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情有独钟
玛琪珰珰2020-03-18 23:387,743

  日

  今天是雷霆珺在瑟卫摄影棚拍摄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今天也是瑾儿做雷霆钧助理的助理的最后一天。她的心情格外的好,早早的起了床,敷了张面膜,吃了份炸鸡,化妆也没有手残。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期许,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天,不能再出差错。

  她的模样和她的人一样,走的是中庸路线,五官没什么特色,身材不凹不凸,个子不高不矮,所幸一白遮百丑,气质清丽。在茫茫人海中,她也许不会被一见钟情,但日久生情还是可以有的。只是,她日久生情的对象是谁也不可能是雷霆珺吧?

  这时,雷霆珺已如约出现在瑾儿家楼下,依旧很帅很酷很耀眼,但对瑾儿的态度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为她开门,请她上车,帮她系安全带。这个应该被瑾儿伺候的人,现在却在向瑾儿献殷勤。瑾儿没有能力解释这是什么情况,唯有一个劲儿的道谢。雷霆珺始终是个骄傲的人,并不拒绝她的连番道谢。

  “到我身边来吧。”雷霆珺冷不丁的说道。

  “什么?”瑾儿不明白雷霆珺的意思。

  “瑟卫没有你呆的位置,辞职到我身边来。”雷霆珺看着瑾儿解释道。

  “为什么?”瑾儿身体转向雷霆珺,但回避着他眼神,看向一边问道。她本应直接拒绝,但又十分想知道雷霆珺的真正意图。

  “为你好。”雷霆珺不想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他想做的事。

  “为什么?”雷霆珺的答案让瑾儿更加疑惑,她跟他很熟吗?

  “你有男朋友吗?”雷霆珺一脸不悦,发动车子反问道。

  “没有。”瑾儿顿了顿才回答。这个问题本身没有问题,不难回答,但这个问题的提出不得不让瑾儿猜疑雷霆珺喜欢上了自己。

  “那就来我身边,我会保护你。”雷霆珺面朝前方,将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晰,他不希望再听到瑾儿问他为什么。

  瑾儿感觉到自己脸颊发热,看向雷霆珺英俊的侧脸,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是在表白吗?

  “别误会,我只是想保护你。”雷霆珺似乎没有意识到那句话对一个女孩子的意义,并不认为那是在表白。

  “我不需要保护。”瑾儿感到一阵轻松,同时也感到一阵恶心。许诺,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情深义重,对于有些人来说是一时兴起。她不明白为什么雷霆珺会突然对自己情深义重,但知道他是一时兴起。

  一声急刹,雷霆珺将车子停在路边,郑重其辞:“你会需要的。”

  瑾儿揣摩不清雷霆珺的逻辑,缄默不语。

  “你怎么了?”雷霆珺见瑾儿面色蜡白,问道。

  “肚子疼。可能是因为早上吃了炸鸡不消化。过一会儿就没事了。”瑾儿强装平静的说道。她腹痛已有一会儿了,一直在忍着。

  “昨天的炸鸡?”雷霆珺话音未落,车子毫无征兆的开动了。

  瑾儿以假装睡觉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窘态,她默默调节着呼吸节奏,希望痛楚能自己慢慢平息。不一会儿,突然间的凌空腾起,让她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是错觉吗?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被雷霆珺抱着进了医院。

  雷霆珺没有考虑即将引起的骚动,没有像往常出现在公众场合一样戴上帽子、眼镜和口罩。他动作迅速利落地将瑾儿抱进急症室,神情焦急,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身后跟着的一票粉丝和一片尖叫。

  “您是病人的家属吗?”医生问。

  在医院,这是一个很平常的问题,但此时有点不同寻常的意味,估计在场所有认识雷霆珺的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是他老板。”雷霆珺毫不犹豫地回答。尽管粉丝们被医院保安拦在了门外,但还是能隐约能听到大家放心的声音。

  “她是急性胃炎,暂时没事了。能联系上家属吗?”经过检查和紧急治疗后,瑾儿真的睡着了,医生就将病情简单的跟雷霆珺说道。如果眼前这个人是病人的家属,医生会详细介绍病因、病情和可能恶化的情况,并嘱咐几句,但既然他只是她的老板,就简明扼要一点比较好。

  “是因为吃了隔夜的炸鸡导致的吗?”雷霆珺追问。

  “炸鸡?”医生说,“那倒是其次,酗酒才是主要原因。”

  瑾儿会酗酒?这让雷霆珺始料未及。他望着面无血色躺着的瑾儿想一眼看穿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腼腆怯懦的她是用酒精来发泄情绪的吗?

