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G羊子2020-04-15 19:124,060

  次日清晨

  闵子期拉开窗帘突然出现的光线让她睁不开眼,不得不说她屋子窗帘的遮光性。或者说她本身就喜欢彻底黑暗的感觉,她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刚睁开就看见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对面的窗边看着她,冲她微笑着招了招手。那一头的卷毛……安木也住在这里啊,也太巧了吧。闵子期也礼貌的冲他打了个招呼,结果他转身走了。

  “这是什么毛病啊。”闵子期撇了撇嘴。

  闵子期刚下楼洗漱完就响起了门铃声。狐疑道,大早上的,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节日,再说她也没啥亲朋好友啊。她打开门后愣了一下。

  “没想到你也住在这里啊。”安木温柔的笑着,闻到了她护肤品淡淡的奶香,胜过了所有香水的味道。

  “要进来坐会么?”闵子期也笑了笑。

  安木也是进来了,闵子期家中的装饰都很温暖,穿的小白兔睡衣也好可爱,“你吃早饭了么?”

  “我还没啊。”闵子期回答道,我就是客气客气你还真进来了,刚起床拉开窗帘就看见你了,这点时间怎么吃饭。 不过他是从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他知道我在这里住么……她也懒得去思考,或许他沉迷于她的美貌无法自拔了。

  “早上想看看道路上的行人,没想到你也住在这。”安木像是看出了她的心事,“我正好也没吃早饭,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做早餐?”

  闵子期有些疑惑,第六感告诉她这绝对不是邻里之间的关心这么简单:“家里没什么食材,我早上一般喝一杯牛奶就好了。”

  “那怎么行,你还小,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安木温柔地说,就像一个邻家大哥哥。自顾自的走进厨房,烤箱、打蛋器……她应该挺喜欢做甜点的。

  “身高好几年都不长了。”他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妹妹的照顾。一种是老牛吃嫩草……

  “其他部位也是要长的。”安木走打开冰箱门,只有一些水果、牛奶、西兰花青菜和肉。看来她平时吃的不多,安木自然知道闵子期的内心世界,他就是让她猜。

  我其他部位还需要发育么?闵子期当真低头看了看,不需要啊。

  而安木一直注意着在原地闵子期,不禁被她的举动逗笑。

  闵子期最烦遇到这种类型的人,他表面温柔,其实内心未然。最关键的是她懒得去揣测别人的内心。

  “你是自己一个人住么?”安木一边做着早餐,一边有心无心的问着闵子期的情况。

  “嗯……我上楼换个衣服。”闵子期笑了一下,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防范意识那么差啊……”是有恃无恐么……安木笑着,莫名今天的心情很好,早餐也差不多做好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包粉末,洒在了闵子期的那一份上。把剩下的食材放回到冰箱里,盯着肉端详了一会:这肉也特别的很。

  闵子期换好衣服,在口袋里放了一个注射器,下了楼。

  “子期早饭做好了。”安木温柔的唤着她的名字,“不知道以后可不可以这样叫你?”

  “我无所谓啊。”闵子期这才突然发现,他好行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用一种温柔的笑容看着她,这种笑容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是哪里。

  “快尝尝我做的饭好不好吃。”安木依旧用那笑容看着她,穿平时的衣服也好可爱啊。

  闵子期夹了块西兰花放进嘴里吃着,习惯性露出一个笑容:“很好吃啊。”

  安木愣了一下,她笑起来真的很治愈,治愈到让他感到虚幻:“要全部吃完哦。”

  “你也吃啊。”闵子期说着,她还是很期待他吃肉的表情。

  “嗯。”安木自然夹起一块肉吃了起来,“这肉味道真好,是什么动物身上的啊?”

  “是牛肉,我特意腌制过的。”闵子期一直盯着他的嘴,直到他咽下去才收回目光。

  “是么。”安木又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

  他们就安静的度过了早餐时间,不过吃完之后闵子期感觉头有一点点晕的感觉。

  “我可以参观一下你的家么?”安木看见闵子期的眼神有些涣散,笑了下。

  “嗯。”闵子期应了声,那种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是发烧了么……闵子期悄悄打开注射器的盖子,趁安木转身的时候想扎过去。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闵子期把手背到身后。安木接起电话,聊些什么闵子期已经听不清了。

  当安木挂断电话,只听见身后扑通一声。

  “才这么点剂量就晕了过去……看来是真的很不听话呢。”安木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注射器,还真有意思呢……

  安木掏了掏她口袋,把盖子该回去,又放回到她的口袋里。把她抱起来上了二楼,走进她的房间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她睡着的样子好乖啊,安木想着。给她拉好窗帘,离开的时候给她关好门。便开车去了精神病院的方向。

  当闵子期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我怎么睡了那么久,她摸了摸口袋的东西还在,这个安木有点问题。闵子期想着,脑袋有点迷糊,今天是不是要上学来的……

  “闵子期,你又迟到了!你要么卡点来,要么晚来,还有没有点规章制度……”班主任训了她一通才肯放她进教室。

  然后闵子期又开始了无聊的生活,她不喜欢学习,一点也不喜欢。但是吧,她又答应过妈妈要把高中上完。

  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了一晚上,直到最后两节晚自习。

  班里的纪律出奇的乱,纪律委员管不管的就跟不存在一样,而今天的纪律委员刚好是于悦茗。这个班里有不少人对她很不友好,她很喜欢二次元。有时候也会在学校穿小裙子,戴假发什么的。有些人就是看不惯别人和他们不一样,但闵子期很喜欢她的这种勇气,不因为别人的看法针对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事情。

