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星空乐园
玛琪珰珰2020-03-18 23:415,155

  瑟卫珠宝周年展在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和订单中落幕,忙过了前三,还有后四收尾工作的繁忙,但繁忙是他们的,瑾儿什么活儿也没有。于是她将心思放在了手中的文件上。周年展第二天上班,她第一件事就是问李科然,启总在不在。

  李科然发觉瑾儿最近总是在找启穆,本想说为什么不找雷霆珺帮忙,但又记起瑾儿跟他提过她和雷霆珺已经分手了,他就不再拿这件事打趣瑾儿,帮她打了个电话给启穆。启穆跟李科然说他昨晚没有回家,现在在办公室。

  瑾儿再次达到十九楼,她已经没有了紧张,因为她能一会儿见到的不是一张陌生的脸,也在电梯里想好了对白,但在敲门前她才发现原来的紧张质变成了忐忑。

  启穆坐在沙发上看今天早上由行政部送上来的报纸,尽管现在已是电子时代,什么新闻都可以通过平板上的新闻软件查阅,但启穆仍然会订阅报纸,觉得报纸上的内容正统而不杂乱。他听到敲门声,习惯性的、公式化的唤了一声:“进。”

  瑾儿踏入启总的办公室的一刻呆住了,她还以为自己穿越了,不是穿越时光,而是穿越了空间,来到启总位于郊外的别墅里,因为这里的装修和陈设和他自己的那个家一模一样,而更让她惊异的是她看到雷霆珺也在,他在水吧台边厨房的地方洗碗。启穆则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

  启穆看出她的眼中的惊异,说:“在这就当在我家一样吧。”

  瑾儿不好意思地笑笑,想必自己的表情有些夸张,她赶忙收拢自己微微伸开的五官。

  “请坐,想喝什么?”熟悉的开场白。

  “水就好。”与在启穆家时一样的回答。

  启穆转过身对雷霆珺说道,雷霆珺应了一声,将水递给了瑾儿,瑾儿没有看雷霆珺的脸,接住了水杯。

  雷霆珺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也坐在了沙发上看报纸,遮住了脸。

  启穆知道雷霆珺和瑾儿的关系,便没有让雷霆珺避开,用像对待朋友一样语气问候了瑾儿,以及她的来意。

  “雷氏的设计总监程芥让我把这份文件交给您。”瑾儿郑重其事的说道。

  “好。”启穆的思绪停顿了0.5秒,不易被察觉的0.5秒。他看着眼前和琪儿一样的脸,却是不曾在琪儿脸上出现过的神情,还是有些恍惚,用0.5秒的时间提醒自己她不是琪儿。

  启穆文件袋拿在手里,不着急打开,似乎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还未等他再开口和瑾儿聊聊天。雷霆珺放下报纸站了起来,对瑾儿说道:“我换件衣服,你等我出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就进了房间。

  瑾儿将视线移向启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很抱歉,昨晚打断了你和霆珺的谈话。你跟他出去吧,下午准时上班。”启穆诚恳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瑾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些发囧。因为现在她不仅和雷霆珺有些道不清的关系,还与启总之间似乎也有了道不明的关系。

  启穆没有说话,浅浅一笑,仿佛在说,没关系,我都知道了。

  雷霆珺很快从房间出来,对瑾儿说:“走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伸出自己的手,让瑾儿牵着,但瑾儿没有回应,也没有理由回应。她礼貌地跟启总道别,跟在雷霆珺后面。雷霆珺收回的手插进了卫衣口袋里,走到门口,还没有出门口的地方,回过头问启穆:“我跟她说?”

  启穆会意点头,有些事情本来是他要跟瑾儿说的。昨晚他和雷霆珺聊到很晚,他知道了雷霆珺和瑾儿的事情,雷霆珺也知道了他和琪儿的事情。启穆认为既然瑾儿是自己人,那就有必要让她了解一些事情,并且远离伤害。

  雷霆珺和瑾儿走后,启穆打开了文件袋,取出里面的股份买卖合同,丢掷一旁。他走到书房,找到手机,拨通了琪儿的号码,但电话响了一声挂断后,就处于关机状态。

  琪儿昨晚那么早睡,以她的急性子不可能赖床赖到这么晚还不起床,启穆有些担心,给赵致打了个电话说有事出去,待会儿的会议他不出席。他又打了个电话给典欧,让他办完事到瑟卫候命,暂时不用跟着他。

  外面的天气阴沉的,刮着秋风,凉气阵阵,孕育着雨水,启穆出门穿了一件短衫,他从车库出来,将车窗关上才不觉得冷。他把车停在琪儿家楼下,但不知道她家在几楼几号,所以只能在车内继续给琪儿打电话,但电话一直关机。手机是启穆唯一可以联系到琪儿的方式,现在连这个渠道也闭塞了,他开始心慌。启穆从不敢让自己心慌,因为心慌对于他来说是个一点也不理智的情绪,也是个危险的导引线。

