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仿佛大师
熊爱猫2020-04-01 12:125,396

  黎明夜色中,层层叠叠的大山如苍龙起伏。其中最藏风纳穴之处,挺立着六座山峰,五峰似莲花瓣环绕中峰,而中峰形如莲蓬,独树一帜,仙气袅袅。

  中峰山顶,七株茶树枝干遒结,枝头叶芽如滴。树旁有一方皇茶园石碑、一眼蒙泉井、一座甘露石室,石室内盘座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石室外侍立着十数名弟子,众丹师正在等待着什么——

  天边出现鱼肚白,一轮红日即将升起。

  老茶树身披粉光,几点嫩芽含苞欲放。

  甘露石室中,老道吟诵,“茶发芽,茶发芽。” 茶树应声发芽,九名弟子用玉著同时夹住一片新叶、摘下,九片如玉茶叶在香炉中烘干,放入玉盏。此刻,炭火陶炉上坐着的生铁壶里发出咕咕声,壶嘴冒出白白的蒸汽,刚汲的蒙泉井水翻滚成大珠。大师兄将滚水注入玉盏,茶味慢慢蒸腾,老道深吸一口气,笑着说,“吐纳好茶香,正当阴阳时。七七四十九道明前茶,就差这一道了。”

  趴在墙角的一只小猫走到老道座下,仰着头、用大眼睛盯着老道手中的茶盏。这是一只长着圆脸、大眼睛、胖身子,浑身银毛黑纹,呆萌可爱的美国短毛猫,被仿佛大师唤作“爱猫”。

  “爱猫,你又来喝茶——”老道笑着将玉盏凑到口边,此时太阳喷薄而出,礼成之时,老道正待一饮而尽,啪地一声,玉盏蛛网般破裂,茶汤一股脑洒在爱猫头上,爱猫伸出舌头,将茶汤舔得一干二净。

  “师傅,这可怎么办——”大弟子出现在门口,惊讶地看着眼前一幕,他和仿佛大师都看到,那爱猫在喝了茶汤后,眼睛从原来的碧绿变为深褐色。

  见大师沉吟不语,大弟子又道,“可否重采仙茶,再泡一道?”

  “不必,时辰已过——”仿佛大师摆摆手,叹气道,“闰年明前出好茶,正月闰出禅中茶。本道毕生苦研禅茶,可惜,始终停留在玄之又玄的感性层面,没法物化,形不成助道的茶丹,今生无缘啊——”

  “师傅请勿烦恼,明年一定能成——”众弟子安慰道,纷纷将眼睛看向座下的爱猫。

  此时爱猫已经舔干净身上的茶汤,眼睛颜色更深,人眼一般,凝听着众人说话。

  仿佛大师看了爱猫一眼,在他头上拍了一下,继续淡淡地说,“你们有所不知,下一个闰正月是2376年,纵我再活百年,也是见不到了——”

  说完,慢慢往天盖寺走去,爱猫跟大师走了几步,见大师兄尾随,就装作被一只蝴蝶吸引,没入草丛中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猫很奇怪,眼睛变得像人眼,莫非,它修成了茶丹?”大师兄望着爱猫消失的方向,对众师弟说。

  师弟们也说奇怪,大家回忆,这段时间,爱猫每日在仿佛大师座下,剩下的茶汤他总要舔几口,算起来,七七四十九日一日不缺,特别今天,喝的可是头啖茶。

  “若它修出茶丹,三日内必成妖丹,待他变形之时,我们就——”大师兄面露杀机,其他师弟点头称是。

  夜半子时,一声猫叫,仿佛大师从禅定中睁开眼,爱猫从门缝挤进来,月光在青砖上投下他长长的影子。

  爱猫站立起来,像人一样对仿佛大师深鞠一躬,竟然开口说话,“大师,弟子来了——”

  “爱猫啊,本道千算万算,没想到被你占了先机,今日就是你我师徒缘尽之时——念你猫身修仙不易,我传你一本符箓秘籍,随缘则变吧。”说罢,仿佛大师揭开卧榻竹席,拿出一本古籍《仙人指箓》,封面有五山符号和潦草的“傍大妖精”小字。

