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消失的那五年
田木一2020-03-14 22:022,525

  “想念国内的一切,包括快令人窒息的雾霾。”

  ——周辞梦

  回到N城,已是烈阳日。城市地铁已经开通十条线,横纵分布在各处,颇有犬牙交错之势。高铁进站时速度渐缓,瞥见窗外的房屋、街道与人,五味杂陈。

  终于回来了,和所有的物是人非。

  周辞梦不止一次梦到这些年里发生的故事,记忆斑驳且无法串联,偶现的瞬间,梦醒后,心脏开始突突地疼。有别于中学时代的紧张与压抑,也不同于大学时代的快节奏,更不似博士五年的单调与克制,这些年大概就是逃离后的解脱。

  在英国访问的这两年,她把自己逼的快要疯了,拿到这边合作boss的结项预通知,她迅速同国内的导师进行了一番沟通。

  “祝贺!”

  在得到导师的首肯后,她才有种学生生涯终于要结束的酣畅感。

  松气之余她在微信好友圈里得瑟了一下。

  “即将为23年学生生涯画上句号。”

  “会不会留恋?”周辞梦看到微信提示消息来自闺蜜时,心情愈发高涨。

  “不会。”周辞梦狡黠一笑。盘腿坐在床上,背靠着软垫,实在是自由冲昏了头脑。“毕竟,我已经比你少赚一套首付钱了,微笑脸。”

  “哈哈哈哈,并没有,要知道作为人民公仆,我们坚决落实最低工资标准,正经脸。”

  大三那年,周辞梦决定读研,并且顺利获得国内研究该方向大牛的直博资格。在她所攻读专业里,直博机会少之又少,当年一度被学院当作榜样宣传了半年之久,更是在大四时被多次拉过去经验交流。而闺蜜何佳蕙则成功加入体制大军,在基层磨了几年后回到省政府某部门继续笔杆子工作。

  与老友插科打诨,时间总是飞快流逝,抓不住,一如大学时的“围炉夜话”。她无比想念过去,又害怕回忆。

  旧时光里的人总惹人眷恋,也惹人落泪。

  等周辞梦处理好在英国的一切工作已是7月底,N城也进入了一年里最热的阶段,而那封在邮箱里躺着的offer大抵是她得以如此悠闲的准备收尾工作的重要原因。

  这五年,大家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虽在一直在国内,但囿于科研压力,与旧时同窗联系渐远疏。每日四点一线,宿舍——办公室——食堂——健身房,不枯燥,也不有趣,跟着导师做项目,跟着同门说段子。本科时常疲于社交,读研的这几年过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倒也有趣。

  “之前学院也发出了正式邀请,我这边也表示很欢迎,如果也你愿意回来后继续在院里从事相关研究。”视频那端的导师又补充:“这是学院的意思,但是如果你想换个环境,我也很支持。”

  周辞梦又来到第一次见到导师的回忆里。

  九月末的帝都还是有点热,等待面试时的提心吊胆早就被时间折磨的所剩无几,看着排在前面的同学出来时大多都“面如土色”时,她很难让自己始终保持冷静。

  “我有点怕。”

  对话框顶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那一瞬间蕴萦在心间的烦躁、迷茫、恐惧全数消散,能在任何情绪稍有波动时找到可以宣泄的依靠大抵是会记进心尖上的吧。

  “没事,一起扫大街。”周辞梦笑极,“好,你家门口的那条街我承包了。”

  “不,那是我的包干区。”

  不大的教室,围坐着一圈“大牛”,周辞梦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要那么怂,但自我介绍时明显颤抖的声音暴露

  将近六年光景,导师一直这般照顾自己,如师如母。看着导师从初见面时的精神矍铄到如今偶露疲惫神态,她也常感叹是自己太让导师操心。

  她是师门最后一个直博生,也是导师的关门弟子。在她之前,导师也收了很多学生,但大多是三年的学硕,或是三年的博士,都不似周辞梦这般与导师一待就是六年,在第五年博士毕业时,导师还打趣,要不是你早就够毕业标准,我还想留你几年呢。在导师的联系下,她选择了为期两年的英国访学,即便隔了好几个时区,在国内的导师也没为她少操心。

  “老师,我还是想回去。”

  “这样也好,N城也很不错。”

  周辞梦还记得第一次和导师吃饭时,导师因为知道她是N城人,特意点了N城特色毛血旺。刚端上来,导师就示意周辞梦赶紧尝尝,哪知周辞梦憋了好久才说:“老师,我不敢吃辣的。”

  直瞅着导师以一筷子一口的速度消灭了一盆毛血旺时,周辞梦心里拔凉拔凉的。彼此她身边也早已没有那个很爱吃辣的男生了,曾经一起吃饭时,会因为对方尝试吃辣的习惯好像也早就被抛至身后。

  “你不是很能吃辣吗?”

  “不,我只是能忍。”

  “那我给你夹菜。”她把清汤锅里娃娃菜扔进红汤锅里,摁住了好久,

  他越过桌子捏捏她的脸,“你啊,尽使坏。”怎么好像脸颊还是很疼,疼痛感真实到她以为又回到了那天。

  “辞梦,你和那个男孩怎么样了?”

  周辞梦与导师大概算是无话不谈,她惊讶于导师还记得他。

  “没联系了啊。”她喏喏。

  “这边的学习也结束了,你也要考虑好个人问题啊。”导师语重心长道,就像之前每一次和周辞梦讨论着论文观点的认真语气。

  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吗?

  我,才26岁呀。啊,我已经27岁了。

  “不小了,自己也多上心。”

  “好。”

  结束视频后,周辞梦继续回到厨房里研究今晚的五颜六色汤。长久的留学生活让她简直活得不像个年轻人,每天依靠汤和素食饭生活,体重也陡然降回了高中发胖之前。

  饶是闺蜜何佳蕙也难以置信,打趣周辞梦,这个博士读的可真值,也啧啧惊叹于原来读博不止脱发,还脱脂啊。

  周辞梦决定归国日期后,和N大人事处对接老师约定好了报道时间,看到对方发过来的正式入职邀请后,她静坐在电脑前许久,捧着一杯维C水轻啜,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话:“该来的总会来。”

  彼时同她说这句话的人,还在大洋彼岸。断断续续地联系着,这五年也就这么过来了,但却许久未曾碰面。

  原来真的,该来的总会来。

  看着教职工证上自己的证件照她忍不住笑,翻出了本科校园卡、博士校园卡,三张照片一起po到了朋友圈。

  “十年追梦生涯毕,换个身份与N大重新相遇,重返18岁啦~”学生时代的周辞梦一直是微胖,娃娃脸更是显胖的不行,而如今却是尖下巴,标志性的微鼓苹果肌和微笑大概也是能跨入“女神”界的门槛了。

  是的,她回来了。

  短短几分钟这条朋友圈的赞数已经突破了200+,周辞梦惊讶,这不是国内的上班时间吗,她的朋友们竟然都这么悠闲地刷朋友圈,啧啧啧。

  手机的消息更是震个不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梦到西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梦到西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