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渔村关公
熊爱猫2020-03-30 16:033,297

  “庞队长,靠边停车——”胡总太太发出命令,一路上筱筱几次搪塞,胡太太还是坚持认为后备箱有人,她从那股方便面和汗臭味道就能确定。

  宾利缓缓停在路旁,后备箱打开,头上顶着个古怪的“牛”字,表情惊愕的周游,出现在胡太太眼前。

  “这个牛是谁?谁能解释——”胡太太愤怒地说。

  宾利后排,周游尴尬地坐在筱筱和胡太太中间,屁股只挂了一点座椅,整个身子辛苦地悬浮在前后排之间,脸上艰难地保持着平静的笑容。

  “为了去找什么熊猫,你竟然不跟我走——筱筱,你出国留学这几年,怎么越长越幼稚!”胡太太不断将左右手交叉互换,仿佛两只手在较量。

  “妈,我没那么无聊。你不觉得酒店疫情很奇怪,他们讲的故事更离奇,能遇到这样的奇事,我一个新闻传播系的大学生能放过吗?Doctor William教导我们,探究事件的根源是我们的目标——熊猫馆又不远,就让我去见识一下,女儿这么聪明,真假一看便知——”筱筱央求说。

  “你就像你爸,不见棺材不落泪!”胡太太忿忿地说。

  “我也不会见到谁的棺材都落泪啊——”筱筱撒娇地说,看妈妈松口了,将周游这个第三者往前一推,把头靠向妈妈,周游立刻蹲坐在地上,转头如弃婴般看着恩爱的母女。

  宾利停在榕城国际机场下客区,胡太太下车,厐胖从后备箱将三个箱子拿下来,装到推车上,厐胖说,“小姐,要不,你还是跟太太——”

  “闭嘴,坏我好事,让我爸开了你——”筱筱用手指着厐胖,他连忙闭上嘴,周游拉厐胖的衣服小声嘟囔,“多个人多个胆,何况还是有钱人——”

  “妈妈,等会儿见——”筱筱夸张地冲着妈妈挥手,胡太太和女儿拥抱,她知道,这孩子随她爸,说话不靠谱,这次也许又是一次长时间的分别,胡太太轻声对筱筱说,“当心那个头上纹牛字的,怪里怪气,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胡太太松开筱筱,从某马仕包里掏出两叠人民币,对着厐胖和周游说,“你们两个照顾好小姐,有什么情况立刻给我打电话,准时送小姐回来,这钱就是你们的,知道吗!”

  厐胖接过抛来的钱,诺诺点头,周游伸手想从厐胖手里抢他那一份,厐胖用力拍打他伸过来的手。

  “飞机还有四个小时起飞,你看着办。”胡太太对着筱筱说完,推着行李车进入机场候机厅。

  三人再次坐到车上,筱筱坐后座,周游坐副驾。

  “说一说你们的计划吧——”筱筱兴奋地问。

  “计划——”周游和厐胖面面相觑。

  海滩上,潘帅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眉眉和小白蹲入一丛绿篱的阴影中。

  绿篱将沙滩和酒店大门区域隔开,只要走过这里,就能出酒店,在迎宾大道打辆出租,就可以到机场。

  此刻,酒店大门紧闭,几名酒店保安拿着叉子和玻璃盾牌守在大门内侧。透过大门的铁铸雕花,可以看到,在大门外不远处大路两旁,各悬挂一个大功率的灯泡,将门外照得如同白昼。一排密密麻麻的共享单车横在路当中,成为路障,社区工作人员正往灯杆上挂横幅,横幅上的字看不全,但其中“封岛”两个红底白字看得特别清楚。

  “难道橙色预警已经发布,封岛了?”潘帅说。

  “这条路有两重关卡,肯定过不去!”眉眉说。

  “能绕过去吗?”小白问。

  “除非走海路——”潘帅转头望望沙滩尽头黑漆漆的大海,那里传来海浪的轰鸣。

  周游、庞胖和筱筱蹲坐在榕城熊猫园的墙头,墙里就像别墅区,远远近近的熊猫馆舍,全笼罩在竹林的乌云中,弯弯曲曲的道路不时从林间空隙穿出,昏黄的路灯随着道路往四面延伸。

  厐胖看到远处有人巡逻过来,连忙招呼周游和筱筱跟着他,顺着粗大的竹竿滑下。墙边是竹林深处,四周黑洞洞的,到处是虬结卷曲如同怪兽的植物阴影,地上落满干枯的竹叶,一动就发出蛇形般的“刷刷”声音。

  两束强光透过竹林射过来,“谁在那里?”