  他喝了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看见有几个人从琪儿那栋楼下来,就开车门跑了过去,一股冷风灌进了他的胸口,他完全没有感受到。

  “阿姨,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知道这栋楼有位叫安琪儿的住户吗?”一个年纪约五六十岁的阿姨被启穆叫住。

  “安琪儿?”那位阿姨想了很久,然后说:“没有啊,没有这个人住在这栋楼里。”她说得很肯定,还增添了可信的依据:“我在这儿住了有二三十年了。这栋楼里的住户我都知道。”

  启穆也是这么想的,依阿姨的年纪他也料想她在这儿应该住很久了,所以才没有向刚走过去的年轻住户打听。但结果让启穆失望,琪儿明明住在这栋楼里,他亲眼见到过她上楼。他想那位阿姨道了谢。

  阿姨走了四五米的距离,又折返回来叫住了启穆,她说:“这儿姓安的租户倒是有一个,不过她叫安瑾儿,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启穆忙答是,连忙谢谢阿姨,并问她住在几楼几号。但阿姨变得警惕起来,她问:“你和安瑾儿是什么关系?”

  启穆解释:“我是她姐姐的男朋友,给她姐姐打电话没打通,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

  阿姨疑问着安瑾儿还有个姐姐?给姐姐打电话没有打通怎么找到妹妹这来了?虽然有些地方逻辑上不通,她也懒得搞清楚,但见启穆眉清目秀、彬彬有礼不像是个坏人,于是就告诉了她安瑾儿的门牌号。

  启穆道谢,看着阿姨离开才进入楼道,阿姨临走前还关心他说天气变凉,怎么不多穿点。

  按门铃前,他打了个电话给琪儿,依然关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屋里都没有动静,显然没有人。启穆从楼上下来,感觉到了冷的滋味。他上车,开了空调,坐在车中想琪儿兴许是出门了,说不定一会儿就会回来,看到他一定很开心。于是,他就在车里等着。

  雷霆珺载着瑾儿来到星空乐园,从白天走进了黑夜,乐园里只有黑夜,没有白昼,这里的夜是丰富多样的,它呈现出不同夜晚的景象,有时雷电交加,有时星空万里,有时天高沉郁。

  瑾儿从没来过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她问雷霆珺为什么来这里,他的回答很简单粗暴,因为在这里他不用戴墨镜和口罩。

  夜晚自然是黑色的,但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灯火,一样会照亮该有光明的地方,让人看清楚该看清的事实。不时会有人盯着雷霆珺看,猜测他是不是雷霆珺。

  星空乐园里有个叫夜光森林的地方,外圈有载人小火车围转,就像旋转木马,内圈则是一个公园,人造萤火虫在其中飞舞,星星点点的光芒不足以照亮人的脸,有些人会在坐在园子里面聊天。

  雷霆珺说这里是他的秘密乐园,瑾儿问他是否一个人来这里。雷霆珺笑道秘密乐园的意思就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雷霆珺在这里。瑾儿接着问他那为什么告诉她。雷霆珺想了片刻说因为她是安瑾儿。

  尽管黑灯瞎火,但瑾儿脸上的表情,雷霆珺看得一清二楚,因为他是在用心看,他明白瑾儿可能再也不会答应他当他的女朋友了。他释然说:“瑾儿,我不会勉强你,你把我当成朋友吧,最好的那种。”

  瑾儿的脑海中想到“闺蜜”这个词,她不自觉地摆摆脑袋,心想当女朋友和当闺蜜的区别在哪里?当雷霆珺的女朋友时,每天都是心惊胆跳的,担心雷霆珺的真心,担心会被曝光,担心自己会侮辱“雷霆珺女朋友”这个名号,而作为闺蜜,虽然这也是一项殊荣,但比做女朋友的罪恶值会降低很多,压力也会降低很多。最可疑的还是雷霆珺本人的真心,为什么高高在上的雷霆珺会让瑾儿当她女朋友,不做女朋友也要当他朋友?

  雷霆珺见瑾儿摇头,他举起双手扶着瑾儿的脑袋,说:“不可以不答应,不然你就得乖乖当我女朋友,你自己选吧!”

  不用说,瑾儿连忙点头,她后来回想起很后悔,为什么那么听雷霆珺的话只能有两种选择,她明明可以有第三种和第四种选择的,但后悔已晚,雷霆珺自此成为了她的好朋友,他的所有关心和爱护,瑾儿都没有道理拒绝,她也变得更加关心和爱护雷霆珺,大大方方的那种,谁叫他们是好朋友。

  雷霆珺很满意瑾儿的表现,他想捏捏她的脸蛋,但瑾儿很敏感的把脸撇开了,后又慌忙解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雷霆珺微笑,把话锋一转,说道:“你要离开瑟卫了?”

