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学习牛兽
熊爱猫2020-06-23 16:153,130

  周游回113号房,砰地关上门,他稍微加大了一点力度,这是想告诉隔壁的两位美女,他回房了,他生气了——屌丝也有尊严,不好总把气往他身上撒,大家都是游客,他又不是出气筒。

  113号房内一片狼藉,因为是员工宿舍,所以没有客房服务。庞胖的衣服扔得满床都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汗味、烟味和方便面的辛辣味,周游回味起昨晚女生闺房的香艳,摇摇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旁观就没有觉醒,看着庞胖让人糜烂的单身生活,让房间腐臭的单身恶习,周游觉得自己该幡然醒悟,是时候找个女朋友好好生活了。

  想到这里,周游猛地拉开窗帘,打开推拉门,一股暖湿的海风吹进来,翻动着床上一本清凉杂志,令人瞠目结舌的事随即发生:书页里面爬出一大群黑黑的蚂蚁,排成绵延的长队,顺着被子崎岖的褶皱行进。

  “我草!”周游暗暗叫一声,真不知胖子看杂志的时候在干什么!这就是典型的男生宿舍,蚂蚁成群,一定还有蟑螂、壁虎,说不定还有蛇,不会有鳄鱼吧——周游听说澳大利亚北部就有能在海水中生存的咸水鳄。看看房间的尺寸,应该没有霸王龙,这是确定的。

  说时迟,那时快,周游抓起地上的人字拖,冲到床边,举鞋就打,蚂蚁群飞快地躲回杂志里。周游哪肯放过,傻缺蚂蚁,这不是送死吗。周游狞笑着,飞身上床,对着杂志就是一顿猛踩。

  “这下好了,蚂蚁一定都成标本了吧。”周游得意地想,他气喘吁吁地在枕头上坐下,小心翼翼地翻开杂志,准备欣赏自己的战果——我去,没有蚂蚁!周游不死心,将杂志翻个底朝天,哪里还有一丝蚂蚁的踪迹?最后,他的目光停在杂志的一页:整整一自然段就像秃顶一样空白着,周围的文字也乱七八糟,排版混乱,就像仓皇的蚂蚁群。

  周游把杂志拿起来,查看下面的床面,这是什么?他抬抬眼镜,趴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雪白的床单上印了一串小字。周游用手摸了摸,确实是印在上面的。他连忙将缺字的那页翻开与床单上的文字对照,重重往床头软垫上一靠,然后取下眼镜,用手指狠狠掐住太阳穴,很明显:刚才的蚂蚁,就是这些文字!

  正在周游发愣之时,房间里入驻说明书、电话黄页本、请勿吸烟牌上的文字都活过来了,悄悄地搬动垃圾、整理桌面、擦拭镜子,等周游再次戴上眼镜,房间里已整洁如新。他正惊讶,一低头,看到床上书页里的文字正悄悄排队出来,帮周游叠袜子,有两个字号大点的标题字,一个是红色的“是”,一个是黑色的“否”,两个字就像领队一样,在一旁指挥。

  “这是怎么回事,卡通片?”周游自言自语。

  听周游说话,床上的小字们有些惊慌,想跑回杂志,红“是”字发出命令,小字们立刻排成整齐的队列。黑“否”字比了几个动作,队列里几个小字像被点名一样站出列,按某种顺序迅速排好,然后躺下。红是字对周游比着手势,周游扶着眼镜低头看,摆出来的是一句话,写着,“字士兵听候您调遣,黑牛将军。”

  “我是黑牛将军?你们是字士兵?”周游问,心中对这个名字很不以为然。

  红是字点点头,黑否字又做了几个动作,另几个小字出列,排出新一行字,“字士兵赴汤蹈火,使命必达。”

  “口头命令就可以?但你们这样排字不行,交流太困难了。”周游说。

  红是字和黑否字面对面比划着,激烈讨论后,小字们排出一句话,“请派出你的学习兽,它能翻译。”

  “我哪有什么学习兽。”周游回答道,却觉得“学习兽”这三个字很熟悉。

  小字们排出另一句话,“你在高考草稿纸上画的那只牛。”

  这句话像是一把钥匙,打开周游脑袋里尘封的记忆,周游眼前浮现出一幅图画:钢笔勾画的大角小身子,眼睛长在角上的牛。周游想起来,在山区的学生时代,每当上课昏昏欲睡,把窗外河景山色看腻后,他总爱在课本上信手画画,画的最多的就是这只涂鸦牛,为此不知挨了老师、家长多少批评。

  有一次,班主任又在课堂上点名批评周游上课画画、不尊重课本、学习态度不端正,给班级拖后腿。

  周游坐在座位上争辩道,“它是我的学习兽,陪我解题和我一起长大!”

