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争分夺秒
熊爱猫2020-03-31 08:283,111

  “看来高律师又有高见——”胡海的话中暗藏讥讽,毕胜利的确是老谋深算,在签约的最后时刻发难,让他肥肉到嘴边却咬不下去,真是可恶。

  “胡总,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根据我的法律实践,建议对不可预见条款做一点小小的补充——”高律师很职业地解说道,“——将重大疫情加入不可预见条款,若合同签约后,第一期款项到位前,合作区域出现重大疫情,可单方面无条件解约。”

  高律师不紧不慢的话,在胡海耳朵里犹如晴空霹雳,在他心里掀起滔天巨浪,他心想,“这就意味着,即使签署协议,如果对方知悉出现疫情,合同也是一张废纸——”

  胡海转念一想,“这毕胜利想要干什么?如果他知道疫情,可以明说,这个合同可以不签。在签约前提出增加条款,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想压价。”

  此刻,对面的毕胜利面带微笑看着胡海,胡海说,“毕总,我们都是生意人,所有文件已经准备好,现在修改一个无关痛痒的细节,你觉得有必要吗?”

  毕胜利说,“我同意胡总的观点,但,法律上,我听律师的——”

  胡总冷冷一笑,“律师的思维是规避最坏的风险,而我们的合作呢,是基于项目美好的前景。所以,靠律师是谈不成合作的,决策者必须要在风险与机会中作出自己的决断,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点头,但投资者还是唯毕胜利马首是瞻,胡总看了一眼自己公司的刘律师。

  刘律师会意,发言道,“其实,不可预见的因素还有很多,股东的健康状况、婚姻状况、甚至有没有绯闻都在这个网络时代,会发酵变成合作成败的关键要素。岚岛一只蝴蝶振翅,北海道可能就会出现海啸——这在合同里如何约定?真要约定,可能得写一本书那么厚——”刘律师耸耸肩,看到胡总低头微笑,就提高声音继续说,“所以,我们还是保有业界既定的不可预见条款内容为佳。”

  众人议论纷纷,胡总看看毕总,心想,“既然老狐狸出招,不给点甜头,一定不会收手,如果他再提出其他修改,或者直接说现在有疫情,反而更麻烦。”想到这儿,胡总敲敲桌面,众人安静,胡总说,“刘律说得太绝对了,毕总是我的老朋友,既然提出来,面子总还是要给,我就再让一个百分点给投资方,怎么样?”说完,胡总将双手往左右摊开。

  长条桌投资方这边立刻爆发出掌声,单就账面来讲,一个百分点就是1000万啊,胡总今日签约真是诚意满满。见投资人都已认可,毕总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站起来一拱手,胡总也将摊开的手相互拍击,众人鼓掌,双方律师立刻开始签约文本的修改和打印。

  “笃笃”潘帅戴着口罩站在111号房门口,急促、轻声地敲击。门打开,眉眉和小白拖着行李出现在门口。眉眉手里拿着自拍杆,脸上略施粉黛,小白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

  “现在,我和小白要离开这个酒店,我觉得这里不像酒店、更像个医院,已经有十多个人出现咳嗽、发烧症状,防疫中心正在一间间筛查病人,我要带小白回上海,看我们能不能出去——”眉眉对着自拍杆上的手机镜头说。

  潘帅将两只口罩交给她们,说,“我的大美女,怎么这么久,逐户筛查的已经过来了。”

  正说着,只见三名穿着防护服的人从105房间走出来。

  “快回去!”潘帅轻声命令道,将刚走出的两人推回去,自己也跟着进来,虚掩上门。106的门被敲开,有说话声,接着声音进入房间。

  “现在走——”潘帅打开门,探头确认走廊没人,推着两个行李箱,眉眉扶着小白往走廊出口走去。

  “刚才好险——”眉眉小声对着手机说,她把口罩拉到尖尖的下巴下面,大眼睛闪烁着兴奋,“现在我们要从走廊另一个出口离开,我的左手边是大堂,已经成为临时隔离区——妈呀,撞到枪口上了——”

