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系统特效药显威
古旧的字2020-07-01 13:462,336

  “呀,大师兄,你醒了?”冷滟冰回过头看向门口,“头还疼吗?”

  “还知道关心师兄,那还在我背后说我坏话?”门口走进一人,四十多岁秃顶,还有严重的黑眼圈,一看就像是好几天没睡觉的样子。

  “师兄,这是我学生丁泽,他在这里实习,你可不能欺负他啊。”

  “你学生?医科大的?”

  “对,丁泽,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享誉理省大名鼎鼎的叶门神医圣手叶永青,也是我师傅叶圣华的儿子,就是脾气有点古怪,所以你要多担待。”冰滟冰转过头冲丁泽吐了吐舌头,模样好可爱。

  “哦哦,叶师傅你好,初来乍到,请多关照。”丁泽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嘶……”叶永青捂住头直吸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行了,别那么多礼,不需要,我不是小冰口中的脾气古怪,我只是多年的头疼折磨的我失眠多梦,才急躁易怒的,别听她瞎说。”

  这期间,丁泽已用数据眼观察了叶永青,【姓名:叶永青,普武世界中级武者(二流武者),内伤忧思头痛导致肝脾失调,无善恶,近期运势:头疼难忍而摔伤。】

  中级武者?

  “叶师傅,你有内伤忧思头痛导致肝脾失调的毛病?”丁泽犹豫了一下问道。

  “你说什么呢,不懂别瞎说,我这是风寒湿热等外邪导致循经上扰而引发的外感头痛,小冰,你的学生,学艺不精啊。”叶永青眉头一皱,看向冷滟冰。

  冷滟冰立刻像老母鸡一样把丁泽护在身后,“师兄,你不能下这样的结论,也许丁泽说的对呢,不然为什么龙安那么多名医对你的头疼都束手无策?”

  叶永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头痛本身就是自古以来的疑难杂症,根治不了很正常。”

  冷滟冰把头一仰,“不管怎么说,我认为丁泽说的对。”

  见两人要吵,丁泽赶紧躬身施礼,“不好意思叶师傅,我班门弄斧了。”

  丁泽的想法很简单,因为他也不会治,所以就算看出是什么病症也没什么用,再说了,既然不相信自己,吵有什么用。

  “态度还不错,走吧,一起吃个饭,就当诊所欢迎你了。”明明是好话,可经叶永青这么一说,味道就有那么一点点改变。

  丁泽看了一眼冷滟冰,后者一个劲儿的暗示不要去,“不了,叶师傅,我一会儿要出去买点日常用品。”

  “行,那我自己去吃,小冰你要来吗?要来带你一份,嘶……。”叶永青又捂住了脑袋。

  “你去吧师兄,一会儿我要陪他去买东西。”

  “那好吧。”叶永青转身走出房间。

  这时,冷滟冰拉了拉丁泽,小声说道,“师兄这病无数专家圣手都看过了,确实是风寒湿热导致循经上扰引发的头疼,我师傅也是这么说的,而且从症状上看,也确实像风寒湿热导致的。”

  丁泽放下手里的东西对冷滟冰说道,“滟冰,你师兄的头部一定受过伤,其实我不知道怎么治,但我有办法让他不疼。”

  冷滟冰看丁泽笃定的样子,就问道,“什么办法?”

  丁泽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特效止疼片,“他应该不信任我,你把这个给他,我能保证他三天不会头疼,这样你师兄就能睡个好觉,脾气也不会那么急躁了。”

  冷滟冰将信将疑的接过特效止疼片,这是很普通的纸质包装,上面没有任何说明,冷滟冰不由的问道,“这是什么啊?”

  丁泽神秘的说道,“特效药,可治任何疼痛,不过药效只有三天哦。”

  “不会是毒品吧?”冷滟冰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

  这个丁泽很有信心,他摇头晃脑的说道,“放心,无任何毒副作用。”

  这时,方雪曼突然跑了进来,“不好了,大师兄摔倒了。”

  “摔倒了?”冷滟冰赶紧跑了出去。

  只见大厅里,那名护士正在给叶永青的膝盖擦拭碘酒,而叶永表则用手不停的揉着头。

  “师兄,怎么还摔倒了呢?”冷滟冰蹲在叶永青身边。

  叶永青使劲揉着头说道,“唉,刚才突然剧烈的头疼,眼前一黑就摔倒了。”

  又是头疼引起的,叶永青这头疼由来以久,二十多岁成名,不论是医道还是武道,都在龙安闯出了名堂,有不少武者来找他切磋,在一次比武中,不慎被对方打中了脑袋,当时没什么事,但也落下病根。

  让方雪曼倒杯水来,冷滟冰拿出丁泽给的药,“师兄,把这个吃了,这是一个朋友从国外带来的,专治头疼。”

  丁泽心道,冷老师的编造能力也挺强。

  叶永青头痛难忍,接过药也没多想,就着水就咽了下去,不一会儿,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副享受的样子,但很快睁大眼睛看着冷滟冰,“这药哪儿来的?”

  “国,国外的朋友带回来的,怎么了?”冷滟冰有些心虚,还偷偷瞄了一眼丁泽。

  “太好用了,我吃过不少止痛的,就没见效这么快的,这是什么药,快告诉我。”

  冷滟冰这才松了一口气,“特效止痛药,但药效只有三天。”

  “那还有没有了?”

  “啊,这我得回去问问,具体有没有……”冷滟冰站起来,看到丁泽一直冲她点头,她就继续说道,“应该还有吧。”

  “哈哈,好,快让你那朋友再弄来点,好用,太管用了,我头一点不疼了,哎呀,二十多年脑袋没这么清醒过了。”

  “好的。”冷滟冰转头对护士说道,“叶芝姐,快给大师兄扶屋里去吧。”

  叶芝就是那名护士,也是叶永青的堂妹。

  叶永青进屋后,方雪曼走到冷滟冰身旁问道,“师姐,你给师兄吃的是什么药啊,他那么固执,被他认可的药可不多。”

  “嗯,厉害吧?”冷滟冰看了一眼丁泽,重重的点了点头,“看来这药真不错,那还有没有了,丁泽同学?”

  “啊?”方雪曼有点懵,刚才她也在旁边,听冷滟冰的意思是国外的朋友,这会儿怎么问上丁泽了?

  “有,只不过这药,有点贵。”丁泽挠了挠头,他没说错,这药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一点笑豆的价格那相当于十元钱呢。

  “没事,我师兄不差钱。”方雪曼在一边挽着冷滟冰的胳膊说道。

  丁泽一听,不差钱好啊,他咬了咬牙说道,“一片要50元呢,都不赚钱。”

  “买,多少钱都买……”远处传来叶永青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系统逼我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系统逼我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