  爱猫大眼含泪,却不接书,仿佛大师微笑,叹道,“好聪明的小猫!”说罢,他右手画出一道符,书中字符如蚊虫般飞出,嗡嗡叫着覆盖爱猫全身,字如蚊虫般,将口器刺入爱猫肌肤,把字一个一个纹到爱猫身上,爱猫咬牙忍住。片刻,仿佛大师用手一招,蚊虫尽数飞回,在空中自燃,又将书册引燃,瞬间化为纸灰四散。

  “我衣钵已传你,快往出仙山走,否则,恐性命难保——”爱猫见自己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符文已深入皮肉,通体变成黑色,便跪地向师傅三拜,匆匆离开。

  “善住怨里,白在黑中,恨由爱生,非异非同——”仿佛大师念念而语。

  夜色中,爱猫沿着石板路往山下飞奔,大师兄举着火把,带着众弟子在后面紧追,爱猫平时懒散惯了,加上茶丹正在体内变异,跑得气喘嘘嘘,眼看就要被追上。

  大师兄叫道,“这妖猫很快就会变身,大家准备好,到时候抢到妖丹,咱们平分!”

  一位师弟问,“不知妖猫会变身成什么,我们打得过吗?”

  大师兄说,“等不到妖丹,抢茶丹也行,快追!”

  另一位师弟问,“就一颗茶丹,不够分吧。”

  大师兄说,“猫有九命,应该有九颗!”

  众人听他这样说,一下来了兴致,加快冲过去。

  此时,快到黎明,爱猫能看到远远出仙山顶的文峰塔,此时冒着黑烟。山下,小溪磨坊里,透出灯光,他连忙三步两窜,闪身跑了进去。

  磨坊内,石磨上垫着干草,一个胖大道人躺在那里,头下垫着个大黄布包,正是在文峰塔与周游分别的胖道人。听到响动,胖道人耸耸鼻翼,仿佛闻到什么,他一骨碌从石磨上爬起来,正好看到一只黑猫站立在门后,身子抵着门,大口喘气,门外是火把的光影和杂乱的脚步。

  “黑猫!”胖道人吃了一惊,伸手往黄布包里掏家伙。

  “救我,中峰贼人要杀我!”爱猫求助道。

  “妖猫!”胖道人来了兴趣,把头凑到窗户,大弟子带着人已经把磨坊围住。

  “这是仿佛师兄的徒弟——你是爱猫?”胖道人转身问,黑猫点点头。

  “看来你得到茶丹了,还有师兄的传承,哈哈,不错!”胖道人两眼放光,爱猫警惕地往后窗跳去。

  “等等,你身子虚,跑不远,我帮你,咱们成朋友——”胖道人急切地说,又指指大黄布袋上面“傍大妖精”四个字,此时已经有人砸门。

  爱猫点点头,瞬间钻进大黄布袋里。

  “谁呀!”胖道人打开门,和大弟子碰了个面对面。

  “胖师叔,你怎么在这里?”大弟子慌乱施礼道。

  “潘刚,我不能在这里吗?你们这帮人,越来越无法无天,大半夜扰人清净,信不信我禀告师兄,治你们的罪!”胖道人伸了个懒腰喝道,这名叫潘刚的大师兄趁机往磨坊里偷看,正看到鼓鼓囊囊的大黄布袋。

  “那,师叔早些休息,弟子先行退下。”大弟子说完,带着众人离开。

  “爱猫,可以出来了——”胖道人说,见没动静,就伸手往大黄口袋里掏,拉着尾巴把爱猫拽出来,只见爱猫嘴里叼着个木鱼,满脸可怜——估计被包中食物熏染,爱猫以为那木鱼是条鱼。

  “看来你仙缘不浅,饿坏了吧,先吃起来!”胖道人说着,生火做饭、烧烤,很快就在粗糙的磨盘上摆了一条锡纸烤鱼,半木盆干锅土豆鸡,五六个香喷喷的烤红薯,还有两瓶青城洞天米酒。

