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属牛属马
熊爱猫2020-06-23 15:565,360

  夜晚,113室,周游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是“老妈”,周游把电视声音调小,接起电话,话筒里妈妈用四川雅安话说,“二娃,三姑给你寻了一门亲,顺山村李书记的幺女子,女娃子不错,也在上海上班,好像是什么崇明,你们抽空见见——”

  周游不耐烦地说,“妈,你以为上海是我们村,一个扑爬就到村头了,我工作了十年,都还没走出过徐汇区——”

  周母不高兴地说,“翻过年,阳历2月29号就是你34岁生日,隔壁小冬瓜跟你同年,也属牛,他家老大读初二,老三都能上山砍柴了,你喃,一个婆娘都没娶上。三姑出去说媒,人家都以为你离过,他们倒是开明,说只要在上海有车有房没有娃娃,离过也可以——”

  周游摁了免提,把手机扔到床上,“妈,我没离过、没车、没房、没孩子——我现在加班啊,在外地出差开会,等回上海再联系,行吗?要不你让三姑把我三无人员的情况,再跟对方说明一下,看还需要见不?”

  周母口气缓和下来说,“我让你姐把女方的照片和手机号发给你,你看了准喜欢。你好歹是大学生,我们不挑她在农家乐帮工就算了,她咋敢嫌弃你。对了,春节出差给加班费不?”

  周游靠在床上看着脚趾说,“国家规定,三倍工资哈,妈,我汇回来的钱你收到没有?你和爸去买部智能手机,也学学用微信——”

  这时,酒店房门开了,庞胖走了进来。一进门,庞胖就把保安制服一扒,穿着个大裤衩滚上床。

  “好了,妈,我先挂了。”周游说着要挂电话,对面的周母叮嘱道,“记得跟幺妹儿联系,她大名叫李发花——”

  庞胖趴在对面床上学着“李发花”的读音,又开始笑,周游赶紧挂了电话。

  “你就这么喜欢偷听,庞胖?”周游接过庞胖扔来的烟,放在床头,“别在房间里抽,熏人。”

  庞胖把烟收入烟盒,心情大好地靠坐在床头说,“听听你的烦心事,让我开心开心。你们单位还公派旅游?骗老年人可不好。”

  “小子,你在门口偷听多久了!”周游把枕头扔过去,“大家都是单身狗,谁没被一帮亲戚催过婚?有的是好心,有的纯粹就是找存在感。你懂的,去年春节回家,七天假期相了20次亲,我妈差点儿绑我进洞房,把传宗接代的事儿给办了。”

  看周游气愤的样子,庞胖笑得前仰后合,“理解,我妈我姐还不是这样,所以我已经五年没敢回去了。”

  周游把自己摔倒床上,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庞胖,你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说出来给我悲伤悲伤。”

  “我能有什么好事,你属牛,我属马,都是屌丝命。”

  “这都听到了!说得也对,属牛的有耐心但固执,诚实但沉默,是不受人稀罕的命。”周游说。

  “这简直就在说你嘛,那你说说属马的怎么样?”庞胖来了兴趣。

  “你是典型属马的人,直觉哈,你听听对不对。属马的人豪爽,好恶分明,心直口快,不知道讨巧。”

  “兄弟,挺准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庞胖坐起来,兴奋地搓着手,“继续说——”

  “你头脑灵活,但性子急,容易走极端,容易得罪人,晚婚的命。”

  “你还说自己诚实但沉默,满嘴跑火车,不准不准。”庞胖摇晃着大脑袋,“说说属马的有哪些名人,有马云不?”

  “大哥,马云属龙。名人嘛,秦二世胡亥算一个。”

  “属马的出了皇帝,不错。”庞胖很得意。

  “你没学历史啊,大秦江山就葬送在他手里——”周游哈哈大笑。

  “那属马的和谁好呢?”庞胖一点也不受打击,人好像都是这样,说到和自己相关的事物,总是充满好奇。

  “虎、狗、羊和马配,怎样,身边有这三个属相吗?”周游问。

  “嗯,我们胡总就属虎,董小姐属羊,董小姐把我从东北老家招来,胡总现在做酒店B轮融资,说不定等二期开发完成,就让我当安保总监,升职加薪坐办公室——”庞胖说得唾沫飞溅,神采飞扬。

  “恭喜,那你有盼头了。不像我,大学四年,画图十年,现在还是上海三无人员。天天给人家的房子画施工图,原来没钱买房,现在有钱买不到房,当然,我也没有钱。回贵州农村吧,没面子,不回吧,没盼头,不能上又不能下——”

  “屌丝都这样,吊在空中的丝线,只有随风飘摇,没有前途。”庞胖拿着只袜子在面前摇晃着,闻到味儿,马上扔到地上。

  “我是有文凭,偏偏在文凭不值钱的上海。你有体力,偏偏混迹体力低价的酒店。今天在游艇上,海生说猫可以舍九命成熊猫,你愿意舍什么?”

  “舍我这一身肉——”庞胖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在床上唱起《海草舞》。

  唱累了,周游仰躺在床上,陷入沉思,猛地发神经般坐起来,大叫,“坏了,蝙蝠,还在隔壁房间!”

