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上的猫(四)
叶暮了了2020-05-08 12:514,380

  这 案件一筹莫展,现场又没有什么可疑的证据,唯一的入口只们看向那双眼睛的切口,因为伤口实在是太整齐了,而且还有一定的专业化,于是许世长大胆的提出了一个想法,做案人或许是个有一定医学常识的人,或许学过解刨学,临床经验,于是联系把目光转像她那些朋友,周围有没有人是跟医学有关的。没想到这一查还真查到了一个人。

  “队长,你对那天那个叫刘天玥的男生还有印象吧?”燕北拿着一个档案袋神秘兮兮的。

  徐镇候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他跟学医学的人有关?”

  “不错,你肯定想不到他父亲叫刘江吧!”

  “那个中医院院长刘江?”

  “对。”

  徐镇候这才反应过来,“难怪我就觉得这个男生有点眼熟,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上次带伊萌去抓草的时候就是刘江亲自抓的药,这孩子就在他爸爸的办公室,当时还特别安静,除了这个还有没有查到别的?”

  “有,这个刘天玥平时斯斯文文的,可是跟家里的关系不是太好,他家里几乎都是搞医学的,他母亲是私人护理,父亲又是院长,平时跟他相处的时间不是太多,但他有一个很疼他的姑姑叫刘爱文,她说在上个月前来找她拿过安眠药,说是学习太压抑,晚上总是睡不好,所以需要安眠药来辅助一下。”

  “这安眠药跟着刀口也没什么联系呀,先给许老师说一下吧,让他再重新化验一下,这死者体内有没有安眠药的成分。”

  “好!”

  结果没过多久这许世长回复到死者体内没有安眠药成分。

  “而且死者的牙槽破裂,说明死者在死之前是有意识的,她能感觉到痛苦这牙槽很有可能是因为在被施暴的过程中,死者承受痛苦时,不堪痛苦自己咬的。”听到许世长的回复,徐镇候只觉得脑瓜疼,这一起完全没有线索的案件他要从什么地方查起?简直一筹莫展。

  这个案件就像是被绳子突然割断了一样,没头没尾,这一下就两天过去了,学生们都放周末了,徐镇候他们还在找线索,许世长也天天泡法医中心就希望能找出个什么来,没想到他这边什么线索都没找到,他家的两小孩却惹事了。

  好不容易盼来周末的单年和杨豪本来想等许世长回来了一起去玩的,没想到连续两天都没见人,然后他们消沉的连饭都不想弄,到了晚上商量了一下去夜市上顺便买点,既然许世长没时间,那就他们去找他好了,两个人买完东西习惯性的走人少的地方,然后路过一条酒吧区的时候,他们在一处暗角处捡到了被人暗算的顾志刚,当时顾志刚被人套了个麻袋倒在地上哀嚎呢,两人连忙把人放出来,这顾志刚却不问青红皂白的对两人动手了,杨豪是天生的慢性子,从来都没有跟人打过架,可这单年就不一样了,他少年时就是从深渊长大的,学的最多的就是暴力,看刚刚买的夜宵都洒了一地,再看看被人打了一拳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杨豪,心里被埋藏许久的戾气全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他二话不说抬腿就上。或许他们的动静太大,没一会引起了店里酒保的注意,边拉开他们边报了警,那个时候顾志刚已经是一脸血了。

  许世长看到两个小孩的时候,两人手上都戴着手铐,一个焉哒哒的,一个则像一只被惹怒的小野兽一样,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的警察。那冰冷的手铐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冷光,许世长脸色明晦不定的过去,“这是这么回事?”

  “哦,许老师。”这些人也都认识许世长,他们见是许世长来,也意外了一下,“是打架斗殴,两个都是你家小孩啊?”

