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气管插管
熊爱猫2020-06-23 16:043,611

  两名护士将妞妞放到推车床上躺好,青年护士为妞妞扣上安全带和安上简易监测设备,闻医生对妞妞进行快速检查,并向中年护士护士口述症状,“女性,5岁,接诊时出现口唇青紫、皮肤黏膜苍白、呼吸急促症状——”中年护士在一旁记录,体征观察完毕,中年护士给妞妞戴上外科口罩。

  妞爸插话道,“我是名中医,妞妞昨晚一直低烧干咳,吃过消炎药,刚刚喂过流质食物,然后就出不上气,赶快吸氧吧——”看着妞妞张大小嘴、艰难呼吸,妞爸两眼充满恳求地看着医生。

  闻医生沉着判断,“怀疑因食用流质食物,导致食物倒灌气管,马上上车抢救,需要切开咽喉,做气管插管。”中年护士和青年护士听到命令快速推着推车床,往大堂外的急救车跑去,闻医生签署了初步诊断抢救确认书,交给妞爸签字,自己则扶着推车床快步往前走。

  眉眉拿着自拍杆对着镜头说,“汉子们看到了吧,小女孩遇到这样的事,真为她父母痛心,人命关天,这字签还是不签。但,一上来就插管,有学医的亲,这样的处置正确吗?”弹幕四起,“会留疤的。”“有无创呼吸机,求速用——”

  “会留疤?会破相吗?”妞妈从妞爸手上抢过确认书,紧走几步焦急地问。

  闻医生声音低沉地回答道,“现在,首要的是,救人!”

  推车床忽然停住,妞妈拉住推车床,大声说,“孩子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你们一来就要插管,草菅人命,不行!”

  中年护士解释,“这位是岚岛中心医院呼吸科的闻天明主任医师,全市最权威的肺炎专家,请你相信他的诊断。”

  青年护士焦急地向闻医生报告,“小孩血氧饱和度降到50以下,呼吸骤停,脉搏200,可能引发大脑缺氧,心脏骤停——”

  闻医生咬咬牙说,“就地抢救,马上实施体位引流加拍背排痰。”

  青年护士熟练解开绑在妞妞身上的安全带,取下口罩,将妞妞翻身为侧卧,中年护士在妞妞背上持续快速的拍打,拍打造成的妞妞胸腔的共鸣声在大堂里久久回荡,妞爸扶着妞妈,妞妈心痛不已,不断提醒中年护士拍轻点,妞妞还小,中年护士听若未闻,继续匀速大力拍打。

  董小姐一直跟在旁边,筱筱也走了过来,密切关注。

  闻医生见董小姐穿着酒店制服,小声商量道,“患者可能有很强的传染性,请尽快疏散围观客人,保持5米的安全距离。”

  董小姐面露难色,“大堂出入的人太多,能否到经理室抢救,就20米,前台后面。”

  中年护士的侧卧位拍打非常有效,妞妞猛烈咳嗽着醒过来,气管里发出霍霍的声响,就像干涸下水道即将回水,接着一大口痰被咳了出来,吐到袋子里。妞妞再次开始用口呼吸,可能是气管里痰液太多,呼吸的声音如同拉破风箱,又像年迈多病的老人在病榻上喘息。

  “见效了,为护士小姐姐点个大大的赞!”眉眉将直播杆伸到中年护士面前,中年护士一摆手,说,“请尊重护士的工作,最终病人隐私,马上关机离开。”眉眉做了个鬼脸,直播弹幕说,“我们眉眉可是大明星,太不给面子!”“眉眉受委屈了。“医生也不容易,很容易感染。”“可怜的小女孩。”

  妞妈见女儿醒过来脸上刚有惊喜之色,听见妞妞如此遭罪的声音,眼泪一下决堤般涌出眼眶,在胖大的脸上肆意泛滥。妞爸紧咬着牙齿,嘴唇和腮帮子上的肥肉不断扭曲、变型,红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床上的妞妞,看样子随时会爆发。眉眉也觉得此时直播不妥,跟网友说了两句就关机回到咖啡吧。

  站在一旁的筱筱想起自己小时候被下“病危通知书”的情景,忍不住眼眶湿润,她轻拍妞妈的肩头,说,“别担心,医生在,现在医学发达,放心——”

  妞妈扬起哭肿的眼睛看看筱筱,筱筱对她点点头。董小姐对筱筱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医生说了有传染性,示意筱筱离远点。

  闻医生仔细检查袋子里恶臭的痰液,说,“是肺炎,患者肺部和呼吸道应该存在大量痰液,现在二点钟,反复卧位、侧卧位轮换拍打、排痰,让气道里炎性分泌物不阻塞气道,坚持到三点钟——来,我们先把患者转移到封闭空间。”

  董小姐领路,两名护士推着推车床进入经理室,董小姐安排保安将经理室外拦上警戒线,形成隔离区。

  “我女儿的病,要紧不?”妞妈隔着警戒线问的闻医生,此时闻医生正准备打电话。

  “刚才她只能张大嘴呼吸,现在闭嘴能呼吸,血氧饱和度也上去了。”闻医生隔着口罩闷声安慰,如果摘下口罩,我们可以看到闻医生满脸的忧虑,闻医生检查的时候,听过妞妞的肺音,普通肺炎一般是单肺有湿啰音,也就是肺泡音,但妞妞的双肺都有,这和普通肺炎症状有很大区别。

  “谢谢你啊,医生。”妞妈口是心非地感谢道,谁都看得出,她的表情是在说,要不是她坚持,妞妞已经被白白割喉了。但碍于救治还得靠医生,妞妈隐藏了情绪,继续小心地问,“妞妞得的是什么病?现在好了吗,不用送医院吗?”

