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命案。
一剑飞来2020-05-23 22:042,137

  这具尸体在凌晨三点左右被人发现,今天是七月十七日。

  报警人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在接受询问时,他身上仍带有浓浓的酒味。

  负责记录、取证、勘察的警员们正在这具尸体周围小心地走动着,有人拍摄照片,有人用笔记录,有人正小心地收集在现场中可能成为至关重要的证据的物品,拍照后被收到透明袋子里,当然也有人负责录像。

  年轻且少有的女性法医也来到了现场,正对尸体仔细地进行一些技术性确认。

  比如从尸斑形成的面积与颜色,身体肌肉的活性和是否已经出现浮肿,以及眼球的状态等等来判断死亡时间。

  同时也要找出致死的伤口和可能造成的凶器,从伤口的角度来分析凶手的惯用手,身高及当时可能站的方向等等这些,都要回去做详细解剖才能知道。

  巷子的两边也拉开了黄红色的警戒线以将好奇的人们隔离开来。

  工作即将进行结束,己是七点三十五分左右了,刑侦部的两名警官姗姗来迟。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或许就更加需要睡眠了,所以打着哈欠的是年长的刑警罗正有。

  跟着他身后的明显是一个新人,并很有可能是第一次经历凶杀案件,他的眼晴正左右来回地看,仿佛对一切都好奇。

  罗正有用力搓了搓惺忪懒惰的脸,对一个同行道:“谁是报警人?”

  这人正忙着写东西,抬头看了看他,才招着手向那边喊了一声。

  马上,另一个人将这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带过来。

  罗正有上下打量一下,才问道:“叫什么名字?”

  年轻的刑警己在一旁拿好笔纸,做好记录的准备。

  秃顶中年人仍有些紧张,尽管他已经在这种环境下待了近三个小时了。

  他抬头看了看,才道:“我……我不认识她,以前也没见过,哦,也许见过但没有留意,不过……”

  罗正有连忙略带嘲笑的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喂,你在讲什么啊,我在问你的名字,你叫什么?”

  秃顶中年人“哦”了一声,露出一种难为情的表情来,讪讪地笑了笑,道:“对不起,那个,我叫钱贵,钱就是那个人民币的钱,贵是富贵的贵。”

  罗正有突然“喂”了一声,扬手打在下笔如飞的年轻刑警的后脑勺,用教导的语气道:“喂,你这小子,没必要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就你这干法非累死不可,以后这种事情还多着呢,真是的!”

  年轻刑警小声道:“可是基础刑侦手册里说,只要是关于案件的所有关系人所说的话、都要加以描写,包括习惯动作、语气语调,个人形象,肢体语言等……都要一字不差地……”

  罗正有突然大声打断他,道:“喂我说你小子,初来乍到就给我好好听话才行,手册那种东西只要有所了解就行了,那种东西只不过是应付考试的,根本没必要一板一眼。侦破案件,靠得是这里才行。”

  罗正有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

  年轻刑警马上低头闭紧嘴吧,只是握笔的手更加紧了。

  一个负责证物的女警官从他面前走过去,对他礼貌地笑了笑,罗正有立刻转换脸色,回敬她笑脸,并小声嘀咕:这届的新人真是不错啊。

  随后发现那秃顶中年人也转移了视线,罗正有立即大声地“喂”了一声,将这秃顶中年人拉回来,对他道:“你看什么!记住,问什么答什么,别说废话,知道吗?”

  秃顶中年人连忙点头。

  问话继续进行。

  “年龄?”

  “五,五十三。”

  “性别。”

  “嗯?哦,是男。”

  “现居所在地?”

  “就前面不远那栋楼。”

  “详细点。”

  秃顶中年人缓了缓,才接着道:“哑门市朝西旧城区风月小区D栋五单元四零一。”

  “嗯。”

  罗正有继续问:“你是几点发现尸体的?”

  “哦,大约是二点多,快到三点了。”

  “好,那详细地说一下经过。”

  “哦好”。

  秃顶中年人顿了顿,应该是在回忆和组织语言。

  过了一会,他才接着说:

  “那个时候,大约是二点半左右,我们刚喝完酒,就在前面不远的烧烤店。他们几个打了出租车走的,我离得比较近,酒喝得也不算多,所以选择那个走着,步行。

  走了大约有十几分钟,我走到这条巷子时,就看见有一个人正俯着身子在地上动来动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当我走近了,就看见一个男的正对趴在那女的身上,我吓了一跳,以为是强奸之类的,趴在女人身上的人发现了我,立刻大叫了一声,慌张地爬起来,提着裤子一瘸一拐地跑了。那女的却一动不动,我他妈当时还叫了她几声。”

  秃顶中年人说到这一张胖脸变得很难看。

  “过了能有几分钟,我就报了警。”

  “为什么不立即报警?”

  “唉……我、我不被吓得吗,当时凑近了看见那女的脑袋全是血,脸侧贴在地上,半张嘴张得老大,我那两脚像灌了铅似的,嘴里想叫却发不出声,缓了好一会,才想起报警。”

  “你能确定她当时已经死亡了吗?”

  “那……肯定……估计……确定不了。”

  秃顶中年人摇了摇头。

  “看清楚那男的长什么样了吗?”

  秃顶中年人想了想说:

  “还有点印像,但具体的我说不上来。”

  罗正有再次发问:

  “如果你再看见他,能认出来吗?”

  “呃”秃顶中年人考虑了一下,道:“要是没剃头,也许能认出来,哦不过,你们也别指望我,我不一定能认出来。”

  年长的刑警罗正有想笑,却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大哈欠,转头看着忙于记录的年轻刑警,对秃顶中年人道:“电话号码留一下,有事会再找你的。”

  “好,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拜托了混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拜托了混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