好,今年病危几次,被医院催款否则停药。

  而现在网店红火,我们店里生意也不如去年那么好,这才耽误了你们家房租还没交上,真是很感谢你爸爸的宽容,还有你的好心。”

  小丽沉思了一下,悠悠地说道。

  “你说的这些困难我也听说了,看你们也是真做事的人,所以我先前也和我爸说过,让他别催你们太紧。怎么样,还是陈哥心疼你吧!直接说,你目前需要多少钱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方结劫空遗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方结劫空遗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