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伤谁的心
玛琪珰珰2020-03-18 23:544,859

  启穆在琪儿家楼下等到下午三点仍未见她回来,他启动车子返回瑟卫。他想到瑾儿此时应该在办公室,于是加快了车速。

  瑾儿正在餐桌上专心致志的整理李科然的设计图稿,也从中获取启发,她丝毫没有察觉启穆站在她的身后,直到察觉出淡淡的橘子气味,她没有回头,继续手头上的动作,等待启穆开口。谁知启穆没有吱声,在沙发上坐下。

  这时,李科然从书房里出来,见到启穆,说:“稀客呀,启总怎么到寒舍来了?”

  启穆放下手中的杂志,悠悠地说:“我来找瑾儿。”

  李科然怔了一下说:“哦,哦。”他以为启穆来找瑾儿是为了雷霆珺,就找了个借口又进了书房。

  瑾儿早已停下,站起来看着启穆和李科然对话,听到启总说找自己,心头一紧。她到吧台给启穆和李科然分别到了茶,先给启总端了过去,又将李科然的茶送进厨房。她从书房出来,见启总端坐,微笑看她。她忙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启穆示意瑾儿坐,心想他和瑾儿都见过几面了,每次他会刻意亲切地待她,但似乎都没能让她放松一点,看上去还是战战兢兢的样子。他答:“我刚去了你和琪儿的家,但她貌似不在家。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瑾儿眉头微蹙,想了一会儿说:“她在家。可能没听到敲门声。”

  启穆顾自顾的说道:“可能吧。手机也关机。”

  瑾儿想到什么,说道:“她白天画画,不喜欢有人打扰。”

  启穆心情放松了些,话语间难抑欢快:“好。我知道了。”他临走前心想着要瑾儿的手机号码,在找不到琪儿的时候可以找瑾儿,但又觉得有些唐突。如果以上司和下属的身份,要瑾儿的手机号码理所当然,但启穆并没有将瑾儿当做下属来看。

  这天有一堆的事情等待启穆处理,尽管他已对赵致说明,晚间他有事,但赵致不理,说这都是紧急的工作,他没有办法代理,谁叫他三天两头不在公司。晚上九点,启穆才完成所有的工作。他从书房走到客厅,发现典欧在客厅等他,赵致不见踪影。

  “你可以下班了。抱歉,应该早点跟你说的。”典欧的工作是跟着启穆,保护启穆,直到启穆回家休息,但最近启穆很少让典欧整天跟着他,经常让他提前收工。

  “你怎么还跟我说抱歉,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典欧为启穆工作已有三年,虽说启穆待他就像朋友,但典欧不敢越界,依然恭敬有礼。

  典欧跟着启穆一起到了停车场,他有些不放心启穆,准备送启穆达到目的地再离开,但启穆发现典欧一直跟着他,还要替他开车时,说道:“你的车在那边。”

  启穆还有三辆车在停车场,车钥匙都交由典欧保管。典欧见启穆坚持不让自己跟随,他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还是让我陪着您吧,我怕您发生意外。”

  启穆摇头说不。他之所以不让典欧跟着是因为上次见琪儿的时候,琪儿的表现表明她不喜欢他们俩约会的时候有别人在场。他再次来到琪儿家楼下,数着楼层找到她家窗户的位置,灯是亮的,但又想到可能是瑾儿在家,琪儿会不会出门了,因为一般这个时候她大多在外面玩儿。

  他不安的打电话给琪儿,三声嘟后,接通了,对方直接问道:“你在哪儿?”

  启穆快速回答:“你家楼下。”

  对方停顿了一会儿,回应道:“你等会儿,我下来。”

  大约十分钟后,琪儿跑到启穆面前,他张开双臂迎接她,欲拥抱她,但琪儿停在他的跟前,没有上前。一贯的裙装打扮,与包裹严实的启穆像处于不同的季节,一个流连在夏季,一个提前踏入初冬。

  琪儿驻足观察了启穆很久,没有察觉出他有任何疾病的端倪,便开口问道:“你病了?”