  爱猫顾不得那么多,一口鸡腿一口酒,低头啪叽大鱼头,胖道人已经吃过饭,就端着酒杯,瞠目结舌看爱猫风卷残云,很快杯盘狼藉,爱猫还意犹未尽,低头舔木盆。

  “真没见过这么能吃的猫——”胖道人笑道,从布口袋里拿出珍藏的金华火腿,“想傍大妖精,自然需要有投入。”胖道人心想。

  爱猫深褐色的眼睛变成黑色,见到如此好吃的食物,立刻跳上去大快朵颐,火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光骨头。

  “坏了,这么能吃,爱猫一定是要产妖丹了!”胖道人恍然大悟,变得手脚无措,听说产妖丹要乱本性、毁三观,这过程十分痛苦,稍有不慎就会堕入魔道,必须有高手护法——胖道人可从没有伺候过!

  正在这时,门外火光冲天,大师兄的叫嚣声传来,“胖子,把妖猫交出来,否则,你们都成烤肉。”

  胖道人拉开门,外面堆着柴草,早已成了火海,“潘刚,你想欺师灭祖!”

  潘刚笑道,“我跟老道四十多年,老道居然把衣钵传给猫,还有什么师,什么祖!”

  胖道人怒了,用手一招,灵符出袋,“既然你送上门来,我现在就清理门户,灭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逆贼!”随着胖道人的话,他背后出现四道符,分别写着忠孝仁义,胖道人拿出朱笔,在“忠”字上画叉,“忠”字一分为二,下面的“心”燃烧成灰,上面的“中”化为利箭,划空而去,直取潘刚。

  潘刚哈哈大笑,从背后拿出一个厚厚的盒子,猛地翻动,是一本《康熙大字典》,他叫嚣道,“让我来收你的字!” “中”字箭刚到潘刚面前,就没入潘刚翻动的书页,不见了。

  胖道人接连用朱笔画掉“孝仁义”三个字,笔画变为十八般武器同时射向潘刚,潘刚用《康熙大字典》抵挡,大字典被砍得书页乱飞,双方势均力敌。

  “凝!”潘刚大叫一声,咬破舌尖,往空中翻飞的书页中狂喷,书页凝聚,形成一枚鲜红的“屠书馆”公章——屠书馆为蚩尤所创,与炎黄对战涿鹿时,专门对付仓颉的字符军,汉字被其掳掠,或关入狭窄书页形成的空间牢笼中,永世不见天日,或被施以火刑,付之一炬。蚩尤战败身亡后,屠书馆一脉却苟延残喘下来,秦始皇焚书坑儒、梁元帝焚书、李煜焚书、乾隆焚书,直到近代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日本人焚烧东方图书馆,都和屠书馆的为虎作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卧槽,你居然投靠屠书馆!”胖道人大惊,他连忙背起大黄布袋,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捻出一沓符咒,往空中猛撒,叫道,“金木水土火,齐齐来助我。”随着五字在空中不断拼合,在潘刚和胖道人之间,形成一道不断闪动的字幕墙,如同机场航班信息一样,上面的时间和地点不断滚动,潘刚与其爪牙看得目不转睛。

  胖道人趁此机会,唤了声,“傍大妖精。”大黄布袋上涂鸦的四个字立刻拼接组合成一辆古怪的自行车,胖道人飞身上车,猛踩脚踏板,自行车下部的很多条腿,就一上一下,如同人跑步一样跑跳起来,在熊熊烈火中穿越而出——

  宾利车上,熊爱猫黑色眼眸中火焰更盛,他挥手空中写字,“水”,口中念道,“水火相济、盐梅相成!”