  瑾儿不知还会昏睡多久,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她的家人,雷霆珺不得不将今天的工作行程统统取消,他这才想起打开手机。果然,两个助理的电话间隔十几秒交替打来,这时轮到生活助理廖峥文打来电话。

  “霆珺,你在医院?我们正赶来啦!”原来雷霆珺在医院出现的消息已经在网络上散开来,甚至有记者闻讯蹲守在医院门口。轰动鲤城的大新闻即将爆炸,一向跟女明星传绯闻的“雷神”雷霆珺居然抱个素人去医院了,隐婚?怀孕?殉情?各种猜测在各大论坛、社区炸开了锅。

  “你们不用过来。我今天请假。”雷霆珺料到目前出现的状况,但拒绝公司出面处理。

  “请假?我的‘雷神’,我们再不出现澄清,你的粉丝们要翻江倒海啦!”事务助理辛迪抢过廖峥文的电话说道。他现在恨不得立即飞过来。

  “你们不用过来,我不再重复。”雷霆珺挂断了电话,并关机。

  他一抬头,发现住院部走廊有数十双眼睛在偷偷瞄着他。换做平常,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躲开。就像上次,在瑟卫大楼,记者们追访他最近关于和某网红逛街的事情,他无奈上了天台并跳了下去。他没想到那一幕被瑾儿撞见,她惊慌的眼神他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瑾儿大概不知道那是雷霆珺最不想在她脸上看到的表情了。

  这次,雷霆珺像想个正常人一样,送生病的朋友去医院,照顾她,直到她安然无恙的回家。他回到病房,普通的三人间,见瑾儿已经醒了,在拿床头柜上的水杯。他抢先一步将杯子递给瑾儿。瑾儿脸上再次出现惊慌的模样。

  “别这么看着我。”如果每个人周身都有一种气场,雷霆珺的气场就像天极山上嶙峋的寒冰一样,而且是与生俱来,任万物更迭,依然岿然不变。

  “你怎么还在这?今天有拍摄的!”瑾儿的惊慌来源于她意识到给别人添麻烦了。

  “我请假了。”普通上班族说请假也就这个口气了吧,就跟口渴要喝水一样。

  “什么?为什么?”瑾儿可不想听到说是因为她生病。

  “私事。”这一句比因为她生病更让瑾儿无地自容。

  瑾儿不敢让脑子里奇怪的想法肆意妄为,她喝了一口水,不再接话,显然她知道自己不该追问“什么私事”。

  辛迪尊重老板的意愿没有出现在医院,其实以雷霆珺一贯的行事作风,也相信他能够应对,就拿与那些女明星的绯闻来说,雷霆珺能够恰到好处的让火苗出现,然后控制好火候的力度,最后适时的戛然而止,连灰烬都没有留下。

  医院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为首的是记者,他们要占据最佳的位置,向从医院出来的人打探到最新的讯息,但还算遵守规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过分的举动。而粉丝们,就像他们的昵称“珺子”一样,只是在医院的门外蹲守,没有侵入院内,只为在“雷神”出来的一刻能见上一面。但由于人越来越多了,堵住了医院所有的出入口,所有保安出动都没办法控制医院运行的正常秩序了,看病的人难以进来,出去的人只能挤出去。

  安保队长见保安们已经招架不住了,就请示院方领导解决事情的办法,医院领导于是命安保队长请“病源”雷霆珺出面解决。

  “雷先生,由于您的到来,医院门口已经水泄不通啦,您能不能出面解决一下。”保安队长听到领导的回复,真想一口血喷到领导脸上,心里直嘀咕着:“我出面能说动大明星?那我开涮呢!”但他还是视死如归般来到雷霆珺停留的病房,不失礼貌而又谦卑的说道。

  雷霆珺脑中重现瑾儿“惊慌”的表情,他无法忍受自己让这样的画面再次出现。所幸,瑾儿在护士的陪同下去了洗手间,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需在瑾儿知道前处理完。

  “好。”雷霆珺边说边起身走出病房。安保心里这下轻松,但雷霆珺寒冰一样的气场迫得他只敢在他身后一米外的距离跟着,大气不敢出,比如描述下院外的情况,开个玩笑,要个签名什么的。

