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变色熊猫
熊爱猫2020-06-24 14:263,313

  榕城熊猫园,第13熊猫馆,黑乎乎的笼舍内,名叫“熊爱猫”的青年熊猫(接电话的那位),正在被一只老熊猫黑影说教。

  “爱猫,你跟别的熊猫不同,这件事儿,你非得做——别的熊猫可以不做,因为他们是原生熊猫,你必须做,因为你不是原生熊猫——”黑影唠叨着。

  熊爱猫不耐烦地摩挲着左上臂,一会儿将黑毛扒开,露出皮肤上金色的“熊猫”汉字纹身,一会儿用周围的黑毛去遮盖。听黑影的唠叨没完没了,熊爱猫争辩道,“黑妈妈,你告诉我要低调,不要特立独行,吃冬笋的时候,铲屎官就不知道我已经吃过——现在又让我去冒险,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做一会儿不做,把我都弄晕了。”

  “你真不记得自己是谁?可怜的孩子,巴斯他老人家驾鹤西去后,你悲伤过度,得了健忘症,到现在还不见好转,昨天电话电了你一下,也许我们可以再试试——”黑影说着,把熊爱猫拉扯到一张竹躺椅上坐下,伸手调好椅背位置,让熊爱猫坐好。黑影随即拿了根竹节,双掌用力一扭,竹节啪地爆裂,迸出一朵火苗,然后她从背后抽出一根烟袋锅子,在火苗上点燃烟叶,吸了一口,慢慢吐出烟圈,烟圈一个个逐渐放大,将熊爱猫整个包裹住。

  “我没病,是你老糊涂了。看看我,和熊猫有差别吗,我就是熊猫,大家都是身家亿万,就不要分三六九等。我知道,我是从雅安山里来的娃子——也别把我当屌丝整啊——求你了——”熊爱猫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随着烟雾渐浓,竹椅后背啪地一声滑下,成为竹床,熊爱猫进入催眠状态——

  黑影叹口气,眼前的熊爱猫浑身黑色,根本就是一只黑熊,哪里是熊猫!“这孩子成天躲在阴影里,摆在眼前的事实也视而不见,造孽啊——”黑影心里想着,进入回忆空间,用深沉的语气说,“当年,你从雅安熊猫中心来,我们就觉得你小子有问题——”

  回忆画面:一辆运送动物的大货车开进榕城熊猫园,车身上喷涂着“爱猫爱猫熊爱猫,榕城雨城来抱抱。”,车停在13号熊猫馆前。这里铺着红地毯,地毯两边用铁栅栏围出一条通道,直通馆内笼舍里大开的铁门,栅栏两边站满欢迎的人群。

  货车门打开,车内铁栅栏门打开,锣鼓喧天,欢呼响起,熊爱猫怯生生地从车厢里钻出来。

  “咦——”声浪暂停,人们看着眼前这只熊猫呆住了:熊爱猫上身和普通熊猫没有差别,大白脸、黑耳朵、乌眼眶,可下身却全是黑毛和一头黑熊无异。

  “张主任,这是怎么回事?”榕城熊猫馆的陈馆长走到张主任面前,用手绢擦着脑门上的汗,压低声音问。

  “呵呵,这就是熊爱猫的独特之处,当初到我们中心时,他只有额头是白的,现在不是越长越像熊猫了!”张主任朗声回答道,他是雅安熊猫中心主任,脸圆圆,个子不高,气势不小,这次是专程陪同熊爱猫来榕的。

  那句“越长越像熊猫”很容易让人误解,在场群众更惊讶了,莫非雅安给榕城送来只赝品熊猫?

  “他当然是真熊猫,百分之百雅安出品,而且还是熊猫中的极品——变色熊猫!”张主任解释道。

  “极品熊猫,熊爱猫,我们爱熊猫!”众人立刻欢呼起来。

  张主任对众人微笑,其实他一直很心虚:当年雅安熊猫中心一只名叫“熊爱猫”的熊猫丢失,正赶上上级部门普查,中心赶快派人找遍周边沟沟坎坎,熊猫没找到,黑熊倒找回一只。有人说,画点白毛就当熊猫,应付过检查再说,张主任不同意。后来,给黑熊体检,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这头黑熊身体里居然有熊猫基因,算一只黑熊猫!有人提出一个新思路:也许他真是中心的熊爱猫,跑出去后变异了,也有可能。张主任这才同意对熊爱猫进行必要的“化妆”,总算把检查应付过去,从此,雅安熊猫中心就有一只黑色的“熊爱猫”。

  熊爱猫开始很怕生,总是偷偷观察其他熊猫,模仿其他熊猫的动作。一个月后,他额头长出一团白毛,基因测试发现,熊爱猫体内的熊猫基因占比增加。张主任非常开心,将熊爱猫作为重点研究对象。熊爱猫很争气,不到一年,就浑身黑白分明,无论从体态、动作都和原生熊猫无异,只是基因序列的变化停止在与熊猫80%相似的程度,就再无进展。

