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年(3)
风里羲2020-05-20 00:164,912

  张伟一边安抚小小贤,一边蹲了下来,将小小贤再次交给蹲在地上,低着头,满脸沮丧,双手轻轻捏着耳垂儿的大力。

  看着微微摇头的大力,张伟没有多说什么,轻柔的将小小贤放在摇篮里之后,张伟伸出双手穿过大力的双膝与背脊,将她抱在怀里,用公主抱的方式。

  “唔~”感受着张伟强有力的心跳与身上散发的成熟男人的魅力,大力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渐渐和耳边的声音同频。

  ‘咚~咚~咚!’

  重合的心跳似乎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生理反应,而是他们心理的共鸣。

  本来难过失落的心情被张伟的怀抱消解的无影无踪,现在的张夫人只觉得有一丝羞意在心底萌动,浮于面上,映入眼中。

  要是以前的诸葛小姐,可能会试图论证这是爱情荷尔蒙的作用。不过张夫人不会,哪怕是初为人妻,张夫人也明白对于眼前之人的‘瘾症’。

  “为什么突然抱我?”明知故问的话语从张夫人的口中问出,并期待着张伟的回应。

  “哪有什么为什么。”张伟低头看着大力,看到了大力微微失落的小眼神儿,突然伸手刮了刮大力的鼻子,激起她惊讶的表情“不过是看到我的‘小朋友’需要照顾了而已。”

  冬日余晖粼粼,星星点点的倾洒在张伟的身上,为他晕上一层金色的阴影,柔和而坚定。

  张伟抱着大力做到了大厅的沙发里,大力随着张伟的双手调整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彻底落入他的怀中,感受着张伟温柔的举动,大力的语气中带上了小小的失落与一丝不自信:“我还是学不会照顾小孩?我是不是不能成为一个好妈妈啊?”

  看着大力那急需鼓励与认同的纠结表情,张伟定了定神,认真的看着大力:“老婆,你知道吗?没有人天生就是合格的父亲与母亲,没有人!所有的人都是从新手爸爸,新手妈妈开始的,无论是美嘉、子乔、一菲还是小贤都是如此。所以老婆,你不用有什么担心的,不会照顾孩子去学就好了~”张伟揉了揉大力的脑袋,之后一边伸出双手,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做了个夸张的冲锋动作;一边对大力说:“而且老婆你是谁啊,你可是诸葛大力,2000年的三大事件之一!无数传奇的缔造者!你之前只是没认真,要不然以你的学习能力,带孩子这种小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噗嗤~”大力紧绷的俏脸终于雪融冰消,漏出了往日的暖阳般的笑容。尽管周围没有其他人,大力听到张伟毫不做作的夸赞还是有点害羞,脸上晕开了桃花般的红霞,大力轻笑着抬手轻轻拍了张伟一下。

  张伟看到大力不再纠结之前的问题后不禁松了口气,之后低下了头。

  大力瞬间感受到了张伟的视线,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

  张伟温柔的注视着大力,带着少有的认真与郑重:“大力,你知道吗?一点都不觉得你带孩子的表现有什么问题!相反,我感到十分庆幸。”

  “嗯?”

  看着大力眼神中适时地流露出的疑惑,张伟没有卖关子,继续给大力解释道:“大力,我是真的感到庆幸,庆幸你的不懂。不是因为俗气的什么‘因为这也是你的第一次’这样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你不懂得这些事情。我庆幸于你不必在自己的童年就过早的感受自己的责任,不必在学完常用字前就学会分辨孩子的哭声,不必在上自然课之前就需要知道什么温度的奶粉对于孩子最适宜,不必再上了高中之后就对孩子们的心理了如指掌可以从容的处理他们的青春期问题。大力,我知道,世界给了你与你的天赋对等的压力与孤独,但是对于你没有像我一样懂得照顾孩子这件事,我真的很庆幸,庆幸懂得这些的是我,而不是你。”

  张伟的话其实不算特别动听,没有太华丽的辞藻,还有着满满直男感的重复是肯定。可大力还是从这些话中品尝到了张伟的爱意与温柔。大力侧倒在张伟的怀中,伸手抚摸着张伟的脸庞。棱角与皱纹同时将张伟的样貌印在大力的心理,大力的手慢慢的越过张伟的耳朵,双手环住张伟的后颈,将他的脑袋轻轻的压向自己……

  两唇相接,没有生涩,没有隔阂,就像他们的灵魂,自然的交融在一起,双颌交错,张伟抱起大力自然地向房间走去。

  就在这对小夫妻刚刚起身,大力的双腿才环上张伟的腰间,张伟与大力同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声“嗯咳~”

  张伟听到有些熟悉的咳嗽声,感受着怀里的玉人微微抖动的身子,终于想起了声音的主人,右脚一划,就向沙发摔了过去,眼看着大力马上就要摔到沙发上,张伟腰部一用力,一个转身,就将他和大力的方向掉了个各,咔的一声摔在了沙发上。

  反应过来的大力已经顾不得进门的诸葛大圣,立即起身伸手扶向张伟的腰“张伟你没事吧!”