  庞胖眼睛光芒一闪,“你把那笼蝙蝠扔隔壁了?你变态啊,赶快敲门道歉。”

  周游说,“你不清楚,我也是好心。这么晚了,敲女生的门,而且这件事根本没法说清楚,还会被人当做变态——蝙蝠是夜行动物,如果咬到人,怎么办?——这么久了,没动静,应该不会有事吧?——算了,明天再说。”周游自我讨论。

  “不行,”庞胖一下子跳起来,“我是保安队长,酒店不能发生蝙蝠咬人事件,否则工作就丢了,哪里还有机会坐办公室?”

  月光下,111号房的海滩露台。

  一高一矮两个黑影偷偷潜入,来到推拉门前,玻璃门里拉着窗帘,黑乎乎的。

  “你试试,门有没有别上——”庞胖压低声音说。

  矮黑影推了推,门没动,“从里面别上了——”周游轻声说。

  高黑影走到推拉门侧,用一根小铁片拨弄,一声轻响,门推动了。

  “你是保安还是贼——”周游小声说着,从门缝钻了进去,海风也随着吹了进去。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幸好里面没有用钥匙锁。你进去,我望风。”庞胖说着轻轻合上门,周游脸贴在玻璃上做出骂人的口型。

  刚才开门吹进来的风,引得躺在床上的小白一阵咳嗽,周游连忙躲到墙角。等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他看到小白睡在靠近的床上,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另一张床是空的,只有脱下来的内衣和被子。周游往浴室望去,磨砂玻璃里亮着灯,传来冲水声,一个诱人的轮廓映在玻璃上,眉眉在洗澡!周游的心砰砰直跳,一直向往的身体,现在有如毒药。

  听到小白的咳嗽,眉眉把浴室的门推开一条缝,问,“你醒了?”

  小白在床上翻了个身,大白腿露了出来,正对着周游躲的位置。

  “好像有风——”小白含含糊糊地说。

  周游心一紧,眉眉要是来查看推拉门,他藏身的位置一定暴露。周游赶忙伏在地毯上,沿着床爬到对面的写字台前,挪开椅子,钻了进去。果然,周游看到眉眉两条修长的腿走过来,走到推拉门前,拉了拉,门“啪”地锁死。

  “估计刚才没有锁死吧,我用钥匙锁一下,就好了。”眉眉说。

  从周游的低角度,可以看到眉眉的腿走到写字台前。糟糕,刚才看到写字台上放满化妆品,眉眉不会在这里睡前护肤吧?只要她一坐下,就会发现周游。想到这儿,周游的心提到嗓子眼,他真后悔上了庞胖的当:就算眉眉和小白都睡了,他怎么可能找专门躲藏在暗处的蝙蝠呢?开灯找吗?

  眉眉拧亮台灯,但没有坐下。“啪”的一声响,应该是把推拉门的钥匙放在桌上了,接着是倒水的声音。随后双腿离开写字台,走到小白床前。现在周游可以看到眉眉整个身体,穿得好少!

  “女孩子在房间都是这样的吗?”周游用手挡住眼睛,更觉得自己处境危险。

  “烧退了些,乖,来再吃一次药。”眉眉摸摸小白的额头,拧亮床头灯,把小白扶起喝药,“亲爱的,你和那潘帅真没事?”

  小白摇摇头,喝了药,眉眉把小白的头轻轻放在枕头上,说,“这就乖,那人口口声声富二代,我觉得特不靠谱,好好睡吧。”

  “谢谢你,等你过生,我一定送你一份大礼——”小白深情地说。

  “在东北老家,我们过农历生日,上一次是2009年,那时我才11岁,妈妈给煮了11个饺子,每个有包子那么大,从此我就再也没敢吃包子和饺子,转眼11年过去了——人也老了。”眉眉陷入回忆。

  “哪有,知道你是农历闰五月出生,我查过,下一个农历闰五月是2028年,到那时你只过了三次农历正生,才三岁呢。”小白安慰。

  “希望那时,我们能一起庆生。”眉眉说。

  “当然,我们是永远的好闺蜜——”小白充满感情地望着眉眉,她巴掌大的小脸,楚楚可怜,“早点上来睡——”

  “今晚我就不和你挤了,闭上眼,快睡。”眉眉帮小白理了理被汗水粘在额头的短发。

  “晚安——”小白听话地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眉眉亲了亲她的额头,掖掖被子,关上床头灯。

  周游不敢再看,如果他能看到眉眉,眉眉一定也能看到他。

  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门廊,既可以躲到浴室,又可以找机会冲出房门。

  事不宜迟,周游缓缓从写字台下爬出来,尽量让身体完全贴在地毯上,一点点往门口蹭,尽管满眼春光,满房香味,周游却是满头大汗。刚爬到两床中间,身下猛地震动,就像地震,周游连忙掏出手机,是大姐发来的李发花照片,那一脸憨厚的笑,在此刻周游看起来,就像女鬼。他连忙摁灭手机,迅速躲到两床中间。