  随着眉眉的惊呼声,三人在走廊门口停住,眼前是一高一矮两名保安,戴口罩、护目镜,对他们怒目而视。

  “我们去散步,不行吗?”潘帅装作理直气壮地说。

  “带着行李,负重散步啊——”高个子保安讥讽地说。

  “警告你们,赶快回去——”矮个子保安拔出橡胶棒指点着。

  眉眉拿着自拍杆走到前面,挡开保安的棒子。视频那边可是有千万粉丝在支持她,眉眉挺直腰杆儿斥责道,“不行吗?我告诉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首先,我们是酒店客人,你是酒店服务人员,我付钱,你服务,OK?第二,不服务可以,马上让开,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有进出酒店的自由——”

  矮个子保安用橡胶棒的尾部挠挠头,他记得庞队长平时常这样教育他们:要有主人翁精神,像对待自家客人一样对待酒店客人;要有主仆思想,客人主,我们是仆。想到这里,矮个子有点心虚地看着高个子,高个子清清嗓子,说,“这位美女说得没错,平时是这样,今天不同,我们接到命令,严禁任何人离开,走出房间都不可以——请您配合。”

  “什么命令,哪里的命令?”潘帅反唇相讥,“酒店的命令可管不了我们,酒店不让我们离开,那我们还得按天交房费啊,没有这本书卖!我是旅行社的地接导游,我没接到任何通知!你有吗?拿出来我们看看!“

  潘帅说着,就拿行李箱撞开保安往外走。高个子和矮个子面面相觑,看着潘帅三人就要从眼前走过,眉眉还对着手机说,“各位汉子,权力是争取来的,这句话没错!”

  “请等一等——”身后走廊里传来威严的声音,来人正是逐房筛查的疾控中心人员,防护服上写着“王达利”三个字。

  原来,王达利在向孟主任汇报完发现新冠病毒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孟主任。他戴上口罩、骑着自行车往石头厝酒店赶。一路上,灯杆上悬挂着灯笼,每家商店里人来人往,小城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要不要回家一趟?”王达利在自家小区门口刹住自行车,看看手表,快到午饭的时间,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老婆的声音,“你到了吗?”背景声是家里准备午餐的欢笑声和锅碗瓢盆交响曲,还能听到爸妈在说,你看,他一定会回来的之类。

  “我到小区门口了——”王达利回答,神情纠结。

  “正好,顺便在超市带包辣椒面回来,五山牌的——”老婆的声音欢快。

  “我,还得出去一趟——实验室发现新型病毒,我回来也不安全——”王达利还没说完,对面就想起电话嘟嘟的忙音,他依依不舍地望望十二楼那扇熟悉的窗户,再次踩上自行车,赶往酒店。

  “你是哪个部门的?”潘帅一仰脖子,问道。

  “我是疾控中心的王达利。”王达利说,“根据疫情,我们已经申请公共卫生安全事件橙色预警,请你们配合,马上回房间。”

  “只要没有发布预警,你还是没权力——”潘帅说,气势明显低落。

  “你可以不配合,但,根据刑法第三百三十条,引发疫情传播或有严重传播危险的,可能面临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王达利严厉地声说,转头看到正在直播的眉眉,继续说道,“正好,这位美女在直播,可以作为法庭证据。”

  眉眉立刻放低手机,关掉直播,对潘帅说,“我们还是回房间吧。”

  王达利看着走廊上三个人的背影摇摇头,要不是他有非典期间的工作经验,真拿这样的人没有办法。

  “王干事,你真厉害。”身旁的女护士钦佩地说。

  “我们疾控部门的权力其实非常有限,现在又没有正式的预警和一级响应公告——幸好他们还算配合。”王达利叹口气和护士走进108号房间。

  111号房间,三人一言不发地干坐着,大眼瞪小眼。

  “不能这样坐以待毙——”眉眉站起来说,“马上就筛查到我们,小白不能被送到隔离区,我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潘帅,你地面熟,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路可走?”

  小白抬头,感激地看了看眉眉。潘帅猛地拉开窗帘,说,“走沙滩——行李得留下。”

  “好!”眉眉能想象拖着行李箱在沙子里走有多艰难,而且小白身体虚弱,需要人搀扶。

  见两人同意,潘帅轻轻拉开推拉门,晾凉的夜风吹进来。

  眉眉从行李箱里拿出两件深色披风,潘帅带路,眉眉搀着小白走上沙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