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钻石骨胳
熊爱猫2020-06-23 16:003,707

  眉眉终于发火,对小白叫道,“没有?是你没有吃蝙蝠,还是你没有跟人幽会?小白,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说实话,到底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是吧,我冒着生命危险照顾你,维护你,你呢,居然连我都要骗!”

  小白呼吸越来越急促,护士说,“病人需要休息,就到这里吧——”

  刘院长和王干事对视一眼,刘院长点点头,众人原路返回,重复刚才的消毒换衣过程,一路上周游和潘帅怒目相视。当回到隔离区,周围的人对周游指指点点,他只有窝在角落里,不断把棒球帽沿拉低、再拉低。

  酒店总经理室,筱筱在沙发上和熊爱猫腻歪,软磨硬泡要熊爱猫教她功夫,熊爱猫说,“你不是熊猫属相,我教不了。”说完就呆呆地坐着,耷拉着头,不予互动。

  筱筱眼珠一转,从爸爸大班桌后面的柜里,翻出一盒签名版“蒙顶拜师”茶,泡上一杯,双手递给过去,叫声,“师傅,请喝茶——”

  “这拜师茶喝过,就算行了拜师礼,看你还教不教——”筱筱心里暗想。

  “不是你叫我就行哦,还得我答应,再喝茶,才算——”熊爱猫往旁边躲,不肯接。

  “师傅,请喝茶——”筱筱保持姿势,熊爱猫斜睨一眼,在茶香袅袅中,一座甘泉石室恍惚出现,熊爱猫目光一下呆滞,无神地看着筱筱的方向,把筱筱看得心里发毛,以为这是师傅的考验,坚持着躬身献茶的姿势。

  “砰”办公室门被推开,胡海气冲冲地走进来,对紧跟身边的董小姐抱怨道,“我只同意配合,怎么到那个王干事嘴里,就变成全面接管了?”

  转眼看到筱筱的动作,气不打一处来,说,“筱筱,进密室——”

  “这位什么熊猫,请到会议厅去,接受筛查。”董小姐对熊爱猫说。

  “不行,他是我师傅,要和我一起进密室——”筱筱姿势不变,一翻白眼,耍小姐脾气。

  “师傅?我是你爸——”胡海走到大班桌前,看到被打开的“蒙顶拜师”茶,气往上冲,“你对他比对我还好!”胡海猛拍桌子,筱筱吓得一抖,手中的茶水洒在熊爱猫身上,筱筱连忙用纸巾帮忙擦拭,生怕熊爱猫因此不教她功夫,擦完后起身警告胡海道,“别拿对下属那套对我!”

  “筱筱别这样——你爸心情不好,你妈——”董小姐说一半停住。

  “我妈怎么了?”筱筱咄咄逼人地问,董小姐看着胡海。

  “你妈妈在北京查出——新冠肺炎。”胡海迟疑地说。

  “为了你们过二人世界,把我们往外赶,都是你害的!我妈要有个好歹,我不会放过你——”筱筱张牙舞爪地叫着。

  董小姐见熊爱猫不挪窝,走过去拉他,熊爱猫还是不动,用体重抵抗着。“人家父女谈家务,你不知道回避吗,怎么这么没礼貌,还赖皮,还重——”董小姐一边用力,一边小声提醒熊爱猫。

  筱筱见此情景走过去,扯董小姐的手,拉扯中一巴掌打在董小姐的脸上,董小姐呆住,筱筱愣了一下,然后借势指着她鼻子说,“你这小三!”

  董小姐捂着脸,泪光一闪,低下头跑出去。

  “阿董——!”胡海追出去。

  熊爱猫看得傻了眼,筱筱反而很轻松,安慰道,“早该这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熊爱猫还直愣愣地往大班桌的方向看,筱筱发现,目光的焦点不是她,而是大班桌上的一件东西——五山铁印。熊爱猫念念有词,梦游似地走到桌前,按住铁印顶上的貔貅,将五指叠成一个奇怪的手印,扣入貔貅双眼、双腿和嘴巴的缝隙中,轻轻往下一压——貔貅口中的利齿咬下,熊爱猫“哎呀”一声,松了手,拉着筱筱紧退几步,正好躲过从铁印中部飞快旋转出的轮状利刃。熊爱猫长舒了一口气,要是他按得重一点,躲得慢一点,两人将被直接被腰斩。

  “这铁坨坨,我从小玩到大,没见有刀飞出来呀,你按哪儿啦?”筱筱不惊反喜,看那铁印完好如初,只是貔貅牙齿上有一丝黄金色的血液,很快被吸收了。筱筱将铁印抱到茶几前的地上放下,自己跳到沙发上盘腿坐好,居高临下,学着熊爱猫的样子,把右手五根手指塞到貔貅的五个孔里。

  “不要——”熊爱猫说话间,五山铁印内传出一阵机括之声,印底阳文的五山符号开始旋转。

  “没有飞刀——”筱筱想把手指抽回来,可完全动不了,机括声更加急促,仿佛里面有一台巨大的机器在运转,即将吞噬一切。紧接着,怪异的事发生:印底的五山符号绽放开,五个字越离越远,然后顺着手臂旋转往上,经过手腕、前臂,整个铁印随之里外翻转,当五山符号停留在筱筱上臂时,筱筱整个右手臂完全被哑光的黑色金属包裹住,刚才插进去的五根手指反而露在外面,活像安装了一副金属外骨胳,又像戴着无指铁手套。

  “师傅,我该怎么办——”筱筱抬起手臂,看着金属骨胳上密密麻麻的符号和配件,再也不淡定了。她右手扶住茶几想从沙发下来,铁木打造的台面,马上碎裂如齑粉。筱筱身体一歪,跌落,情急中右手撑地,实木地板立刻出现一个大坑,但人就这么一弹而起。

