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原著2020-06-11 03:332,464

  讲故事?我该给大力讲什么故事呢?有了!

  “大力,我最近在看鬼吹灯,我给你讲讲胡八一和王胖子去精绝古城的故事。”

  “不,我想听你自己的故事。”诸葛大力说。

  张伟挠了挠头,说:“我也没什么故事啊,就是日常倒霉呗。在没遇见你之前,有过两个前女友。不过大力你别误会,之后我从来没见过他们。”

  张伟补充了一句,接着说:“然后一个逃婚,一个悔婚。奥,对了,我还做前女友的伴娘!”

  大力并不想听张伟的情感史,不是因为介意张伟的过去,而是总觉的有些别扭。

  “张伟,说说你在孤儿院的故事吧,我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学会哄孩子的?”

  “呵呵呵”张伟干笑了几声:“大力,你听过罗大佑唱的童年吗?”

  “张伟,我想听你唱。”诸葛大力眼神有些期待,认识张伟这么久,还没听过张伟唱歌呢。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

  “停!”

  诸葛大力打断张伟继续唱下去。

  “怎么了大力?难道是我起高了?”张伟生怕犯了和小沈阳一样的错误。

  大力起身,坐在床上:“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有了!”

  诸葛大力拿起手机,用全民K歌开了伴奏。

  “好了,你现在唱。”大力说。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儿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 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 等待着放学 等待游戏的童年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 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诸葛四郎和魔鬼党 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

  隔壁班的那个女孩 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零食 手里的漫画 心里初恋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 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考试以后 才知道该念的书还没有念

  一寸光阴一寸金 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迷迷糊糊的童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 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多少的日子里总是 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好奇 就这么幻想 这么孤单的童年

  张伟唱的极其投入,表情很轻松,脸上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这首歌不仅写了童年的快乐,也有童年的无奈。

  而张伟脸上的表情也证明了这一点,整首歌是张伟笑着唱完的,当然了,张伟早就走出童年的阴影。他始终对生活保持着乐观,积极向上的态度。否则,他也不会出现在爱情公寓。

  “大力,你知道吗?我也听过《童年》的翻唱,什么萝莉音,御姐音都没有罗大佑唱的好,因为她们体会不到那种福利院无助和快乐。”张伟说。

  “张伟,我觉得你唱的比罗大佑好。因为,你声音比他好听。”

  “是吗?”听到大力夸自己,张伟很腼腆的笑笑。

  张伟接着说:“大力呀,其实歌词毕竟是歌词,真实的孤儿院并没有歌里唱的那么好。你不知道,孤儿院其实有好多孩子都是因为有残疾或者其他疾病被父母抛弃的,好多孩子都生活不能自理。而且,环境也不好,好多婴儿因为没钱买奶粉,只能用面汤代替。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就得劳动,要么照顾婴儿,要么就得做饭,或者做其他工作。当时要是能吃上一碗泡面,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怪不得你这么喜欢吃泡面。”大力说。

  诸葛大力只知道张伟是个孤儿,又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却不知道张伟的童年这么艰辛。

  也正是因为张伟是孤儿,所以他以前对钱敏感,也对感情很敏感,他怕失去。

  大力问:“张伟,你有没有想过寻找你的亲人呢?或者,你有没有恨过你的亲人?”

  张伟还是一脸轻松的表情:“找过啊,在第四季我不是休假去探亲了嘛。当时我记得院长跟我说过,我是三岁的时候被人送到孤儿院的,我当然已经会说话了,刚来的时候说话还带着点东北口音。”

  说到这里,张伟有些声音有些哽咽:“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大家都一样,都没有亲人陪伴,所以我也没怎么想过。后来在学校,见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好多同学都有爸爸妈妈的陪伴,我也没太多触动。”

  大力一直没插话,听张伟静静的讲。

  “但是出了孤儿院之后,我认识到了一样东西,就是钱。我想我有了钱,就能买到好多吃的穿的用的送给孤儿院的小朋友,后来在大一点,思想又变了,因为我一直是一个人,没有家,要是以后我生病了,老了,没人能管我,这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所以我更看重钱了。”

  张伟缓了口气接着说:“大力。其实我在学校挺努力的,虽然比不上你和一菲,但我在班里排名也是靠前的。后来工作了,我住进公寓以后,我的思想又发生改变了。在公寓的几年里,我有了最好的朋友,我也懂得了付出。一直到你的出现。我才觉得,觉得有了你说的归属感。所以说,亲情现在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吧,只要有了你,别的什么我都不在乎。”

  听张伟说完,大力眼中泛起雾气,一向很坚强的她,被张伟感动了。

  第二天早晨

  张伟和大力拿着行李走在街上。

  “张伟,想不到你人缘这么好,住这么豪华的酒店,居然签个字都就能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中国大使馆外交官呢。”

  大力调侃张伟道。

  “大力,酒店老板是刘芳的亲戚,是刘芳硬让我去那住的,要不我早就找个几十块一晚的招待所就住下了。我是真没想到刘芳还真能让我白吃白住半个多月。”张伟说。

  大力忽然停下脚步。

  张伟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力,你有东西落在酒店吗?”

  大力用手指着一个角落,“张伟你看,这个女孩好奇怪。”

  张伟随着诸葛大力值得方向看去,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穿着一身白色夏季运动服,眼神呆滞,看着路上的行人。

  这女孩子离张伟也就四五米远,刚才张伟只顾着和大力说话,所以才没注意到。

  细心的张伟还发现,女孩身上这件四道杠的阿迪达斯在国内最多卖100块钱衣服没来没这么白,这是被洗的发白的。女孩的脸色和她身上的衣服很像,同样很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她的手指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手指很长很尖细,背着阳光一节一节的晶莹剔透,隐隐可以看见里面通红的毛细血管。

  “大力,她有病。”张伟轻声对大力说。

  “你才有病!”

  女孩恢复了呆滞的目光,恶狠狠得对张伟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芳华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芳华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