  “是你的微信吧。”眉眉听到震动声,四处找小白的手机。

  周游觉得末日来临,这么小的房间里找手机,第一个就会把自己找出来。他从床边抬头看,眉眉先在小白的床头找,又到写字台上找,马上就会走到两床中间。惊慌间,周游瞥到在眉眉床上、内衣中间,有一个红色的毛绒绒的东西在蠕动,蝙蝠!说时迟那时快,他翻身上床,伸手就去抓,然后一滚,拉住床上的被子盖住自己,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缺乏锻炼的周游能完成这套动作,已经拼出吃奶的劲。此刻的他,闷在被子里呼呼喘气,但还得憋着,觉得肺都要炸了。

  “是微信运动,今天你走了1万步。”眉眉从写字台上拿起手机,顺手关了灯,走到两床中间,把手机放到小白的床头柜上,然后坐到床上,躺下,拉过被子一角,盖在身上——于是,周游就完全暴露出来,神情无助地和眉眉并排躺在一张床上——此情此景,是周游这几天梦寐以求的,真正实现,怎么这么难过绝望?

  周游屏住气,他不能“睡”以待毙,他轻轻往床另一侧移动。眉眉才洗了澡有点发热,把白白的左臂从被子里探出来,凌空放下,正放在——周游的右手上,那里还握着一只,红色的蝙蝠。蝙蝠受惊,一声尖叫,一口咬在周游的手上。“啊”周游大叫。床头灯立刻打开,眉眉看到身旁——除了被子,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小白发出虚弱的声音问道。

  “我觉得身边有一个人!”

  这时,房门口传来一阵响动,眉眉开亮大灯,披上睡衣,小白坐起来,一脸惊恐。眉眉示意她别怕,独自走了过去,门口蹲着一个人,正在和什么搏斗!

  “终于抓到你了!”眉眉壮起胆,颤抖着声音说,“小白,赶快打电话报警!”

  “终于抓到你了!”周游满脸通红地站起来,手里抓着一只蝙蝠,“小白,别打电话,是我。”

  “你,你怎么进来的?”眉眉保持警戒距离,厉声问。

  “我抓蝙蝠,从门缝钻到你房间了。”周游说。

  “你也从门缝进来的?”

  “是蝙蝠从门缝,我,你门没锁——”周游结结巴巴地说。

  “这门不是锁着的吗?”眉眉指着房门,很明显,房门还上着门链。

  “对呀,门关着,我怎么可能进来。是你没关门,我怕蝙蝠跑了,进来锁的门——”周游慢慢找到点思路。

  “你还上了门链?糊弄谁呢,白天就嚼得你不正常,谁信你的鬼话,小白,快摇电话。”

  周游觉得自己这次真的说不清楚,彻底完了。

  正在这时,门被敲响,庞胖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酒店保安,请开门。”

  眉眉仿佛遇到救星,叫周游快开门,周游卸下锁链,扭开保险,转动门把,打开门——门口站着一身保安服装的庞胖。

  “这银私闯房间,他图谋不轨。”眉眉慌忙报案。

  “听口音,东北银?东北哪旮沓的?”庞胖一嘴东北腔盘道。

  “我鞍山的,你尼?”眉眉说话也开始有东北味儿。

  “妈呀,我也鞍山,你鞍山哪儿?”庞胖非常激动,看样子是真激动。

  “大孤山。”眉眉已经完全是辽宁呛。

  “哎呀,我牛庄的,真老乡啊。”庞胖就差拥抱了。

  “那不咋的。”眉眉也紧走一步,猛地看到门旁边一脸大汗的周游,一下子恢复了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你问问这个人,问他一个男人,深夜闯进我们女人房间干什么?”

  周游还想解释,庞胖示意他闭嘴。

  “老妹儿,整劈叉了。刚才客人说有蝙蝠,我跟他一起抓,就抓到你门口。老妹儿,出门在外可得多长个心,你这么漂亮,睡觉不锁门,我都替你捏把汗。这不,蝙蝠进去了,这兄弟也推门进去,不小心把自己锁里面。”周游觉得庞胖不当演员真可惜了。

  “真这样?”眉眉用怀疑的眼光在两个人身上扫。

  “真这样。”周游诚恳点头。

  “可不真的,真把我锁在门外,就一分钟前,我可以作证。你说,我又不认识他,没必要替个外人骗鞍山老乡,是不?”庞胖说。

  眉眉已经相信庞胖的话,她转眼看着周游,略带嘲讽地说,“你还真挺乐于助人——白天跳海,晚上捉蝙蝠,旅个游,整得挺丰富啊。”

  庞胖暗递眼神,周游连忙说声打扰,抓着蝙蝠就出了111房。

  “那,老妹儿,早点休息,可别再粗心不关门了。”庞胖敬了个礼,和周游一起离开。

  眉眉关上门,自言自语说,“我真忘了关门?可能吧,平时都是小白关门。”

  眉眉走到自己床前,继续自言自语,“今天诸事不利,手机落海、小白发烧,一切都弄乱了。明天水瓶座运势渐旺,希望能一切正常起来,手机也能找回来。”她正准备上床,就见床一侧的被子上,压着一个深深人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