  班主任用椒盐普通话嘲笑道,“做题钻牛角尖,知错不改的牛脾气,你是跟它学的嗦,全班最后一名,你不应该叫周游,你该叫周牛——”同学们哄笑。

  从此之后,只要一学习,周游就执拗地在草稿纸上画一头牛,还给它取名“斗士牛”(四川方言“斗士”是“就是”的意思)。随着周游成绩突飞猛进,他画的牛越来越彪悍。班主任慢慢认识到,公牛队、华尔街、深圳的吉祥符号都是牛,就不用“牛”来挖苦周游。高考发榜,周游成为宝兴县唯一考上复旦大学的学生,直到这时,头发花白的班主任才合上折扇,啪啪地拍打着周游的肩膀,说,“看,老师的激将法管用吧!”

  成长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入脑海,周游忽然发现,自己曾经那么有血性,那么志得意满,而到上海后的16年却反而乏善可陈,为什么会这样,他站立的地方可是别人梦想的天堂啊!

  他还记得高考前,到紫霞山文昌宫求签,解签的胖道长凝视周游良久,悠悠地说,“高考完,别扔书,学习资料都拿到出仙山文峰塔烧掉——”

  周游妈妈连忙塞给胖道士10块钱,说,“请道长明示:这是能考上不用复读的意思呢,还是说孩子不是学习的料,烧掉书以后不用再考虑学习的事。”

  胖道长捋须自顾自地说,“——有学习兽的草稿纸一定烧掉,考完的丑时三刻,切记、切记——”

  周游正纳闷臭老道怎么知道学习兽,又怎么知道他家附近有座出仙山,周母忽然在他屁股上打了两下,说,“叫你不要在书上鬼画桃符,这下好,得罪文昌君,造孽啊——”

  6月7日高考开始,周游心血来潮,在草稿纸上画了“斗士牛”,咬文嚼字,攻文破题,如有牛助,从语文开始,科科势如破竹。惹得监考老师以为他作弊,飞奔过来抓现行,看到周游居然在高考时画画,气得长叹一口气,还追问是哪个学校的,太不像话。

  6月8日下午5点理综考完,高考结束,十年寒窗苦读告一段落,同学们开始扔本子撕书,大肆庆祝。今天,大家都是平等的高考毕业生,一个月后就会分出三六九等,展开完全不同的贵贱人生。此时不宣泄压抑多年的情绪,更待何时!

  周游记挂着胖道士说的话,他家住在蜂桶寨的大水沟村,离学校骑车要3个多小时,更别说还得在凌晨1点前爬上出仙山。周游低头穿过飘满纸屑雨的操场,回到寝室将所有学习资料、书本都装入一个大的编织袋,甩到背上,将被褥往胳膊下一夹就大步走出学校。在桥头,周游打了个火三轮往蜂桶寨保护区赶,路边是一样的宝兴河,河水涛涛,往东而去;一样的夹金山,山势蜿蜒,藏着珍禽异兽,还有国宝熊猫;一样的熊猫古城,土房层叠,浮雕生动,讲述着光阴的故事;不一样的是周游的心情,学习兽让他内心无比强大,身旁的大山大河又让他觉得自己无比渺小,与其被动接受命运的安排,不如到未知的出仙山去寻找答案。

  车到蜂桶寨保护区,周游继续扛着编织袋走山路,当太阳落下西山,大水沟村家家屋顶上飘起袅袅的炊烟,周游才汗流浃背地到家。

  爸妈正在石头院子里剥豌豆,见周游大包小包地回来,周母忙上前帮忙。

  姐姐在厨房煮饭,蓬头垢面地从窗户探出头问,“弟娃儿,考得怎样?听小冬瓜说你考试画画?”

  周母一听就急了,抱怨道,“这个挨千刀的瓜娃仔,老道士告诉你不要乱画,你硬是要画,咋考得起哦,书都白念了——”

  周父黑着脸,把装豌豆的土碗一摔,低沉地说,“明天就给老子出切打工——”

  周游一言不发,把被褥往床上一放,将编织袋里的书本倒入一个大竹背篓里,就往外走。

  “哪儿切?”周母叫道。

  “烧书!”周游答道。

  “烧个锤子!”周父骂道。

  “这个屁娃娃书没读出来,脾气倒是大得很!”周母埋怨着,拦住要动手的周父。

  姐姐从厨房出来,拿蓝布包了四个馒头和一包榨菜塞给周游,周游冲出石头房子磊成的家,消失在暮色的山林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