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行动
冬璐汐霜2020-04-10 14:023,343

  第二天清晨,风清末被众人从床上拖了起来。

  “哎呀,你们干嘛呀,一大早的。”她盯着床边的众人,睡眼朦胧:“不是说让你们好好睡觉的嘛。”

  “我们不还要制定计划嘛,快起来啦!”祁非扯了扯风清末的被角,“不然你的那一份早餐我们吃了噢……”

  “不行!不准动我的早餐!我马上起来!”风清末一听早餐不保,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等众人吃完早餐,来到了李府的后院里。

  风清末已经用借口支走了那儿的侍卫和下人。

  “好了,我们开始吧。”钟文简拿出笔纸,放在桌上。

  “嗯,首先呢我从小墨团那儿拿到了刘府地图。”风清末将图摊开,指着上面的一处说:“看,这里是柴房,夏霖叶就是被关在这儿,等到了晌午,夏霖叶就会到正厅接受审判,也就是这里。”

  “所以我们要到正厅正面挑衅抢人吗?”

  “正解!”

  “但是刘府侍卫武功高强,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吧?”陶染皱了皱眉。

  “的确,但是只有这个方法了,我们必须试一试。”风清末啃了一口手上的包子:“哦对了,离晌午还有几个小时,我给大家报了一个武艺速成班。”

  “武艺速成班?”祁非不解地看了一眼满嘴肉馅的风清末。

  “嗯哼~就是武艺速成班!”风清末咽下了嘴里的肉:“我向小墨团借了一个李府上最厉害的侍卫来帮你们熟悉自己的装备和对应的招式用法等,你们好好享受啊。”

  “等等,你不用学吗?”祁非察觉出了话里的不对劲。

  “当然,我以前学过跆拳道啊,而且我的装备是这个~”风清末晃了晃手上的糖葫芦:“难道还要学怎么吃它吗?”她轻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气的吹胡子瞪眼的祁非,一招手:“请过来,金侍卫。”

  “风小姐叫我金洛就好。”随即就冒出一位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侍卫,那侍卫对着风清末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

  “金洛,你不必如此拘束,既然小墨团把你借给我们了,那么你就是我们这个集体中的一份子了,还有你也不必叫我风小姐了,听着怪别扭的。”风清末撇了撇嘴巴:“就跟他们一样,叫我清末吧。”她将金洛推到众人面前:“喏,你们好好认识一下,我去睡个回笼觉。”说完转身就走,半躺在旁边的木躺椅上,闭上了眼睛。

  “这个风清末,爱睡爱吃,从小到大从没变过,还真是头猪!”祁非抱怨了一下。

  “好了祁非,我们把清末拖起来是有点早了,也不能怪她。”钟文简拍了拍祁非的肩膀:“那我们开始吧,洛兄。”

  “好。”金洛拿起了祁非的剑,说:“首先,祁公子你的玄龙剑是由南海龙骨与道玄山的地下玄铁制成,只要使用得当,便可削铁如泥。”

  金洛说完并没有演示,许是怕伤及无辜。

  他又说:“至于钟公子你的千雪万晴扇则是出自一千年前著名制师朱盾之手,至于用途,相信风……”金洛顿了一下,仿佛“清末”二字就在嘴边,可最后还只是缓缓吐出一句:“相信风小姐已经演示过了,我就不必再介绍了。”

  “那我的呢?”陶染满脸期待地将乱柳桃枝递出去。

  但金洛没有接,只是说:“陶小姐的乱柳桃枝由司灵山百年开的第一枝桃所作,可柔可刚。”

  “金洛,你修炼到哪个境界了啊?”祁非边擦着剑边说。

  在这朝煌大陆,修炼等级从低到高总共分五个境界:“初遁,近乾,中銮,后司,末空。”

  “后司。”金洛云淡风轻地说。

  后司……大家都没有说话,可心中仿佛有一千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后司,那可是除了末空外最高的品级。而末空,这几万年之内也只有几人修成罢了。

  风清末闭眼之后并没有睡着,其实,这么重要的行动,她难道真的能安然入睡吗?说把握,她是有的,但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只能搏一把了……

  听着近处几人练习的声音,风清末缓缓吸了一口气。

  几个小时的时间并不长,眼看着离晌午就剩下半个小时了,祁非赶忙将风清末叫醒:“快起来啦!睡得跟死猪一样。”

  “起来了起来了!”风清末抬起眼皮。

  “我们该走了。”钟文简拿起放在一旁的千雪万晴扇,整装待发。

  “嗯。”风清末正起身,又看了旁边拿起佩剑的金洛一眼:“金洛,你留下。”