  “是我家的。”许世长看向单年,单年抬起头,有些倔强的看着他,许世长也不说话就是这么看着他,过了十几秒,单年才不甘的说:“是那傻逼先动手的,我们好心救他,他反手就对我们动手了。”

  “被打的那个人还在医院呢,估计伤得更重一些,而且根据被打的人的口述,是他们先给对方套了麻袋。”那个接办的民警有些尴尬的道。

  许世长没回他而是看向了杨豪,杨豪一抬都就见半边脸都肿了,他肯定的说:“我们没有往他头上套麻袋,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是被麻袋套着倒在那里的,我们帮他把麻袋一拿开他就打我。”他说道后面还有点委屈。

  这各有说词,但对方现在在医院里是事实,于是那位民警稍微提醒道:“对方还在医院躺着呢。”

  许世长看了他一眼:“我相信我家小孩,人我先带走了,那个人的医药费和营养费我全出,麻烦你们放人。”

  “这·····”那民警有些犹豫。

  许世长:“放人!”

  ·······

  咔擦一声,解脱那冰冷的束缚,单年甩了甩手,却见许世长已经往外走了,两个小孩想视一下,赶紧跟上。这一路沉默到家,两个小孩都一脸忐忑,许世长什么都不说的时候让他们心底慎得慌,到家后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单年开口道:“大叔,今晚让你破费了。”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许世长盯着他有些无奈的道:“在外面你这暴脾气能不能先收一下,这样吃亏的·····”

  “所以你就是不相信我了?”他还没说完就被单年打断了,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瞬间变得愤怒,然后轻哼一声,“你可真行,许世长,你要不相信我,直接别过来就是了,假惺惺!”他说完就直接上楼进了他已经好久都没进去过的卧室,还把门给甩得老大响的。许世长站在下面有些挫败的捏了捏眉心,然后发现杨豪正看着他,他顿了顿,说:“先找点药给你擦一下吧,不行咱也上医院。”

  杨豪摇了摇头说:“我们今晚本来是去夜市给你带饭 的,就是在半路遇上这人,是他先动的手,他先打了我,再把饭全撒在地上了,单年这才动手的。”

  许世长听完愣了一下,脑瓜子就更疼了,他脸上有些懊恼,刚刚应该换个语气说的,“我知道了,你脸还是上点要吧。”

  杨豪摇了摇头,也有些赌气的说:“晚安。”然后也蹬蹬上楼了。

  许世长·····一个个都长脾气了。这一晚上三个人谁都没吃饭,而且许世长还失眠了,难得他的床可以一个人睡,他翻来覆去就觉得哪儿不对劲,感觉太空旷也是一种折磨,他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小孩委屈的样子又叹了口气。

  许世长一大早上就起来了,他平日里是不怎么会做饭的,但昨晚把家里的两个小朋友都惹毛了,早上怎么说也得主动一点,于是就烤了三明治,其实也就是两片面包里再加个鸡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然后又给两人各种热了杯牛奶,做完这些后他算好时间,若无其事的抿着牛奶,就等两人下来了。

  果然没过一会,两人就相继下来了,看到桌子上的早餐还愣了一下,还是单年先上前吃了一口,然后说:“这作妖的老男人烤得鸡蛋还勉强可以,别委屈自己的胃,快过来吃。”

  作妖的老男人?许世长一口气差点都没提上来,但看两人都开始吃了,就先忍下来了,算了,食不语,先不说,到时候又惹哪个生气了,受罪的还是他,于是在接下来的沉默中,三人吃完了史上最简陋的早餐。

  吃完后许世长还是开口了,他先小心翼翼的试探性问:“还生气呢?”