  瑟卫周年展结束当晚,程芥电话通知瑾儿无论文件是否交接成功,务必三天后从瑟卫辞职离开,回到雷氏。瑾儿还没来得及告诉李科然,启穆也不会知道。转念一想,雷氏和瑟卫本是一家,人事调动的事务既然通知了她,想必也先知会过瑟卫,但她想错了。启穆并没有从雷氏那里得到瑾儿即将调离的消息,只是他猜到会是如此。

  瑾儿点头。

  雷霆珺接着说:“雷氏不适合你,你来瑟卫吧。”

  瑾儿瞪大眼睛看着他。她的眼睛不算大,平时也拉拢着眼睛,显得心事重重。她现在陡然睁大眼睛直视雷霆珺,一定是她所听到的话语触动了她的神经,之前雷霆珺就曾提议她离职去当他的助理,现在又提议她转职到瑟卫。

  “我说的是认真的。雷氏不需要你,他们把你派过来是当炮灰的。”雷霆珺紧接着解释,“我和启穆的父亲,也就是雷氏董事长,和瑟卫,和我哥的关系很糟糕,我哥对他避而不见。雷氏虽说将经营权全权交给我哥,但还是暗地里三番几次派人来打探,但都无功而返。这次启穆接着年展的机会,让雷氏派外援,也只不过是个幌子,为的是让雷氏看到他们应该看到的。你在瑟卫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回到雷氏,表面上依然是设计师,但可能永远不会得到重用。”

  瑾儿很认真的听着,想到程芥似乎对她的每周一次的工作总结不是很不满意的样子,现在听雷霆珺说明其中缘由,她心中理顺了一些疑虑。

  “等等,让我想一会儿。”瑾儿一时还消化不了这么多。

  “嗯。”雷霆珺没有逼迫瑾儿当即做出回答,因为他知道她应该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多大家都已明白的内幕,不然或许根本不会应允来到瑟卫,以及在瑟卫毫不作为,任人使唤。

  中午他们在月光餐厅吃饭,但还没进门,皎洁的月光与雷霆珺的明星光芒遥相呼应,几个女生围在雷霆珺的周边,让瑾儿无地容身,雷霆珺高出她们一个半头,他迥然的看着瑾儿,瑾儿浅浅一笑,示意自己在一旁等他。原本以为满足了粉丝的签名、合影的要求便可大功告成,但雷霆珺发现粉丝源源不断的拥了上来,围了一圈又一圈,瑾儿也渐渐被挤得距离他越来越远。这时,他似乎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瑾儿要跟他分手。

  午饭没有吃成,雷霆珺将瑾儿瑟卫送回瑟卫就匆匆赶往机场,接下来的一个月他都要在Z国为时装秀做准备。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瑾儿,觉得对她来说他在不在无所谓,但她对他来说并非无所谓。

  瑾儿饿昏昏的来到设计部,准备到厨房看看有没有面包之类的食物可以填充肚子,但她发现厨房有位白色高帽,厨师模样打扮的人正在忙活着。瑾儿敲开李科然书房的门,问是不是他还没有吃饭,请人过来做的。虽然这一点也不像他的行事作风,他宁愿啃面包也不愿陌生人进他的屋子,瑾儿初来时动了一下抱枕,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还命她摆回原来的位置,这会儿怎么请厨师在家里做大餐了?

  “他是启穆的私人厨师,雷霆珺叫他来给你做中饭,说你中午还没吃。”李科然从书房的靠椅上站起来,走到门口,靠在门框上望着厨师说道。

  瑾儿不知道雷霆珺什么时候叫的厨师,现在她有些难为情。她想向李科然再次申明自己和雷霆珺的关系,但她刚张口,还没发出声音。李科然抢白道:“你们已经分手了。我知道啦!别打扰我看书,饭做好叫我。”他钻进了书房里,把门关上了。

  不一会儿,厨师将做好的餐食端上餐桌,跟瑾儿打招呼:“你好。”

  瑾儿微笑,予以回应:“你好。”

  厨师没有结束对话,“雷公子说你爱吃中式餐点,你看这些你满意吗?”

  瑾儿早就注意到他端上桌的菜品,有辣子鸡、椒盐排骨、木耳百合肉丁、清爽三蔬和水果芋圆甜汤。才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准备这么丰盛的佳肴,她觉得厨师简直就是魔术师,称赞道:“真是太棒了,谢谢你。”

  厨师也不谦虚,他说:“时间太赶了,不然我准给你备上八菜一汤。”

  瑾儿点头说是,再次感谢了他,并请他坐下来一起吃饭。厨师摆手说:“不用客气了,这是他的工作。”于是他整理好自备的厨具等物品就走了。

  瑾儿一看时间,已经下午1点10分了,她忙敲门叫李科然出来吃饭。她和李科然都有个良好的习惯,就是食不语,而且两个已经快饿昏了的人此时自然不想说话,而更想跟美食交流。

  吃完饭,李科然站起来,瞟了瞟桌上的碗碟,瑾儿会意,说:“我来洗。你去忙吧。”

  李科然摸摸自己撑胀的肚子,说:“那个不急。你把你的绘图本拿给我看看。”

  瑾儿没有问原因,跑到客厅,从包里拿出绘图本,双手捧着交给李科然。李科然拿着绘图本进书房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