  已经进门的诸葛大圣有些无语的看着张伟,也不知道是该对张伟在危机时保护大力的行为表示感动,还是对张伟的倒霉程度表示无奈。诸葛大圣上前拦住了慌乱的大力,指挥着大力将张伟平放在沙发上,又安抚大力冷静了下来,运用自己之前学的中医按摩知识给张伟检查一下。

  大力仔细检查了一下张伟的腰,发现只是稍稍扭到之后,不禁安下心来,没好气的轻打了一下张伟“你说你都和我结婚了,怎么还那么怕我妈啊~”

  “唔~”腰部酸痛无法反抗的张伟只能抬起头,抿着嘴,可怜兮兮的看向大力,声音委屈的对大力说:“那不是习惯了嘛~”

  “唉”x2

  同步的叹息从大力与诸葛大圣的口中传出。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都好笑的摇了摇头。诸葛大圣看着不自觉地站在张伟身旁的大力,无语的白了自己女儿一眼“行了,孩子们我看着就行,你们两个回屋腻歪去吧。”

  沙发上的张伟还没说什么,大力就伸手挽住张伟的胳膊,对诸葛大圣甜甜的说:“那就谢谢妈妈啦~”,说完还不等诸葛大圣说些什么,大力就扶着张伟回到了卧室。

  晚上,七点半,张伟在大力的搀扶下来到酒吧,还没走进门口就听见了胡一菲熟悉的咆哮。只见胡一菲背对着门口,美嘉子乔他们面对这一菲站成了一排“你们真的是可以啊!我以前就知道曾小贤的执行力连咸鱼都不如,没想到你们一个一个都在向曾小贤靠近。我让你们准备的一个春节派对,为了这个我还特地将我妈与大力妈妈留在了楼上,结果你们在楼下准备了一个氛围是春晚级别的饭局!!!吕子乔,你先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以我和关谷上次的经验来看,举办什么不重要,不在进去最重要,我可不想大过节的再隔着铁门看一次春晚。再说了一菲,现在时代变了,我们也不是小年轻了,之前咱们就一直提倡软着陆,还有什么比养生局更软的方式吗?吃着年夜饭,喝着小酒,搂着老婆看春晚不是挺好的吗?”吕子乔看着气愤不已的胡一菲对于一菲想表达的东西有了点感觉,却还是持重的劝导着。

  一菲听到子乔的话之后,看着正在逗弄小小布与小神秘的美嘉与悠悠,还有手忙脚乱哄着儿子的曾小贤,偷偷给宛瑜夹菜的展博以及扶着腰的张伟,有些沉默……不知道是欣慰还是难过。

  “哎~哎!小祖宗你可别尿啊,这可是我新买的衣服!张伟,你快过来帮我看一下,小小贤这是怎么了?”曾小贤一边侧着脑袋躲避着小小贤的‘攻击’一边将孩子递给张伟。

  张伟还没动手,大力就一边满脸纠结的接过孩子一边对曾小贤说“曾老师,还是我来吧!还有,你不要总把小小贤交给张伟,张伟今天都受伤了~”

  “好好好。”曾小贤边将小小贤递给大力后头也不回的答到。

  大力看着曾小贤走向一菲,也就没有和他计较。

  曾小贤从后面把一菲搂在怀里,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轻声地说:“老婆,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想要过一个有活力的,年轻的春节。不过你看看嘉一与小神秘,再看看小小贤,我们不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甚至我们自己都有小孩子了,就像是子乔之前说的一样,他不想再和关谷在派出所里看一次春晚,所以选择了软着陆,我们也是一样。我们还是我们,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变化我们的选择也跟着改变了而已。”

  一菲看着张伟点了点小小贤的鼻子,又从曾小贤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回过头定定的看着曾小贤。还一会儿过后,才背过身躯,有些喑哑的说:“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们都不小了,我们都到了顺应时间的年纪……可是!我不愿~啊……”一菲一边说着话,一边扫视着在场的众人,子乔、美嘉;展博、宛瑜;张伟、大力;悠悠、关谷;咖喱酱、赵海棠以及曾小贤。随着一菲的目光扫过众人,大家纷纷将手中的活计停了下来,看向一菲,用他们疑惑、为难、不解、理解、赞同的眼神。

