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卅将军蟹
熊爱猫2020-06-23 16:003,190

  清晨的阳光被凉凉的海风滤过,显得格外清澈,没有一丝烟火气。

  眉眉拢拢披在肩上的马卡龙色披风,双腿笔直地站在船头,任海风吹乱她的长发,手机落海的第二天,没有了直播任务,眉眉觉得手脚没处放,心里空落落的。有人说,跟自己相处是最难的,这很矛盾,因为唯一能一直陪伴你终老的人,只有自己。

  眉眉转身回到座位,她看了看坐在船尾的小白,她短发凌乱、蜷缩在渔船一侧的座位上,头靠着掉漆的木船舷,双目呆滞地看着身下涌动的海浪,一大堆渔具、救生衣和浮漂之类堆在她身后,小白最是洁癖,这都不嫌弃,显然病得不轻。本来今天眉眉和小白准备请假不出海,潘帅说旅游团规定不能脱团,如果非要请假,得一人交600元赔偿金。眉眉想想过了年可能会失业,能省就省,小白说能坚持,待在房间反而闷得慌,眉眉让小白坐到颠簸相对小的船尾,自己则要吹吹风,好好想想以后的路。妞妞发烧,妞爸是医生,不差钱,数给潘帅1800,全家都没来。

  周游坐在眉眉身后,因为昨晚的事情心里有鬼,没敢多看眉眉。

  今天坐的是渔民家用的木渔船,空气中弥漫着海鲜的臭味,混合着船用柴油发动机发出的废气,在轰鸣声中,带着众人绕着岚岛行进, 今天早上的行程是打渔体验和远观“半洋石帆”。

  船老大还是海生叔,游客们调侃,“海生叔,你有一艘游艇一艘渔船,闽南版的船王包玉刚啊!”

  海生叔自黑道,“打工混饭吃,船不是我的。”

  潘帅拍着海生叔坚实的肩膀说,“海生叔可是岚岛传奇,找到过海盗的藏宝洞——”

  “想听吗?”海生叔故弄玄虚地说着,压压手中的烟斗,周游看得出来这是雕工精湛的石兰根烟斗,众人点头说想听。

  海生叔说,“知道海盗秘密的人,可是要被追杀的——”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哄笑起来,如果连潘帅都知道海生叔见过宝藏,那海盗肯定早就把海生叔灭口了。

  “朋友们,早上好。”潘帅站起来,拿着小蜜蜂扩音器讲。

  “早——”游客们稀稀拉拉地回答。

  “看来大家兴致不高,刚起床嘛,可以理解,我就不废话,马上开始令人兴奋的打渔体验,看谁捞的鱼最大,明年一定行大运!”

  海生叔降低船速,从后舱拖出葫芦状的网兜,给大家分发。打渔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将网兜浸入海水里,一会儿提上来,就有收获。不一会儿,周游就听见周围的一声声惊叫,转头看,收获的都是小鱼小虾,可怜兮兮地在网兜里挣扎。

  周游的网兜一直没有反应,蓝盈盈的海水在他眼前晃呀晃,阳光随着波浪闪呀闪,周游有点入梦的感觉。

  “大家快看,前方一高一矮的巨石,就是半洋石帆,岚岛的标志。”潘帅解说道,半洋石帆就是两块顽石,和海南的天涯海角差不多,船上游客纷纷拍照留念。前排的眉眉一直盯着沉在海里的网兜,嘴里念念有词。

  渔船缓缓驶入“石帆”的阴影,一阵寒气顺着海面袭来,周游看见随波荡漾的阴影里出现一个模糊的军徽符号,从里往外看:鼠头长牛角,牛角变虎眼,虎眼兔耳合成龙形,龙头四周围绕着衔首缠尾双蛇纹,再往上马耳、羊角、鸡翅依次层叠,猴面和狗嘴一左一右,整个军徽图形外轮廓是圆形,耳朵部分左右突出,既像猪耳,又像熊猫耳朵。周游眨眨眼,军徽稍纵即逝。周游自问,就算水面随机产生的幻觉图案,自己怎么看得这么清晰,就像雕刻在心里一样。

  此时,周游手里一沉,他迅速把网兜提起来,一只硕大的螃蟹出现在网兜里,耀武扬威地挥舞着大钳子。“又是一只螃蟹。”旁观的游客失望地说,可周游分明看到螃蟹背上再次出现那个军徽图案,从子鼠排列到亥猪,还有熊猫轮廓。

  “鬼面蟹——”海生叔的声音,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周游身后,“赶快放了它。”

