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又护内
乐欢2020-09-21 19:053,051

  颜韩斗智斗勇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安抚住了两个小宝,对付自家这两个小宝要比对付公司那帮老家伙难多了,颜韩不禁暗自感叹,“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想着想着,颜韩感觉自己的头又大了起来,颜韩无耐地叹了口气,不过现在总算逃了出来,少了两个小宝的吵闹,全世界都变得如此安静。

  颜韩驱车来到公司,走进办公室坐下来便开始处理起手头的工作。最近,颜韩的工作有些棘手,公司里以殷正国为首的几位老股东处处刁难,其实这也不是一件什么稀罕事,五年了,自从自己接手公司,这几位元老就处处作对,颜韩的性格自然是不怕的,只是这几只苍蝇整天嗡嗡嗡的乱叫,还不能一拍子拍死,着实让人心烦。

  10点公司召开董事会,本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针对颜韩准备投资的一部新晋导演的首部电影进行决策。董事会上,以殷正国为首的几位老股东,你一言我一语上演着拙劣的表演技艺,坐在颜韩身侧的殷正国,表面上和气地和着稀泥,可嘴角处的奸笑早已出卖了自己,颜韩双手交叉,嘴角微微上扬,无聊地欣赏着这出精心筹划却非常无趣的作品。

  颜韩看的累了,不禁打了个哈欠,因为昨天晚上下半夜几乎没有好好睡觉,加上今天早晨两个小宝的一番折腾,此时倦意袭来,不知不觉间思绪被渐渐被拉到了昨天深夜,眼前突然浮现出夏彩儿声嘶力竭怒骂自己大人渣时的样子,颜韩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倒吸一口凉气,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思绪。。

  眼前的左右两派仍在激烈地斗争着,颜韩无聊地继续欣赏着。

  “呜……呜……呜……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颜韩漫不经心地地拿过手机,手机屏幕上的一个“夏”字,另颜韩突然吓了一跳,“喔”地一声,手机“轰动”一下,便扔在了桌子上。

  此时会议室里的所有人各自从自己扮演的角色中抽离了出来,顿时鸦雀无声,齐刷刷地望向了那个举止失常的颜韩。

  颜韩稳了稳自己地情绪,再仔细一看手机屏幕:“夏正新。”

  “哎,自己这是怎么了,眼睛刚才怎么花了,竟然看成夏彩儿了,定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颜韩回过神嗯掉手机继续欣赏着演出,却发现此时每个人正盯着自己,颜韩无奈地笑了一下:“你们继续、继续。”

  长达2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颜韩坐回办公椅里,脸上漏出一脸的疲惫,沈彬走进办公室,看见状态差极了的颜韩,忍不住地安慰道:“颜总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这样子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

  “回家?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哪能这么轻易回家。”颜韩一想到自己的那两个调皮捣蛋鬼,心里阵阵发怵。

  颜韩眼睛一亮,“保姆招到了吗?”

  “颜总,你早上才给我打电话说要招人,这招人又不是买菜,哪能这么快啊?”

  沈彬心里嘀咕着:“这急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沈彬对于夏彩儿突然辞职一直耿耿于怀,夏彩儿答应自己等找到合适地保姆再辞职的,怎么突然就离开了。这夏彩儿,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女孩,再加上颜总和夏彩儿之间似乎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一股强烈的好奇心涌上心头。

  沈彬嬉皮笑脸、小心翼翼探索式地问道:“颜总,这夏彩儿为什么突然就辞职了,该不会是你欺负人家小姑娘了吧?”说完脸上荡起一抹狡猾的笑意。

  颜韩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被夏彩儿恶狠狠地钳制在床上丝毫动弹不得的情形,张开的手掌慢慢地攒成了两个坚硬的拳头,额头处如画般的眉毛渐渐地聚在一处。原本垂下的一双绝美的双眸一抹黑色闪过,“我欺负她?就她那一副嚣张跋扈,凶神恶煞,毫无礼貌,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我能欺负的了她?”