  “可是风小姐,这样恐怕你们是敌不过……”金洛皱起了眉头。

  “好了,如若你去,李府一定会被牵涉其中的,你和小墨团本就不该扯进来。”风清末见金洛还是不肯叫她清末,也就不再坚持,毕竟只是个称呼罢了:“放心,以后没人会帮我们,只有现在独立起来才行。”

  “是……”金洛的眉头舒展开来,低下了头,但眼中却还是夹杂着几丝担忧。

  “走吧!这可是我们的首秀!”风清末理了理衣裳,明显还是不适应这里的衣服,她向众人招了招手,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李府和刘府并不远,只相隔了一条街。

  四人到了刘府门口,陶染正准备抬手敲门,却被风清末叫住:“等等,我们不应该这样进去。”

  “对,显得太没气势了!”祁非用力地点了点头。

  “来,祁非,你把这剑搁在肩膀上,对就是这样。钟文简,你就……把扇子展开吧,对,就算是装也要装的厉害一点。然后染染你……就这样吧……”风清末将众人的姿势摆好,咬了一口手上的糖葫芦,抬脚,对着门。

  “清末你……”陶染话还未说完,边被一声“砰!”给打断了。

  风清末硬生生将那刘府大门给踢开了:“啧,这门真是豆腐渣工程啊。”

  远处悄悄跟着的金洛的眼里充满了震惊,不知他自己是否察觉,里面竟还混杂了几分赞许。

  仨人个个目瞪口呆,大眼瞪小眼。

  “你们干啥呢,快进来呀。”风清末见背后没动静,便回头催促了一下,顺便丢给三人一人一颗药丸:“吃掉,对你们的爆发力什么的都是有好处的。”

  钟文简和陶染都乖乖吃下,只有祁非没有动作。

  “怎么,还怕我下毒啊?这些是从小墨团他家的暗阁里拿的。”

  “哦。”祁非也吃下了药丸,他并不是担心被下毒,只是被刚刚一幕震惊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所以原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踹得开门的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风清末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向正厅走去。

  只有金洛知道,这样的力量哪是那舒筋展力丸能做到的,他不禁皱了皱眉,难道那……看来还是要继续跟踪啊。

  刘府大门正对着正厅,此刻夏霖叶刚好被侍卫押到厅上。正打算拷问的刘员外被这大动静吓了一跳,向门的方向看去,正好对上风清末死盯着的目光,他又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大门,赶忙收回了眼。

  “你……你们是什么人!”

  “放心,不是来杀你的人,只是想把他要走。”祁非指了指被押在地上的夏霖叶。

  “想把他要走,不可能!他可是差点侵犯了了我的灵石们!”刘员外将怀中的灵石抱得紧了些:“还等什么啊,快上!”他对着周边的侍卫喊道。

  霎时间,几十名侍卫将他们包围。

  “这怎么办啊?”陶染紧张地看了一眼风清末。

  “还能怎么办,上呗!。”风清末却一点都不急:“总是要开打的。”

  “她说的对,总是要开打的!”祁非挥起剑,朝侍卫们劈去。

  钟文简和陶染见状,也就不再胆怯,纷纷上前与侍卫们大打出手。

  但是风清末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她慢慢地向刘员外走去:“擒贼先擒王,看来他们还不知道这一点。”她拿起糖葫芦,又啃下一个。

  刘员外有点慌张 ,此时他的身边仍有两名侍卫,一左一右。

  他们挥剑朝风清末刺去,却被她用糖葫芦串一一挡开。

  其中一个侍卫又再次伸手,用剑打掉了串上的一个糖葫芦。

  风清末停下了脚步,看向那个侍卫,那个侍卫准备再次出手,却被她一个后旋踢同另一个侍卫一起踢出老远。

  “你的侍卫可真是没眼力见,不知道民以食为天么。”风清末回头看了一眼,另外三人都已受了伤,快招架不住了。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到刘员外面前,此时的刘员外已被吓的一动都不敢动,她将手抚上刘员外的脸,又拿下:“啧,一看就是反派长相。”

  那刘员外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了,皮肤上出现点点红疹,辛辣且及痒。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他难受地在地上直打滚。“来人!还不快将她拿下!”

  风清末一笑,洒出一把粉末,空气顿时变得模糊,看不清了。

  “小洛洛,既然来了,就过来搭把手,把夏霖叶扛走吧。”

  金洛一愣,原来自己早就被发现了,小洛洛?那是什么称呼!

  他立马出现扛起夏霖叶,又一闪不见了。

  “我们走吧。”风清末拉起了钟文简和陶染,又用绳子扯住了祁非,将他们拉出了白烟漫天的刘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可思议的群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可思议的群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