  “刚才只是急救,缓解症状,可能是肺炎,不过还需要继续观察和科学检测,请相信医生的处置,好吗?”闻医生收起手机走入经理室,他何尝看不出妞妈的心思,可多年从医经验教会他在理解患者家属的同时,坚持作为医生的科学判断。

  闻医生走进经理室,关上房门,走到窗边,再次拿出电话,拨通,“院长,石头厝酒店一位患者出现疑似非典症状,我担心处置不当会引起病毒扩散,现在我们将患者留在酒店现场实施急救和观察,等待您的指示。”

  医院院长室,年龄60多岁的刘院长身材发福、剑眉浓密、目光锐利,他摸摸梳得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对电话另一头说,“新春佳节,亿万人返乡,防控疫情的弦一刻也不能松啊。小闻,你做得很好。我们不愿重大疫情出现,也不能忽视疫情的苗头。这样,我马上带人过来,你通知疾控中心的孟主任,我们在酒店现场碰头。”

  筱筱把妞妈、妞爸让到大堂咖啡吧坐下,正好大餐端上桌,筱筱帮妞爸、妞妈各要了一份奶油蘑菇汤,妞爸喝了两口就放下勺子,妞妈更是一口没动,呆呆地望着经理室的方向,满眼是泪。筱筱陪在身边,妞妈抓着筱筱的手,筱筱将手放在妞妈肥厚的手掌上,轻轻拍打。小白帮眉眉录完美食大餐的视频,安静地开吃。

  眉眉还保持着主播的掌控感,安慰妞妈道,“妞妞那么活泼健康,不会有事的。”

  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妞妈的情绪又有点失控,对着筱筱说,“妞妞生下来一直健健康康,我特别注意三餐营养搭配,6个月断奶,8个月加辅食,隔天一顿银鳕鱼,每天吃澳洲保健品,这次要不是被传染,哪会受这种罪,还要割喉,还有人想用她的痛苦赚钱——”

  说话的时候恶毒地看了一眼小白和眉眉,小白想争辩,眉眉给了她一个眼神,她忍住,干咳几声。

  妞爸皱着眉头,“是切喉插管——不懂别乱说。”

  “有区别吗?你懂?要不是我拦住推车床不让走,女儿就毁容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这些医生说插管就插管,多轻巧,根本不为患者考虑,没有职业道德!”妞妈越说越愤怒,妞爸低头在手机上搜索医疗资讯,眉眉默默吃饭,听到周游吧唧嘴的声音,抬头呵斥,“你还吃得下去!”

  周游正埋头于菲力牛扒的美味中,突然被骂,吓得手中的叉子当啷落在盘中,他无辜地抬起头,嘴边沾满黑胡椒汁,说,“我又不是医生,不吃,我能干什么——”一说话,嘴里的肉汁顺着嘴角留了下来。

  “恶心!”眉眉皱眉说。

  “别跟这种人计较,眉眉,我先回房休息。”小白说着站起来,眼睛挖了周游一眼,又瞥了妞妈一下。

  “没胃口!”眉眉陪着小白走了,周游酒足饭饱,想到还得给眉眉修手机,就端起眉眉剩下的牛扒,跟在两个美女身后,回到自己的113号房。

  见没有了发泄对象,妞妈转向妞爸,说,“妞妞她爸,我跟你说,你不要再窝窝囊囊的,咱们就这一个宝贝女儿,不送医院是什么意思,耽误治疗他们负得起责吗?你必须硬气起来。”

  说话间,妞妈看到两名护士将推车床推出来,走向大堂门口,“她们想干什么?”妞妈说着起身跑过去。

  “这是要送医院吗,怎么不通知家属?”妞妈气喘吁吁地追上问,同时关切地看向床上的妞妞,此刻妞妞口罩外露出的脸恢复点血色,还是在不断咳嗽,用小猫一样的声音叫,“妈妈。”

  “到车上,做X光检查。”青年护士一边说一边将推车床放上车,关好门。

  “不走是几个意思,我跟你们说最好还是送医院——”妞妈说,“不能因为刚才我不签字,你们就这样。我要投诉,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需要先付钱,多少钱,我现在就付。”

  中年护士说,“我是护士长,姓沈,我们都听医生的,你也得听医生的,先回大堂,别着急。”很快,车门打开,两名护士推着妞妞回到经理室。妞妈不愿意走,就守在门外。

  这时,两名穿白大褂的医生风风火火地走进大堂,走在最前面领导模样的人正是岚岛中心医院刘院长。经理室门开了,闻医生和一位有军人气质、方脸、高个的中年人走出来,随后还有一名年轻人。他们都戴着N95的口罩,还有防护帽、护目镜,把自己遮严严实实,着实把妞妈吓了一跳。护士把一个标着放射物符号的黄色垃圾桶放在门口,三人取下防护用具放入垃圾桶中,护士挤免洗消毒液给三人洗手后,三人才走出隔离区,迎了出去。妞妈看着,心里拔凉拔凉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