  “为什么?”周游毕竟建筑学本科毕业,算半个艺术专业,他看得出来鬼面蟹壳上凹凸有致、浮雕般的图案称得上艺术品,应该价值不菲。

  “这是卅将军蟹(注:卅读音同“飒”),蟹壳上有13种动物的图案,传说蟹壳下护佑着13个转世灵魂。”海生叔认真地说。

  “卅不是30的意思吗?当然从汉字来看,说是13也没毛病。海生叔,卅将军蟹在这里很常见吗?”周游隔着网兜欣赏蟹壳图案,舍不得扔掉。

  “我在藏宝洞见过,那是一只同属鬼面蟹的四齿关公蟹,它生活在100米深的海底。老赶海人常说,活见关公死见卅,这卅将军蟹留不得。”海生叔语气越说越沉重。

  “你的意思是,我们中间有人会死,或者都会死?”眉眉惴惴的问,此时小白也强打精神听着这边的对话。

  海生叔摇摇头,“说不准,这句话可能和鲛人潜海打捞的禁忌有关——海面下100米的深度,是不带潜水辅助装备的自由潜水极限,四齿关公蟹就生活在这个深度。而卅将军蟹生活在1000米深的海底,这是人无法活着到达的深度,也许这就是活见关公死见卅的意思。”

  众人释怀,周游也放松紧张的神经,从背包里找出一个塑料袋,上面有“福到了”的店招,应该就是那天小店买东西的购物袋。周游正准备把卅将军蟹装进去,海生叔眼神幽幽地看着他,问,“你确定不扔掉——”

  “你都解释清楚了,既然不会死人,我想保留劳动果实,不影响谁吧?”周游坚持说,右手摩挲着蟹壳上的浮雕,将蟹放入袋中,蟹用力挣扎,大鳌把“福”字左上一点的红色蹭掉。

  “你是猪脑子?海生叔都讲了,这个怪物是生活在1000米以下,你拿个破网兜,怎么可能网起来?你不觉得诡异!”眉眉嗔怒道。

  “是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吉利,赶快放了——”同船的游客纷纷对周游施压,周游一边辩驳一边把塑料袋往背包里塞,心想,等塞进自己的包,看谁敢过来抢。猛地,一只手伸过来,抢走塑料袋,把螃蟹往海里倒。

  “潘帅,你干什么!”周游抓住潘帅的手,可惜迟了一步,卅将军蟹连着塑料袋“扑通”一声,落入海中,缓缓沉下。

  “你懂不懂规矩,船上一切必须听船老大的,这是海上的王法!”潘帅冲周游吼道。

  “你装什么大头蒜,要放生也得我放,连塑料袋一起扔下去,你是放生还是杀生——”周游猛地起身,抓住潘帅的领口。

  “我有了!”眉眉忽然兴奋地叫起来,随着她的网兜出水,一只通体红色的海鱼在网里蹦跳。

  “红石斑!”潘帅挡开周游的手,跑过去帮眉眉把鱼捉出来,剩下周游站在那里,手抬在空中,可惜眼前没了泄愤的对象。

  “今天中午可以加一道清蒸石斑啦——”潘帅抓出肥肥的鱼,流着口水说。

  “不准吃我的小红!”眉眉一把抢过鱼,双手捧着,爱怜地看着红鱼萌萌的大头、开开合合的翘嘴。然后,将鱼慢慢放入海中,嘴里念叨着,“小红,最乖,帮我找回手机,奥利给。”小红回到海里,猛往前游,尾巴一摆,打了个旋回来,看了一眼眉眉,才慢慢没入水中。

  “我的加餐——”潘帅懊恼地说。

  “活该,吃屎——”周游幸灾乐祸地说着,趁机坐下,打破尴尬。

  潘帅望向周游说,“你学学人家眉眉,多有爱心。”

  潘帅还要说什么,手机响起,来电是陌生号码,“喂,哦,对,太好了,麻烦送到北港村石头厝酒店,交给前台就可以,我代表柳叶眉小姐,感谢你,真帮大忙了。”

  眉眉眼睛泛起神采,急急地问,“我的手机吗?”

  潘帅故意没理眉眉,转头问海生叔,“海生叔,谢谢你。”

  “手机找到了?”海生叔问,潘帅点点头,海生叔摆摆手,说,“我在水手酒吧墙上留了张纸条而已,怕出海接不到电话,留了你的电话。”海生叔说完,埋头继续整理渔具。

  “我的手机真找到了?太好了!”眉眉走到潘帅身边,船身一晃,直接扑到潘帅怀里,潘帅来者不拒,紧紧和眉眉拥抱,周游呸了一声,小白的脸色也很难看,同船游客觉得手机落海还能找回,简直是奇迹,都鼓起掌来。

  “返航,迎接海底旅游回来的神秘手机!”潘帅夸张地在船头张开双臂,如果眉眉配合地搂住他的腰,就很有《泰坦尼克号》的既视感,可惜,眉眉只是扶了一下他的肩,重新坐回座位上,双手合十对着水面说,“谢谢小红,你最棒!”

  渔船加速,乘风破浪,在围着半洋石帆转了一圈后,快速往北港村码头开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