  2016年春天,熊爱猫的血压忽然高出正常血压两倍,导致血管破裂、大量出血,张主任亲自为他做手术,终于把熊爱猫抢救过来。在熊爱猫昏迷7天后的晚上,熊爱猫醒来,见左右无人,对一旁和衣而睡的张主任说了三个字,“谢谢你。”张主任迷迷糊糊地醒来,找不到谁在说话。刚才张主任做了一个梦,在梦里熊爱猫从熊猫退化成黑熊,老熊猫巴斯从天而降,让张主任把熊爱猫送到他那儿去,自有计较。

  大病之后,熊爱猫真地开始退化,张主任回想起那个梦,巴斯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熊猫,北京亚运会吉祥物盼盼的原型,现在榕城熊猫园安享晚年。可熊猫跨园区交流也不是那么容易,直到2017年6月,张主任才找到机会,将熊爱猫送到榕城熊猫园来。

  熊爱猫来到榕城熊猫馆时,老巴斯已经是37岁高龄(相当于人类148岁),在特护病房,处于弥留之际,2017年9月13日就驾鹤西去。巴斯临终见面时,熊爱猫也去了,两人有过交流,内容不祥。巴斯去世后,熊爱猫郁郁寡欢,整天把自己关在笼子里,成了今天这样“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

  “巴斯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黑影问道。

  熊爱猫躺在竹椅上,两眼紧闭,眼球在眼皮下快速滚动,这是浅睡做梦的状态,他两手紧紧抓着椅子边,样子很辛苦,竹节发出破裂声,但熊爱猫还是无法开口回答黑影的问话。

  见熊爱猫不能突破,黑影咬咬牙,把周围的干草和枯竹往铁栏杆旁扫,直至拢成一大堆。她扭破三只竹节引火,轰的一声,火苗窜起。黑影又将一袋烟叶倒入火中,浓烟升腾,黑影念念有词。熊爱猫立刻进入深度催眠状态,他满脸通红,浑身是汗,汗水滴到烧得滚烫的水泥地面,腾起缕缕蒸汽。

  烟雾中,黑影自己仿佛也被催眠,她看到巴斯从烟雾中走出,说,“就在今天,赶丫上架,盘他!”

  烟雾散去,巴斯消失,黑影看看铁栏杆已经烧得发红,她一狠心,提起熊爱猫的左臂,将有金色纹身的位置往栏杆烧得最红的地方贴上去。

  “兹”一股焦糊味,纹身顿时金光四散,熊爱猫猛地醒过来,两个眼珠变成金黄色,他大叫,“不是,不是,我不是猫——”

  黑影大喜,她刚才用了险招,当人处于最深度催眠时,如果被强力拉出来,不是丢了三魂七魄,变成傻子,就是打通奇经八脉,一通百通。一边天堂,一边地狱。熊爱猫幸运地成为后者。

  “你梦到了什么?赶快说!”黑影追问道。

  “猫舍九命成熊猫,熊猫晋级龙熊猫。巴斯长老——让我等待生肖战士,不进则退,不成龙则成虫——”熊爱猫捂着手臂忍痛说完,当他放开紧握左臂的手,原来在黑毛下的纹身,完全浮现在黑毛上,那是金色的“熊猫”两个汉字。

  “你看!”黑影指点着纹身对熊爱猫说,“左边是猫,右边是熊,中间是——”

  熊爱猫看到纹身金色闪耀的位置,熊字右半边和猫字左半边,正好组成一个熊猫的图案,真是巧夺天工!

  “那是仓颉老人家汉字造得好,某位老人家熊猫名字取得好,跟我有毛线关系——”熊爱猫又恢复了无所谓的本来面目,几脚踩灭了篝火,从饮水池舀水浇熄余烬,翻身躺到竹床上,将屁股对着黑影,显然是为黑影用烧红得铁烫他的事而生气,不过,阴影中他的眼睛睁得大大,满是眼泪。

  这时,笼舍外工作间的电话响起,熊爱猫蒙住耳朵。

  “逆水行舟,不进你就会变回猫样。而且,你撒泡尿照照,你是头黑熊,根本没资格待在这里。”黑影用话刺激熊爱猫。

  熊爱猫翻身做起来,地上的水积成一滩,窗外的月光正好投进来,熊爱猫在水的倒影中看到一只黑黑的熊头。“这——这不是我?!”熊爱猫惊讶地站起来。黑影立刻将一条爆竹项链、一只大酒葫芦强行挂在他脖子上,还有一个大背包也放在他背上,熊爱猫低头想着心事,默默抵挡。

  庞胖、周游和筱筱跟随铃声,撬开13号熊猫馆的大门,推门进来。

  黑暗中,熊爱猫臂上的“熊猫”纹身闪闪发光,立刻周游头上的“牛”就有了反应,在月光下也发出一抹淡淡的金光。周游心血来潮,知道找对了地方,借着月光慢慢走向兽笼,笼里的熊爱猫也从阴影里走出来,两人在铁栏杆前停住。周游目光平视,只能看到熊爱猫胸部一下的庞大身躯。

  “这么大一坨,怎么偷?”周游心里暗想。

  “大哥,麻烦你看清楚,这明明是一头大黑熊!”筱筱颤声提醒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