  启穆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他坦然一笑,答道:“嗯,就没好过。”

  琪儿又将他全身上下看了一遍,启穆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说道:“别看了,看不出什么的。”

  “那你老实交代。”琪儿双手交叉气势汹汹。

  “好。我们换个地方说。外面冷。”启穆抱着琪儿的肩膀将她送入车内。

  琪儿心想他还真是病得不轻,空气还是温的,他居然还叫冷,默默的给他取了外号“寒公子”。她甚至狐疑启穆能不能将车开好。

  启穆早就打算把自己的身体情况以及家庭情况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但又怕这么一说会将琪儿吓跑,所以一直拖到琪儿自己问起来。在琪儿面前,他总是将身体的不适隐瞒的滴水不漏,就算琪儿即将知道了实情,他也会继续掩饰。

  他们哪也没去,只是到了启穆的家。琪儿对这个提议倒兴奋不已,一路问启穆的在哪儿,到了没有,什么时候到。启穆要专心开车,他本要解释为什么要带琪儿去他家的,但发现这对琪儿来说似乎不那么重要,他嗯嗯啊啊的回答着,注意力放在了空旷的马路上,这个路段虽然荒凉,在这个时间段也没什么人或车,但昏暗的街灯总让人惶惶不安。琪儿倒不在乎启穆回答是否真切,她在兴奋时喜欢问东问西图个热闹。

  到了启穆的家门口,琪儿被眼前由砖木砌成的堡垒给惊讶住,她回过头对启穆说:“就你一个人住这儿?”

  启穆点点头。

  琪儿打了个寒噤,启穆以为他冷,上前把她罩进自己的外套里,按密码开门。琪儿却不安分的钻出外套的包裹,往后退了几步,纵览房子的全观。黑漆漆的夜晚,瘦骨嶙峋的树杈,随风飘落的枝叶,她感觉阴森森的,不明白为什么启穆会住在这么个荒凉之地。

  “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害怕吗?”她走进屋子说道。

  “不会。很清静。”启穆没有问琪儿要喝什么,给她倒了杯果汁。他其实并不清楚琪儿最爱喝什么,但凡是甜的,她都爱喝。

  “你开了暖气?”琪儿走进房子里时就感觉有热风鼓动,令她口感舌燥,一股脑将启穆端来的果汁喝得一干二净,举着杯子表示还要。

  “嗯。”启穆又走到水吧台给她倒了饮料。一转眼,他抬头看到琪儿已将裙子脱了下来,穿着吊带衫和安全短裤在屋内走动。

  他立刻放下果汁,走到沙发,拿起放置在沙发上的外套,披在琪儿身上,衣服很大,与其说是披在琪儿身上,倒不如说是裹住了她。琪儿没有领情,抖了抖肩膀,衣服滑落在启穆的手上,她皱着眉说:“不穿,太热了。”然后继续参观启穆的房子,她每个房门都要打开看一看。

  启穆拿她没有办法,又将果汁给她端来,说:“给你。只能喝这一杯了,晚上不能喝太多果汁。”

  琪儿仰头咕噜咕噜喝着果汁,觑见启穆脸颊泛红,伸手摸了摸温度,笑着说:“你看,你也热了吧。还没到冬天呢,开什么暖气。”

  启穆明白自己的脸红并非暖气所造成的,但也没反驳。他按照琪儿的吩咐,关掉暖气,套上了一件长衫。

  一楼,已经被琪儿看光了,她趿着拖鞋噔噔噔上到二楼,在一个房间外她停住了。她发现那是个房间,简直就是个病房。

  启穆见阻止也已经晚了,他关上房门,拉着琪儿来到三楼,因为三楼的气氛让人愉悦的多,那是个娱乐区,有游戏厅和家庭影院。但琪儿的魂儿仿佛已关在了二楼的“病房”里,一时玩性顿失。

  她嘴里蹦出这么一问题,有些尖锐,却很现实:“你会不会死啊?”

  在见到启穆之前的好几个夜里,琪儿想了很多离开启穆的借口,每一个版本都有铺垫、前奏,再是间接的提出分手。但真正见到他时,她将所有的腹稿都给忘了,一句话说出来直刺启穆的胸膛。

  启穆本以为刺痛感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他从小被刺痛呵护着长大,这种感觉就像是喝热水时感觉到的热,和凉水时感觉到的凉,是必然的,也是无动于衷的。琪儿的问题却深深刺入他的心,让麻木跳动的心,有了疼得感觉,因为她的问题他不知如何作答。

  他不能答会,那意味着琪儿会在某天失去他,她会难过,不是因为他的死亡,而是因为他的不负责任。既然他会死去,为什么要和她开始呢?他也不能回答不会,那又是一种不负责任,他根本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死。这个病从他出生就跟着他,让他痛不欲生,又让他苟活至今,连医生都无法确定这个病会不会带来死亡,而或只是一种折磨。

  “我不知道。”启穆严肃的说。

  “不知道?”琪儿不解的笑,报复性的说道,“对不起,那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跟你在一起。”

  是提心吊胆可怕,还是阴阳相隔可怕,琪儿问自己,答案是都可怕,她最终选择逃避这样的爱情。

  没有争取,启穆也不认为自己有争取的资格,他早已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琪儿会像当年的父亲一样放弃自己,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在今天。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琪儿一起完成,比如和她聊聊各自的家庭、生活、理想,看她画画,一起看电影、一起旅行、一起和朋友聚会等等情侣间的互动。他极力克制难过的情绪,但眼泪是诚实的,冲破了主人的禁令滴落了下来。