  医院内的人都有自己在医院要完成的事情,治病、就医、陪护,即使心中对“雷神”雷霆珺有再多的好奇、崇拜,甚至是埋怨,但都没有辜负医院这个严肃场合的神圣价值,用理智克制着自己的行为,所以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院外就不同了,俨然像一个露天明星见面会现场,不仅庭院内挤满了人,就连隔了一条街,医院对面的街道上都有行人驻足张望。

  “是霆珺,是霆珺!啊啊啊啊啊!”远门外,占据在前方的粉丝们用尖叫向后方的战友们汇报了情况。接着,尖叫声一浪接一浪,直至整个“见面会”沸腾起来。

  雷霆珺一脸淡定的用左手食指比在自己的唇边,示意大家安静。于是,这个动作被前方的记者和粉丝抓住,并复制粘贴,像传送带般一直传至院外对面的街上,被最后一排人知晓。

  全场安静了。

  安保队长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扩音喇叭,递给雷霆珺。雷霆珺投了他一个眼神,置之不理。

  “同事生病了,我送她来医院。都回去吧,好吗?到午饭时间了,大家别饿着。如果想见我,我可以办一个见面会,免费。”雷霆珺说话的声音、语气就跟聊天似的,但又像春天里和煦的风,温暖而有力量。

  互不相识的“珺子”们聚集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家人,“大家长”雷霆珺话中的讯息很快被传达开来。他们更加崇拜、欢喜得不得了,“霆珺好暖啊,对同事好好。”“霆珺好体贴啊,提醒我吃午饭呢!”“太赞了,霆珺要免费办见面会!大爱霆珺!”

  医院的保安们依然不淡定,尤其是安保队长,他着急地直搓手:这样能行吗?搞不好还要害得我惊动领导出面解决。

  雷霆珺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他走上前对前排的记者说:“不好意思,惊动你们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日后采访,我再回答,但今天这个场合不太方便,麻烦你们帮我引导大家离开。谢谢。”

  雷霆珺说话像念咒语一般,语调间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但词句中却充满魔力。记者们会意。

  粉丝们虽然通过口口相传知晓“雷神”的意思,但只要他还站在那里,也还没有离开的意愿,直到雷霆珺做了一个示意大家离开的手势,微笑着跟大家挥手再见,然后消失玻璃大门的另一边。

  在保安们的疏导,以及记者们的表率作用下,粉丝们听话离开,看热闹的也各走各路。雷霆珺回来见到瑾儿时,她正站在走廊的窗前,看着人群的消散。

  “你不好好休息,病是好不了的,我们就还得继续再这里呆着,”雷霆珺顺着瑾儿的视线也看着下面说道:“回病房去~”

  “我可以一个人待在医院。”大明星雷霆珺在这里,和她在这里,她就会被人们注视、议论。雷霆珺刚刚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病友们旁敲侧击的询问她和雷霆珺的关系,并告诉她下面发生的事情。雷霆珺和她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人们越会想入非非。

  “不想再躲了。躲了就会错过很多。”雷霆珺想到第一次见到瑾儿的场景,他应该帮她的,但他当时选择躲避。

  雷霆珺是个赏心悦目的男人,看见他会让人萌生许多美好的梦想,瑾儿恍惚过,神往过。现实是,他和她中间隔了一面镜子,两个人都只能看到的各自所有的和所应有的镜像。瑾儿收回目光,转身走回病房,她的左肩不小心碰到了雷霆珺的右臂,两个人的心也不小心碰到了,但又离远了。她不愿踏入他心中的宫闱里,怕出不来。

  “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雷霆珺给瑾儿倒了杯水。

  “不。我没事。”瑾儿一个人在外工作,心中时刻挂念着家人,但不希望家人时刻挂记着自己。在这个没有亲近感的城市里,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

  既然瑾儿不愿意让家人担心,雷霆珺不再劝说,换做是他,他也不会告诉家人。至于酗酒一事,雷霆珺也选择不再过问,因为他想喝酒也许是瑾儿唯一一个可以发泄的窗口。有些事,医生说的比他管用。