  “嚣张跋扈,凶神恶煞,毫无礼貌,不知天高地厚,你确定你说的夏彩儿吗?这个夏彩儿看起来挺善解人意的、心思单纯,为人又知书达理、性格又率真爽朗、这长相吗清新脱俗……”

  沈彬回忆着夏彩儿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我觉的她哪方面都挺不错的。”

  说完沈彬看了看颜韩,颜韩的脸冷的已经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沈彬微微缩了缩身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内心深深感叹自己是越来越没有眼力见了,急忙改口道:“原来这个夏彩儿竟然伪装的这么深藏不漏,难怪我一直觉得她哪里不对劲?颜总,你果真是独具慧眼,明察秋毫。幸好你发现的早。经你这么一说,我仔细这么一想,颜总你看夏彩儿那长相吧,一脸的尖酸刻薄相,身体瘦的像吸了毒品似的,原来表面上笑嘻嘻的看起来心思单纯,实则是笑里藏刀啊,这样的女孩果真是心术不正、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禽兽不如、人人得儿诛之……”

  沈彬嘴里一边说着恶毒的言语,心里一边道着欠:“夏彩儿,你别怪我,我也不容易,我说这些都不是真心的,你千万不要怪我。”

  沈彬把能想的恶毒的词都快骂完了,不知如何继续骂下去,苦笑着看了看冰冷的颜韩。

  颜韩脸上的冰霜渐渐褪去。

  “你之前是不是和夏彩儿有什么深仇大恨?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能让你嘴巴怎么这么毒,小心明天你嘴巴生疮流脓,我劝你还是留点口德,小心遭报应。”

  “那夏彩儿,脾气呢,是稍微有点急躁,骨子里稍微有那么点傲气,性情也略微冷淡了点,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恶毒?况且她还是一个懵懂无知涉世未深的学生?这难免会有些小脾气?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哎,我说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近人情、尖酸刻薄、心肠恶毒了。你知道我最不喜欢的人就是背后说人坏话的人,我是不是这些年对你太好了,还是说,你最近的工作太舒服了?或是皮痒痒了,让你有时间在这恶语伤人?”

  颜韩的一番责备,沈彬的眼睛瞪得铜铃那般大,怔了怔,心里有些委屈,“我没听错吧,是谁先开始恶语评论夏彩儿的,我只不过顺着某些人的话用词稍微加重了些罢了,怎么原来的凶神恶煞,毫无礼貌,不知天高地厚,现在变成了有点急躁、有点傲气、略微冷淡,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沈彬无耐地叹了叹气,转而又笑了,这个颜总果然还是5年前那个霸气又护内的颜总啊,脾气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人情味十足。

  “我说你这个人,你这么恶毒,怎么还有脸笑的这么开心,你是真的皮痒痒欠收拾了吧?”

  沈彬继续笑着。“颜总,你回来了。”

  颜韩有些莫名其妙,云里雾里。“我难道不是一直都在吗?还是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空气?”

  “是的,你一直都在,只是……”

  “只是……什么?”

  沈彬仔细想了想,“颜韩大概是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内心,这锅美味佳肴刚开始炖呢,可千万不能被自己搅黄了,此时离揭盖尚远,这汤呢刚开始煮时,得用大火煮。看来,自己需要找点时机加把火,哈哈哈……”

  沈彬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着:“只是……我太笨了,是我太恶毒,我改正,我反省,我以后会乖,可是颜总我为什么总有做不完的工作呢?你看我一天从早到晚为公司呕心沥血,都30多岁了还没个女朋友,颜总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要不咱俩凑合一下。”说着就用那种含情脉脉、娇羞做作,令人恶心的表情盯着颜韩。

  “滚,你离我远点,一天之内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颜韩满脸嫌弃地表情,狠狠地咽了咽口水,今天中午地饭钱又省了。

  沈彬忍着内心地小雀跃,偷笑着走出了办公室。心里感叹着:“我要是个女人,你保准逃不出我地手掌心,可惜了……”

  “夏彩儿,你也逃不出我地手掌心,你们这两根红线我牵定了,哎……我怎么这么人美心善,我大概是九重天上那月老今生下凡渡劫吧?呵呵呵……”笑嘻嘻的哼起了快乐的小曲,周围的同事都忍不住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一天、两天过去了,保姆助理仍没有招到。沈彬自然是不急的,颜韩越是着急,自己反而越开心。趁这个机会得让他知道知道夏彩儿的重要性,这样才好推进自己的计划。

  颜韩这两天却是被两个小宝折磨坏了,怎么自己在两个小宝心中的地位也不能输给一个小丫头吧,颜韩努力地维持着慈父地高大形象,每晚回家当牛做马的哄着两个小宝玩耍,可是两个小宝依旧不领情,玩的时候开心地又蹦又跳,玩完就不认账,颜韩深深地感慨,这到底是遗传了谁?这么难搞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彩虹桥上有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彩虹桥上有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