  温热的眼泪让琪儿凝结成块的心有所动容,但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提醒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启穆的病就像是个摆脱不了的魔鬼,她自己本来的生活就一团糟,根本无力再承受魔鬼的纠缠。

  “好。我都答应你。”启穆声音枯涩,但绵软,“我送你回去。”

  琪儿默默地穿上裙子,跟着启穆走出屋外。和来时的气氛迥异,俩人一路无话,但琪儿的脑子里的小人儿聒噪个不停,不断宽慰道启穆伤心这会儿伤心是难免的,过几天就好了。长痛不如短痛,在感情没有深刻到无法自拔之前,还是及时回头比较好。现实中的爱情不都这样嘛,完全没必要内疚。

  这时琪儿的手机响了,是小晴找她去看凌晨乐队在凌晨举办的演出。琪儿一听是凌晨乐队,笑逐颜开,完全忽略了旁边启穆的感受。结束完电话,琪儿又回到肃穆的气氛中,意识到情况不妙,她见启穆面色如灰,目光如炬的盯着前方。

  “演出在哪儿?”启穆的口吻中没有了往日的柔情,沉静和冷冽。

  “我在七海路口下就好。”启穆的脸色阴沉的吓人,琪儿不免客气起来。

  琪儿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原来车里一直都没有开暖气,而启穆只穿了件薄衫。她立马将暖气打开。

  “冷了?”启穆问。

  “我还好,你别冻着了。”

  不知是赌气,还是生气,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启穆将暖气关了。琪儿盘算着要不要再把暖气打开,万一把启穆冻得发病怎么办,但最终决定静止不动。

  车稳稳的停在琪儿指定的地点,启穆下车给琪儿开门,陪她一起等待来接她的人。琪儿接到一个电话后不久,一辆黑色越野停在启穆车旁边,陆戈从驾驶舱出来,小晴和巫巫坐在后排探头探脑,不知怎的,也都下了车。

  琪儿自然不知道陆戈会来,场面一度尴尬,她回头看了启穆一眼,很想解释,但又觉得没有必要。陆戈上前和启穆打招呼,小晴和巫巫边推搡着琪儿,眼睛望着身后的启穆,仿佛在问:“是他吧?”琪儿背对着启穆,冲她俩挤眉弄眼,让她们不要一副好奇猫的样子。

  和启穆道别时,琪儿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复杂而忧戚,灌溉着她心中有一种叫“舍不得”的东西在发芽。她清楚,这次的再见,可能是永远不见,但为了不违背自己的生存法则,干净利落的结束错误的感情,她表现的没有任何留恋。

  半个月前,凌晨乐队的经理人找到陆戈,商谈赞助乐队演出场地的事宜,陆戈很爽快的答应了,临走前经理人送了陆戈十张门票。陆戈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琪儿,尽管他答应赞助场地有一部分的原因是琪儿,她是凌晨乐队的粉。他在演出当晚,才把门票送给小晴和巫巫,并让她们暂时隐瞒门票的来历。

  巫巫悄悄告诉琪儿后,她有种被出卖的感觉,但没有生气,她的精气神全部灌注在凌晨乐队的怒吼里,但全程也没有搭理陆戈和小晴互动,倒是拉着巫巫手一起尖叫、跟唱。

  意犹未尽,演出结束,车内依然响彻琪儿的高歌声,振聋发聩。琪儿坚持说先送自己回家,陆戈跟她讲理,说这样的安排不合理,巫巫和小晴的窝可以先到,琪儿才不管那么多,她一秒都不想跟陆戈呆着。巫巫明白琪儿的意思应和着。小晴巴不得能和陆戈多待会儿,而且这样一来,她顺理成章的成为陆戈最后一个送回家的人,也就有了和陆戈单独相处的机会,所以她也顺着琪儿的脾气说服陆戈。

  陆戈的计划被破坏,一路气鼓鼓的样子,没再说话。送完琪儿和巫巫,他见小晴立马坐到了他的副驾驶的位置,即使心里不乐意,但没有反对。

  琪儿回到家中,瞬间有数不清的落寞之感缠绕着她,她驱赶不及,找不到原因,闷头大睡,可怎么也睡不着。一室一厅的房子一个人住一点也不大,但琪儿却感觉周边黑洞洞的空间在无限延伸,看不到尽头。她坐在床上,抱着枕头,将头埋在里面,想启穆,想雷霆珺,想这些天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想着想着她终于睡着了。

  作家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