  到了最后说一遍不听的她也不管了,直接开始在本子上记名。

  这节自习自然是扣分了,最后一节自习班主任拿着他的苍蝇拍就怒气冲冲的点名上来挨打。上面自然是有不服气的,结果是打得更很。这次班主任发了一次火后,后半截自习就特别安静了。 

  最后几分钟一个大高个男生站起来嘲讽的说着:“得罪一个人总比得罪一群人好,要我肯定不会当班主任的走狗。”

  这么毁三观的发言竟还获得了喝彩声,而于悦茗前边的女生更是站起来踢了她桌子一下。

  于悦茗什么也没说,直接站起来走到她桌子前拽着她的领子连同桌子一起把她撂倒在地,然后转身就走了。

  她现在一定是很生气,那女生爬起来后尖叫着把她桌子推翻。有男生拿起于悦茗的书就想丢进垃圾桶。

  “你敢扔一个试试。”闵子期站起来冷着个脸,走向那个有178高的男生,你现在做的这事真是瞎长那么大个了。

  “我跟你说你少管闲事!”王振恶狠狠的冲闵子期说,看手通红应该被班主任打的不轻。

  “三……二……一”闵子期没理他数着数,王振不屑的冷笑一声,松开了那课本的手,闵子期高速反应拽过那只胳膊就是个过肩摔。

  这还不够,闵子期上前踹着他的肋间,一脚比一脚重:“自习说话你还有理了,管你不听打你活该,敢做不敢当,敢说话还不想挨打,谁惯的你,嗯?”

  “你上去拦拦啊。”杨逸涵旁边的女生推了推她。

  杨逸涵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讲台上的人……

  闵子期踹了十几脚之后,又冲着掀桌子那女生说:“把桌子给我收拾好。”

  语气冷肃的让那女生心里产生恐惧,没说话只是模样委屈的把桌子扶起来,听话的走过去把地上的书也都捡起来。

  人都喜欢挑软柿子捏吧,班里很多人讨厌她就可以仗势欺人了是吧。

  闵子期看她收拾好后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那时早就放学十几分钟了,躺在地上的王振也被他兄弟架走了,估计明天少不了闵子期的处分。

  今晚放学回家的路上有一群小混混骑着炸天响的摩托车要堵她。闵子期当然知道自己打不过那么多人,而且她回家的这条路真的鸟都不愿意来拉屎。

  闵子期倒是无所谓的一个急刹车,搞蒙了后面的小混混,她停好车问:“你们想干嘛。”

  “小丫头片子,挺柴啊,敢打我兄弟啊。”一男的打量着闵子期,长相身材都是极品啊。

  “叫声哥就放过你啊,哈哈哈。”一又胖又壮的男的说着。

  闵子期冷笑着露出治愈的笑容,这体重我摔不了啊,但这身高我可以锁喉啊。闵子期个箭步冲上去,勒着他的脖子就拽下车,车也倒了。闵子期拖着他走了几步,勒的力度越来越重,十几秒后就狠狠的把他摔在地上。还在他柔软的肚子上狠狠踹了几脚,“垃圾。”

  闵子期的这一系列举动惊了在场所有人。

  “一群男的想打我一个女的?”闵子期笑着问,然后自己又靠上她的小电驴子,“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快散了吧。都那么年轻的少年留案底多不好,再说十几个男的围殴一女的传出去也不好听。”

  说完闵子期淡定的骑上车就走了,其实他并没有报警,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那群混混果然没追上来,闵子期回到家后,疲惫的走进浴室开始洗澡。

  洗完澡后她发现她没有拿浴袍,就擦了擦身上的水,吹了吹头发直接走进卧室了。这一开灯,她才发现没拉窗帘,她连忙又关上灯。那个安木该不会大晚上的还看路人吧……

  而对面的窗户已经拉上了窗帘,但那缝隙之间还有一只眼睛,淡淡地说:“她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啊……”

  闵子期穿好睡衣,去拉上窗帘便倒在了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厕所里钱舒拽着闵子期的头发,拿着那盒打开放在窗台上好几天的酸奶在她面前晃:“喝啊,我给你的奶你为什么不喝。”

  “闻闻多香啊。”钱舒把那盒酸臭的酸奶怼到她的鼻子上。

  周围的女生嬉笑辱骂着,其他进来上厕所的同学选择视而不见,出去后把这件事当成饭后八卦讨论着。闵子期倚在冰冷的墙上,瑟瑟的低着头紧抓着衣角,只能无助的奢望有位正义的使者出面帮帮她。

  “你要么喝了,要么就把它均匀的抹在你脸上还有头发上。”钱舒把牛奶塞给闵子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光是听见这尖锐的语气,就让闵子期溺亡在恐惧的深渊。

  她现在想哭也哭不出了,仿佛这具躯体的灵魂已经慢慢消散尽。。

  世界上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正义使者可能都忙着拯救电视剧里主角了吧。闵子期颤抖的伸出手接过那盒酸臭的奶,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狠下了心……

  厕所里传来了刺耳的哄笑声。

  “不要!”闵子期从梦中惊醒,眼角还衔着泪水,原来是噩梦,梦也是现实啊。闵子期胸口梗的喘不过气来,打开屏幕,是凌晨1点多了。

  闵子期借着屏幕的光,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出药瓶,倒出一粒用凉水冲了下去。重新躺下,那触目惊心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翻来覆去了不知多久,她终于睡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谎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谎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