  夜

  鲤江的风吹的正是时候,力度大的足以让琪儿忘记“一夜情”后的萧瑟。她逆着江风疯喊,让不快吹散在自己的后方,让风的力量填充空荡荡的心房。

  “你鬼喊什么呀,走,跟姐们儿玩去。”阿巫穿着破烂宽大的牛仔裤晃荡着走过来。

  “也只有你能找到我。”琪儿张着嘴笑得很灿烂。

  “可不嘛,你这发泄的方式真够变态的。”阿巫也跟着笑了。

  两人姐们儿气的手挽着手,一路疯笑,一路疯语,大晚上的谁管你是人是鬼,疯子到处都是。这天,山海吧里的疯子最多,因为它举办了个“妖精选美”,小晴和琪儿都被提名,当然,还有酥酥。但很可惜,阿巫虽然长得俊俏,但出了名的邋遢,没人选她,因为第一名的奖励是和酒吧老板乐山激吻三分钟,谁都不想鲤城酒吧第一美男吧主被一个假小子给占便宜了。

  乐山是个很有文艺范儿的男青年,娃娃脸上蓄着一抹胡须装爷气,就是掩盖不了他的书卷气。他的有钱老爸已看出他不是个继承家业的料儿,就给了乐山一笔钱,让他自生自灭。乐山脾气很好,应该说是烂好人,所以琪儿一帮人,还有其他的人都喜欢作弄他,以此为乐。这次选美大赛的奖励便是他身边的狐朋狗友策划出来的,因为据说乐山还是个童男,保留着初吻。

  这个奖励更让大家的兴致高涨起来了,不为别的,只为好玩。琪儿也是这么想的,乐山在她心中可是一个宝,有时故意给他添堵,也不过是想逗逗他,他那既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煞是可爱。如果让她赢了这次大赛,她一定会在激吻之前问他那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第一个环节是才艺展示,说白了就是在舞台上搔首弄姿,勾引别人给你投票,这帮候选人里真正表演才艺的真没有,也就是扭腰伸腿而已。第二环节是喝酒,每人二十杯“七荤八素”的酒,谁先喝完谁赢。第三环节名为“裙下之臣”,各自穿上自己的裙子转圈,谁的裙摆转的最开谁赢。

  这些比赛环节都是临时起意,谁也没有事先准备,但也没有谁会准备这么无聊的比赛。琪儿也看出其中的无聊,但她还是很卖力的参与,因为实在没有别的什么有意义的事儿。到了第二环节,由于酒精的作用,她才真正进入“神经质”的状态。周围男的看着一帮女的在哪里发疯简直乐不思蜀,连连起哄。

  陆戈从一开始就坐在角落里独饮,他自觉已过疯狂的年纪,实际上他二十出头的时候比他们玩的还大。现在他只想静静看着别人闹,他在笑。这个别人就是琪儿。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琪儿的情形。

  那时候她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吧台上喝酒,一杯又一杯,每一杯都不同,有人搭讪她不理,有人揩油她不顾,就一个人啄着酒杯,想着心事,脸上没有悲伤也谈不上快乐,冷艳异常,跟现在大相径庭。

  陆戈当时在距离她不远的卡座上应酬客户和佳丽,抬头便注意到她这个生面孔。他仿佛看到了一颗悬浮在天边的小星球,炫迷的灯光、欢愉的空气在她身上流连,她不形于色的旋转发光。陆戈很想握住这颗小星球,一探究竟。可是三年过去了,她依然在自转,他依然握不住她。

  此时,山海吧的“妖精选美”即将进行第三环节,五名小妖精进入最终角逐。琪儿穿着她的桃色战衣跑到乐山跟前,神色诡秘的问道:“你初吻还在,这是真的吗?”

  乐山一脸尴尬,看了看两边凑过来听八卦的红男绿女,揪着琪儿的丸子头将她拉到一边,无奈的问道:“你想干吗?”

  乐山果然是个单纯BOY,这么说不就是默认了。琪儿贼兮兮的笑着,说道:“如果你想保住初吻,到时就听我的。”

  乐山不知琪儿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想保住初吻,也不知她哪儿来的自信能让他保住初吻。他讪讪一笑,弹了一下琪儿脑门。而后,琪儿回了他一拳,笑嘻嘻地走了。

  琪儿当然没有那个自信会拿第一名,因为酥酥勾魂摄魄的功力不是盖的。她朝酥酥打趣的说道:“我还以为你的目标是陆戈呢,也太不坚定了吧。”

  酥酥翻了个白眼,叫着劲儿回嘴道:“好戏还在后头。”她这么一说,琪儿心里就有底了。

  其实不管谁夺得第一名,琪儿都有办法保住乐山的初吻,她这个小妖精什么鬼点子想不出来,想着想着她洋洋自得地哈哈笑着。一旁的小晴鄙夷地看着她,心想她真是神经病发得没救了。