  一菲感受着大家的目光,咬了咬下唇,努力继续说着:“其实,我们大家都挺不容易的。我就不用说了,和这个贱人兜兜转转了十年才最终在一起;美嘉与子乔更是经历了十几年的分分合合才最终走向婚姻;展博和宛瑜更是如此,世界都走完两圈了在最终确定关系;即使是咱们中比较顺利的关谷与悠悠,也是经历了九年才最终步入婚礼的殿堂,张伟的婚姻之路更是充满了坎坷与荆棘,最近在正式举行婚礼;老实说即使是海棠与咖喱的爱情也充斥着理想与现实的压力,这还没算他们两个门第之间的距离。”

  随着一菲的话,大家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爱人,心有戚戚的叹了口气,几个男生也被一菲的话所触动,纷纷张开双臂,将他们的妻子揽入了怀里。

  “说真的,这十年的相知相恋我并不后悔,在过去的十年里,我疯过狂过,爱过恨过。我曾经将别的篮球队绝杀在暴雨里,也曾赶鸭子上架般撮合展博与宛瑜;我曾经为了筹钱KO了T800,也曾为了解救某个无知少女让关谷背上变态的骂名;我曾经一度将这个贱人赶出我的世界,也曾在某个圣诞节之后被迫面对自己的内心。可以说我的人生充满了精彩,因为他不像是一本千篇一律的书籍一样乏善可陈。即使是等我老了,我知道我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的人生,值了!它值得!我相信你们也是如此……”

  小贤、子乔他们听到一菲的话之后,慢慢回忆起了过往的经历,不由得笑出了声,可最终却又都因思考一菲的话而抽离。

  一菲看着张伟等人眼神中的追忆,又清楚的感知到了大力、赵海棠他们的倾慕或是好奇,之后,她用完全不同于平日的‘平静’声音继续着她的话语:“相信你们也感觉到了我之前的情绪,所以我在不愿意……我不愿意我们最终居然也回归于平淡,妥协于这该死的命运,走向‘平凡而幸福’的结局。这讽刺的就像童话的结尾,王子与公主最终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一起迎来了无尽的政务与柴米油盐的结局,接下来新的故事,已经不再和他们有关系。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展博眼神复杂的看向一菲“姐,你。。”

  “我知道~”一菲打断了展博的话语“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到了应该理性思考,不能随意发挥天性的年纪。”

  “小菲菲~……”曾小贤贱贱的声音从一菲身后传了出来。

  还没等开始说就被一菲打断:“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小女孩儿了,我现在已经为人母,为人妻,不‘应该’在任性下去。”

  张伟站起了身,还没有说话,就被一菲伸手示意坐了下去。

  “我知道,张伟,我一直知道,我现在很幸福,也很安逸。现在得来不易的家庭与爱情还有平淡幸福的生活我很珍惜。”

  ‘唔。’x 10,‘高智商人群真的很不好去劝啊。’

  子乔看着大家大眼瞪小眼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一菲,你能不能听我说几句?”

  一菲听到子乔的话没有同意,只是用眼神示意子乔说下去。

  “一菲,其实你现在的行为活像一前大力说过的退了休的探险家,回归生活的特工。前半生的精彩让你没有办法接收后半生的平淡,所以你渴望我们再次拥有新的经历,哪怕他未必精彩纷呈,也好过现在的平平无奇。可是一菲,人生不是一场彩排,没有剧本,没有NG,有的只有小段的高潮与大段的重复剧情,这是谁都不可否认的事情。一菲,人生中就会到达下一关,会进入下一段旅程,这是谁都不可避免的。就像你不可能要求世界在大年三十的阴天下一场流星雨一样,你也……不是,张伟拽我干嘛?”

  张伟没说话,快速的拉着大力跑出了酒吧的大门。

  门口,头顶。散去的乌云背后,是宁静深邃的天空。不再像往日只有七八个星星点缀天外,此时的天空,诸星映月,密密麻麻不同亮度的星星如银屏崩裂般洒满了天空。

  与此同时,群星摇落,一颗有一颗的星星在极远处,划过大气,留下一道道尾虹,绘出如雨盛景。

  看见大家没有理会自己,一菲也不在展示自己骄傲的脖颈,跟随大家一起闭上了眼睛。

  什么?他们许了什么样的愿景?你不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不要深究,未必猜中,可能流俗,也可能与众不同,毕竟,那是爱情公寓众人的人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绘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绘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