  单年哼了声,杨豪嘴上还糊着一层奶渍垂着眼没看他,许世长才继续说:“我昨晚呢不是不相信你们,我在派出所就说我相信你们,我只是说在一定的时候不一定是用暴力才是最好决绝的方法,有些时候就会有人利用你的暴力,故意去激怒你,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希望你们受伤。”

  “他先动的手!”单年再次强调。

  许世长赶紧安慰道:“我知道,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两被人铐上手铐带到派出所,只是想稍微提醒一下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理智一点而已。”

  单年沉默了一下小声的问:“那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许世长倒是回复得挺快的,反正他也不知道错哪儿了,先把小朋友哄住再说,杨豪那脸都到现在了还是有点肿的,先带去买点药吧,反正现在两个小孩都一个鼻孔出气,一个不顺心两个就一起整他,他这个监护人当的比二十四孝爹还称职。

  好说歹说,顺服了两人,收拾一番后,许世长好心情的带着两个小朋友去买药,只不过这刚出门口就被一大群记者给堵住了,看着接连不断的闪光和拥挤的话筒,许世长下意识的把两个小孩玩屋子里推。

  “许先生,请问刚刚那个人是不是当年男子组合队长单年?”

  “之前对外宣布他隐退了,但传言他是因为涉黑被抓了,这是真的吗?”

  “许先生,请问一下一个涉黑成员为什么会跟你一个法医生活在一起,其中他当年涉黑的资料是不是由你帮他销毁的?”

  “许先生,另外那个小孩是不是之前法医杨礼的弟弟,听说他当年也涉嫌涉黑是不是真的?”

  “··········”

  许世长忍无可忍,冷着脸一句话都没说,把门给关起来了,这房子门外其实还有一道铁栏的,这些记者直接翻过铁栏就堵他家门口,关上门后还有人在强拍门,许世长冷着脸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处理了,外面终于清静了,单年和杨豪的脸色都不大好。许世长一手摸了一下一人的头,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们把消息发出去的,现在这个样子暂时不能出门了,我煮个鸡蛋给小豪滚滚吧!”

  这一次这记者突然出现,这无疑是给两个小朋友把伤疤又狠狠地揭了一遍,两人一天到晚都没什么精神,倒是许世长心里可算计这呢,他觉得这个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这种事想都不用想,应该就是躺在床上的那边,他让人稍微查了一下,果然还真是。

  事情是这样的,顾志刚被送到医院后跟赶过来的父母添油加醋的说了一边,两口子顿时就怒了,这顾家是做生意的,也就这几年赚了点钱,从小对顾志刚那是一个劲的宠,看儿子满脸是血的躺医院就打从心底里就算好要让对方尝进苦头,他们还特意交代派出所的人,要特别“关照”一下单年他们,没想到这两小时不到,人就被提走了,他们当然不服了,虽然对方也派了人过来把医疗费和赔偿费都交了,也带了几句道歉的话,但他们还是不满意,儿子都被你打成这样了,你拿点钱就想解决事?打发谁呢?再说他们也不差这点钱,于是一家子就坐下来商量,当时家里的一个小姑娘就认出了单年,说他是当年的歌手,于是顺着这个这么一查,还查出点东西,原本单年的资料是被许世长消得差不多了,但就有一家叫“迷案记录馆”的自媒体还有一点,于是顾家人就花点钱把这个消息给买下来了,然后又靠关系找了几家媒体,又把消息卖出去了。然后他们就等着单年完蛋呢。

  但是他们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新闻上任何有关于单年的信息,疑惑之际打电话给那些媒体,却没一个接他们的电话,同时他们刚刚开发好的商业街被告是违建,当时提他们张罗关系的那位已经落马了,他们的商业街要全部拆除,一听到这个消息,顾家人半口气都差点提不上来,这可是他们顾家倾入百分之九十的投资,这个项目一完,他们顾家也完了,于是也顾不上单年这边的事了。

  这个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单年他们的事也被封锁得很及时,只有两三家报道,但一个小时都没挂就被删除了,其实这顾志刚伤的也不重,他脸上的血就是鼻血,就是稍微有点脑震荡,两天后又生龙活虎的在学校转,还时不时的找单年他们麻烦,一般单年他们都是不理的。而孙红娟的案件还是没有破,但是又出了件新案件,死者又是宾川学校的学生,叫李秋兰,在去参赛后,从酒店楼梯上摔下来当场身亡,只不过死者的姿势有点奇怪——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后,居然是跪着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赎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赎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