  空中出现的“水”字仿佛在打旗语,手脚并用,窗户上乌云滚滚,瓢泼大雨直接从窗户里浇落,雨滴横飞,火势被压制。

  “飞蛾扑火!”熊爱猫画出一个“蛾”字,闪动翅膀,越来越快,空中出现无数“蛾”字,对着剩下的火焰猛冲,噼里啪啦声不断。无数“蛾”字右边的“我”字被烧燃,剩下左边的“虫”就拍打着翅膀,带着火苗往外飞,火势被带走,立刻变小——燃烧的虫飞扑到窗户的乌云里,被雨水一淋,消失了。

  “还原基本法,化!”随着熊爱猫这一声喊,所有的水滴、灰烬、焦糊味都变成无数小字,如同蚂蚁搬家一样,钻入熊爱猫防护服的缝隙,车里恢复原状,只剩下满脸惊愕的三个人,都转头看熊爱猫。

  熊爱猫觉得身体有些变化,缓缓将头套取下来,原来的黑熊脸,已经变得有白有黑,依稀能辨认出是熊猫脸,部分散乱的黑色部分,如果仔细看,那是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在蠕动。

  “我想起来了,我身上的黑,是师傅当年留下的经文——仿佛大师,师傅。”熊爱猫两眼含泪,将头低下,额头靠向窗户,对着远方遥拜。睁开眼,熊爱猫看到手臂上,熊猫纹身旁出现六个旋转的山组成的六山符。

  周游看到,心里一惊,“当年在文峰塔上刻的,也仅仅是五山符,莫非,熊爱猫的水准超过了字帝仓颉?不可能,但六段应该是有。”周游想到此,对熊爱猫说道,“你刚才用了化字诀,恭喜,你已经是达神品巅峰了。”

  周游说的时候,对着后视镜看看自己额头,牛字纹身回到原位,牛字下出现三山符,怎么我就没有进展?

  “拆合化,正觉光,那我岂不是能用光字摩托,厐胖,快停车。”熊爱猫兴奋地说。

  车停下,熊爱猫刚打开车门,就往空中一跳,手臂上的熊猫纹身金光一闪,从金光中延伸出摩托机械草图,在熊爱猫要落地的瞬间,熊爱猫身下出现一台超级动感的红色摩托,摩托是“熊猫”两字组合的流线形状,熊爱猫双手攀住“猫”字右上的草头,那正是车把,往右一摆,光字摩托突突启动,拖着一条光带在大路上无声无息地飞驰而去,消失在众人眼前。

  “太炫酷了!”筱筱望着黑漆漆的公路,感叹道。

  “这熊不会就这样走了吧?”周游说,“大家刚刚处出点感情,真是禽兽不如!”

  厐胖拉拉周游,示意他看头上,熊爱猫骑着光字摩托,正得意洋洋地居高临下看他。

  “我是说,人嘛,要珍惜友情——”周游抬着头解释。

  熊爱猫再次加速,炫红的摩托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红色光带在空中留下一个大大的心,光电摩托再次加速,穿心而过,撞碎光带,闪耀的光斑,纷纷下落,如同礼花绽放——

  光电摩托和宾利并排行驶了一段,快到跨海大桥,熊爱猫才一跃进入车内,光字摩托凭空消失!

  “师傅,我也想要——”筱筱流着口水说,厐胖也露出摇尾乞怜的表情。

  “这得看你们自己的造化——”熊爱猫意犹未尽地抚摸着手上的纹身。

  “有什么了不起——”周游戴上棒球帽,把自己寒碜的三山标识遮住。

  “谢谢你,周游,你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看着你的额头,我仿佛找到了生活的意义。”熊爱猫含情脉脉地看着周游。

  “这是表白吗?师傅。”筱筱太爱接嘴。

  “虽然你只是三段,不过,不要沮丧,你有冲击13点的实力。“熊爱猫作了个加油的姿势。

  周游抬起头,车已经来到石头厝酒店大门口。

  社区戴口罩的人走过来,见是酒店的车,往车里望了望,看见有穿防护服的,以为是去接医生,嘟囔一句,“马上封店,进去了就不能出来,知道吗?”

  厐胖点点头,戴口罩的人对旁边招招手,两三个人过去,将拦路的共享单车移开一个缺口,宾利缓缓开过,见庞队长回来,对面酒店的铁门也打开。

  “等等——”、后面传来微弱的喊声,三个乞丐模样的人相互搀扶,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是眉眉和小白——她们怎么在酒店外面?”周游眼里只有女性,把拄着根烧黑的树枝、浑身污秽的潘帅给直接屏蔽了。

  等众人走入酒店铁门,几辆鸣着警笛的车开来,酒店正式封锁,他们成为最后一批进出酒店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