  “找找你身上,有没有出现纹身——”熊爱猫蹲下来,用不可置信的眼光打量筱筱。

  “我不纹身的——”筱筱说,熊爱猫指点着她踝关节处,那里纹身:左边龙字,右边马字。

  “你是龙马熊猫? 不可能,你再报一下生日——”熊爱猫满脸疑惑地问,筱筱报出生日的年月日时,熊爱猫掐指一算,说,“对呀,既不是阳历闰年,也不是阴历闰月——难道,你八字纯阴?”熊爱猫掐起指头又开始算,总是算不清楚的样子。

  “听妈妈说,有个瞎子说我克父母,所以我很早就出国读书了——”筱筱不太满意地看着身体的变化,手臂外骨胳太硬,脚上纹身只有简单汉字,连复杂的纹饰都没有,不酷。

  “师傅,用你的生肖军徽帮我测测,不就知道了?”筱筱提醒道。

  “对呀,我怎么把这个破玩意儿忘了——”熊爱猫抬起左臂,露出生肖军徽,爆炸倒计时器还有9个多小时。

  “控制点力道,别直接把炸弹给拍爆了——”熊爱猫提醒毛手毛脚的筱筱。

  筱筱轻轻将手臂放到军徽上,机括声再次响起,军徽和机甲某处正好契合,筱筱手臂酸麻,如有无数蚊虫在叮咬。

  “师傅,它在吸我的血!”筱筱叫道,甩动着手臂,想摆脱两者的链接。熊爱猫连忙用右手握住筱筱的右臂,很快,红色的血液如蛛丝般布满外骨胳,迅速爬到熊爱猫的手臂,然后汇聚到军徽上。军徽的十二生肖图不断变化,一抹金色在马和龙的位置闪动——然后,红色的血丝变成金色,快速返回到筱筱的外骨骼上,整个手臂成了金色,金光一闪,筱筱手臂上的外骨骼融入身体,不见了!

  军徽屏幕显示:龙马熊猫,上面有五山标志。

  “太神奇了!”筱筱看着自己光洁如初的手臂说,熊爱猫则揭下防护服头套,露出一脸沮丧,他大口大口地喘气,说,“神奇个毛,我的黄金血——我要输血!”

  原来,刚才两人血液互换,筱筱功力大增,一下子跳过相、念、舞、拆四诀,直接进入第五段,合字诀,再进一步就能达到“正觉光”,拥有“光字摩托”,与熊爱猫只有一步之遥——这让刚得到”光字摩托“的熊爱猫极度艳羡,要是让一直徘徊在能品境界的周游知道,真得找面墙,撞死。

  “可能因为你有神器助力——主要是我的血,你才提升怎么快——叫我师傅,必须交学费,管我一辈子吃喝!”熊爱猫戴着哭腔说,心想,黑影老傻瓜让自己接的这单生意,简直赔老本了。

  “本小姐还要考虑一下哦——既然大家水平相当,凭什么我要叫你师傅?”古灵精怪的筱筱得意地坐到沙发上,熊爱猫看刚才那杯拜师茶歪在茶几残片中,还剩半杯,连忙捧起来,递到筱筱面前,说,“徒儿,多喝水。”

  “要我当你徒弟,我又不是男的——徒妹,不好听,叫学生,太LOW——助教,好符合我身份,就叫助教吧!”筱筱说,熊爱猫叫“猪脚”,筱筱接过茶说,“把铁印的传说分享给一下吧——”

  “好勒,这五山铁印可不是凡品,它真正的名字叫字帝血掌。当年仓颉集尽天下文字,立语法、定标点,满纸文章,一掌血镇,只要盖了他红手印的法令、文章、书画,没有不流传千古的。据说,仓颉的掌纹很奇特,一般人生命线、感情线、事业线和理智线全部圆满绵长,也只能组成一个山字,而仓颉掌纹是五个山——仓颉羽化后,手臂化为字帝血掌,留在人间镇字,应该就是你这个——”听熊爱猫如此解释,筱筱心花怒放,右臂一用力,那机器外骨胳瞬间再现,刚猛异常。

  “这么厉害的神器,起码应该满格12段,怎么还不如你?”筱筱说,语气有些轻慢。

  “你?谁是你?”熊爱猫昂头问。

  “师——老师——”筱筱字斟句酌地说,心想,你老师,我助教,大家差不多。

  “为师告诉你,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在神品境界,对字、词、句的控制能力只是表面功夫,意境才是定段位的关键。无论词藻多么美,没有意境也不是好诗,知道嘛。我曾经遇到过,仅凭拆、合两个字诀就修炼到化境巅峰的人,靠的就是意境达到了,静通灵。”熊爱猫说,“你满身诟病,俗气未脱,连精气神都达不到,真是白瞎了这好硬件。”

  “你知道吗,达到化境巅峰,洗心伐髓,你的外骨骼将变成钻石级,有无坚不摧之力。”熊爱猫说。

  “真的?”筱筱对闪烁的东西充满向往,但她现在正个性喷张,刚才熊爱猫说他不行,她必须要硬气,便还击道,“管她什么颈痛灵哦,拳怕少壮,小心我一拳打死老师傅。”筱筱在熊爱猫眼前得意地挥挥拳头,外骨骼带着劲风让熊爱猫的身形都变得漂浮,渐渐透明。

  “咦,怎么回事?”筱筱用手一戳熊爱猫,整个人如透明一般,在空中晃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十三生肖之封岛(参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