  “快跑——”周游说着撒腿要跑,厐胖一把拉住他,筱筱压低声音说,“这是打草惊蛇,我们一动,就真被发现了。”

  “那怎么办?”周游明显听到有两个人的脚步声逐渐接近,电筒的光柱已经扫到自己的脸上,厐胖和筱筱吓得大气不敢出,三个人等着被抓现行。情急之下,周游屁股一阵扭动,头上的牛字活灵活现地跳到地上,张开嘴巴一吸气,“牛”字从平面充气成立体。“扑哧”一声响,牛身体里的气从屁股吹出,借着这股力道,“牛”如旋风般贴地奔弛、一路卷起落叶,向两名管理人员的脚下冲去,一打旋,从他们身前飞走。

  “是风吹树叶的声音——”一名管理员说。

  “好臭——你放屁了——”另一名的声音瓮声瓮气,应该是捏着鼻子说的。

  “你晚上吃了豌豆,你才放臭屁——”两人说笑着走开。

  筱筱憋得小脸涨红,“周游,真臭,你离我远点,怪不得我妈说你怪里怪气——”

  “不是我,是牛——”周游无力地争辩道。

  “你那牛,真牛!”筱筱转怒为喜。

  “这是第十号熊猫馆——”厐胖拿了根发卡,拨弄几下,锁开了,他轻轻推开门,冲着黑洞洞的兽舍轻轻叫道,“熊猫,我们来了——”

  兽舍里没有回应,在黑暗中,只有两双萤火般的眼睛,流露出不善的野兽气息。

  “打扰,找错门,你们继续——”厐胖慢慢退出来。

  “你们,知道要找哪只熊猫吗?”筱筱挠挠头发,看着眼前两个挫败的男人,这已经是撬开的第六间熊猫馆了!

  “你不是给这里打过电话吗,再拨一次——”厐胖提醒周游道。

  “可,电话变成军徽了,你知道的——”周游说着往大腿看去,透过裤子的纤维,有光在闪动。周游拉拉裤子,发现晚上出来换了长裤,他站起来,解开皮带,开始脱裤子。

  “你干什么——”筱筱连忙捂住眼睛。

  周游脱下长裤,露出大腿上的军徽,屏幕有按钮形状的图标在闪烁,上面写着,“呼叫熊猫”,周游按下按钮,听到远远的地方有隐隐约约的电话铃声。“跟着声音走!”周游惊喜地说。

  潘帅带着眉眉和小白湿漉漉地从浅海走上沙滩,他们面前是一片茂密的椰树林,月亮高挂在天上,林中不时有萤火虫飞过。

  “终于逃出来了!”潘帅向着天空伸出双手,那画面就像电影《肖恩的救赎》里的情节。

  月光下,三人的衣服被礁石撕成一条一条的,脸上、身上带着红色的擦痕、黑色的海藻、白色的干沙,眉眉和小白的头发被盐渍成一缕一缕,中间偶尔还能看到贝壳,真是狼狈之极。

  “你个大骗子,不是说很近,水很浅吗?”眉眉抱怨道。

  潘帅过来,把眉眉的披风拧干,眉眉脸色稍缓,觉得这个潘帅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结果,潘帅把干的披风给小白换上。小白不停打喷嚏,眉眉想,自己的好闺蜜,别人多关心一下也不计较。然后,潘帅把小白换下来的披风拧干,眉眉想这下该给自己披上了吧——并没有,潘帅用披风帮小白擦头、擦身体、擦脚,然后才还给眉眉——是没有拧干那种!

  “你怎么这么偏心!”眉眉不满地拧干披风,狂抖几下。

  潘帅一下护在小白身前,凶凶地说,“海滩不许抖毛巾,这点礼仪你都不知道!”

  “有病!早怎么不关心小白?”小白用披风给自己擦了,再拧干披上,略略回过味来,说,“莫非,你们两个——”

  “小白是病人嘛。你也不要生气,我没算到涨潮时间而已,看,穿过椰林,就是小渔村,村子临近跨海大桥,到村里买套衣服,喝点热汤,再租辆车,干干爽爽,轻轻松松就可以出岛了!”潘帅使用望梅止渴的招数,给两位美女打气,两人也仿佛看到了干爽的床铺、诱人的美食、代步的汽车,立刻来了精神。

  三人重新出发,潘帅搂着小白,眉眉在后面,醋意发作,不断地踢着地上的沙。

  “要不,一边搂一个?”潘帅打趣道,小白狠狠掐他。

  “你想得美——”眉眉看了一眼潘帅和小白,独自往前冲。

  忽然,前面巨型探照灯大亮,关公手持大刀的剪影出现。眉眉吓得连连后退,她见路旁立着“小渔村”三字牌,牌下面贴着字条,“陌生人回避,闯村者隔离。”

  “怎么这么快,这儿也隔离了!”眉眉绝望地说,小白求助地望着潘帅。

  潘帅叹息说。“小渔村,这是出岛的唯一小路。”

  三人正在踌躇,光影中的“关公”收起手中的“大刀”(其实是一只船桨),拿起一个扩音喇叭,向三人喊话,“你们已经暴露在群众防疫的汪洋大海中,不要心存侥幸,赶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今天一起晒月光,明天一起住病房。今天不愿戴口罩,明天病床加手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