  结果,酥酥第一,琪儿第二,小晴第三。一片欢呼声,酥酥发表获奖感言:“谢谢啦,献上飞吻一个。我希望大家能给我这个‘妖后’一个小小的权力,让我自己来指定kiss的对象。”

  台下又是一片起哄,不约而同地齐喊:“谁!?谁!?谁!?”这场游戏把乐山推出来当噱头无非是为了好玩,现在剧情大转折,主角竟然要换人,那就更出人意料,更好玩啦,大家何乐而不为。

  “戈------爷------”酥酥的纤纤玉指配合着她的语速,指向一处忽暗忽明的角落。

  大家的目光移向陆戈,兴奋地叫嚷着戈爷,只有小晴揪着巫巫胳膊,大喊不要啊!但她的声音被淹没在了群众的声浪中。

  一柱白光很识相地打在了陆戈身上,屏幕上也显影着他的威武英貌。坐在他两旁的手下条件反射般的站起身来,面目凶狠。陆戈挑动了一下左眉,不以为然的样子,面不改色的端坐着,眼睛锁定着一个人。他看见琪儿跟着楼上楼下的人一起起哄,催喊着他亲酥酥,抑制不住的怒气全显现在脸上,起身要走。

  可酥酥已走到他的身边,像是有话要说。陆戈摆手,让手下不再拦她。酥酥柔媚一笑,在他耳边轻语道:“或许让她吃醋,她才会知道自己是在乎你的。”

  在陆戈看来,这不过是女人的小把戏,但他的怒气就被这小把戏给挑拨散了。他应予一笑,弯弯的嘴角贴在了酥酥的双瓣上。全场欢呼。

  乐山认为这一定是琪儿搞得鬼,他对琪儿调侃道:“没想到你为了我,居然把陆戈给出卖了。”

  琪儿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也就是酥酥会这么喜欢陆戈,但不管怎样,她的目的达到了。她一脸傲笑地说:“那是,你可是鲤城酒吧的一个宝,怎么能被强吻强卖呢。”

  两人碰了碰一杯酒,跟着大家一起欢呼。

  三分钟还没有过三分之一,陆戈就装不下去了,他觑见琪儿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怒火比先前烧的更旺。他一把推开沉醉中的酥酥,朝着琪儿的位置走去,拉起她的手。

  琪儿的手腕被一股大力给扼住,手中的酒杯摔碎在地。在喧闹的惊呼声中,两人一起离开了山海吧。

  任琪儿怎么挣扎,陆戈都不放手,直到她叫喊:“很痛啊。”他才松开。琪儿转身想走,陆戈拦住把她抱了起来,扔进了车后座。

  陆戈的手下挤过人群跟了出来,见状,守在车外。

  车内,陆戈发了狂似地扒开琪儿衣服,亲她脖颈,吻她嘴唇。他的力气很大,琪儿根本无力反抗。很快,陆戈的手伸向她的内衣。

  用武力,琪儿没办法胜利逃脱,但用语言可以。当陆戈的嘴咬着琪儿肚脐的时候,他听到琪儿幽幽的声音在说:“我已经是启穆的啦。身体和心。”

  陆戈内心挣扎着,最终还是输给她,不争气地放弃了强攻。他气沉沉地坐着,琪儿在一旁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她开门要走,被陆戈手下拦住。她回过头恶狠狠地看着他。

  “我们谈谈。”陆戈手撑着额头,很疲倦地样子,情绪低迷地说道。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琪儿气急败坏,用力踢了陆戈一脚。

  “来软的你能从了我吗?”琪儿的那一脚对于陆戈这个大男人来说宛如挠痒痒,但却挠破了他心尖的血肉。他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说要谈谈也不过是个借口,想和琪儿多呆一会。每次她见到他,都跟老鼠见到猫一样,能躲则躲,不能躲,就逃。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琪儿平静下来,报复似的戏耍他。

  “可以吗?”陆戈竟单纯地相信了,他眼睛一亮,捧着她的脸,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希望。

  “当然不可以。”琪儿把脸撇开,坚定的说道。

  又一次,琪儿挖了一个坑,耍得陆戈苦笑不得,气势全失。她和陆戈之间就是猫抓老鼠的游戏,弱小的老鼠只有把猫耍得团团转才能一次又一次的脱离危险。但陆戈并不明白这一点,他始终认为琪儿离不开他,他护着她,让她耍,让她闹,她最终会醒悟,也会回来,就像从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